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潮限h站着1v1_丫鬟娇喘浪吟

        

董明不知道的是,沈良平的倒台,确实与方冷秋的那篇文章有关,只不过,哪怕方冷秋和她的导师赵彩云,同样不知道其中内情!

        

文章虽出自方冷秋之手,却非她的本意,而是来自导师的授意,同时,导师让方冷秋撰写这么一篇文章,也非是公心。

        

这种捉人痛脚的事情,会严重得罪人的,发这种文章的人绝对不多,当然,如果事实清楚、证据详实,写了也就写了,别人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赵彩云肯定不愿意发这样的东西,怎奈,她有一位关系非常要好的老同学,就职于外省某科研单位,前阵子,老同学向她报怨,一个挺好的晋级职称的机会,被另一位副教授,用无耻的手段夺走了!

        

手段是不是真正无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老同学要求赵彩云替她出气!

        

老同学手里有那位教授学术论文造假的证据,且自己不方便出手,希望赵彩云发篇文章。

        

赵彩云没办法拒绝老同学,只能硬着头皮接手,考虑到文章不应该单独描述一件案例,否则针对性就太强了,索性又添了一份,将两份案例丢给方冷秋,嘱咐再增加一些内容,于是,沈良平的“事迹”得以混入文章!

        

愿意刊载此类文章的期刊同样很少,期刊也怕得罪人,为了达成老同学的意愿,赵彩云甚至搬出了行业大拿李行舟,我有一篇文章,帮个忙给发了吧!

        

李行舟不好拒绝赵彩云,只得联系了一家关系较好的期刊,而期刊主编虽不情愿,也只得捏着鼻子将文章排入了发刊序列。

        

主编同意发刊纯粹是看李行舟的面子,却没有真正发表的意思,哪怕文章进入发刊序列,他也有办法再想让文章下刊,没办法,文中提到的一位,也是位不能轻易得罪的主儿。

        

发刊通知寄出没有多久,主编反手联系到了那位不能得罪的家伙,开门见山,你看,我这里有一篇李行舟的文章,还有几个月就要发表了,文中提到了以前你的一篇学术论文!

        

那个家伙一听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那篇文章……,唉,当初就是为了节省那么一点经费,才编造了几个数据……,他明白期刊是卖自己人情,道谢后,赶忙运作此事。

        

他的关系确实厉害,很快,便与李行舟对上了话,那个啥,我对李教授在蛋白表达领域的工作很感兴趣,不如,我们搞一个科研协作吧?

        

所谓科研协作那只是个名头,其实就是赤果果的利益输送。

        

李行舟本不愿意发这么一篇文章,现在,实惠来了,他对赵彩云也有了交待,于是,略略矜持一下便表态了,我这边没有问题,但是,杂志社那边不好做工作啊!

        

只要老李你这边没意见,杂志社那边的工作由我来做,那位不能不大包大揽,这篇文章是他的死穴!

        

虽然他与杂志社关系很好,也必须做出一些表示,搞定了关键人物李行舟才是重点。

        

主编满意了,决定将文章下刊,但是,他的目光却落在了余下三个名字上面,那三个名字,在主编的眼中,都是财富啊,没错,他还要再收些利息。

        

对于余下三位,主编就不是那么温柔了,对不起,咱没那个交情,如果还是如原来那般温吞吞地处理,由着几人慢慢折腾,万一他们知道了文章已经下刊,这个办法就不灵了。

        

想赚这个钱,是有时效性的!

        

主编直接将事情通知了三人的学校,唔,收到了一篇文章,让我们杂志社很为难啊!

        

屁的为难,不就是想要点钱嘛,接到通知的三所学校哪里不清楚杂志社的猫腻,然而,任何学校遇到这种问题,都必须咬着牙认了,这个盖子必须捂下来,一旦曝光,学术造假者固然丢人,难道学校就不丢人吗?

        

只不过,由于信息不对等,学校并不知道,李行舟的那篇文章,已经下刊!

        

时间不长,学校的心意,通过各种渠道或方式,送到了杂志社,接下来,就是学校根据情况处理相关责任人。

        

受其影响最轻的,居然是得罪赵彩云老同学那位教授,他手里钱多,并且与学校主要领导关系很好,直接找了一家横向合作企业,到杂志社打了一个小广告,事情便告揭过。

        

最倒霉的却是沈良平,事实上,他与大校长的关系也极好,找钱同样没问题,然而,结果并不相同。

        

康宁师范与其他院校不同,在省教委的密切关注之下,正处在升级改造的关键阶段,在这种形势下,任何纰漏都不允许出现,更何况涉及副校长学术抄袭的丑闻,学校不敢冒险!

