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H高H女/贱奴rou便器h

利郡龙满心欢喜的来到和麻三约定的地点后,过了十几分钟一辆劳斯莱斯缓缓的朝着这边驶来,看到车牌的利郡龙眼前一亮。

        

WF集团的2号车牌他还是认识的,作为唐文在魔都的代言人,周旭的车牌那可是众所周知的存在,想要拉关系的利郡龙早就查的一清二楚了。

        

看到站在路旁的利郡龙,麻三放下后排的玻璃询问道:“是利先生嘛?”

        

“是是是,是我您就是麻三先生吧,久仰久仰。”利郡龙可不敢在麻三面前太过于放肆,毕竟小鬼有时候才是最难搞的。

        

“恩,是我上车吧利先生。”麻三点点头没有多说。

        

利郡龙连声感谢之后,上车后小心翼翼的把准备好的一个盒子递给麻三道:“麻先生初次见面,不成敬意。”

        

“呵呵,客气了。”麻三笑了笑把盒子接过后放在了一边。

        

车子缓缓的朝着唐文的府邸驶去,等车子来到唐府的大门后,门口的安保看了一眼车牌后,麻三也非常懂事的让司机把所有窗户都打开。

        

“OK,放行。”安保看了看车里的人,对着后面举手示意,随后巨大的铁门才开始缓缓的打开。 

        

车内的利郡龙心中惊讶道:“这安保也不怎么样嘛。”

        

不过等他进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错的有多离谱,硕大的铁门打开之后里面几乎可以说是十步一哨,五步一岗。

        

等他们下车之后旁边的安保立马就上来检查车辆,利郡龙这才明白为什么第一道岗卡只是随便看一下而已,原来正主在这。

        

麻三看着有点楞的利郡龙笑着说道:“别紧张,正常的安保检查而已。”

        

“是是是。”利郡龙连忙点头。

        

经过安保对两人的扫描之后,带头的人拿起对讲机说道:“安全,可以放行。”

        

“OK,带他们进来。”JA拿着对讲机说道。

        

带头的安保转身对两人说道:“这边请。”两人点点头跟在了他的后面坐上电动的高尔夫车朝着别墅驶去。

        

这里之所以要采用高尔夫车,实在是因为唐文“闲的”无聊而已。

        

利郡龙跟着麻三来到大厅后彻底被震惊了,如果说香江那边的豪宅只能算“豪华”那这里的装修那就是只能用“奢华”来表示了。

        

花雨涵为了显示自己“女主人”的地位可是找家里人花了不少心思来布置这里,客厅里价值连城的古董,花瓶随处可见,最夸张的就是一个巨大的翡翠屏风。

        

利郡龙可是个识货的人,一样就看出放在大门中间的那个翡翠屏风可是用极品的帝王绿打造而成的,他估计就这个屏风那就价值几亿。

        

来到客厅的两人一样就看到抱着小狐狸,脚踩着大白傻乎乎的脑袋玩耍的唐文。利郡龙嘴角抽搐不已,如果他没看错的话唐文脚下那个傻乎乎的玩意是个北极熊。

        

不过最让他诧异的唐文怀里的那只小狐狸,这不是昨天在“拍卖”上被人用500万买走的那只嘛。

        

“难道昨天他去现场了?”利郡龙心中狐疑道,不过很快的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以为可能是唐文的朋友讨好他送的。

        

“唐少。”看到唐文之后,麻三媚笑着打了个招呼,旁边的利郡龙也连忙上前说道:“唐少,您好。”

        

“恩,来了?说吧找我有什么事。”唐文头也没回的点点头,算是和对方打了个招呼,手依然还在抚摸着小白狐狸的下巴。

        

小白似乎很享受唐文的手指抚摸下巴的感觉,眯着眼蹲在唐文的腿上不断的用它的小脑袋磨蹭着唐文。

        

“是这样的唐少,今天我不请自来,还是想请唐少您给我们一次机会。”利郡龙咽了口唾沫艰难的说道。

        

唐文颇有兴趣的转过头笑道:“嗯哼?什么机会?”

        

利郡龙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们利家想从唐少您的手上买一条航线。”

        

“买航线?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利家似乎不做运输的生意?”唐文笑了笑说。

        

利郡龙尴尬的笑了笑说:“唐少,我们现在正在转型,还请您行一个方便。”

        

“哪条航线。”唐文闭目养神的说道。

        

利郡龙连忙回答道:“都可以,唐少您说的算。”

        

“呵呵,你倒是很会说话,现在加大那边还有一条空闲的,不过这一切对我似乎没什么好处啊?”唐文笑了笑,路子给了现在就是谈条件的时候了。

        

利郡龙听唐文说给一个加大那边的航线,眼前一亮连忙保证道:“唐少您放心,我们利家的诚意非常十足。”

        

“嗯哈,那就带着你们的诚意来再说。”唐文点点头,算是给了逐客令。

        

利郡龙有些傻眼,心道:“这就完了?他准备的东西还没拿上来呢。”旁边的麻三用胳膊捅咕了一下对方。

        

利郡龙会意道:“好的唐少,我马上回去准备。”

        

等两人走后唐文笑了,利家现在的日子还真不好过了,都开始抢起运输行业的饭碗了,不过按照现在的行情来说,运输行业的确算个“肥差”。

        

按道理来说利家完全可以自己组建船队,但是没有血色军刀的“护航”再多的船队上去也都是送菜。

        

更别说现在欧洲那边的“码头”几乎都被唐文的“合作伙伴”给控制了,没办法现在每年欧洲运输的“水母延缓剂”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和其他的东西不一样,“水母延缓剂”可以说是必需品,其他的东西反而显得不是那么重要。

        

加上现在华夏制造业的飞黄腾达,现在的货柜和船那可以说是“一船难求”找人买?虽然表面看上去可以,但是实际上能“实现”的没几个。

        

许多索马里的人那可是在那虎视眈眈的看着,只要没有血色军刀的“护航”基本上就是去送菜的

        

这就是为什么利家的人想要从唐文这里买一条安全的航线,因为他们和一些财大气粗的人不同,此时的利家堵不起。

        

更别说在国外找一个“合作”的伙伴那可不是个容易的事情,没看到之前李家的人在英吉利被那个老太婆给坑成什么样了。

        

所以此时留给的利家的选择不多了。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