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忌h乱_御书房桌下h

此次举国出征,大魏朝所有能动用的兵力都出动了。

        

一共四路军队。第一路是六万的荥阳军,以荥阳王为主将。郑重陆非皆是荥阳王麾下年轻勇武的武将。

        

第二路的主将是濮阳侯,统领四万士兵。

        

第三路军队是原来的孟家军。广平侯孟晖连降几级,没资格独领一军。只能做副将。永嘉帝便令大皇子做了主将。

        

其中的私心,一望可知。

        

大皇子在众皇子里确实有些善战的声名,不过,和身经百战经验丰富的广平侯一比,就差得远了。永嘉帝让大皇子做主将,其实就是占个名声,真正领兵打仗的人还是广平侯。立了战功,大半都能归在大皇子名下。

        

天子这点用意,众人都能看得出来。除了濮阳侯在私下酸过几句,其余人都没吭声。就连陆临也没多言。

        

反正,自己的女婿已经做了太子之位。君臣名分已定,大皇子翻不出大风浪来。

        

永嘉帝在后宫里偏心糊涂些,在朝政国事上却英明果决,不会轻易行废立之事。

        

退一步说,就算大皇子广平侯有这份心,也得看太子一派答不答应。

        

最后一路军队,则是禁卫军。

        

大魏的禁卫军,共有八万。原本是永嘉帝起兵时的私兵,说是李家兵也不为过。后来永嘉帝建立大魏,便以李家兵为班底,组建了禁卫军。

        

禁卫军统领是梁大将军,对永嘉帝忠心不二。此次出征,永嘉帝点了五万禁卫军,留下三万护卫京城,梁大将军积极请战,却被永嘉帝留了下来。

        

“梁战,”永嘉帝沉声道:“朕亲自领兵出征,快则一年,慢则两三载,才能归京。护卫京城的重任,朕便交托于你。”

        

梁战正是梁大将军的名讳。

        

这个名字,还是永嘉帝亲自取的。

        

如今风光显赫的天子重臣,当年只是李家少主的亲兵。因为自小一起长大,一同习武,主仆间情分深厚。

        

永嘉帝有意逐鹿中原,领兵自立。打天下不是易事,一开始也吃过败仗。梁战奋不顾身,为出生入死,还为天子挡过箭。

        

永嘉帝对梁战的信任,更胜过一众武将。

        

打个比方来说,永嘉帝看陆临,是看大魏肱骨重臣。看梁战,便是家臣了。

        

梁大将军跪下,磕了三个头,神色坚毅:“请皇上放心,臣一定尽心尽力,绝不辜负皇上信任。”

        

梁大将军既高又壮,比寻常男子高一个头,便是跪着,也像一座铁塔一般。说话时声若洪钟,在耳边嗡嗡直响。

        

和他一比,广平侯像个小白脸,濮阳侯还没长开。便是修长挺拔威武的陆临,比之梁大将军也少了这份纯武人的彪悍。

        

永嘉帝神色一缓:“你也是禁卫大将军了,动辄下跪像什么话,快些起身说话。”

        

梁大将军起身,一脸理所当然地应道:“皇上抬举臣,让臣做了禁卫大将军。可在臣心里,皇上永远是主子,臣永远是皇上最忠心的奴才。”

        

永嘉帝失笑:“罢了罢了,不说你了。”

        

反正,不管他怎么说,梁大将军还是固执地以为自己是李家奴才,要为主子肝脑涂地。

        

也正是因为梁大将军这份忠心,永嘉帝待他很是亲近,抬举他不说,还令长子娶了梁氏为长媳。

        

大皇子妃三年无孕,永嘉帝都没为大皇子选侧妃。

        

这些,都是天子对梁家的信任和眷顾。

        

永嘉帝略一思忖,又叮嘱梁大将军:“朝中之事,有乔阁老等一众文臣,你不必操心。只管做好你分内的事。如果出了意外,你便进宫求见皇后,听皇后的吩咐。”

        

这当然不合规矩。

        

不过,永嘉帝心里,也是将梁大将军做家臣来看的。反正,昔日梁战也常随他这个主子出入内宅。

        

梁大将军毫不犹豫地应了下来:“是,臣记下了。”

        

此次四皇子五皇子都留在宫中,后宫里还有赵太后。

        

不过,永嘉帝半个字都没提亲娘和两个儿子,也可见,永嘉帝心里有数,知道关键时候谁靠谱谁能信任。

        

梁大将军主动进言:“臣那两个不中用的儿子,头脑不灵光,胜在忠心可靠,也有些蛮力。皇上将他们两个带上,让他们随行左右吧!”

        

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还能为皇上挡一挡刀剑。

        

最后这一句,梁大将军虽未说出口,未竞之意却表露无遗。

        

永嘉帝心里一阵感动,想了想说道:“大郎有了儿子,让他随我出征。二郎成亲才一年,还没子嗣,就别去了。”

        

梁大将军却道:“二郎媳妇也有身孕了,请大夫诊脉,说这一胎是男婴。二郎就是有个好歹也不怕。”

        

永嘉帝哑然片刻,点点头允了。

        

梁大将军黝黑略显粗糙的脸上终于有了笑意,拱手谢了天子恩典。

        

……

        

当日傍晚,梁大将军回府,先将两个儿子叫来叮嘱了一番:“你们两个随皇上出征,别的事不用你们管,只要牢牢守在皇上身边就行了。”

        

梁大郎今年二十有四,生得和亲爹一般模样,又高又黑又壮,声音也比常人响亮:“这些不用爹叮嘱,我们都知道。”

        

梁二郎年纪小,今年才十八岁,比兄长矮了小半个头,说话声量也不小:“爹放心,要是到了兵败或是危险的时候,我豁出自己的命,也要护着皇上的安危。”

        

梁大将军听到这等话,连眉头都没动一下,沉声道:“忠心不是放在嘴上随口说说而已。我们梁家,得皇上信任爱重,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光景。”

        

“陆家孟家赵家,凭借的是赫赫战功。我是皇上家奴,你们是我的儿子,也一样是皇上的奴才。”

        

“皇上如此青睐厚待,我们就得豁出命来为皇上尽忠。”

        

“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替皇上去死也是理所应该。”

        

梁大郎梁二郎自小就听着这些话长大,兄弟两个脸色都没变一下,齐声应下了。

        

梁大将军这才满意。

        

此时,有家丁来禀报:“大皇子殿下和大皇子妃娘娘来了。”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