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苞待宠&青楼妓女的h文

为了证明小孩化灰和自己没关系,  郭果特地张开手示意:“那个,你如果不信的话,要不然,  我也帮你超度一下?”

        

只见[净化]的白光悠悠落下,小孩漆黑的骨灰被漂白成灰色,  更稀碎了几分。

        

恰好一阵风吹过来,吊坠上的粉末又倏忽起飞,  在女人面前飘荡。

        

女人:“……”

        

“啊——我的儿子!!!”

        

反应过来后她一声锐利尖叫,郭果立刻在606另外三人帮助下飞速闪开,  原地只留下一堆粉末。

        

女人抱着粉末,  头发倒竖:“你杀了我儿子!我要你们偿命!!”

        

郭果:“???你有毛病没有?他是自己撞上来又自己碎掉的好吗!”

        

现在鬼怪都开始搞碰瓷了?

        

然而女人根本不听解释,大叫一声举起刀,就朝郭果砍来——

        

“住手,  办事处门口不准斗殴!” 

横空劈下一道响雷似的大喝,  郑晚晴的钢铁手臂虚影还没来得及对轰上去,女人就被一条粗壮大腿踹飞了出去。

        

两米多高的办事员轰然落在双方中间,  叉着腰俯视她们,严肃道:

        

“城有城法,区有区规。因果不灭,  死生轮回。别的地方俺不管,在这儿待着就得遵纪守法,  懂吗?”

        

女人不服气:“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她们杀了我孩子,我要她们偿命,  有错么?”

        

办事员撇嘴:“睁眼说瞎话咧,什么偿命,你分明是馋人肉啦。再说,  你小孩明明是穷死的嘛。你们不是最应该清楚吗,变换社区莫欠债,阎王来了也难偿。让我看看,再还不上债呀,你也快了!”

        

最后几个字一出,女人脸色骤然大变,也不再对着606几人杀气腾腾,连地上的骨灰都不管了。一骨碌爬起来向远处飞奔,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危险……结束了?

        

周敖迟钝地眨眨眼,身上的鸡皮疙瘩这才缓缓散去。

        

“终于完事了,这破工作,累得我都掉秤了。”办事员摇摇头,又掏出一根玉米塞进嘴里。

        

然而这时又忽听唐心诀声音响起:“她要去赚钱还债?”

        

“当然啊。”办事员一脸“这种问题也需要问”的表情。

        

唐心诀继续追问:“以她欠下这么多的债务,也有可能在短时间内还得清吗?”

        

正在擦汗的周敖一怔,仿佛从这句话中意识到了什么。

        

办事员不假思索:“当然了,差不多还剩三百多斤吧,没到必死无疑的程度。只要别像她孩子一样持续作死就行。”

        

“去搏命?”

        

“怎么可能!别看它们凶神恶煞,实际能在这生活的居民,往往比你们这帮外来者还要惜命得多。”

        

办事员砸吧砸吧嘴,语重心长道:“那些危险的活计,都是留着坑你们去做的啦。”

        

被坑过无数次的周敖:“……”

        

而唐心诀却微笑起来:“也就是说,只要我们跟着她走,就能找到既安全又赚钱的办法,对吗?”

        

……

        

虽然办事员拒绝再回答问题并给办事处挂上了“今日休业”的牌子,但几人依旧得到了答案。

        

周敖更是感觉自己连天灵盖都被打通了:“对啊,我还可以这样!”

        

跟着“本地人”走,不比自己摸爬滚打有用多了?他们当初怎么就没想到呢?

        

唐心诀把精神链接里的定位扔给他:“这是那位破产居民的位置,你现在追上去还来得及。”

        

周敖既激动又有些迟疑:“那你们……”

        

“我就先不过去了。”唐心诀摇头道:“我还有一些事情想做。精神连接开着,有危险随时说。”

        

“谢谢,谢谢你们。”周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感激好了,他只能抹了抹眼圈郑重说:“你们放心,我一定会把钱赚回来还给你们,还有找出口的事,还有……哦对了,你们要去哪儿?”

