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勃好紧h/风流翁熄吃奶水

     

宋襄亲自给严震霆倒了茶,自己则是随意地靠在了办公桌上。

        

“您亲自来,让我很惊讶。”

        

严震霆眯起眼睛,审视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

        

“丫头,你比我想象中要聪明。”

        

“您是指刚才在董事会上的事,还是指我没因为妈妈的事消沉?”宋襄反问。

        

“两者皆有。”

        

宋襄笑了,给自己也倒了杯茶,“您来找我,是有什么吩咐吗?”

        

“你泼了榛榛一大杯开水,她现在都还在医院养着。”严震霆声音苍老而冰冷,语气缓慢。

        

宋襄的心被最近接二连三的事情折腾得早已麻木,对着他,紧张感已经殆尽。

        

“我以为,这是您左右摇摆,举棋不定的后果。”

        

严震霆沉默不语,视线却紧紧盯着她。 

        

宋襄挺直背脊,“您既担心严榛榛会损害严氏,又害怕百年之后,严厉寒不会善待严榛榛。孙子和女儿,总得有个抉择吧?”

        

“这不是你该插手的事。”

        

“您女儿的存在,严重影响了我爱的人的利益,我当然要插手。”宋襄啪的一下放下了杯子,面容冷下去,“您明明知道,严榛榛根本就没有经营能力,却把最锋利的刀子递到她手里,名为防御,实为伤害!就刚刚而言,董事会已经有人跳出来,将来您不在了,您那个愚蠢的女儿,也会成为第二把刀子,替别人去伤害严厉寒!”

        

严震霆眼窝深陷,脸上骨骼突起,年老的迹象很明显,宋襄说完,他那双苍老的眼睛里折射出不悦,越发衬得那张脸严肃恐怖。

        

“没有那把刀子,她就任人宰割了。”

        

“只要她识相点,严厉寒根本不屑去理会她!”

        

沉寂。

        

老爷子舒了口气,用拐杖敲了敲地,“她养在我膝下,多年娇宠,要她仰人鼻息,不太可能。”

        

“惯子如杀子,这是您的责任。”

        

老爷子露出点诧异,陡然笑出声,“你这丫头,胆子忽然变大了?”

        

“严厉寒给我的底气。”

        

严震霆:“……”

        

“您今天来,是教训,还是有命令?”

        

严震霆想了想,道:“本来是有教训,现在看来也教育不了你。”

        

宋襄抿唇,稍微活动了两步,手机忽然响起来。

        

她拿起来一看,竟然是严厉寒。

        

“是小严吧?”

        

宋襄没避讳,当场接了。

        

“喂——”

        

“老东西去你那儿了?”

        

宋襄嘴角抽了一下,幸好手机音量够低,估计严震霆也没听到。

        

“我没事。”

        

“把电话给他!”

        

宋襄看了一眼严震霆,转过身去,“不用,没人能欺负我,你安心做你的事。”

        

严厉寒那边顿了顿,略有犹豫。

        

宋襄小声说了两句,没给他多说的机会,迅速挂了电话。

        

转过身,对上严震霆的视线。

        

“我刚才忽然想起一件事。”

        

严震霆没接话。

        

宋襄放下手机,说:“您跟我有个两个月的赌约。”

        

“时间还没到。”

        

“可您已经犯规了,还不止一次。”

        

严震霆闭上眼睛,“我没有说过,我不干预。”

        

“所以如果我反击了,后果太惨烈,您也得接受。”

0

更多精彩

高H限纯肉_医生纯肉H文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 […]

浪妇找爽/短篇(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二五计划完成,艾伦威尔逊就可以放心的离开马来亚,进行下一个阶段的人生了。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