        

于是,低调处理了,让沈良平自行辞去了副校长职务,假如丑闻仍然败露,起码不至于那么引人注目,至于他的副教授职称,也只能保留下来,职称问题更是不能触碰的敏感地带!

        

想那失去副校长光环的沈良平,哪怕还有副教授职称,又能做些什么?要知道,他从事了一辈子的政工工作,根本不具备授课与科研能力,也许用不了多久,会逐渐被学校边缘化。

        

一篇原本应该发表于三月份的文章,因为下刊,居然提前引爆能量,炸掉了康宁师范的沈良平!

        

董明立即联系了汤老师,却没有想到,汤老师同样得到了消息,然而,她却没有表现出应有的兴奋,反而严厉叮嘱董明,不管什么原因,既然沈良平已经倒台,不要随意传播他的学术丑闻,不能让康宁师范伦为笑柄!

        

听到这里,他的心里才有些醒悟,是啊,以前只是想到了沈良平的可恶,却没有考虑到这件事情对学校的影响,那么,自己的做法是不是有些莽撞?

        

是自己冲动了!董明叹息一声,他与汤老师都出身康宁师范,不应该抹黑学校啊,可是……,有关沈良平的丑闻,理工学院的岳彬与方冷秋是知情的,但愿他们不要乱传吧!

        

与汤老师通过话后,董明心中的欣喜也消失殆尽,甚至神色有些恍惚,混混沌沌歇过中午,便继续投入下午的训练。

        

国青二队每天的训练分三段,上午的力量训练、下午的综合步法训练和晚上的技术训练,严格意义上来说,还应该包括早上长跑训练。

        

只不过,因为训练强度太大,仍像董明这般坚持万米晨跑的球员,已经为数不多,或许有点不服输的劲头,在晨跑时吴修为居然与董明保持了一致。

        

上午的力量训练,可以说是一天内最难熬的阶段,力量训练不追求速度,但从名字就可以看出,这项训练,永远不会缺少力量二字。

        

看似不甚剧烈的力量训练,因为足够恒久,对球员体能的消耗简直难以言述,因此,经历了力量训练场的磨难,下午的综合步法训练,其艰难程度呈几何级数递增。

        

现在综合步法训练,已经由新来的宗平教练负责,训练方式也与卫教练大同小异,唯一感受到的区别,就是宗教练更加在意训练的小节,无论球员出现了任何失误,他会立即指出。

        

“安晏,连续跳球筒项目,讲究的是速度、节奏和身体的平衡,你每一次都跳得那么高,就忽视了训练的初衷,想显摆弹跳力吗?重新再来一遍!”

        

“马小雅,为什么十组连跳,每到最后一组就会失去平衡,你的身体控制力呢,去哪儿了?”

        

“那永春,你绕球跑的节奏确实控制得不错,但不要只注重追求速度,也要懂得节省体能,只知道傻用力,到了比赛的时候,体能还会够用吗?”

        

……

        

宗平教练,几乎用最短的时间熟悉了每一位球员,可是他的严厉程度,也达到了吹毛求疵的级别,起码,董明是这么理解的。

        

在宗教练的严格要求之下,每位球员都必须小心谨慎,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怠慢。

        

可是,在经历了上午大量消耗的球员们,面对下午高强度的训练,纵然全力以赴,也有些力不从心,出现失误是常有之事,因此,宗教练的呵斥之声不绝于耳。

        

忽然,只听得“嗵”的一声,却见一位女球员,在网前至斜线头顶区的跑动训练中,于底线处摔倒。

        

摔倒女生名叫陈青,哏儿都人,她在倒地之后并未立即起身,而是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左脚踝关节,脸露痛苦之色,很显然,受伤了。

        

董明与哏儿都有一些渊源,因此,对这位女生关注得更多一些。

        

“看什么看……,继续训练,陈青,能站起来吗?”宗平缓步来到陈青身边,同时没有忘记呵斥其他球员。

        

队员们都乖乖继续训练,陈青则痛苦依旧,咬牙答道,“恐怕有些问题,痛得比较厉害!”

        

听到陈青的答案,宗平快走几步,来到球馆西门,按住墙上红色按钮,向着对讲机简洁说道,“南馆,一个女生脚踝受伤,希望过来处理一下!”

        

收到回音之后,宗教练再次主持训练。

        

陈青是国青二队正常训练以来,继祝国力之后,第二位在训练中受伤的球员,祝国力的伤势相对较轻,转天便归队训练,但是,陈青的伤,会不会很严重呢?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