灌到怀孕np/公憩小说短篇乱

        

张思睿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已经招了?这么快?

        

对方可是苦行者,对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都有很强的耐受力,可以说是对严刑拷打抗性最高的职业,结果陈总接手还没几分钟就招了?

        

张思睿走进审讯室,发现刚才还面目狰狞、誓死不从的苦行者,此时仿佛已经失去了灵魂,整个人傻呆呆地看向前方,好像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

        

似乎他唯一的目标就是只求一死。

        

张思睿注意到这个苦行者的整条左臂都已经没了。

        

他本来以为是陈涉把这名苦行者的左臂给砍了下来,但是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因为以苦行者的疼痛耐受程度,光是砍一只手也不会起到太大的作用。

        

很快他发现事情可能并不像自己想象的那样,因为苦行者的这条左臂不翼而飞了,在整个房间中都没有看到,甚至没有任何的血迹。

        

苦行者左臂手肘的位置有一个巨大的疤痕,就好像在很多年前,这条左臂就已经被砍掉了一样!

        

张思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完全无法想象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和赵震都隐约意识到,陈涉虽然没有恢复原本的战斗力,也不再是一名超能力者,但他却似乎通过那个仪式获得了更加恐怖的力量。 

        

只不过对此,张思睿和赵震肯定都不会到处乱说,反而会想尽一切办法为陈涉保守这个秘密。

        

因为他们相信,现在只有陈涉能够带领反抗军走向最终的胜利。

        

虽说反抗军的士兵们对于通感的力量非常排斥。但在张思睿和赵震看来,这种邪门的力量虽然很危险,但关键是看掌握在谁的手中。

        

如果掌握在时空骑士团的手中,那当然是需要提防的敌人,但是如果掌握在陈涉队长的手中,那么也许这种力量可以成为反抗军的助力。

        

于是张思睿忽略了苦行者的这条左臂,开始对他进行审讯,想要将他知道的所有藤堂集团的内情全都问出来。

        

而这名苦行者的精神防线似乎也完全崩溃,老老实实的回答。

        

他知道门外的那个年轻人是名副其实的魔鬼,他现在已经不抱任何生的希望,但是对于如何去死,他还是有一定的诉求。

        

陈涉给他描绘的死亡图景实在太过恐怖,更何况这种痛苦并不仅仅是身体层面的,也是精神层面的,是一种非人的残酷折磨!

        

这名苦行者现在只想把所知道的一切都和盘托出,然后痛痛快快的去死。

        

至于对藤堂集团的忠诚……对他来说已经一点都不重要了。

        

……

        

陈涉看着自己的手,有些发呆。

        

事实上,虽然他在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刚才的那一幕也给他造成了非常强烈的精神冲击。

        

好在他在做出这一切之前就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所以才没有像那名苦行者一样,被吓得当场精神崩溃。

        

这是诅咒学者比较初级的力量。

        

诅咒学者所附带的光环和时空联系,有点像是被动技能。而诅咒学者的战斗能力,就像这个名字一样,是一种类似于诅咒的力量。

        

诅咒学者是主通感,副算力的职业。他不仅能够通过强大的通感能力沟通时空界获得丰富的时空知识,还可以在算力的加持下,对当前的现实或者对未来的现实产生某种诡异的影响。

        

这种能力虽然在通感知识的范畴之内,但在一般人看来与恶毒的诅咒没有本质上的区别,所以这个职业才会被称为诅咒学者。

        

而陈涉所使用的只是最基础的方式,就是近距离消耗时空粒子作为媒介,强化时空活动,从而达成时间雪一样的腐蚀效果,并且可以成倍地加速或减速。

        

而高等级能量波动的诅咒学者,甚至可以通过强大的力量影响时空界,从而对整个旧土上的时空活动产生影响。

        

如果艾普西隆能够成功夺舍自己的身体,并且成为8级能量波动的诅咒学者,那么陈涉也很难想象他能做到怎样的程度。

        

