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亲妺妺强h_书房婢女(h)

      

养心殿。

        

今日的养心殿,和过去殿内格局已经完全不同。

        

连龙椅都裁撤了,靠北盘起了一面长炕,炕上有几面炕桌。

        

炕边边有锦墩、有蒲团,有锦靠……

        

夏天铺着凉席,沁凉。

        

冬天则烧暖炕,暖哄。

        

贾蔷面北而坐,又将林如海、吕嘉、李肃、曹叡、张潮等重臣让上了炕,笑道:“其实朕倒无所谓,今后在这边的时候少,再者朕也年轻,可诸卿年岁最小的也知天命了。朕知你们都是清正之士,可越是如此,朕越要爱惜你们的身子骨。到了你们这个地步,身子骨原就不只是你们自己的,而是国朝天下的。所以,怎么受用怎么来。在朕前,也不必过于拘谨,凡事以议事为先,余者都是虚的。”

        

林如海等谢过恩后,勉强上了炕……

        

等一一落座后,林如海先开口问道:“皇上于登基诏书中所言,今后不再以绣衣卫监察百官,此事是否有些……操之过急?”

        

贾蔷笑道:“先生不必多虑,不监察人,不代表绣衣卫就废黜了,只是对事不对人,仅此而已。”

        

林如海闻言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沉吟稍许道:“皇上宽仁,是臣子的福分。”

        

对于此事,他还是有些保留的。

        

天子爪牙的存在,当然不能算是好事,但绝不是没有必要的。

        

即便贾蔷不惧甚么阴谋诡计,德林军为其一手所创,且大燕即将迎来前无古人的盛世,贾蔷的威望当得千古一帝之美名。

        

可贾蔷之后呢?

        

当然,只要不是彻底废黜就好。

        

至于对事不对人……

        

这里面的余地极大,未尝不能堵绝疏漏……

        

李肃紧随之后问道:“皇上,敢问皇上,何以‘不以言获罪’,而‘言之无物者’又重罪?若如此,何以广开言路?”

        

贾蔷冷笑一声道:“满城妖风那不叫广开言路!此事朕最有发言权,先生也有。隆安末年,二韩主政时,默许百官与朕和先生泼脏水。那哪里是脏水?分明就是屎尿臭馊!这样的言路有何意义?

        

还有一人,吕嘉!就因为他受简拔于韩彬,后又弃暗投明转向了朕,士林中骂他的何止百千?

        

可那些人里有一个人的功劳能比得上朕的吕爱卿?

        

吕卿主工部事,这二年来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

        

他主持了黄河、长江的梳理清淤事宜,使得黄河、长江水患得到了治理。

        

更是借旱灾难民泛滥之际,组织大批人手,兴修河工水利。

        

相较于大燕亿兆人口,移民出去的终究只是少数。

        

唯有大兴水利,才能真正使得黎庶安宁。

        

这些事那些士子名流们知道么?莫说他们无知,便是知道了,也不会在意。

        

对他们而言,做这些浊政又值当甚么?

        

百姓的生死,又值当甚么?

        

他们只管骂个痛快,将人批臭批倒甚至批死方止!

        

这些人嘴里那些混帐话,也能叫言路?

        

朕告诉你,吕卿是有功于国的,容不得那些混帐诋毁玷污。

        

吃着朝廷的粮食,以功名在身为由收受土地,免除税赋以肥己,这等损国朝之利而私得者,也配妄议朝政?

        

李卿,接下来御史兰台就以彼辈毁谤吕卿一案为由,合并大理寺一道,彻查士林歪风邪气!

        

该摘青衿的摘青衿,该去功名的去功名。

        

对于那种利用功名身肆意圈地的混帐,更要彻查到底,绝不姑息!”

        

吕嘉作为一个老官僚油子,但此刻当真是被感动坏了。

        

哪怕朝廷借为他正名为引子大肆清理士林,势必会让他的恶名再盛三分。

        

但吕嘉仍感动之极,生出士为知己者死的悸动来,他泪流满面的跪伏叩首,谢恩不止。

        

待贾蔷叫起吕嘉后,李肃则动容道:“皇上,若如此,必天下惊动啊。朝廷向来善待士大夫,若是这般彻查,反对声势必沸反盈天,新皇适才登基,这个时候……”

        

“这个时候刚好!”

        

户部尚书张潮大声道:“新皇威重天下,痘苗普渡众生。借此时机,清理一番士林乱象,唯有好处,没有好处。臣有一议……”

        

“讲!”

        

张潮道:“皇上,就先拿遍布江南的各类学社开刀。彼辈学子,或是多年不第的举子秀才,相聚一起集结成社,操纵舆情,其势之大,连府县知州都要避让三分,甚至插手诉讼,影响极坏!对开海新政的诋毁,以彼辈最恶,造谣最众!”

        

贾蔷点头道:“张卿所言极是,此类学社,坏的透底,合该悉数取缔!”

