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里偷偷h_内s尿np

     

是夜。

        

赵浪所在的军营内。

        

赵浪安排完了晚上的值守。

        

虽然都很累,但这值守还是不能放松,只能是轮流休息。

        

好在自己的这些军士素质都很不错,还撑得住。

        

也是,派来护卫始皇帝的,素质自然是没得说。

        

亥又被借调走了,说是要人带着去看看周围。

        

之前已经和他说过了,所以也不用管。

        

而且自己今天刚好通知了老爹过来见面,这个不靠谱的不在也好。

        

就是不知道对方会不会来,毕竟才到这里,也许不太方便。 

        

好在天色黑了不久之后,奴就过来的低声禀告到,

        

“主人,人来了。”

        

这人自然是他的老爹。

        

很快,赵浪就带着人来到了小院子里。

        

把赵浪送进去之后,奴把门关上,就露出一个笑容,极为真诚的行礼,对赵高说到,

        

“前辈许久不见,奴念着您呐。”

        

听到这话,赵高的心里也是一暖。

        

平日里对他谄媚的人其实也有很多,但是多是看在他身为中车府令的份上。

        

背地里还不知道怎么编排他。

        

但奴这里,他体会到了,难得真心实意。

        

他当然知道对方是想和他学东西,可这有什么要紧的?

        

刚刚进去的那个,他主人的亲儿子,可不也惦记着他老爹的家产么?

        

大家都不是圣人,利益,向来是极好的关系纽带。

        

所以赵高露出一个笑容,说到,

        

“嗯,难得你有这份心,今日老夫便教一教你…”

        

正当赵高调教着奴的时候,院子里,赵浪正准备和便宜老爹说说六国的计划。

        

只是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他便宜老爹带着几分忧虑说到,

        

“浪儿,爹这一路上就听到了不少‘沉璧重现’的流言,这里面不会真的出什么事情吧?”

        

赵浪微微一怔,随后露出苦笑说到,

        

“爹啊,之前不才和您说过了祖龙死而地分的谣言么?”

        

赵浪在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

        

他老爹现在像极了上辈子,那些看到一个谣言就转发的。

        

然后自己辟谣之后,以为他以后不会信了,结果没过几天,反手就再给你转发一个谣言过来。

        

麻了啊!

        

但有什么办法?自己亲爹啊,受着吧。

        

秦始皇这时候继续说到,

        

“浪儿啊,这次和上次有些不同。”

        

“那石头好找,可这沉璧不好啊。”

        

“听说是始皇帝十几年前的祭祀水神,投入水中的玉璧。”

        

“而且那送玉璧的人,转瞬就消失了。”

        

其实秦始皇也有些猜想,但是这次的沉璧重现,其中有太多地方他不能理解。

        

赵浪微微叹了口气,说到,

        

“爹啊,这其实很好解释。”

        

“我推断,始皇帝投下玉璧的时候,就已经被人带走了。”

        

秦始皇一愣,正要问,就听到赵浪继续说到,

        

“我知道的就有好几种办法。”

        

“笨一点的,等始皇帝将玉璧投水之后,就悄悄安排人打捞。”

        

“聪明一点的,早就在下方布好了渔网。”

        

“再聪明一些的,只要知道那玉璧是什么样子,找人做一块就是了。”

        

在大秦待了这么久,赵浪算是知道古人在描写记录方面,实在是不靠谱。

        

比如形容人,长七尺,容貌俊美。

        

没了。

        

就这七个字,谁他么能知道这人长什么样?

        

“还有那使者,云梦泽附近水草茂盛,只要用个障眼法,想要藏身,那实在是太容易不过了。”

        

赵浪的特种兵手册里,就有不少关于藏匿,伪装的办法。

        

让你走到跟前都发现不了。

        

没什么好奇怪的。

        

秦始皇却听得微微皱眉,

        

“可那是十几年前…“

        

赵浪冷哼了一声,说到,

        

“爹,这就更说明了,六国余孽,诸子百家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反秦啊。”

        

“而且,爹,您等着瞧,再过几天,保证和上次一样。”

        

“这条谣言很快整个大秦都会知道,就是有人在推波助澜。”

        

听到这话,秦始皇的脸色顿时微微有些发冷,但他很快回过神,挤出一个笑容说到,

        

“原来是这样。”

        

赵浪无所谓的点点头,但他知道。

        

别看现在老爹一副我了解了,我懂了的样子。

        

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只要换个故事,老爹该信的还会信。

        

唉,心累。

        

赵浪再次打起精神,说了好半天了,正事儿还一个字儿也没说呢,

        

“爹,您先别管那些流言了,孩儿有些正事和您说。”

        

“孩儿已经打入六国的内部,坐稳了赵氏之后的位置!”

        

秦始皇顿时眼睛一亮!

        

“浪儿!你果真办成了!!!”

        

这个消息有些突然,还有惊喜!

        

自己的儿子,居然成了六国之一了!

        

赵浪笑着点点头,然后说到,

        

“爹,您先别激动,我给您说说六国的计划,您要早做准备。”

        

很快,赵浪就把六国刺秦的计划说了一遍。

        

秦始皇听着听着脸色就有些难看了,

        

“他们要从水路进攻?”

        

“然后凿船?”

        

因为如果真的按照六国的计划来。

        

他还真有可能被刺!

        

他的卫队再凶悍,到了水里,实力也会大打折扣!

        

赵浪点点头,回到,

        

“嗯,而且孩儿也有任务,到时候他们会故意放一批人给我杀。”

        

“既能除了这些后患,又能让孩儿得到军功。”

        

“到是好算计,只是可惜那些人了。”

        

秦始皇此时心中只想将这些六国余孽五马分尸,但他必须还要忍一忍!

        

等到六国余孽都冒出来,然后一次全部清理干净!

        

他要在自己还在的时候,留下一个干干净净的大秦!

        

“浪儿,你还是太良善了些。”

        

“这些既然敢做这些事情,自然就要做好的死准备。”

        

秦始皇说到。

        

赵浪点点头,他知道老爹说的倒也没错。

        

但这些盗匪里面,其实有很多人,是被六国贵族逼得活不下去,才当盗匪的。

        

但是看不清形势,却又给六国卖命。

        

实在是有些悲剧。

        

摇摇头,不再想这些,赵浪再次叮嘱到,

        

“爹,等过几天,始皇帝祭天之后。”

        

“那巨舟就应该要到了,到时候您可千万别上船。”

        

“虽然他们没有告诉我具体的时间,只是告诉我了截杀那些人地点。”

        

“但是孩儿估计,始皇帝上船的当天他们就会动手!因为那时候大家对巨舟都还不那么熟悉。”

        

“您看到不对,就来和我汇合!我会护着您的。”

        

听到这话,秦始皇不由的点点头,带着几分感叹说到,

        

“浪儿,还好爹有你啊!”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