        

606一行则已经开始向外走:

        

“去我们来时的地方。”

        

*

        

此刻社区外已经空无一人,只有606四人时隔几分钟重回故地,再次来到抓娃娃机前面。

        

从一个正常人的视角再看向曾经关着她们的娃娃机,还颇有一股微妙感。

        

郭果挨个机器摸了一遍,摇摇头:“没有幻觉。”

        

她们又按照之前那个熊孩子的方法,用一斤一币的价格抓了几只玩偶出来,无论用精神异能也好,施净化术也好,都毫无异常。

        

“剩余几台机器里的玩具数量都是一样的。”张游判断:“我觉得其他人进入副本的初始地点应该不在这里。”

        

所谓“其他人”,指的是另一批和她们相同的“VIP考生”。

        

虽然办事员拒绝透露他们帮小宛领完身份卡之后的去向,但通过只言片语能推测出,他们大概率已经不在2号街区。这也是四人决定出来的主要原因。

        

用手机记录下街区外的景象,她们重新回到街区入口。

        

只不过这次,她们选择进入的是左侧1号街道,[富人区]。

        

“嘛呢?登记!”

        

还没踏入,空荡荡的门口桌子上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带着破布帽子的老人慢慢抬起头,睁着睡眼惺忪的眼皮:“谁也别想逃票。”

        

四人并不意外,周敖之前说过,正常进入社区需要缴纳1斤的“门票”,穿插往返也不例外。

        

然而走到破桌前,对方却递过来一排单子:“10斤1人。”

        

郑晚晴:“???你怎么不去抢?”

        

老人冷哼一声:“如果法律允许抢劫,这里将成为全大学城最喜欢杀人割肉的地方。”

        

他瞥了四人一眼,慢腾腾解释:“富人区和穷人区的准入要求可不一样,你们看起来也是活了二十来岁的娃娃了,不会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吧。”

        

“……”

        

好在这些“肉”她们还是出得起的。只见账本自动划掉相应数字下去,同一瞬间,唐心诀明显感觉身体一轻:一大块肉无声无息地消弭了。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郭果捏了捏小肚子:“我肚子上的赘肉全都没了,一摸全是骨头,你们的呢?”

        

郑晚晴低头看了眼:“胸没了。还行,对战斗没有太大影响,你们……张游?”

        

她声音一顿,尾音直接飘移了上去。郭果好奇地沿着她目光转头,双眼也同样忽然睁大:

        

“游、游姐,你……”

        

她们三个瘦的都是躯干,外形还没什么特殊变化。但唯有张游不同——她减掉肉的身体部位竟然是脸!

        

张游无言地摘下眼镜,现在面部轮廓已经挂不住它了。不用照镜子她也能感觉到,自己整颗头骤然缩水了不止一圈。

        

“很吓人吗?”

        

郭果轻轻点头:“游姐,我从来没觉得你眼睛这么大过。”

        

去掉外面的一层皮肤,说是刚从山洞遗迹里挖出来的也会有人信。

        

但很快,随着她们走进1号街道,小头大身子的身体结构就丝毫不显得奇怪了——因为她们迎面碰到的人里,就至少有3个比例极为奇怪的成年人。

        

其中有两个仿若面条成精的女人,她们手中还抱着一个像把乒乓球和瑜伽球草率拼接在一起,看不出性别的小孩。

        

“它脑袋上为什么有两根会动的天线?是道具吗?”

        

郭果在精神连接里小声问。

        

唐心诀:“那是它的耳朵。”

        

说话间,那两道“天线”一颤,两条黑线从里面猛地睁开。郭果倒吸一口气:

        

“它的眼睛,长在耳朵上??”

        

“看什么看,没见过美女呀。”

        

一个面条人突然开口,语气十分不满。

        

“就是,没见过三胞胎吗。”

        

另一个面条人附和。

        

郑晚晴皱起眉:“三胞胎?第三个人在哪儿?”

        

“就是我啊。”

        

皮球小孩肚子上突然裂开一张嘴,慢悠悠开口。

        

606:“???”

        

“乡巴佬——这是1区的最新时尚外貌,姐花大价钱整的容啦,见过吗。”

        

皮球还自动转了一圈,展现自己的身材。

        

“是我见识浅薄了。”唐心诀面不改色回答。

        

“切,穷光蛋。”

        

三姐妹昂首挺胸走过去,擦肩而过的刹那,皮球大姐突然叫停:“诶,你们这个身份牌……你们是外来的游客?”