        

李肃神情有些艰难,缓缓道:“皇上,学社之症,朝廷并非没发觉。只是不少学社魁首,都是过去二年皇上巡幸天下时,接见并夸赞过的读书种子。若当下清理……”

        

作为一个传统读书官员,对于贾蔷要对天下士子下手的做法,着实有些理解艰难。

        

贾蔷哼了声,道:“朕的确夸过他们,但朕夸他们有宰辅之才,是叫他们脚踏实地的好生读书,将来好生做官,一步一个脚印走向高位。不是让他们年少轻狂,在本该读书的年纪,上蹿下跳的妄议朝政。赞是赞,批评是批评。朕夸赞过的人,就有金身护体,就动不得了?作为读书种子,本是天下安定的栋梁之才,他们却成了扰乱世道太平的祸根,不除他们,又除哪个?此案你若不忍心去办,就不要办了,交由他人去做。”

        

林如海见李肃面色惨然,心中轻轻一叹,开口道:“皇上,此案还是由李大人去办罢,原在他分管的职责内。”

        

贾蔷自然要给林如海体面,点了点头后,又说起武英殿搬往西苑之事来……

        

……

        

“伯逊啊,以你之才,其实是在张任重之上的。但是,你对这个世道的变化,还未明白透彻。”

        

自养心殿折返武英殿的路上,林如海拄着拐行走在宫廷甬道上,就着繁星和宫灯的光芒,目之所及皆是皇权,他同身边的李肃温声说道。

        

李肃缓缓道:“元辅,仆之所思,绝无分毫私心。”

        

林如海呵呵笑道:“其实窦广德、韩邃庵等,又有几分私心在?”

        

李肃闻言登时动容,站定脚步看向林如海。

        

林如海轻声道:“若非老夫一路看着皇上走到今日,深知其秉性,换做老夫在他们的位置上,不会比他们做的好多少。他们走到这一步,不是他们有几分私心,也不是他们为坏人,只因他们不明白,这个世道变了。打皇上提开海之议起,再抱着过去千年不变的为官心得来做这个官,就难融入大势中。

        

你看张任重,这一点就比你做的好的多。尽管,他的才能,未必及得上你李伯逊。”

        

林如海将拐杖从右手换至左手,空出的右手扶了扶腰,看着李肃微笑道:“伯逊啊,窦广德、韩琮之流可惜了,尤其是韩琮,其才之高,是不下于老夫的。但是你,已经到了这一步,就不要再重新陷回去了,不要抱着过往千年的官场规矩,再来强撑现在。”

        

李肃深有震动,看着林如海道:“元辅之言,仆铭记在心,必用心揣摩,多思虑几番。只是皇上的言路之说,元辅是否觉得有些不妥……”

        

林如海迈开步履往前走去,微笑道:“其实还好,广开言路,原就不是甚么都能说,更不是甚么人都能说。伯逊你想想,便是皇上自己,因为自忖对政务不通,不及我等这些积年老吏,所以从不轻易插手。怎么,对皇上时就要他圣天子垂拱而治,对士林中那些一天官没当过,一天政务没理过的人,反倒退让忌惮?

        

你去清理学社一案,就以皇上为例,必能说伏天下。

        

再者,也不是不让他们开口。若世有不平事,有贪官暴吏横行乡里,民间有不法事有冤案,他们都能开口。

        

没听皇上说么,便是城门卒,发现朝廷元辅之过,亦能举奏之。

        

这其中的道理,老夫不信你会想不明白。”

        

李肃闻言一滞,苦笑道:“元辅,说心里话,皇上这些旨意,一道比一道高明。但元辅与仆都是从下面做上来的,更当明白,朝廷的政策真正施行到下面,能存留三分真意已属善政,官属能吏。大多时候,怕是连朝廷一成本意都难保全。皇上让拆了学社,不准他们妄议国事,更不准诋毁玷污吕嘉吕伯宁,还要清查借功名之身收献田地者。可传到下面,怕是要禁民言,抄士绅之家,使得士林中人心惊惧!

        

元辅,这绝非仆信口开河……”

        

林如海点头笑道:“老夫知道,老夫知道。老夫也知道,你会将此事放在心上,所以才劝皇上,将这桩差事交给你。如何既能完成差事,又能安抚士林人心,就看你李伯逊的手段了。

        

因近来二三事,皇上对你不甚满意,以为你一身旧时官宦气息,跟不上趟了……

        

虽然老夫为了说了话,但如今老夫到底是臣,天下元辅这样的大事,唯有圣心独断!

        

所以这一趟差事,伯逊务必要用尽心力去办!

        

老夫没有几年了,张任重不是不好,但就老夫看,没有你好。”

        

李肃闻言,眼圈都红了,躬身大礼拜道:“元辅之恩重,肃永世不忘!”

        

……

        

坤宁宫,东暖阁。

        

贾蔷归来时已过子时,可坤宁宫内居然仍是满满当当的人。

        

见他进来,连黛玉在内,纷纷起身见礼。

        

一朝登基,便算是真正化家为国了。

        

即便能省去许多繁文缛节,但基本的礼仪,没人会少。

        

无论天家还是百姓之家,失礼二字,都不是哪个女人能担得起的罪状。

        

“怎都还没睡?”

