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着奶水做着爱/翁熄系列28篇

他还没有告诉她,他喜欢她,真心很喜欢她,他想和她在一起一辈子呢!

        

他冥思苦想,她能去了哪里?她能去找谁?

        

他想了很久,最终却想到了乡下。

        

于是他开车回了乡下,来到凌沫沫曾祖父的坟前,却依旧没有遇见他寻找的那个人。

        

他想也许她还没到,他就坐在寒冷的田地里一直等,等到月明星稀,她依旧没有出现,他这才知道她没有来这里,他掏出来手机,不知道第几次给她打电话,发现依旧是关机状态。

        

他回到怀江城,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他疲倦,却无困意,坐在沙发上,脑海里浮现着千百种想法,她一个女孩子,不会跑出怀江城了吧?会不会出现什么危险?

        

现在又是年关,哪里都乱得很,到处都是小偷和抢劫的。

        

李情深想着想着,脑海里就浮现了凌沫沫鲜血淋漓的躺在荒野里,顿时他就被惊吓的从沙发上猛地站起来,全身都布满了汗。

        

他并不是完全没了理智,他想到了自己还在她身边埋伏着的那个角色,Enson。

        

此时此刻,甭提他多庆幸自己还有一种身份留在她的身边。

        

他给她发了微信,然而等了很久,却没有等到. 

        

他更加的心烦意乱了。

        

彻夜未眠,大早上SE副总又打开了电话,询问他凌沫沫演唱会的安排情况,李情深心想,人都找不到,还开什么演唱会,顿时心烦意乱的吼了一通,啪的就把手机扔了出去。

        

他站在落地窗前,盯着窗外的青山绿水,这号称X市最奢华最贵的别墅,风景全市一流,可是他却没有半点心情欣赏。

        

他把和凌沫沫关系好的人在脑海里掠过了一遍,最先想到的是陈婉茹。

        

电话打给陈婉茹的时候,陈婉茹似乎还在睡觉,声音慵慵懒懒的,带着一抹不轻不重的惊喜:“情深?找我什么事情?”

        

李情深心知肚明陈婉茹那一抹惊喜到底代表着什么,他却忽略不见,径自的开口,淡淡问:“凌沫沫跟你在一起吗?”

        

“没有啊!”陈婉茹的声音明显的有些失落,然而还是笑盈盈的继续回:“怎么了?”

        

“她联系过你吗?”李情深又问。

        

陈婉茹这一次听出来似乎出了什么事情,立刻语调严肃了起来,“出了什么事情吗?”

        

顿了顿,又补充:“她没有联系过我,很久都没有联系过了。”

        

李情深眨了眨眼睛,风淡云清的留了一句:“她如果联系你,记得通知我。”

        

挂了电话之后,李情深静静的在落地窗前站了很久很久,他最终又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陆念歌。

        

除了他之外,他再也想不到其他的一个和她关系匪浅的人了。

        

李情深沉思了很久,他站起身拿起了车钥匙,打算去趟陆念歌的家。

        

到了陆念歌的别墅,开门的是简晨曦,看到来人李情深,眼底充满了诧异,“神李少爷,您怎么来了?”

        

李情深动了动唇角,直接问:“陆念歌在吗?”

        

简晨曦听说李情深来找陆念歌,心底咯噔了一下,就更加的担忧忐忑了,她满脸戒备的看着李情深,大着胆子问:“李少爷,您找念歌有什么事情吗?”

        

李情深皱了皱眉,显然很不喜欢简晨曦问自己问题,只是不耐烦的又继续重复了一遍自己的问题:“陆念歌在不在?”

        

简晨曦摇了摇头,如实回答:“念歌他不在家。”

        

“能联系上他吗?”李情深俯视着简晨曦,问话听起来像是命令语。

        

“我试试。”简晨曦是这么回答的,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和陆念歌联系了。

        

她拿出来手机,给陆念歌拨了电话,电话却提醒她不在服务区。

        

简晨曦这才对着李情深又摇了摇头,说:“不在服务区。”

        

李情深的眼神变得有些冰冷了,“如果遇见了他,让他联系我。”

        

说完,李情深转身便要走。

        

简晨曦心底狐疑又担心,忍不住的出声,唤住了李情深的脚步,问:“李少爷,念歌出了什么事情吗?”

        

李情深顿住脚步,背对着简晨曦没有回头,沉默了一会儿,丢了一句:“问他一个人。”就离开了。

        

简晨曦依着别墅的门,俏立着,她的视线变得有些模糊。

        

问他一个人?

        

会是谁?

        

简晨曦想和陆念歌有接触又和李情深有接触的人,除了凌沫沫,再也没有其他人了。

        

凌沫沫

        

简晨曦的眼睛轻轻的闪了闪,心底浮现了一抹不好的预感。

        

她心不在焉的关上了门,一边想着事情一边回了屋,她坐在沙发上很久,最终还是打了一个电话出去。

        

“梁先生,当初我拜托您给陆念歌手机上安装过定位系统,现在您帮我查一下,他人具体位子在哪里吗?”

        

“简小姐,您稍等,等下我会给您回电的。”

        

“好的,谢谢您,梁先生。”简晨曦轻轻的笑了笑,就挂了电话。

        

她心绪不宁的坐在沙发上,却有一种度秒如年的错觉。

        

电话一响起,她就立刻抬起手,接听了电话,“梁先生,怎么样?”

        

“简小姐,现在陆先生的位子在云南,具体位置等下我会发一个坐标地图到您的手机上。”

        

“嗯,真是麻烦您了,梁先生。”简晨曦客气的说了话,就匆匆的挂了电话。

        

陆念歌竟然去了云南,那凌沫沫呢?

        

简晨曦闪了闪眼睛,就拿起手机,又拨了一个电话出去:“辛老板,我是晨曦是啊,好久没有联系了,我今天打电话是想请你帮个忙,能不能帮我查一个人最近是不是搭乘过飞机,姓名么?凌沫沫身份证号?我记不大清了,应该是从X市飞的,今年二十岁好,好好查到了?”

        

简晨曦的眼神冷了冷,嘴上依旧弯着唇笑了笑,说:“好,谢谢您,我知道了,改天我请您吃饭,那再见!”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