而在陈涉使用了艾普西隆的力量之后,他能够感觉到意识世界中的黑色潮水稍稍褪去了一些,但艾普西隆与时空界的联系似乎也得到了增强。黑色潮水上涨的速度,有了些许的加快。

        

也就是说,在自己体内的通感力量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陈涉可以通过它们来使用诅咒学者的力量,甚至爆发出远高于当前能量等阶的力量。

        

但是使用的数量越大,次数越频繁,接下来艾普西隆的力量增长就会变得更加难以控制。

        

说是饮鸩止渴,也毫不为过。

        

陈涉只用了一次,已经切实的感受到了这种力量的强大之处。但他必须时刻提醒自己要保持平衡,保持节制,因为一旦对此产生依赖,很可能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张思睿终于出来了。

        

“队长,都问的差不多了。这次事件确实是藤堂裕贵一手策划的,背后是长夜娱乐集团指使,不仅如此,长夜娱乐集团还跟高科集团断了我们的芯片供应。”

        

“除此之外我们也掌握了藤堂集团在荒野上基地的情况。原来不只是2号仓库中储存着大量的时间粒子,在基地中还有其他几处仓库也有大量的存货。”

        

“只是对于奈落计划,可能是因为他的权限不够高,所以没有获得太多的消息。”

        

陈涉微微点了点头,这些信息基本上都和李阿姨提供的信息差不多,两相对照,应该可以确定真实性。

        

张思睿问道:“队长,这个人要如何处置?”

        

“我仔细想了一下,无非这么几种处理方式。”

        

“我们可以把他的录像发给天际网络集团,向藤堂集团发动更加猛烈的舆论攻势。也可以扣着他作为人证,将这件事情捅到黎明市议会。用企业特别法来对付藤堂集团。实在不行我们还可以把人交给时空骑士团,想办法借刀杀人。”

        

陈涉看了看他:“不错啊,三哥。你好好动动脑子的话还是挺聪明的,为什么总是习惯用暴力去解决问题呢?”

        

“不过我有其他的主意。”

        

“先给这个人录像,而后把他给废了,送还给藤堂集团。”

        

张思睿愣了一下:“送还给藤堂集团,这是示威吗?”

        

陈涉摇摇头:“当然不是。把这个人弄成植物人,然后送回去。而后我们向藤堂集团认怂,尽可能的麻痹他们。”

        

“而且我们拍下来的录像也不在此时公布,而是要等待合适的时机。”

        

“现在过度刺激藤堂集团没有任何意义。”

        

张思睿本来已经想到了很多种处理方法,哪怕把这个苦行者杀了祭天呢,至少也出了一口恶气。

        

但是没想到陈涉竟然是这样打算。

        

陈涉解释道:“我刚开始也是和你一样的想法,但是仔细想了想觉得不妥。”

        

“这个苦行者已经知道我们的一些秘密。我们只能选择把他杀掉或者是把他变成植物人,否则真的将它交给黎明市议会审讯之下,我们的一些秘密也有可能暴露。”

        

“而且不论是发动舆论攻势,还是用企业特别法来对付藤堂,都不会有太好的效果,藤堂集团是旧土上的顶尖财阀,虽然作为老派财阀,现在已经逐渐没落,但所拥有的能量仍旧是我们不可想象的。”

        

“也许这次的事件会让他们灰头土脸地道个歉,或者是因为企业特别法的存在而受到一些制裁,但,他们不可能从根上被消灭。”

        

“所以我们现在不论如何反击都是相当无力的,就算对藤堂集团造成一定的影响,也不会有什么根本上的变化。”

        

“所以不如把人送回去,麻痹他们,让他们以为我们是一个明事理、怕摊上事的小财团。而他们正处于奈落计划的关键时期,不想节外生枝,应该非常乐于和我们握手言和。”

        

“之后我们再暗中谋划,争取将藤堂集团在整个黎明市的分公司和野外基地连根拔起!”

