俯首称臣po_浪妇杨雪[完]

      

几人惊悚地望着小枭离去后的空地,阴沉着老脸,互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起身,离开此地。

        

强烈的挫败感击溃了他们的尊严。

        

鹰长空哈哈大笑,冲着胡美丽说道:“这些虚伪的人类,一旦碰上个硬茬儿,立马认怂。”

        

说着,凑近胡美丽,“胡领主,你是怎么识得这位前辈的?”

        

胡美丽媚眼一挑,“鹰领主,你什么意思?眼红小妹了?”

        

鹰长空面现尴尬之色,搓着手,“我只是好奇而已。我魔族在凤鸣洲多少年没出现过武王了?你我会不知道?否则,怎么会跟人类签定什么‘千丈誓约’?”

        

“你想说什么?”

        

胡美丽媚眼如丝,极尽诱惑。

        

鹰长空直接发问,“这位武王前辈,来自哪个洲?为何来到凤鸣洲?他来此有何……”

        

胡美丽打断了鹰长空的发问,一阵冷笑,“鹰长空,你以为武王前辈会告诉你?

        

我也想知道他打哪儿来,去往何处,想要做什么?可是,人家会告诉你吗?

        

实话告诉你,我也仅知他游历至此,想借用我族内的传送阵,去往中三洲而已。”

        

鹰长空瞪大了眼睛,露出惊讶之色,“你狐族领地之内,竟然有远距离传送阵,怎么没听你说起过?”

        

胡美丽媚眼一瞪,语气颇为不善,“你鹰族的秘宝定星盘,你告诉过我了吗?”

        

鹰长空“嘿嘿”地陪着笑脸,神情活像一个极尽女人欢喜的浪荡子,“胡家妹子,现如今在凤凰城境内,就数你我俩族的实力最强,我们两族之间若不能加强联盟,非得让这些卑鄙的人类,抓住机会,一举攻破不可,到时悔之晚矣!”

        

胡美丽闻言笑靥如花,媚眼如丝,娇躯靠近鹰长空,吐气如楠,轻声细语,“长空兄,你看,我们两家应当如何加强联盟呢?”

        

鹰长空呼吸着自胡美丽身上透发出的奇异香味,似乎很是受用,双眸精闪,似已不加控制。

        

粗大的手臂轻揽在胡美丽的腰际,似乎受到胡美丽轻吟之声的感染,呼吸竟不能自主地加速。

        

“这个……如此私密性的问题,我们……应当慎之又慎,不如……这就去妹子的领地,详谈一番如何?”

        

胡美丽全身倚靠在鹰长空的手臂上,轻轻喘息,“此事……但凭长空兄做主。”

        

话音未落,鹰长空拦腰揽住胡美丽的腰际,在胡美丽娇喘的惊呼声中,长身而起,长射空中,瞬间只剩下个黑点。

        

随着众人的离去,这一处山峰重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

        

山岚微起,轻风吹拂,抚慰着周围的青草、绿叶,也带来丛林的清香,飘散着这里残留的气息,最后消失怠尽。

        

花失容从家族离开后,正往西城门的新军驻地赶。

        

半道上,就听到了城外魔兽的狂燥不安的怒吼声,紧接着,全城便响起了急促的警钟声。

        

架设在易水镇四个城门楼上及四个广场上空的八架警钟,同时轰然作响,钟声急促密集,急如雨点,响彻云霄。

        

如此密集的钟声,是在告诫全城民众,魔兽开始攻城了。

        

平静了不到一天的魔兽终于进攻了。

        

花失容迅速回到西城门的驻地,司徒无喜与严千里面色凝重的在集结队伍,清点人数。

        

花失容连忙站在自己的那一伙中。

        

严千里的声音嘶哑,但激情有力,很具有鼓动性,“从现在开始,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

        

人类与魔兽的战争,从古至今从未停歇过,也会一直持续下去。

        

这就是我们身为军士的职责,为了人类的生存,誓于魔兽战斗到底!”

        

说到最一句,严千里几乎是嘶吼出声。

        

花失容看得出严千里眸中透出的严肃、凝重及担忧,在这样的战争中,身为军士,他们是弱者,却又不得不去面对。

        

司徒无喜只是说了一句,“上城墙!”

        

城墙上,城防军在防守。

        

那保护整个易水镇的防护阵,在四面魔兽的冲击下,摇摇欲坠。

        

远处的山林中,还有源源不断地魔兽赶来,在这样持续不断地攻击下,防护阵,又能坚持多久?

        

花失容看到,城外的魔兽,除了昨天猎杀的劣齿虎外,又添加了不少魔兽,半空中,竟然有飞翔着的魔兽,全部都以强横的身躯冲。

        

而城下的魔兽,攥着硕大的石头、木棒向防护阵发起一波又一波的攻击,疯狂程度,较之昨晚受到声音刺激的情形差不多,疯狂如魔。

        

严千里目睹眼前的形势,告诫全体新军,“防护阵一旦攻破,面对魔兽的冲击,你们将面临各自为战的局面,将难有休息的时间。”

        

严千里想把阵破后的情况描述得糟糕点,最后,只说了一句,“祝你们好运!”

