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女荡乳txt_失禁喷水h

    

“墨老儿,这便是你为自己选择的葬身之地么?”

        

脚下是一片连绵起伏的山脉,光秃秃的山间树木和并不如何流动的泉水,昭示着此时的季节正值寒冬,冰螭圣人从高空中极目远眺,可以看见数万丈外,是一片辽阔的平原。

        

“是谁的葬身之地,那可说不准!”厉天帝冷笑一声,狠狠怼了回去。

        

“你们家那个厉害女娃呢?”闻道圣人环目四顾,发现“暗神殿”圣女风晴雨并未追来,忍不住好奇道,“如今咱们这边有四个人,你们却只有三个,未免胜之不武。”

        

“闻道兄难道没发现。”七星圣人的面容依旧模糊,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你们这一边还有两位圣人,也没有出现么?”

        

由于南宫灵的刻意隐瞒,柳柒柒晋阶圣人的事情还并未被世人所知晓,七星圣人口中的“两位圣人”,正是与风晴雨同一天晋阶的林芝韵和黎冰。

        

闻道圣人脸色一变,心中莫名涌起一种不祥的感觉。

        

“你我这个级别的战斗,已经不是灵尊能够插手的了。”

        

凌霄圣人心思细腻,已经注意到下方追来的众多“暗神殿”和“七星阁”灵尊,“又何必让他们来送死?”

        

这些追来的灵尊强者之中,竟然包含了仅剩的十余位暗灵鬼侍,以及二十多名来自异人谷的高手。

        

这般将正面战场的力量抽调近半,却只是为了跑来打个酱油,显然极不合理。

        

“凌霄老弟此言差矣。”墨迪笙正色道,“须知人人平等,又岂能只因为旁人修为不如你,便小瞧了他们?”

        

看他一本正经地甩出“人人平等”四个字,哪里像是那个为了提升“暗神殿”实力,肆意拿普通人来做各种残忍实验的心狠手辣之人?

        

“认识了这么多年。”凌霄圣人冷笑一声道,“从前怎么没发现,你居然还挺有幽默感?”

        

“墨某是不是在开玩笑。”墨迪笙缓缓摇了摇头,“你很快就会知道了。”

        

就在两人交谈之际,七星圣人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网球大小的黑色圆球。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都是一颗朴实无华,材质不明的普通圆球。

        

这是……

        

然而,看见圆球的一刹那,钟文脸色却猛地一变,心头涌起惊涛骇浪。

        

“不好,是陷阱!”

        

回忆起在上古七大超级门派之一,最最精通卜算推演和阵法之道的“六壬殿”中曾经读到过的一本古籍,他再无迟疑,对着闻道圣人大声警醒道,“快撤!”

        

然而,就在他话刚出口之际,七星圣人已经捏碎了手中拿的黑色圆球。

        

他的这个动作,并没有引起什么天地异象,也没有任何惊艳眼球的声影效果。

        

就这?

        

凌霄圣人和冰螭圣人面面相觑,对于七星圣人莫名其妙的举动,颇有些不解。

        

下一刻,三位圣人却齐齐变了脸色。

        

紧接着,包括钟文在内,在场的七位圣级强者,竟然同时从空中跌落下去。

        

身为当世最顶尖的修炼者,几乎等同于神灵一般的存在,诸位圣人居然无法运转灵力和大道,连凌空飞行的能力都不知为何消失无踪。

        

六大圣人飞得极高,骤然失去浮空能力,下坠之势自然极其猛烈,闻道、凌霄和冰螭三位圣人尽管极力调整体态,却还是“砰砰砰”摔得颇为狼狈。

        

反观墨迪笙等人却似早有所料,竟然纷纷从怀中掏出一种类似于“伞”的器具举在头顶,十分从容地缓缓飘落,姿态甚至有些潇洒。

        

仅就下落动作而言,两边已是高下立判,不可同日而语。

        

原来如此!

        

尾随而来的南宫灵眸中闪过一丝恍然之色,瞬间理解了为何敌方灵尊之所以全部低空飞行,竟是为了防止在失去灵力之后,摔得太重导致自身受伤。

        

她早就提防了一手,赶来的过程中也如敌方一般,飞得并不高,兼之反应迅捷,在空中一个灵巧翻身,优雅而从容地降落在地,随即挪动玉足,“嗖”地将身形隐匿在山地之间,很快便不知所踪。

        

“啊!!!”

