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蛇胎肉全/帝台春po

        

叶伏天的身影回到了这边,看到东凰帝鸳的狼狈心中暗道这片小世界的恐怖,强横如东凰帝鸳都被逼迫到这等境地,如若他没有神足通,怕是一样会非常惨烈。

        

若是东凰帝鸳真遇到生死危机,东凰大帝应该会出现吧?

        

“还不将气息收敛。”叶伏天大喝一声,与此同时身体站在了东凰帝鸳身前不远处,正好挡住了白衣女子,如此一来,白衣女子便看向了他。

        

东凰帝鸳看到这一幕将大道之意彻底收敛,顿时小世界中的那股恐怖意志消散不见。

        

她微微抬头看向身前的叶伏天,那双美眸中看不出在想什么。

        

白衣女子手中再次出现战意所化的恐怖长枪,指向叶伏天所在的方位,使得叶伏天瞳孔收缩,这活死人有学习能力,她可能在效仿进入这片禁地的修行者。

        

“嗡!”

        

一道幻影出现,白衣女子的身体直接从原地消失,恐怖的战意朝着叶伏天席卷而来,强横到了极点。

        

叶伏天的身体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神足通再次释放出来,不仅仅是他消失了,地面上的东凰帝鸳身体也同样消失不见。

        

在远处一处地方,东凰帝鸳的身体被直接扔下了,毫无准备的她直接砸落在地上,而在这小世界的另一处方位,叶伏天爆发出恐怖的大道气息,神尺出现,直接朝着那隔空杀至的枪意而去。

        

“砰!”一声恐怖巨响声传出,叶伏天身体被震飞出去,与此同时苍穹之上同样有滔天战意杀伐而至,轰在他身躯之上,使得他身体朝着下空坠去。

        

但即便在这时候,他依旧控制着自己的身体,大道气息消散的那一刹那,他的身体砸落在地,出现一个深坑,但下一刻便又从原地消失不见,无影无踪。

        

“嗡!”白衣女子出现在了这里,低头看了一眼深坑,却发现叶伏天已经不见了,显然,她还在继续进化学习,已经能够对叶伏天进行追踪,叶伏天使用神足通能力一瞬挪移的距离非常远,这种情况下她依旧追踪而至,可见其学习能力之强。

        

活死人,在不断成长。

        

叶伏天的身影回到了东凰帝鸳所在的位置,只感觉体内五脏六腑都在震荡着,嘴角同样有鲜血溢出。

        

“走。”叶伏天走上前,东凰帝鸳眼睛却冷漠的盯着他。

        

叶伏天愣了下,这女人竟然不领情?

        

自己辛辛苦苦救她,以自己为诱饵,竟然瞪着他?

        

岂有此理。

        

“活死人可能已经生出了灵智,很快会追踪过来,不走的话,你怕是走不掉。”叶伏天走上前冷淡的说道,带着几分威胁之意,说罢他竟然直接上前搂着东凰帝鸳的身体,身形一闪直接从原地消失不见。

        

果然,在他们离开片刻之后,便见白衣女子来到了这里,她手中的战意长枪依旧在那,吞吐着惊人战意,那双空洞的眸子看了一眼东凰帝鸳之前所在的位置,眼睛中竟似有了一缕神采,似乎,可以用眼睛看了。

        

而此时,叶伏天已经远离那片区域,来到了小世界中一座山壁后面,他身形落地,东凰帝鸳低头看了一眼,只见自己的柳腰被叶伏天的手环绕着,顿时目光转过看向旁边的叶伏天。

        

然而这一转头却发现叶伏天也看着他,两人距离极近。

        

“你还不放手?”东凰帝鸳冷冰冰的说道。

        

“东凰公主身材不错。”叶伏天有些‘恋恋不舍’的将手移开,不忘笑着说道,带着几分轻佻之意,这女人不感恩自己便罢了,竟然如此态度?

        

“轰!”一股无形的气息自东凰帝鸳身上爆发,几乎便要压制不住体内的气息。

        

“怎么,还要动手?”叶伏天盯着东凰帝鸳,开口道:“若是公主再受点伤,怕是就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了。”

        

东凰帝鸳冷淡的扫了他一眼,道:“你就这么喜欢占言语上的便宜吗,即便我不能动,你又岂敢动我分毫?”

        

她的言语之中依旧带着那股冷傲之意,使得叶伏天皱了皱眉,目光盯着她,道:“你确定我不敢?”

        

说着,他脚步朝着东凰帝鸳走近,东凰帝鸳冰冷的眼眸盯着他,没有退后丝毫。

        

“你试试。”东凰帝鸳盯着他道。

        

“既然公主如此主动,叶某焉能客气。”叶伏天靠近她的身体,直接双手朝前环绕着东凰帝鸳的身体,使得东凰帝鸳愣了下,一股恐怖的力量自她身上凶猛的爆发出来,体内似有龙吟。

        

然而叶伏天力量却也同样极为强大,将她的身体按在山壁之上,目光死死的盯着她的眼睛,随后脑袋朝前靠近。

        

“你敢!”东凰帝鸳道。

        

“难道今日我轻薄公主一事,公主出去之后打算向东凰大帝告状不成?”叶伏天讽刺说道,说着他脑袋朝前,一点点靠近东凰帝鸳,东凰帝鸳脸转了过去,叶伏天的嘴唇凑到她耳边,道:“只不过,公主的性格,着实令人提不起兴趣。”

        

说着,叶伏天放开了她,冷淡的看了她一眼。

        

这女人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居高临下,当初在魔帝宫,便是如此,在这里依旧一样。

        

叶伏天便告诉她,他不是不敢,只是不屑而已。

        

这已经是一种羞辱了,东凰帝鸳虽然已经脱离束缚,但美眸依旧盯着叶伏天,眼神中流露出一种极其复杂的情绪来,身为东凰大帝之女,东凰帝鸳从来都是被众星捧月,又怎么可能被人如此对待,甚至是羞辱。

        

但是,此时在她的美眸中,却并没有那么强烈的仇视之意,在那双美眸之中,隐隐流露出一抹痛苦之意,叶伏天也看到了她的表情,一时间竟露出一抹古怪之意,东凰帝鸳的表情,让他有些难以理解。

        

还记得当初在魔帝宫交手之时,神悲曲的弹奏,让东凰帝鸳露出了悲伤之意,从而找到了破绽,这位高高在上的公主,她内心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情绪?

        

世人都以为她生来便站在顶点,如此身世、天赋,会塑造怎样的她!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