        

张思睿点了点头,觉得陈涉说的很有道理。

        

“好的陈总,那我这就去。给这个苦行者录像。然后联系藤堂裕贵,让他过来接人。”

        

……

        

两个多小时以后,几辆光鲜亮丽的浮空车,悬停在陈氏财团总部的上空,开始缓缓下降。

        

藤堂裕贵在浮空车中还在盯着车载屏幕,上面是天际网络集团发布在网上的一条视频。

        

只见林鹿溪哭的梨花带雨,哭诉自己和李云汉两个人在黎明市前往卫星城的主干道上被绑匪袭击的情景。

        

记者南希不停地安慰着,这一幕的场景让屏幕前的很多人都有些动容。

        

这个视频一经发出就获得了极高的热度,评论全都在纷纷破口大骂,将矛头指向藤堂集团和长夜娱乐集团。

        

“竟然在黎明市爆发如此恶性的绑架事件,DCPD到底是干什么吃的?”

        

“黎明市的治安,习惯了。”

        

“谁竟敢对《余烬将熄》的制作人下手?甚至还差点儿把李云汉给搭上了,真是不可饶恕!”

        

“这还用说吗?肯定是长夜娱乐集团!李云汉离开他们投靠隶山科技,本来就让他们很生气了,再加上隶山科技的新超梦,动摇了长夜娱乐集团的根基,让他们股价连番重挫。他们怎么忍得下这口气?”

        

“藤堂集团也有充分的动机,他们不是一直想做超梦产业没做起来吗?现在一下子就能绑架两个天才制作人,对他们来说岂不是天赐良机?”

        

“不太可能是这两家公司吧,他们就不怕企业特别法吗?我觉得也有可能是一些街头帮派,想要把这两个制作人绑去做黑超梦的。”

        

“企业特别法虽然有很强的约束力,但绕过它的办法太多了。只要没被逮到实质性的把柄,最后还不是罚酒三杯?”

        

“真是太可恶了,强烈抗议!希望能有人为隶山科技讨回一个公道!”

        

网上简直是群情激愤,一边倒的把藤堂集团和长夜娱乐集团给骂了个狗血淋头!

        

虽然大家都没有掌握实质性的证据,但是随便猜一下,也知道这两家公司下手的可能性最大。

        

既然如此,先骂了再说!

        

主要是林鹿溪作为《余烬将熄》的制作人,之前在时代传媒集团的采访就吸了无数粉丝,李云汉就更不用说了,这两个人被劫持差点出现生命危险,对于网上的粉丝们来说都是绝对不能接受的事情。

        

浮空车中,藤堂裕贵的脸色阴沉,因为他才刚刚被藤堂集团总部的高层给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奈落计划正进行到关键时刻,这次的风波出现,让藤堂集团承受了很大的舆论压力。总部的高层自然震怒。

        

当然主要还是因为藤堂裕贵玩砸了,如果他真的成功的把这两名制作人给绑架了,那么到时候就算有人怀疑,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对藤堂集团不会有什么本质上的影响。

        

但现在,两个制作人安然无恙,藤堂集团这边反而还有一名苦行者被抓了,这可都是定时炸弹。

        

一旦爆出来,在企业特别法的制裁下,藤堂集团也要脱一层皮。

        

再加上之前藤堂集团的一个仓库被洗劫一空,大量的时空粒子被时空骑士团给劫走,这让一直以为自己跟时空骑士团保持着不错合作关系的藤堂裕贵,感觉被打脸打得厉害。

        

而就在这个紧要关头,隶山科技突然向他发来邀请,还附上了一张苦行者的照片。

        

藤堂裕贵不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但也不敢怠慢。于是乘坐浮空车赶了过来。

        

当然为了防止隶山科技狗急跳墙,跟他们拼的鱼死网破,藤堂裕贵也做好了充分的安保准备,不仅带了分公司的两个高手,还让企业军开到附近待命。

        

藤堂裕贵一下车就看到陈涉满脸堆笑地迎了上来。

        

而在陈涉的身后,张思睿押着那名苦行者,一脸的不服不忿。

        

此时,那名苦行者目光呆滞,就像是一个失去了所有意识的白痴一样,只能勉强地站立着。

        

藤堂裕贵不由得眉头一皱,问道:“陈总,这是何意?”

