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白浊h粗喘/欲乱好爽舒服

      

苏妃在心里用最恶毒的话诅咒怒骂秦贤妃。

        

待到了正午,李昊李昌兄弟两个一同来怡华宫陪苏妃用膳。

        

一见苏妃,李昊顿时拧起眉头:“升了妃位,是件大喜事。母妃怎么又抹眼泪了?”

        

苏妃双目微红,一看就是哭过的模样。

        

苏妃伸手扯住李昊的衣袖,哽咽着诉苦:“阿昊,我熬了这么多年,总算熬到升了妃位。我自己好些差些,有什么要紧。我这么在意还不是怕你们兄弟两个被人瞧不起。”

        

“这后宫里,没一个心肠好的。秦妃见我升了妃位,立刻就去求太后,太后一张口,皇上就让她做了贤妃。摆明了还是要压我一头。”

        

“明日宫中设宴庆贺,有秦贤妃在前,我这个苏妃还有什么脸面。”

        

眼中的水光,很快化为泪水滚落。

        

李昊目光一闪,声音也沉了一沉:“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办法。母妃别钻牛角尖,往好处想一想。不管如何,母妃升了妃位,是一桩好事。”

        

李昌也凑过来,低声说道:“三哥说的对。以后,我也能堂堂正正地叫一声母妃了。”

        

苏妃哭道:“你们哪里知道我心里的苦。这些年,她们一个个地瞧不上我,嘲讽奚落是常有的事,根本见不得我好。我也盼着能挺直了腰杆,扬眉吐气一回。秦妃偏偏和我作对,就是要踩我一脚……”

        

苏妃这一哭,没半个时辰是停不下来的。

        

李昊很有经验,冲李昌使了个眼色。

        

李昌点了点头,吩咐所有伺候的宫人都退下,又将门关上。让苏妃哭个痛快。

        

苏妃攥着李昊的胳膊,断断续续地哭道:“阿昊,我和阿昌,以后就都靠你了。你下个月就要大婚,等孟氏过了门,你一定要好好待她。将孟家拉拢过来。只要广平侯肯全力相助,日后……”

        

“母妃!”李昊张口打断苏妃:“慎言!”

        

有些事,心里可以想一想,却不能说出口。

        

苏妃用袖子擦了眼泪,轻声说道:“总之,你心里明白就好。这宫里,没人盼着你好。只有我们母子三个,才是至亲骨肉。”

        

“你父皇也疼你,可你父皇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他最疼的是你大哥。你二哥是嫡子,地位远胜过你。”

        

“你想出人头地,指望你父皇是不成的。”

        

李昊目光复杂,半晌才道:“母妃什么都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顿了顿又道:“明日宫宴,母妃心里不畅快,也要忍一忍,别露出行迹。”

        

苏妃红着眼道:“放心吧!这么多年的委屈,我都熬过来了,这点羞辱算不得什么。”

        

……

        

陆明玉很快知道了此事,不由得扯起嘴角。

        

苏妃出身卑贱,在后宫中地位低下,人人都要踩她一脚才痛快。前脚广平侯进宫面圣,后脚秦贤妃就迫不及待地要打她的脸。

        

明日宫宴,想来还有一番热闹。

        

“明日宫中设宴,我和你一起进宫。”温热的身体靠了过来,舒展手臂,将她揽入怀中。

        

成亲半个月,每日黏在一起,对彼此的身体也迅速熟悉起来。

        

陆明玉很自然地放松身体,依偎进李景的怀中:“明日不用上朝吗?”

        

李景笑着嗯了一声:“秦贤妃和苏妃一同升位,也是后宫喜事。父皇休朝一日,一并赴宴。”

        

如果只为了苏妃设宴,永嘉帝未必会去。现在再多一个秦贤妃,永嘉帝怎么也得列席了。

        

“好,我们明天早点起。”陆明玉略一转头,看向李景。

        

如花娇颜,近在咫尺。

        

李景心头一热,手下略一用力,头探了过去,吻住她的唇。

        

年轻火热的身体,一碰触便如闪电惊雷。

        

第二天,一睁眼,天早已亮了。

        

还想着早点起,哪里早得了。

        

李景装模作样地揉了揉自己的腰:“待会儿吩咐厨房,熬些滋补元气的补汤。今晚回来,我得好好喝上一大碗。”

        

呸!

        

不要脸!

        

陆明玉笑着啐他一口,瞪他一眼:“今晚你去睡书房。”

        

李景低低笑了起来。那张俊美如天人的脸孔,泛着慵懒满足。年轻体力好,荒唐了大半夜,眼下也没见青影。

        

而陆明玉,脸庞光洁得似在放光,红唇娇艳得似能滴出水。柔软的红色被褥遮掩了身体,只露出脖子和一小截白嫩的皮肤……

        

李景的眼眸闪出了幽暗的光。

        

陆明玉好气又好笑,踹了李景一脚:“快些洗漱穿衣,不然进宫可真得迟了。”

        

李景不怎么情愿地收回目光,先下了床榻。

        

他自小养尊处优,到了八岁就做了皇子,身边从来不缺伺候的人。他往日也习惯了让小圆贴身伺候。

        

不过,成亲之后,这个习惯就改了。

        

小圆只算半个男人。就是这样,他也不乐意让小圆进寝室,不愿让任何人窥见陆明玉躺在床榻上的风情。

        

李景背对着床榻穿衣。

        

陆明玉的目光很自然地掠了过去。结实光裸的后背,微微翘起的臀部,笔直修长的双腿,用秀色可餐来形容绝不为过……

        

李景似心有灵犀,忽然回头,捕捉到了陆明玉来不及收回的目光。

        

陆明玉:“……”

        

李景闷声笑了起来,俊脸看着可恶又欠抽:“要不然,就再迟一些进宫?”

        

回应他的,是飞过来的一个枕头。

        

……

        

此次宫宴,依旧设在椒房殿里。

        

平日,赵太后几乎从不来椒房殿。不知秦贤妃怎么说动的赵太后,今日竟早早就来了。

        

赵太后一来,乔皇后自是要让出上首的位置。

        

秦贤妃笑吟吟地扶着赵太后坐在上首。赵太后顺手拉着秦贤妃,想让她坐在自己身侧。

        

乔皇后淡淡瞥了一眼过去。

        

孟贵妃淡淡瞥了一眼过去。

        

秦贤妃立刻果断地推辞,乖乖让过乔皇后孟贵妃,坐在了下首。至于苏妃,当然只能再往下排。

        

位分虽然变了,后宫众人排序,依然没变。

        

慧安公主和吴驸马早早进了宫,大皇子夫妇一同来了,一众皇子公主也都来了。就连永嘉帝都到了。

        

唯有李景和陆明玉,迟迟没露面。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