        

冉素娟只顾着追赶鬼魈,哪里料到异变突生,才刚掌握的飞行能力竟会突然消失,不禁花容失色,尖叫一声,如同折翼的天使,从高空中直接倒栽下去。

        

满以为要摔得粉身碎骨,一道人影忽然自下方蹿了出来,双臂舒展,将她柔软的娇躯牢牢抱住,随即在半空中扭转身体,用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砰”地一声稳稳落在地上,直激得砂石四溅,尘烟弥漫。

        

“蠢女人,你跟着我作甚?”

        

耳旁传来了一个沙哑的嗓音,冉素娟惊魂未定地抬头望去,映入眼帘的,是鬼魈微微泛红的双眼,以及有些狰狞的脸庞。

        

“我、我担心你做傻事,所以……”

        

意识到自己被鬼魈横抱在怀中,冉素娟顿时脸蛋发烫,双颊生晕,眼神游移,不敢看他,嘴里小声嗫嚅道。

        

“管好你自己!”

        

鬼魈的态度似乎比平日里更为冰冷和疏离,“我的事情,与你无关!”

        

“你毕竟救过我。”冉素娟的嗓音忽然响亮了几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去送死!”

        

“谁说我是去送死?”鬼魈怒道。

        

“你生性莽撞,做事全凭一腔热血,从来不考虑后果。”冉素娟美眸直视着他眼睛,怡然不惧地反驳道,“就像现在这样,愣头愣脑地想要插手圣人之战,若是没人看着,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你送的!”

        

“不是说了么?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鬼魈猛地抬起右手,恶狠狠地说道,“若是再纠缠不休,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

        

“你动手啊!”冉素娟的脾气也上来了,竟是毫不退让,反而闭上双眸,摆出一副无所谓生死的模样,“打死了我,自然没人管你了!”

        

“你……”鬼魈没料到她居然这般头铁,一时气极语塞,紧紧凝视着怀中女子娇艳动人的脸蛋,右手悬在半空,过了好半晌,却愣是下不去手。

        

过了片刻不见动静,冉素娟缓缓睁开美眸,两人的视线对在一起,四周一片寂静,谁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敌人不少,跟紧点,莫要走散了!”许久之后,鬼魈终于缓缓放下右手,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一边将她放下,用尽可能冰冷的声音说道:“否则以你这点垃圾实力,绝对活不过一刻时间。”

        

说罢,他猛地转身,沿着山路大步而行。

        

冉素娟点了点头,并不说话,只是静静地跟了上去。

        

若是凑近细看,却能够发现她那吹弹可破的柔嫩脸蛋,似乎比适才要更红一些,好似一个熟透的苹果,愈发香甜诱人。

        

……

        

不知道多久没有这样狼狈了?

        

闻道圣人颤颤巍巍地爬起身来,挥手掸去了身上的泥土和树枝,灰头土脸的模样,说不出的狼狈,哪里有半分圣地之主的尊贵姿态?

        

四周静悄悄的不见人影,他镇定心神,闭上双目,仔细感知起体内的状况。

        

连神识都无法使用?

        

过得片刻,闻道圣人缓缓睁眼,眸中闪过一丝讶异之色。

        

他发现向来引以为傲的浑厚灵力和玄奥大道,居然都如同石沉大海,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圣人级别的强大神识也无法释放。

        

这种感觉,就仿佛一个2.0视力的射击冠突然失明,令他极度不适,却又无可奈何。

        

此时的他与普通人之间唯一的区别,便是拥有着圣人级别的强悍肉身。

        

须得尽快与其他人汇合!

        

意识到已经落入陷阱,他果断加快步伐,径直朝着前方走去。

        

才刚拐过一个山脚,两道黑色身影忽然浮现在眼前。

        

黑色兜帽,黑色长袍,金属面具,以及手中闪耀着寒光的长刀。

        

正是墨迪笙耗费无数心力,精心培育出来的暗灵鬼侍。

        

陡然相遇,两个暗灵鬼侍却丝毫不觉意外,竟是果断挥刀砍来,以灵尊之躯,主动向圣人强者发起了挑战。

        

当真是不自量力!

        

闻道圣人脑中浮现出这样一个念头,本能地想要释放出圣人之域。

        

然而,体内灵力空空如也,莫说圣人之域,便是灵屁都没能放出来一个。

        

原来如此!

        

望着迎面砍来的两柄大刀,闻道圣人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了墨迪笙为何会安排这许多灵尊介入。

        

在这无法使用灵力的环境之下,圣人与灵尊之间的差距被无限缩小。

        

圣人之下,再也不是蝼蚁!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