        

陈涉解释道:“这一切都是个误会。我们主动把人交出来,希望能跟藤堂集团重归于好,不要因为这点误会而影响了彼此之间的关系。”

        

“这名苦行者是被一位神秘的机械念师给抓走了,我们追踪了很久,总算找到。只是可惜,他的精神似乎已经遭受重创。所以我们不敢耽搁,赶紧联系藤堂先生把人接回去。”

        

“还不快带过来?”

        

陈涉冲着张思睿使了个眼神,而张思睿仍旧是一脸不服气的表情。

        

但即便如此,张思睿还是把这名苦行者领了上来,相当不情愿的往前一推。而后瞪了藤堂裕贵一眼。

        

看到此情此景,藤堂裕贵大脑中的许多联想快速串联了起来。

        

明白了,陈涉这是认怂了!

        

这名苦行者对于陈氏财团来说当然是一张牌。如果掌握了这个人证,并且捅到网上去,将会给藤堂集团的声誉造成沉重的打击。

        

虽说藤堂集团本身不会受到什么本质的影响,但对于陈氏财团来说,这也是一次强有力的报复。

        

可是这样做也只不过是逞一时之快,藤堂集团未来还有很多种方式,再把这个亏给找补回来。

        

所以,陈涉并不打算这么做,他主动将这张牌交回来。就是为了认怂示弱,避免藤堂集团未来的报复。

        

意思就是说,我知道是你干的,但是我惹不起你,所以既往不咎,你也退让一步,不要再算计我,咱们握手言和。

        

在藤堂裕贵看来,这倒也不失为一种明智之举,而且也比较符合陈涉的人设。

        

毕竟李云汉和林鹿溪两个人是公司的顶梁柱,而陈涉并不具备这种强大的领导力。陈涉肯定不想跟藤堂集团正面起冲突,只想守着这两颗摇钱树,继续开开心心的赚钱。

        

陈涉的决定显然引发了张思睿等元老的不满。毕竟这个张思睿似乎是一个鹰派分子。但陈涉还是将这种不满给压了下去,这对于藤堂裕贵来说是个好消息,否则陈氏财团真要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也挺棘手。

        

想到这里,藤堂裕贵不由得露出了笑容,因为这对他来说也是最好的解决方式。

        

虽说网上的舆论还在持续发酵,人们对于严查凶手的呼声不断高涨,但只要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藤堂集团就可以高枕无忧。

        

藤堂裕贵看向旁边的随从,随从向他微微摇了摇头,意思是这附近没有摄像机或录音设备,显然陈氏财团诚意满满。

        

藤堂裕贵立刻换上了一副面孔:“陈总太客气了。这件事情是我们给您添麻烦了才对。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讲,我们藤堂集团一定伸出援手!”

        

陈涉微微靠近压低声音说道:“藤堂先生,我们都在黎明市,还是要互相帮扶才对。千万不要让别人有了可乘之机。”

        

藤堂裕贵的双眼微微眯起,他显然读懂了陈涉的言外之意。

        

所谓的别人,显然就是指长夜娱乐集团。

        

而藤堂裕贵恰好也对长夜娱乐集团有所怀疑。因为谁都知道李云汉是长夜娱乐集团的人,结果长夜娱乐集团那边竟然连李云汉的真实实力都不知道,这不是扯淡吗?

