古风尿憋涨_春幄莺飞

“双龙绝命针?”殷伽罗仔细回忆,忽然道:“仙剑世界上代主角之一唐雪见的最强暗器?”

        

“不错!”辛未然眯起双眼,冷声冷语道:“这个陈星河路子挺野,居然窜入仙剑世界上代主角的晋升路线。此针足够犀利,他的出手速度也足够快,不过我不信他能一直杀下去。”

        

“是!我立刻去召集人手!要不要通知左家?”

        

“不用了,左家的势力不在这里,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遵命……”殷伽罗退入丛林消失不见。

        

辛未然再次远眺,自语道:“你的成长惊才绝艳!看来我要提前结束十生十世玄王功了!”

        

今夜特别热闹,山间虎啸龙吟,许多异兽逃之夭夭,也有生猛存在反杀一通。至于蚩尤大王的夜宵,除了几条活蹦乱跳尾巴,再无其他。

        

妖峰修士倒是见到不少,各种陷阱毒阵不计其数,黄泉修士一方损失超过五千人。

        

就在大家觉得今夜徒劳无功,从始至终根本没有什么九尾狐的时候,五百里外掀开一场惊天动地大战。

        

“杀!“熊大岳全力以赴,砸得两名狐妖不停后退。

        

部族勇士们已经攻打进去,天下间很少有猎物能逃出月无缺追踪,九尾狐藏得很深,却还是暴露了。

        

两百多名猛男用拳头砸出一条通道,不过他们不知道,此地是今夜行动大本营,有妖峰修士设置大阵,待到大阵开启,迟滞,迷幻,虚弱,中毒等影响发酵,让他们的实力大打折扣。

        

即便阻碍重重,三位金丹期猛士仍然杀了进去。

        

“吼……”九尾狐显露踪影,通体散发洁白光芒,远在百里外都能看到。

        

于是,战场重心快速偏转,后半夜打得格外热闹。

        

老熊回来时怒气未消,将头盔摔在地面上破口大骂:“马勒戈壁,敢抢老子猎物,不讲武德。”

        

“没杀成九尾狐?”

        

“就差……就差那么一丁点儿!便宜姓陆的了。”

        

等到月无缺回来,陈星河才了解详情。

        

九尾狐死于陆放归之手,此人也是赌场老板,资历与熊大岳相当,据说二人已经敌对百余年。

        

难怪老熊回来摔头盔,眼睁睁看着奖励飞走,心里能不气吗?

        

更可气的是,陆放归做好人,将九尾狐承给一众部族勇士,得到三位金丹期猛男看重,每人塞给他一条赤喙项链。

        

英山有鸟焉,其状如鹑,黄身而赤喙,其名曰肥遗,食之已疠,可以杀虫。

        

赤喙项链便来自肥遗,佩戴可以防虫,可以增加斗志,在山海经世界活动算是多了一层防护。

        

老熊眼红了!正编草人诅咒陆放归,恨不能将其碎尸万段。

        

远方一头尸鲲传来笑声:“哈哈哈,大岳呀!不就是一只九尾狐吗?哥哥就这运道,你说能怪谁?九尾狐刚好张牙舞爪跑到我面前,那伤势真重呀!我心善,送她一程。”

        

“姓陆的少嘚瑟,你给老子等着……”熊大岳本来已经缓过这口气,结果怒火再次爆燃。

        

天蒙蒙亮时,陈星河等到了答案。

        

蚩尤大王言而有信,重赏猎杀到九尾狐的部族勇士,立刻升为白雄大勇士,征调十九头尸鲲过来组成先锋军,为大军探明前路,扫除阻碍。

        

“这是奖励?”熊大岳后知后觉,差点儿气病。

        

“这就是奖励,我们自由了!”陈星河十分满意,能够脱离大军游离在外,还有十九头尸鲲护驾,这比预计情况还要好。

        

“你们早就想到了?”

        

月无缺翻着白眼说:“要不然呢?”

        

“行行行,你们就拿我当枪使吧?下一步怎么办?”

        

陈星河闭上双眼道:“夺取尸鲲,游离在外,距离大军不要太近也不要太远,看情况再说。”

        

“好,这个可以有。”熊大岳非常赞同陈星河的想法。

        

不说别的,尸鲲拖着堡垒前行,遇到敌人只能被动承受攻击,活动范围固定在堡垒附近。

        

现在好了,解开锁链自由行动,看陈小子这意思,铁定要甩开那些莽夫单干。

        

“先生,两日内可有危险?”

        

占卜吉凶问朱雀,胖先生别的不行,手托罗盘如掌乾坤。

        

“不用两日,今日午时就有大凶险!陆吾又称开明兽,乃黄帝身边守卫,他时常把自己变成老虎的样子,其实比老虎狡猾凶狠许多。此战蚩尤大军来势汹汹,底蕴强横,黄帝以逸待劳都不敢轻言胜字,可见我们很少有地处于上风!所以黄帝只能不断骚扰,不断削弱蚩尤大军。”

        

朱雀端详罗盘道:“然,黄帝站在众志成城一方,我们站在离心离德一方,蚩尤只想着如何削弱其他部族强化自己,这是取祸之道!”

        

“多谢先生讲解。”陈星河对月无缺道:“开拔之后想办法通知那些部族勇士。记住,一定要在开拔之后。说我们这里有一位了不起巫师,看到开明兽隐藏在前路上,让他们做好准备赚取功勋!估计他们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自己被遗弃了!”

        

“呵呵,正喝酒庆祝呢!一个个都是猪脑袋。”熊大岳说完这句话脸色发青,心想我也没有聪明到哪里去,忙了大半宿连陈星河的主要意图都没有想到,也是猪脑袋。

        

军令如山,先锋立即前行。

        

现世报来了,陆放归所在尸鲲赫然在列,笑得熊大岳前仰后合,高声道:“该,就你那两把刷子,等着做炮灰吧!不到一天就让你后悔来到世上。”

        

二十头尸鲲吹响号角,补充人手开始探路。

        

陈星河一觉眯到巳时六刻,距离午时还有两刻钟的时候,他陡然睁开双眼。

        

眼中重瞳现。

        

至阴之气化作黑色“卍”字旋转,顷刻之间盖住瞳影使双眼恢复正常,没有人知道远方气机已经被陈星河尽收眼底。

        

“向前八百里叫停尸鲲,引部族勇士与开明兽大战。”陈星河无形当中成了本尸鲲黄泉修士的领头人,所以他的命令很快得以执行。

        

十五队黄泉修士之中不乏能人,自有办法得到部族勇士信任。

        

于是,数十名部族战士先一步深入丛林向前探索,当红色狼烟滚滚升空,陈星河知道开明兽暴露了,自由近在眼前。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