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狂欢_颤抖着到高潮h

      

仙羽派掌门人眼见今日之事已经不可能成功,干脆就连埋伏在不远处的其他几家门派的高手都没有叫出来。

        

其实,刚才双方争斗之际,不远处的皇城之外,还有着为数众多的其他修真门派的高手正在待命。

        

不过,此时的仙羽派掌门人已经知道昆仑派和其他另外一些修真门派早已有了准备,自然不会硬碰硬了。

        

自己门派已经折损了几名高手,此时的仙羽派早已经没有了底气,即便是这个时候召唤其他修真门派前来助阵的高手来到这里,这些人也不一定会像之前商议好的策略那样尽力了。

        

仙羽派掌门人很聪明,当机立断决定撤退。

        

不过,如此一来,大皇子便傻眼了。

        

仙羽派掌门人毫不停留,转眼之间便消失在众人眼前。

        

一线天的另一边,余下的一千多黑骑士群龙无首,早已经六神无主。那名受了伤的渡劫中期高手在远处偷偷观战,见仙羽派掌门人已经撤退,自然不再坚守,早已经在仙羽派掌门人撤退之际逃之夭夭。

        

昆仑派见仙羽派的人已经悉数离开,自然没有追赶。昆仑派此番也联合了其他许多家修真门派前来对付仙羽派发动的政变,见自己这方的目的已经达到,自然也没有追赶。

        

留在那边的黑骑士再也没有士气和斗志,被随后赶来的三公主安排的禁卫军全部俘获。

        

而正在此时,昆仑派的六长老带着三公主也到了一线天出口处。 

        

六长老在三公主府轻易地破除了仙羽派三长老设下的禁制,大皇子留在公主府外包围公主府的黑骑士也被三公主留在外面的势力轻易解决,所以三公主终于出了公主府。

        

第一时间,三公主便请求六长老带着自己前往父皇闭关之地。三公主心中,父皇的安危远远胜过自己的安危。

        

“大哥,想不到你竟然会做出如此大逆不道之事…………….皇位对你而言真的那么重要吗?”看着被金甲武士用枷锁套着的大皇子,三公主眼中透出无尽的痛苦。

        

“三妹,你不知道……………..父皇已经放弃我了吗?我不甘心………………”

        

“即便是父皇不打算将皇位交付给你,你也不应该强求……………….”

        

“哼,那个老头子自己做够了皇帝,现在一心想多活些日子,所以便一门心思扑在修真上,何曾考虑过我的感受!自古以来,哪朝哪代不是立长子为太子?这个老头子倒好,我都五十多岁了,东陆国竟然还没有立太子……………..”大皇子愤愤不平地说道。

        

“大哥,父皇一直以来都有自己的打算,既然这么多年没有立太子,想必他也一定有自己的考虑…………………自古以来,皇位之争都伴随着兄弟相残、甚至父子相残………………我倒觉得,做了皇帝便永远失去了许多自由和乐趣………………大哥,难道你没有考虑过这些吗?”

        

“我想要的生活,便是万人之上……………….”

        

“你知道父皇为何会专注于修真?”

        

“那个老头子现在快要死了,还不是想早点突破,多活一些日子………………”

        

“大哥,你错了!父皇专注于修炼,其实是想要追求更高的境界,想要拥有更强大的力量!否则,仅仅是为了多活一些日子,父皇还有许多方式……………..”

        

“别说这么多了,成王败寇,事已至此,我认命!”大皇子口中虽然说着认命,但是眼中却闪过一丝不甘。

        

“把他带下去吧!怎样发落,还看父皇的意思………………”三公主一挥手,金甲武士便押着大皇子向着山后走去。

        

此时的一线天已经被垮塌的山壁封堵,这些金甲武士只有返回老皇帝闭关之处。

        

三公主随同众人一起,很快便来到了老皇帝闭关的洞口。

        

不过,盲僧却阻止了三公主进去。毕竟,老皇帝出关的日子还没到。

        

“哎,让她进来吧…………….”谁知此刻竟然从山洞之中传来了老皇帝低沉的声音。

        

“父皇…………….怎会出关了?不是时间还没到吗?”三公主心中突然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盲僧脸色微变。他也没有料到老皇帝竟然会提前出关了。

        

盲僧带着三公主进入了洞中。

        

之间老皇帝玉振山盘膝坐在洞中的一块蒲团上,表情痛苦,浑身颤抖,似乎正在承受巨大的痛楚。

        

“你怎么样?”盲僧脸色剧变。这分明是走火入魔的表现。

        

“父皇!为什么会这样!”三公主连忙上前紧张地看着父皇。

        

“这个逆子……………..”玉振山突然神色一变,张口“哇”地突出了一口鲜血。

        

“父皇!你怎么了………………..”三公主脸色剧变。

        