        

而这次行动失败,长夜娱乐集团表面上也挨骂了,实际上却有可能是最大的受益者。

        

因为他们没有直接插手。

        

如果藤堂集团真的跟隶山科技掐了起来,那么最后的结果,多半是藤堂集团元气大伤,而隶山科技彻底垮掉。

        

那将会是长夜娱乐集团最喜闻乐见的场面。

        

藤堂裕贵没说什么,只是微笑着跟陈涉握了握手,招呼人带上那名苦行者,转身登上浮空车。

        

毫无疑问,他们回去之后肯定会把这名苦行者毁尸灭迹。

        

陈涉则是等几辆浮空车飞远之后,拍了拍张思睿的肩膀:“三哥演技不错,下次超梦我考虑找你做男主角。”

        

……

        

浮空车中,藤堂裕贵看向窗外,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你觉得这个陈涉说的话有几分真几分假?”

        

藤堂裕贵这个问题把旁边的幕僚给问懵了。

        

幕僚有些纠结地说道:“您不是精通微表情的分析吗?这个问题不该问我啊。”

        

藤堂裕贵长出了一口气:“从陈涉的表情上我看不出任何异常。但是这一点反而让我觉得非常奇怪,总有一种很不安稳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矛盾,虽然从任何角度来看,陈涉对我们都构不成任何危险,但我就是有一种莫名的警惕,想要把整个陈氏财团连根拔起才能放心。”

        

“算了,奈落计划正进行到关键时刻,这次是真的不能再节外生枝了,等奈落计划完成之后,一个小小的陈氏财团还不是随意拿捏。”

        

藤堂裕贵决定暂时不再纠结这个问题。因为还有很多其他的事情值得他头疼。

        

比如说时空骑士团。

        

至于陈氏财团,这次的事件虽然算是妥善解决,但也在藤堂裕贵心里埋下了一个坑。迟早还是要把陈氏财团给干掉,才能彻底安稳。

        

……

        

……

        

4月21日,周一。

        

超梦研发部。

        

陈涉正在跟李云汉和林鹿溪一起敲定新超梦的剧本。

        

自从上周五爆发出绑架事件之后,这个周末网上的舆论对于这次事件的关注度仍在持续提升。

        

长夜娱乐集团和藤堂集团等几个嫌疑比较大的公司都已经被骂了一遍,也有不少人在网上纷纷对林鹿溪表示关心和祝福。

        

黎明市议会和DCPD也都对这件事情表示关切,也来慰问过隶山科技,并且公开表态一定严查,争取早日将凶手绳之以法。

        

但真正了解内情的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最后要么变成一桩无头的悬案,要么是找一个替罪羊。

        

具体是哪种结果,就看黎明市议会和藤堂集团打算如何处理了。

        

总之,最近一切都重新回到了较为平静的状态,仿佛之前的那起绑架案只是一次意外。

        

但反抗军的高层们都知道,随着这次跟藤堂集团的矛盾再次激化,双方迟早会有一战。

        

所以李云汉和林鹿溪稍微也有一些心不在焉。

        

陈涉轻轻敲了敲桌子,说道;“藤堂集团的事情我已经在想办法了,你们现在着急也没有用,还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

        

“《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不仅是对藤堂集团的一个烟雾弹,而且也是我们原定发展计划的重要部分。”

        

“总不能遇到一点意外就全盘打乱了我们之前的规划。该怎么进行还是要怎么进行,否则就算我们解决了藤堂集团的问题,之后的发展也会受到影响,从长远来看显然是得不偿失的。”

        

林鹿溪和李云汉点了点头,觉得陈涉队长说的很有道理。

        

事实上陈涉说的也确实是他的心里话,之所以要继续推动《另一种可能》这款超梦,一方面是做出一种姿态,让藤堂集团觉得隶山科技真的已经不计前嫌,放弃了报复的想法,继续认真研发新超梦;另一方面则是按部就班的推进原定计划。

        

对于陈涉来说,他现在承受的又不是只有关注度风险这一种,还有盈利风险也不容小觑。

        

