乖乖的怀孕h/妺妺的房间h

叶凡擦了半个小时地板才从叶家宅子出来。

        

出来的时候,林傲雪已经被人抬回了二房花园,孙流芳和七王他们也都消失不见。

        

叶凡正要坐进车子回家时,一辆黑色保姆车开了过来。

        

洛非花喝出一声:“给我上车!”

        

“花婶,不,大伯娘,找我啥事啊?”

        

叶凡笑着坐入了进去,挥手让几个保镖跟着。

        

洛非花没有回应,只是冷着脸让司机开车。

        

半个小时后,洛非花带着来到海边一间西餐厅。

        

她包下了最上面的一层。

        

两百平方米的大厅只剩下两个人。

        

“大伯娘,你究竟有什么事啊?”

叶凡坐在餐桌面前,一边拿起刀叉吃着牛排,一边好奇望着洛非花。

        

“你不是要去殡仪馆守灵吗?”

        

他搞不懂洛非花什么意思:“你怎么有空请我吃饭?”

        

“吃吃吃,你就知道吃。”

        

看到四周无人,洛非花就撕下端庄的面孔。

        

“王八蛋,你真是心狠手辣啊。”

        

“你唆使我给林傲雪发你和钟十八的照片,我还以为你只是把自己跟钟十八关系放在阳光下。”

        

“万万没有想到,你是借机废掉林傲雪啊。”

        

“小东西,一出手就废掉对方丹田,等于要了林傲雪的半条命。”

        

“她不仅会恨你,还会恨我这个发照片给她的人。”

        

“一旦被林家和你二伯母查出来,我怕是又会有一大堆麻烦。”

        

“要知道,林家和你二伯母也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很不好招惹。”

        

“我怎么就这么倒霉,跟你同一阵线后,就总是被你牵着鼻子走,天天被你坑。”

        

洛非花这一次不管走光不走光了,对着叶凡就是毫不客气踹了几脚。

        

“疼疼疼,别踹了,大伯娘,小心走光啊。”

        

叶凡一边躲避着,一边向洛非花喊着:“这也有损你端庄贤淑的形象啊。”

        

洛非花怒道:“谁叫你打废林傲雪丹田拖我下水?”

        

“我也不想废掉她啊。”

        

叶凡解释一声:

        

“可谁叫她一而再再而三敌对我呢?”

        

“你自己都看到了,她连续两次咬我,我的宽容大度,她当成软弱可欺。”

        

“她还咬定我绑架了叶小鹰。”

        

“我如不把她废掉,她将来一定会给我添堵,一旦有机会,一定会背后捅我刀子。”

        

“她看着我的眼神,你能看出来的,那是怨毒至极啊。”

        

“所以我才让你给她发照片,让我找到事不过三的下手机会。”

        

“事实也如我判断,林傲雪对我恨之入骨。”

        

“看到我和钟十八合影的照片都不问来源,不思虑算计,直接往我头上扣。”

        

叶凡耸耸肩膀:“这证明,废掉她是无比正确的选择。”

        

洛非花神情依然愤怒:“你废掉她就废掉她,拉我下水干什么?”

        

她现在都一堆事情,弟弟尸骨也未寒,叶凡还添堵,她怎能不生气?

        

“如果我真要坑大伯娘,当初我就不会救你了。”

        

叶凡抬头看着那张气势汹汹的脸:

        

“我也不会替你扼守会赶尸秘术一事。”

        

“你说,如是被老太太知道,你这个大儿媳妇并非平时看到的娇滴滴,而是擅长歪门邪道。”

        

他反问一声:“你在老太太心里的印象分要减多少?”

        

洛非花眼皮一跳,脸色一寒:“你怎么知道我会赶尸术?”

        

这一个秘密,只有屈指可数的人知道,连老太君、丈夫和儿子都不清楚。

        

叶凡一语道出,洛非花心里很是吃惊。

        

叶凡也没有对洛非花太多隐瞒:

        

“你那天从火海能够出来,用的就是死人开路。”

        

“为了掩饰秘密,你在出来后还把他们踹回火海毁尸灭迹。”

        

“别人看不透,我这个医武双绝的人却能一眼看穿。”

        

他玩味一笑:“我在大伯娘眼里没有秘密,大伯娘你在我这里同样是光溜溜的。”

        

“王八蛋,你连这些东西都懂。”

        

洛非花恢复了平静哼出一声:“看来我真是小瞧你了。”

        

“你不要想着杀我灭口了。”

        

叶凡又叉起一块牛肉:“我对大伯娘你真是没有恶意。”

        

“相反,我对你执掌洛家资源有巨大的好处。”

        

叶凡提醒一句:“而且咱们这几次合作的不是挺愉快的吗?”

