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色妇的荡欲/乡村小医神

     

纳什等人手脚颤抖。

        

那是来自灵魂的压迫。

        

此刻的古天神和之前的他完全不是一个层次。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可怕。

        

纳什等人感觉,他们随时都要被这股恐怖至极的气息压成肉泥。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影出现了。

        

凯西来了,半夜她发现金肆不在身边。

        

然后就看到一道尾兽玉从地下射到空中。

        

紧接着她就感觉到短笛的气息。

        

她立刻就顺着金肆的尾兽玉射出来的窟窿找下来了。

        

“妈妈……”短笛叫道。 

        

金肆一看凯西出现。

        

在瞬间出现在古天神的面前。

        

“现在的你……”古天神刚想发表一番自己很吊,你现在拿我没辙的感言。

        

金肆根本就不给他发言的机会。

        

抓着古天神的脖子,直接拧下了他的脑袋。

        

这一套动作下来行云流水。

        

完全不给古天神反抗的机会。

        

甚至他连本该属于自己的台词都没说完。

        

就只剩下脑袋了。

        

纳什等人愣住了。

        

短笛也愣住了。

        

凯西也愣住了。

        

开什么玩笑呢?那么恐怖的古天神,说没就没了?

        

这样的结局是不是太虎头蛇尾了?

        

“短笛,你怎么样了?我来救你了……”

        

金肆连忙抽出短笛身上的金属管。

        

一把掺扶住虚脱的短笛。

        

“短笛,你不要吓我啊,短笛……你千万不要有事……”

        

纳什等人都无语了。

        

前一刻你还对短笛的生死爱答不理。

        

这时候怎么这德行。

        

这戏也太假了吧。

        

也就凯西不知道前因后果。

        

短笛虽然虚弱,不过真没到处不了声的地步。

        

可是金肆能让他出声吗?

        

一只手拽着短笛的后颈,看起来像是掺扶短笛,实际上就是在控制他。

        

“妈妈……”短笛伸出手,艰难的发出声音。

        

他想向凯西求救。

        

金肆一脸伤心的抬起头:“凯西,短笛已经不行了……他现在很痛苦……要不……”

        

短笛张了张嘴,再难发出声音。

        

马蛋,你不要这样啊……

        

凯西虽然对具体的过程不清楚。

        

不过金肆捏着短笛的手还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你给我松手。”

        

金肆一脸尴尬的松开手,同时用眼神给短笛送去父爱的关怀。

        

你敢多说一句话,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短笛是真不敢。

        

虽然凯西能克制金肆。

        

可是她总不能保护自己一辈子吧。

        

再说了,金肆坏也不是第一天坏。

        

就算自己告状了,顶多就是金肆被凯西训一顿。

        

结果回头自己还不是要被金肆训一顿。

        

怎么看都是亏本的买卖。

        

今晚留的血已经够多了。

        

短笛想息事宁人。

        

金肆回过头,瞪了眼纳什等人。

        

不想死就管好自己的嘴巴。

        

不然的话,你们会死的很难看。

        

“短笛,你怎么样了?”

        

“妈妈,我没事了。”短笛牵强的笑了笑。

        

“你爸爸有欺负你吗?”

        

“没有,爸爸救了我。”

        

纳什等人大概是搞清楚这一家的家庭状况了。

        

“刚才那个家伙是什么人?”凯西又问道。

        

“好像是某一任天神,他在这里设置了陷阱引诱短笛上钩,看来短笛还是太年轻了,轻易就上钩了。”金肆鄙夷的看了眼短笛。

        

短笛无话可说,事实确实是他上当了。

        

就是金肆的话深深的刺激到他了。

        

“亲爱的,我觉得我有必要对短笛进行特训,作为一个天神,居然这么弱,这可不行。”

        

凯西还真的有点意动。

        

她也觉得短笛三天两头被人揍,真不是个事。

        

好歹也是个天神,已经算是事业有成。

        

可是你这天神动不动就要你爹妈给你撑场面。

        

“短笛……”

        

“妈妈,我的实力够用了,而且我需要拯救世界。”

        

“可是……”

        

“妈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可是拯救世界是最重要的,毕竟是爸爸导致的末日危机。”

        

“你在怪我?”金肆又开始摩拳擦掌。

        

纳什等人感觉,此刻就是一场家庭伦理剧。

        

而这对父子也是奇葩。

        

父亲毁灭世界,儿子拯救世界。

        

“拯救世界很重要,可是如果有一天你又遇到危险,而你爸爸恰好不在呢?”苦口婆心的劝说道。

        

短笛有句话没敢说,金肆才是自己最大的威胁。

        

“妈妈,这个世界上除了爸爸之外,已经没有人是我的对手了。”短笛说道。

        

“那可不一定。”金肆立刻反驳道。

        

短笛看了眼金肆:“爸爸,我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比你多。”

        

“那我只能说,你对这个世界的认知太浅薄了。”金肆嘲讽的说道:“就比如说这几个,他们也能打败你。”

        

“爸爸……你这是有多看不起我?哪怕是我现在非常虚弱,我也能解决他们。”

        

纳什等人冷汗直冒,怎么就扯到我们身上来了?

        

就不能相忘江湖吗?

        

“只要你不插手。”短笛又补充了一句。

        

如果金肆暗中出手干预,短笛也没办法。

        

别说他现在硬不起来,就算能硬的时候,他也拿金肆的黑手没辙。

        

“一年,我们就以一年为限,怎么样?一年之内,我就把他们培养成超过你的强者。”

        

短笛眯起眼睛,略微有些犹豫。

        

目光不断的在纳什等人的身上转。

        

“怎么,堂堂天神,也会惧怕几个凡人吗?”

        

短笛年轻气盛,最经不起言语相激。

        

而且,他觉得如果再给自己一年的修炼时间。

        

别说是这几个人了,就算是金肆,自己也超越给他看。

        

“爸爸,这可是你说的,一年!在这一年的时间,你不能再生事端。”

        

“那如果一年后,你输给他们了呢?”

        

“不可能输的。”短笛还是不信。

        

“我是说如果,凡事总有个意外,未来的事谁敢保证。”

        

“如果我真的输了,那我就听从妈妈的安排。”短笛可不敢说听从金肆的安排。

        

至少,自己的妈妈不会害自己。

        

“好,一年后再见。”

        

短笛匆匆的逃离了古代遗迹。

        

金肆看着是个浑身僵硬的念力师。

        

“刚才我和我儿子的赌约你们都听到了吧?”

        

“……”

        

“看来是都听到了,我也不强迫你们,愿意帮我这个忙的可以留下,不愿意的现在就可以走了,我绝对不会趁着你们转身的时候偷袭你们。”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