        

唐心诀立即反问:“你们也见过一样戴这个的?”

        

“嗯,偶尔会见到啦,被骗去给黑生意卖命的,借生死高利贷的,玩抽奖输光裤子的。多亏你们来,2号区穷人过得舒服多啦。”

        

真·社会底层·外来游客:“……”

        

“真可怜,给你们两斤吧,要死得晚一点哦。”

        

三姐妹继续目不斜视走开了,四人一怔,就见账本上突然多出了每人5斤的入账提醒。

        

……这就是有钱人的世界么?

        

沉默须臾,几人继续向前走。与2号街区大相径庭,眼前的街道果然宽敞明亮许多。两边是华丽崭新的别墅,能隐隐听到里面传出的曼妙歌声。

        

郑晚晴有些出神地听了会儿,转头问唐心诀:“里面在唱什么?”

        

“有人在唱?”张游皱起眉:“那不是电流的杂音吗?”

        

唐心诀静静听了几秒:“是人声,但是很杂乱,应该是很多人在一起发声,听不出具体字眼。”

        

她们走到第三间建筑物门前,郭果却倏地停住脚步,过来牵住她的手。

        

“我们,我们离远一点,好吗?”

        

郭果声音有着不易察觉的颤抖,脸比平时还更苍白一些。

        

唐心诀眉心一沉,毫不犹豫拉着对方加快脚步。一直到走过了这几栋别墅,再听不见半点声音,郭果才呼出一口气,身体慢慢松弛下来。

        

“发生什么了?”

        

张游立即沉声问。

        

“那个声音……”郭果嘴唇紧抿:“我听到的是惨叫和呻/吟。很多人,很痛苦,绝望……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能感受到一部分他们的情绪。”

        

就仿佛,这些呻/吟中的痛苦会传递一样。

        

每个人听见的都不尽相同,里面究竟是什么?她们无从得知。

        

还好除却开头的别墅,再往前走街道两侧景物就变成了商铺,肉眼看见的行人也逐渐增多。

        

又走了一会儿,她们在一栋样式熟悉的瓦房前停下。

        

“到了。”

        

敲响房门,一个又瘦又黑,像条黑树枝成精的中年男子钻了出来,面色不虞地看着几人:“谁?”

        

“你好,我们是外来的游客,想来1号街区的办事处询问一些事情。”

        

唐心诀不卑不亢地表明来意。

        

“啧,我就说呢,谁这么没规矩,来办事处都不知道先走流程。”男子翻了个白眼:“知道怎么填表吗?把表填完了再来敲门。”

        

张游耸了耸肩:“可以,我最擅长填表了。”

        

话还没说完,从门内就扔出了一沓半米多高的文件,重重砸在地上。

        

然后是第二沓,第三沓……

        

当文件堆到比郭果还高的时候,这名黑瘦男办事员才拍了拍手,居高临下说:

        

“行了,今天之前全填完,过了12点作废重填,懂吗?”

        

“……”

        

唐心诀抬眼看他:“请问,贵办事处的规定,确定是为人设计的吗?”

        

“不然呢?欢迎来到富人区,无知的外地人,没见识的胆小鬼,一穷二白的乡巴佬们。”男子嗤笑一声,轻蔑地扫了她们一眼:“你们以为自己是VIP游客,想走贵宾通道吗?”

        

郑晚晴声线骤沉:“你不会说人话?”

        

“注意形象。公共场合大声喧哗,我们是要强制执行送你们离场的。1区门票可不便宜,你们能出得起第二次吗?你们——”

        

他的声音断在了嗓子里。

        

因为唐心诀抽出一张文件,在上面的VIP选项上打上勾号,然后连着邀请函一起递了过来。

        

“这里恰好有四名想走贵宾通道的VIP游客,麻烦办理一下。”唐心诀笑了笑:“很荣幸来到富人区。”

0

更多精彩

首长开荤h&少妇荡娃

2021年9月25日 小羽 0

       余连觉得这人设依稀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顿时便想要仔细寻思一下。而这时候,却听大师兄又道:“一个未成年人,没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