“玉兄,莫非是……………….中了入魔咒?”盲僧似有所感,走上前来,伸出手拉住玉振山的右手脉搏之处,略一探查,开口问道。

        

“定然是这个逆子早有准备,竟然会对我施展这种恶毒的咒术!”玉振山非常笃定地说道,言语中满是愤恨。

        

自己被亲生儿子背叛,发动了政变,而且还对自己下了如此恶毒的咒术,这让玉振山很是接受不了。

        

尽管玉振山对这个不安分的大皇子早就有所提防,但是却没有料到自己这个大皇子竟然会对自己施以咒术。

        

离墟境的咒术,从传承以来便残缺不全,许多咒术根本没有破解之术,一旦施展便再也无法破除。

        

玉振山作为东陆国的皇帝,虽然自身修为并不高,但是却对各个修真门派的秘术都有所了解,知道自己此时会提前从闭关中醒来,完全是因为中了一种咒术。

        

这种咒术专门针对闭关之人,在即将大功告成之际定会走火入魔,轻则修为大退,重则命丧当场。

        

大皇子虽然对玉振山施以咒术,却仅仅让他走火入魔修为大退,并没有要他的命。

        

这样说来,大皇子还是手下留情了。

        

盲僧手上一用力,远处洞壁之上一块拳头般的石头像长了眼睛一般,从洞壁上快速飞到他的手中。盲僧微一用力,石头便化为了粉末。

        

“为何我没有料到这一点!”盲僧很是懊恼地说道。

        

“可有破解之术?”玉振山此刻脸上依然是无比愤恨,不过却多了一丝期盼之色。

        

盲僧摇了摇头。

        

入魔之咒是修真界最为令人绝望的咒术。中了入魔之咒的修真者,但凡想要晋升境界,必然会走火入魔。所以,中了这个咒术之人便意味着在修真一途永远无法再进一步了。

        

而这种咒术的破解之术,早在数千年前便已经失传了。

        

玉振山满怀期待,见盲僧也是无奈地摇头,不由颓然地垂下了头,连嘴角的鲜血也顾不上。

        

“父皇,别灰心!总会有办法的!”三公主亲眼见到父皇眼中的希望之火燃起又熄灭,心中不由一痛。

        

父皇年轻时起便醉心于修炼,到老了遭到如此打击,心中定然无比绝望。

        

三公主原本以为父皇受到盲僧的保护会安然无恙,却不料竟然会横生枝节,所以,原本想趁着父皇出关之际向他讨要仙魂叶的想法也不得不被三公主深埋于心。

        

她确实是于心不忍。

        

大皇子被玉振山下令关入了大牢之中。

        

大皇子和仙羽派发动的政变,就这般虎头蛇尾地收了场。

        

接下来,玉振山对禁卫军和黑骑士来了一场大清洗,将所有参与政变的禁卫军和黑骑士全部关押了起来。

        

不过,至于如何处理这些叛逆,玉振山一时之间竟然无法决断。

        

三公主这两天也一直陪在马凡的床前,关注着马凡的状况。

        

两天后,玉振山让人叫三公主进宫。进了皇宫,三公主意外地发现淮阳女帝也在。

        

和淮阳女帝一起的,竟然是万剑门的掌门东方如玉!

        

东方如玉正是经过多方打听,终于得知东陆国皇帝玉振山手中有一些仙魂叶,所以便带着淮阳女帝前来讨要。

        

而这两天时间里,玉振山也听说了三公主四处悬赏寻求仙魂叶的事情。

        

所以,当东方如玉说明来意之后,玉振山立即意识到,此事绝对非同小可。

        

“裴门主?”三公主见到裴青衣,不由十分意外。

        

而淮阳女帝更是意外。

        

三公主的父皇便有仙魂叶,三公主竟然会四处悬赏寻求仙魂叶,这件事情淮阳女帝一直不明白。

        

不过,接下来三公主和玉振山之间的对话,让淮阳女帝顿时明白了一切。

        

玉振山确实有仙魂叶。不过之前一直在闭关之中,所以三公主也是无可奈何。

        

“红衣,父皇知道你也一直都在寻找这仙魂叶,似乎是为了一个叫做马凡的账房先生?”玉振山问道,神色中有着一丝不解。

        

自己这个女儿,玉振山十分了解,虽然一直都是乐于助人,但是却不至于为了一个区区的账房先生而四处寻找仙魂叶。

        

“回父皇,确有此事……………..”

        

“为何?”

        

“启禀皇上,这个账房先生是我离合门之人………………”淮阳女帝见玉振山似乎对三公主所作所为有些不理解,于是插话道。

        

“那又如何?”即便是之前东方如玉说明了来意,玉振山也没有将他放在眼中,何况是离合门这个差点被幽冥宗灭门的小小修真门派。

        

“父皇,那马凡………………..就是那个账房先生……………….我喜欢他……………….”三公主无奈,终于红着脸说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