不论这款超梦是血亏还是血赚,之后的盈利风险都会产生大幅的波动,陈涉可不希望好不容易解决了藤堂集团的问题,新的问题又接踵而来。

        

所以这个时候就必须强迫自己化身为多线程状态,同时解决新超梦、镣铐手环和揭棺而起游戏舱、野外基地以及藤堂集团这4个问题。

        

三人再度将注意力回到《另一种可能》这款新超梦上。

        

按照陈涉原本的规划,这款超梦是一款完全原创的超梦,它的故事背景使用了陈涉穿越过来现实中的真实背景。

        

当然陈涉只是取了一个切片,选用了西方发达国家贫富差距最大的一些城市作为剪影,同时又结合这个世界的具体情况,进行了一点点的魔改和优化。

        

陈涉将自己的规划跟李云汉讲了一下之后,李云汉已经完成了大体上的剧本设计。

        

所以先由李云汉把这个剧本给讲述一遍。

        

“陈总,按照您的要求,我为这4个主要角色都规划了不同的故事线,并且每条故事线都有3~4个不同的结局。”

        

“流浪汉这个角色,他本来是一个寒窗苦读,最终进入大公司的打工人,差一点就可以跻身中产阶级的行列,但是由于一次突然的危机,也就是您所说的经济危机,他丢掉了自己的工作。同时,各种贷款和超前消费让他的资金链断裂,从而造成破产,最终流落街头。”

        

“这个流浪汉的结局相对单调,只有三个。第1个是最容易打出来的结局,就是流浪汉在街边挣扎求生,但最终还是因为缺衣少药、缺少食物而饥肠辘辘疾病缠身,最终在一个寒冷的冬天悲惨的死去了。”

        

“第2个结局是相对稀少的结局,也就是这个流浪汉被好心人救助,重新得到了一份可以养家糊口的临时工作,勉强的生活了下去。”

        

“第3个结局是最难以达成的结局,就是这个流浪汉重新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工作,并且积累了一定的财富,最终跳出了这个循环,过上了比以前还要更好的生活。”

        

“街头混混这个角色则是一个因为无法接受良好教育也没有合适工作而走入歧途的年轻人。他虽然长相凶恶,但本性谈不上很坏。他跟随着帮派四处做坏事进了几次局子,还蹲过几年监狱。”

        

“街头混混一共有5个结局,第1个结局就是继续混帮派,并且在一次帮派战中被对方的小混混活活砍死。”

        

“第2个结局是在某次与警察的冲突中被警察开枪打死。”

        

“第3个结局是他混成了帮派的首领。但是整条街道的治安因为他的存在而变得更差,他为所欲为的破坏,给周边的人带来更多的痛苦。”

        

“第4个结局是他金盆洗手,想要退出帮派,结果帮派的人并不同意。在逃亡中还是被帮派找到并砍死。”

        

“第5个结局,是最难达成的结局,这个小混混被感化和改造,最终改邪归正,决定做一个好人并且安稳的生活了下去。”

        

“小商贩一共有4个结局。第1个结局是,他的生意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危机所摧毁。他破产之后不想像流浪汉一样流落街头,在自己的店铺中选择了自杀。”

        

“第2个结局是他的生意有了些起色,但是在帮派冲突中被卷入,最终意外身亡。”

        

“第3个结局是他的生意越做越大,自己也变成了非常富有的有钱人。甚至开了一家公司,有了很多的雇员。但是他却变得贪得无厌,完全忘记了自己曾经受过的欺压和痛苦,转而控制帮派、资助那些小混混铲除自己的竞争对手,成为邪恶的化身。”

        

“第4个结局是他的生意越做越大,并且选择追随正确的人,一起改变了附近的商业环境,让更多的人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而老板的结局有三个,跟小商贩的结局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第1个结局是成为这片街道混乱的源头,控制各种帮派,买通警察成为打击竞争对手的工具。”

