捣深酸哭h/薄荷奶糖1v2h

下意识地握紧手里的咖啡杯,许仁山尽量让自己保持成熟男人应有的镇定。

        

原则是什么,坚持是什么?

        

年龄根本不是问题,他实际的心理年龄和对方应该不相上下。

        

女大三,抱金砖;

        

女大十,住别墅。

        

入赘有啥关系,反正生两个娃,许家就有了香火。

        

实在是,富婆给的太多了。

        

他要是自己创业,赚到第一个千万还不知道猴年马月,而对方送的一套别墅就可能价值千万。

        

两台跑车暂且不说,就是20万每月的零花钱加上500万的年终红包,就有740万了。

        

奋斗,那是什么鬼?

        

“没问题。”

        

快速在心底说服了自己,许仁山喝了口咖啡之后,淡定地放下手中的咖啡杯,点头同意了对方给出的条件。

        

如此优渥的条件,他能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户口本有带吗?”

        

见对方答应地干脆,师玉璇继续问道。

        

“在酒店,本上只有我一个人。”

        

听到对方如此直接的问题,许仁山忍不住眉毛一挑,也是很利落地加了一句。

        

由于大学入学的时候需要转户籍,他的户口就单独罗列了出来,随时都可以去申领结婚证。

        

话说,这位出手豪阔的富婆,不对,应该是美女富豪的做事方式好果断,他喜欢。

        

“今天是周五,明后两天正好带你熟悉一下我家里的环境,下周一去领结婚证。”

        

点了点头,师玉璇对于这个回答很是满意,说了一下接下去两天的安排,顺便把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这里面有50万,除了第一个月的20万零花,剩余的你自己拿去买点衣服。密码,六个6。”

        

“你就这么放心我?不怕我拿了卡就跑?”

        

接过那金色的工行卡,许仁山有些好笑地反问道。

        

话说这美女富豪出手也真是大方,买个衣服就给了30万,让人有些敬佩。

        

“如果你只是因为这50万跑了,我也不吃亏。”

        

喝了一口咖啡,师玉璇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如果用50万看清楚一个人,她后面的损失将会大大减轻,很值得。

        

何况,停个卡只是一个电话的事。

        

“一顿饱和顿顿饱,我还是分得清的。”

        

将那张工行卡放入自己的皮夹,许仁山笑着确认了一句。

        

开玩笑,后面还有每年千万的零花,他可不会傻到为了50万跑路。

        

再者,他这50万又不能一口气取出来,对方打个电话就能停了卡。

        

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就成了吃软饭的小白脸?

        

幸福,貌似来得有点太突然。

        

“你的培训要结束没?”

        

感觉到对方话里的幽默感,师玉璇脸上的笑意柔和了几分,问起对方的行程。

        

“明天中午结束。”

        

“那我明天十一点半去酒店门口接你,一起吃个午饭。”

        

“好。”

        

“我还有点事,要先走了。有问题的话,记得打我电话。”

        

看了下手上的百达翡丽手表,师玉璇适时结束了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总体而言,她对这个入赘对象还算满意。

        

至于以后生几个孩子的问题,等两人接触过之后,再去考虑。

        

面前最大的问题,是去解决家族财产的继承优先权,其余的都可以往后靠。

        

“好的。”

        

跟着对方走下楼,许仁山发现对方的身高至少有172,想必那黑色长裙下的大长腿绝对不会比他的那个大学女同学媒人来得差。

        

细腰汹涌大长腿,简直就是人间极品。

        

“需要我送你回去吗?”