        

“行,看你扼守我赶尸秘术一事份上,林傲雪的事情就先过去了。”

        

洛非花没有废话,直接拍出一支短枪在桌上,随后盯着叶凡冷冷开口:

        

“现在你老实回答我,你让我跟你演戏的目的,是不是针对叶小鹰?”

        

“再换句话说,叶小鹰的绑架是不是真的你干的?”

        

“你别想着忽悠我,我已经探听清楚了,你我演戏原本要见面的山林,就是叶小鹰失踪的地方。”

        

“这些日子,你鬼鬼祟祟设局,叶小鹰跟着失踪,打死我都不相信跟你无关。”

        

洛非花的眼里闪烁着一丝光芒,一旦叶小鹰被绑架跟叶凡有关,也就意味着叶凡跟钟十八在联手。

        

这能反向说明,洛无机他们的死,真跟叶凡这王八蛋有关。

        

那她就要跟叶凡死磕给弟弟报仇了:

        

“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解释,一个合理的解释!”

        

洛非花语气带着千年寒霜一样的冷冽。

        

“大伯娘,老实告诉你。”

        

叶凡面不改色:“我和你演戏就是针对叶小鹰,但他被钟十八绑架跟我无关。”

        

“我跟你玩那些花样,就是想要诱使心术不正的叶小鹰来拿捏我们。”

        

他轻声一句:“你想一想,站在叶小鹰的角度,如果他判定我们两个有一腿,他会怎么干?”

        

“当然是想方设法拿到苟且的证据。”

        

洛非花也是宫斗的老手了,闻言马上毫不犹豫回答:

        

“一旦拿到,不仅你我身败名裂,让大房和三房蒙羞,你和叶禁城也彻底失去上位的机会。”

        

“你和叶禁城做不成叶堂少主了,叶小鹰就会成为老太君的唯一人选。”

        

“如此一来,叶小鹰可谓兵不血刃就叶家和叶堂第一继承人。”

        

她呼吸多了一丝急促:“二房众人也能享受叶家全部资源甚至重返叶堂舞台。”

        

“没错,叶小鹰一定是这想法,也就一定会不惜代价拿到我们铁证。”

        

叶凡反问一声:“知道为什么我每次跟你演戏时要全程录像吗?”

        

洛非花的眼睛无形中亮了起来:

        

“这是我们自证清白的杀手锏。”

        

“一旦叶小鹰对老太君他们捅出我们苟且一事,我们可以借机把事情搞大让双方无法下台。”

        

“到时再拿出我们的录像,证明你只是出于好心给我按摩治疗伤势,老太太必会震怒叶小鹰。”

        

“老太太会觉得叶小鹰年纪轻轻算计自家人,还会觉得他泄露家丑让叶家丢脸。”

        

“以老太太刚愎自用的性格,必会压制二房给我们一个交待。”

        

她的语气多了一丝炽热:“如此一来,不仅叶小鹰会被废掉,整个二房资源也会被夺走。”

        

叶凡对着洛非花竖起了大拇指:

        

“非常正确。”

        

“叶小鹰废掉,我又不抢叶堂少主,剩下不就是叶禁城了?”

        

“从此叶堂少主再无变数。”

        

“大伯娘,你看看,我这样掏心掏肺对你好,还不惜冒着声誉破损跟你演戏,可谓最有诚意的盟友。”

        

“我又怎么可能联合钟十八杀洛无机呢?”

        

叶凡带着一丝委屈:“你刚才的话,让我说不出的寒心。”

        

“嗯,大伯娘错了,误解你一片好心了。”

        

洛非花神情缓和不少,还给叶凡倒了一杯酒,随后又想起什么:

        

“不对,你还是没有解释,跑去山林的叶小鹰怎会被钟十八绑架?”

        

她盯着叶凡追问一声:“钟十八怎么知道叶小鹰要去那里?”

        

“我也不知道啊……”

        

叶凡一脸茫然望着洛非花:

        

“我在山林安排了咱们两个替身,准备让叶小鹰录制视频掉入陷阱。”

        

“谁知道好戏还没开始,叶小鹰就被绑走了。”

        

“我寻思,应该是钟十八恰好躲在山林附近,毕竟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看到孤身一人的叶小鹰,就顺便绑了来对付你。”

        

“你不要忘记钟十八的要求,用你的命换叶小鹰的命。”

        

“大伯娘,你千万要小心二伯娘她们。”

        

他咳嗽一声:“一旦挖不出钟十八,很可能就拿你换人……”

        

洛非花的脸色冷了下来:“她敢?”

        

“世事难料,大伯娘还是早作准备。”

        

叶凡还轻声一句:“而且这对大伯娘也是一个契机……”

        

洛非花微微凑前轻启红唇:“什么契机?”

        

“找洛家要一批人手,一批严重阻碍你上位的人手。”

        

叶凡从怀里掏出一份钟十八给的洛家人名单:

        

“让这些人过来宝城保护你……”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