        

话音刚落,但听“哗”地一声巨响,那道易水镇民众寄以厚望的防护阵轰然而蹋。

        

成群结队的、飞在半空中的魔兽冲入城中,发出欢快的尖叫,见人就扑,横冲直撞。

        

从发起进攻到击破防护阵,前后不到一个时辰,魔兽的攻击可见有多疯狂。

        

而花失容终于见证了,在强大的攻击下,防护阵的脆弱,可以说不堪一击。

        

就在防护阵被破的一瞬间,城墙上的城防军领队大声喝道:“倒火油!”

        

早已准备就绪的城防军,将早已摆放在城头上的、一个个坛装物推下城墙,纷纷然,城墙下都是瓷坛碎裂的声音。

        

站在女墙边的一个个军士,高举着火把的,在火油倒下城墙的时候,迅速地将手中的火把扔下城去。

        

“轰”!

        

烈焰冲天而起,火油被点燃了。

        

熊熊烈火带着浓黑的烟雾,瞬间扩散开来。

        

拥挤在城墙下的魔兽,哪里避得开,被火势包裹,迅速燃烧起来。

        

被烧着了魔兽,在城下横冲直撞,冲乱了魔兽进攻的阵型,造成了魔兽的混乱。

        

魔兽实在太多了,四面同时发起进攻,火油虽然可以阻止魔兽的一时进攻,可是,不能永远阻止,它有个量的问题。

        

一些没有存放火油的城墙,就被魔兽冲破,闯入城中。

        

眼见进入城中的魔兽越来越多,见人就咬,见房就踏,魔兽利用它强横的身体,破坏一切可以破坏的的东西。

        

包括生命!

        

终于,在阻挡了一波魔兽后,魔兽不计代价地踏着其它魔兽的尸体,一波又一波地发起狂攻。

        

更有一些擅长弹跳的魔兽,不要命地蜂涌至城下,踩着已死魔兽的尸体就往城墙上跳。

        

一跳就是十数丈高。

        

随着城下尸体越累越多,终于,一只魔兽凭着惊天一跳,跃上了城墙,造成城防军的一阵慌乱。

        

防守终于出现了漏洞。

        

有了第一只,就有第二只,随着更多的魔兽跃上城墙,依仗着强横的身躯,就地一滚,庞大的身躯就压倒一大片军士,惨叫声连连。

        

这些被扫倒的军士,非死也是重伤,谁能承受得住重大数吨魔兽的重压啊。

        

花失容奋力挥出一刀,将一头跳上半空中正往下落的魔兽击下城墙,回头看了一眼城内,已然乱成一遍,到处都是哭着喊着逃跑的人群,身后是一只只疯狂追杀的魔兽。

        

在如此阵仗面前,人类的渺小可见一斑。

        

随着越来越多的魔兽跳上城墙,这道在普通人看来坚不可摧的围墙,已然如同虚设。

        

这样的战场,个体的能力,已被大大压制,除非超出许多的大能出现,否则,翻不起浪花。

        

花失容有种有力使不出的感觉,昨天还被自己猎杀的魔兽,这会儿爆发出的攻击力,却是自己不能抵抗的。

        

只有片刻功夫,二百名新军,便被魔兽冲散,终成各自为战。

        

花失容这一伙也被魔兽冲乱,不得已,只得撤退到城下迎战。

        

看到一个个滚落下城墙的人类的尸体,花失容愤怒了,他拼着全身气力,猎杀着每一只看见的魔兽。

        

可是,在这样的混乱之下,自己一伙的成员不能形成有效配合,达不到一招制敌。

        

往往好不容易将对方刺伤,却有另一只魔兽窜了过来,攻击他们,不得已只得回撤自保。

        

受伤的魔兽趁机逃走了。

        

节奏乱了,就淡不上配合。

        

没有配合的这些新军,境界太低,又怎么够独自对抗魔兽?

        

当再有一名军士倒毙在自己身旁,花失容终于明白,这已不是自己所能改变的结局。

        

目前自己要做的,就是在这场战争中保全自己,期待大能者的出现,期待战争形势的转变。

        

终于,花失容掏出那个“五马分尸阵”阵基,激发后,将还留在身边没被冲散的吴骋、凌玉山等七个成员笼罩住,惊魂不定的望着阵法外的战场。

        

得到阵法护持的七个成员也是大口喘息,惊慌失措的表情下,是无助,是恐惧,是人生从未经历过的心神大变。

        

花失容连续深呼吸数口,强迫自己让自己镇定,然后盯着比自己还要崩溃的七个成员,大声喝道:“看着我,大家看着我!”

        

七个成员茫然地看着他,呈现出的,都是无助、失神的目光。

        

全然被散乱、恐慌笼罩。

        

花失容叹了口气,知道自己说什么也无用,只能用实际行动帮助他们了。

        

他选择用阵法攻击。

0

更多精彩

王爷身怀狼种_泄出精水h

2021年9月23日 小羽 0

     “主播过于圣母了吧?他明明知道关于跳舞类的,他并不会多少,却把最难的留给自己。难道他死了,他的父亲就有救了?他家欠的钱就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