        

“第2个结局是坚持底线、坚持帮助其他的人,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最终失败,被帮派突然袭击杀害。”

        

“第3个结局是最难达成的结局,同样是坚守底线、想要改变这个世界,但是由于他之前对小商贩街头混混和乞丐们伸出了援手,所以在最后的关头得到了这些人的帮助,并最终获得了成功。”

        

“这几个人物都处于同一个街区,他们之间的命运互相关联、互相影响。例如老板可以选择帮助这些跟他毫无关系的人。而反过来在最后关头这些人也可以助老板一臂之力,但是如果每次玩家站在角色的视角上都只选择对自己最为有利的选项,那么最终达到的一定是相对的坏结局。”

        

“在超梦中玩家可以自由切换角色,如果玩家一直聚焦在老板身上的话,那么确实可以获得非常愉快的体验和感受,就像是穿越成了一名真正的老板一样。但是在游戏的最后,其他的三个角色都会走向悲惨的命运。”

        

“所以,玩家或者说观众,在体验超梦的过程中,必须时刻注意在这4个角色中来回切换,在恰当的时机操作恰当的人,这样一来才能打出最完美的结局。”

        

陈涉微微点头,对李云汉的成果表示了高度赞许。

        

果然不愧是金牌制作人,不仅非常完美的领会了自己的意图,并且把一些细节也细化的很好。

        

“你做的很好,目前的规划完全符合我的预期,继续按照这个路线细化吧。”

        

“主要是为每个角色都规划好故事线,找到一些特定的让4个角色能够产生交集的场景,并且把每个角色做出的选择,收拢到一条复杂的故事线中,让玩家们去慢慢探索。”

        

“等这个故事线捋完了,差不多也可以把演员们叫过来,开始讲戏拍摄了。”

        

“对于这款超梦,你还有什么疑问吗?”

        

陈涉其实只是随口一问,结果没想到李云汉立刻点了点头,说道:“有啊,我有很多个疑问。”

        

“首先,给每个角色都做了这么多结局,而且结局还互相关联,也就是说超梦最终的结局可能有十几个二十几个。这么多的结局,会不会冲淡超梦所要表达的思想?”

        

“而且我觉得这些结局看起来都挺普通的,似乎跟现实中也没有什么区别。这么平淡的内容,真的能够引发观众的共鸣吗?”

        

“还有一个最关键的问题就是这个世界观,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总是给人一种似是而非的感觉。”

        

“从表面上看起来,这个世界没有时空粒子,科技线也非常的歪。好像跟我们这个世界有很大的差别,但是仔细看又会发现,似乎是一回事,并没有本质上的变化。”

        

“我很担心这种世界观不被观众所接受。因为这个世界观一方面没有满足观众们对于过去美好田园生活的怀念,没有满足他们对于美好生活的期待;同时又和现在的这个令人不满的现实显得过分雷同。”

        

“超梦毕竟是一种梦幻。我总觉得这种跟现实似是而非的差异,容易造成两头不讨好的状态。”

        

陈涉不由得微微一笑:“你提的问题非常好,自己回去好好想想,等你什么时候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解答,你差不多也就明白这款超梦的内涵了。”

        

“当然,不懂内涵也没有关系,你只要按照我的要求把这款超梦制作出来就可以了,以后再慢慢揣摩也不迟。”

        

陈涉说完站起身来,转身离开。

        

只留下李云汉一脸懵逼。

        

什么意思?

        

陈总,你让我问问题没打算给我解答啊?那让我问个什么劲儿呢?