        

坐上一辆银色的法拉利跑车,师玉璇放下车窗,问了下站在路边的男人,开车的坐姿让她上围的突出越发明显,差点遮住了方向盘上的车标。

        

“不用,我在这附近逛逛,顺便买几身衣服。”

        

强忍住去摸方向盘的冲动,许仁山婉拒了这个诱人的提议。

        

他需要一个人静静,捋一捋刚才冲动之下答应的协议。

        

刚才,他答应得太草率了点,简直有损重生人士的逼格。

        

“好,那就明天见。”

        

“明天见。”

        

看着法拉利跑车飞驰而去,许仁山看着夜幕下的街道,突然觉得有些索然无味。

        

莫名其妙地当了个年薪近千万的小白脸,一下子没有了生活的压力,他都不知道接下去该干点什么。

        

通过面试当公务人员,肯定是不可能的。

        

前世在社会上拼搏多年的他,上班时间来去自由,绝对适应不了那朝九晚五的生活。

        

更何况,他现在马上就是有美女富豪当老婆的人,怎么也不适合在单位上班。

        

万一领导的女儿也突然看上他,那岂不是麻烦。

        

再者,他必须被面试刷下来,不然先前交给中图的29000元费用就退不回来了。

        

即便他现在月收入20万,那蚊子肉再小也是肉。

        

原本还想花点钱买身装备,好勉强搭得上美女富豪的品味,结果许仁山逛了一下商场,发现品牌都不咋的。

        

“算了,还是明后天去杭城看看。”

        

叹了口气,准备离开商场的许仁山有一种没地方花钱的无奈。

        

“滋滋滋……”

        

手机振动响起,许仁山拿起来一看,发现是那个长腿女同学的电话,随即接了起来:“喂,妃子,什么事?”

        

“……”

        

突然听到这个奇怪的昵称,刚吃完晚餐坐在别墅一楼客厅沙发上啃苹果的李彦妃愣了一下,继而脸色微微一红。

        

“喂,喂。”

        

对面没有声音,许仁山还以为电话坏了,连续喊了两声。

        

这手机,是不是得先换一下。

        

“听到啦,喊那么响干什么。对了,小仙儿,你今天晚上相亲得怎么样?”

        

回过神来的李彦妃,羞恼地怼了一句,继而关心地问道。

        

在她看来,隔壁邻居师姐姐肯定不是这个书呆子的菜。

        

毕竟,大学时候有个身材更突出的女同学邀请对方吃饭,都被许木头明晃晃地拒绝了。

        

加上她这个天然美少女的明示暗示,对方都不为所动,明显就是个情窦未开、情商为零的书呆子。

        

“这个事,还真得谢谢你,回头我请你吃饭。”

        

听到这女同学问起相亲的事,许仁山感激地说了一句。

        

没有对方的牵线搭桥,他也不会这么快地实现低端的财务自由。

        

话说他前世怎么就没答应呢,错过了这么好的机会。

        

不过,以他前世刚毕业时候的情商,即便去相亲,估摸着也不会轻易妥协。

        

男人,只有经历过社会的洗礼,理解了生活的残酷,才会对富婆产生那种如归宿般的期待。

        

年少不知富婆好,错把少女当成宝。

        

年少不知软饭香,错把青春插错秧。

        

“什么意思?”

        

有些无法理解对方话里的意思,原本准备迎接对方吐槽的李彦妃放下手中的苹果,惊愕地问道。

        

“没什么意思,过两天得空了,我请你吃饭。对了,我还有点事,待会聊。”

        

看到前方的手机店在搞促销活动,许仁山想到自己手中的诺基亚神机,决定去看看,随便说了两句就挂断电话。

        

大家又不搞暧昧,有什么好聊的。

        

“什么啊?!!!”

        

听着手机里传来挂断的忙音,有些摸不着头脑的李彦妃气呼呼地把苹果4手机扔到一旁。

        

许木头这是相亲成功了?

        

继续啃了一口苹果,李彦妃回味着先前简短的对话,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

        

不可能,不可能,许木头那个书呆子怎么可能会答应入赘。

        

虽说师姐姐长得还算漂亮,但是比起年轻貌美、青春靓丽的她来说,是个正常男人都知道怎么选择。

        

可是,他要请我吃饭是什么意思?

        

难道,许木头开窍了,准备主动追求她?

        

哦呵呵呵呵,这个可能还是很大的。

        

不过,保险起见,还是给师姐姐打个电话吧。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