        

……

        

离开超梦岩发布之后,陈涉又跟赵震一起来到仓库。

        

赵震指着仓库中新拉来的一批货物说道:“陈总,这些是刚刚到货的芯片和通讯模块,不过它们毕竟是二线厂商的替代产品,无论是算力还是通讯能力,都跟高科集团的最新产品有着明显的差距。”

        

“至于价格,跟高科集团的旗舰芯片相比,虽然便宜,但性价比仍旧比不过高科集团的次一级芯片。”

        

赵震说的也比较含蓄了,其实直白一点的说就是这批芯片,不行。

        

在芯片这个方面,高科集团是这个世界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而为了对付后来的竞争者,高科集团在芯片的定价策略上也非常的鸡贼。

        

旗舰芯片价格高、性能强,而次旗舰芯片则是专门对标其他厂商的产品,不仅在性能上略胜一筹,还把价格刻意的压低了一些。

        

所以单纯从芯片这一点来说,某一款科技产品用了非高科集团的芯片,足以成为消费者被劝退的理由。

        

甚至很多消费者看到非高科集团的芯片,就会直接将这个产品打成智商税产品。

        

因为无论是性能还是性价比,都不会太好,甚至可以说是一无是处。

        

赵震稍微顿了顿,又说道:“基地车已经买到了,正在运送的途中,可能再过两三天就能运到。到时候还是运到仓库里来吗?”

        

陈涉点了点头:“没错,先运到仓库中,研究一下它的内部结构之后,再考虑到荒野上去展开。”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研究研究这些芯片。”

        

赵震离开之后,陈涉打开面前精致的箱子,从里面分别取出一枚芯片和一枚通讯模块查看。

        

这两个产品差不多都是这个世界高精尖技术的代表,只不过芯片相对侧重于运算能力,而数据传输模块则更倾向于数据传输能力。

        

生产这些东西都需要用到时空粒子,数据传输模块的基本功能更是完全依靠时空粒子的神奇特性来完成的。

        

除此之外,仓库中还放了许多的时空粒子,这是之前陈涉特别要求的,因为只有利用这些时空粒子,他才能对这两个小玩意儿进行一定的改造。

        

“果然是这个世界的高精尖科技,即使以创造者的能力也没办法完全手搓出来,而只能有限度的修改一部分。”

        

“当然,也有可能因为我只有二级灵能波动,还太菜了。等我升到三级、四级,也许就有可能。”

        

“不过在有艾普西隆存在的情况下,我升级也挺危险的。”

        

“目前,芯片和通讯模块中过于精细的内容还无法修改,但是跟时空粒子相关的部分倒是可以做出一些调整。”

        

“芯片的内部结构没法变动,但是我可以通过加入时空粒子让它的耐用性变得更强,似乎也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改善它的散热性能。”

        

“至于通讯模块,按照它的基本原理,应该是直接通过时空粒子的神奇特性与散列空间的网络进行连接。不过通讯模块内部的程序应该是写好的,贸然增加时空粒子可能会产生一些不太确定的影响。还是得想其他的途径去进行改变。”

        

“也许我可以尝试着。给这个模块加一个后门?原本的通讯是架设在散列空间上的,我能不能利用艾普西隆的通感知识,将时空粒子的通讯指向时空界,并在这些独特的通讯模块中构架一个类似于局域网的东西?”

        

“这样一来,通讯模块的通讯能力倒是没有明显的增强。但是加入后门之后,两个镣铐手环也可以在失去散列空间联系的情况下,仍旧保持最基本的通讯功能。”

        

“这个功能对于反抗军来说非常重要,毕竟以后真的打起仗来。手环可能会被监听,也有可能信号会被屏蔽,如果能有一个不依附于散列空间的手环,给反抗军士兵们使用,战场通讯问题就可以得到妥善的解决。”

        

“就按这个办法试一试!”

        

陈涉打定主意,决定以自己的方式尝试着改造这些芯片和通讯模块。

        

他开始大量的吸收时空粒子,因为这些时空粒子必须通过他的身体才能起作用。

        

只不过陈涉并没有将这些时空粒子直接用于自己的意识空间,而是将自己作为一个中转站,准备对这些芯片和通讯模块进行改造,开启自己的手搓之路!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