        

黛玉起身后笑道:“皇上忘了今儿甚么日子了?莫非心里只记得登基?”

        

这话,普天之下大概也只有黛玉一人敢讲了。

        

偏贾蔷最喜爱的就是这份真灵随性,哈哈笑道:“原来都在这等我吃粽子!”

        

一众姊妹们都笑了起来,宝钗提醒道:“皇上如今该自称朕了……”

        

贾蔷笑道:“自家人在一起,哪那么些讲究……咦,不对,你们都聚在这,莫非是为了想看看真龙天子身上有没有金光?来来来,我让你们看个仔细!”

        

黛玉拍他一下,笑啐道:“好好说话!”

        

还有三春、湘云、宝琴等姊妹们在呢。

        

贾蔷嘿嘿一笑后,就听李纨温声笑道:“孩子们今儿都接了痘苗,今晚怕是没人能睡的着……”

        

贾蔷恍然,随即笑道:“这还不放心?小琉球、秦藩、汉藩加起来接种了快十万数了,到今天为止都未停止过接痘苗。三日内除了个别倒霉催的因落马、摔倒、溺水、失火等意外缘故没了命的,就没听说哪个因接痘苗出事的。去去去,都去睡罢。

        

既然能投胎托生到咱们家,那气运之旺盛,举世也罕见,断不会有事的。再说,朕也乏了。”

        

前面那些话没甚大用,说破天去,当娘的也放心不下。

        

但最后一句却十分顶用,“朕乏了”,如今天大地大,都没皇帝大。

        

所以诸人纷纷告辞离去,最后仅余尹子瑜在。

        

待众人刚离去,贾蔷却迫不及待的问尹子瑜道:“怎样,孩子们都没事罢?”

        

又怎能不担心呢?

        

或许有的帝王多血脉,一生几十个孩子,所以只认为太子为子,余者为臣。

        

为了帝王位的传承,不惜养龙蛊,以搏杀出最强者以承嗣皇统。

        

但贾蔷不同,二世为人,初为人父,二十三个孩子,都是他的心头肉。

        

不管哪一个有分毫差池,他都无法接受。

        

当父亲后的想法,是在当父亲前完全无法想象的……

        

尹子瑜浅笑落笔道:“放心就是,一切安好。且太医院的十八位太医,今晚皆留在宫中,随时待命。你也说了,十万百姓接种都无人出事,这么些孩子能落生天家,便是天生富贵命数,不必担忧的。”

        

贾蔷见之一笑,道:“这三天仔细观察着些,过去后,咱们也能省好大一份心。其实就我本心而言,是不在意孩子们将来能有多大作为的。只要他们健壮、平安、快乐的长大,就心满意足了。当然,若还能保持一颗善良的心,我就感谢上苍了。”

        

黛玉闻言,星眸都融化了些,换做其她女人,此刻必是板起脸来好生劝诫一番,作为新科天子,怎能说出这样没志气的话?

        

她却不同,看着神情略显疲惫的贾蔷笑道:“我瞧你也是杞人忧天。孩子必会健壮长大,有子瑜姐姐在,又有那么多杏林圣手在,你又担忧甚么?至于将来的造化……就更不必多虑了。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做好咱们的,至于将来是龙是虫,全看他们自己,理他们呢?”

        

尹子瑜:“……”

        

看着望着黛玉乐呵起来的贾蔷,而黛玉亦抿嘴笑着,尹子瑜忽然有些艳羡这不着调的一双男女。

        

“快去歇息罢。”

        

笑罢,黛玉忽地开口赶人。

        

贾蔷纳罕:“我往哪去?”

        

“呸!”

        

黛玉啐道:“少作相!当我刚才没瞧见你和宝丫头使眼色?”

        

贾蔷干笑了声,道:“那也是伺候完皇后娘娘和皇贵妃娘娘熨帖后,再过去瞧瞧……”

        

“呸!”

        

“啪!”

        

一声啐,一声碳笔点桌面声,二女都忍羞瞪来。

        

甚么话?

        

伺候她们熨帖?

        

当然,是很熨帖,但岂能张嘴就来?

        

殿内还有宫婢呢,虽然都是身边老人……

        

“快去罢,小八让宝丫头操碎了心。”

        

黛玉继续赶人。

        

身为皇后,最忌的就是独宠。

        

贾蔷在她屋里连续待了两天了,再待下去,难免有人心生嫉意,凭添是非。

        

再者,她也有些吃不起了……

        

贾蔷却不急着走,奇道:“小八才两岁,操的哪门子心?”

        

黛玉抿嘴笑道:“宝丫头总觉着,小八将来可能像他舅舅。”

        

说罢,欢快的笑出声来。

        

“……”

        

贾蔷无语了好一阵,想起薛大脑袋的做派,不由扯了扯嘴角,道:“不至于罢?”

        

黛玉横他一眼,道:“当然不能!她是关心则乱,瞧着小八机灵爱使法子,可是总让哥儿们瞧出来,闹了好些笑话,这几天尤甚,她才担忧的吃不下饭。”

        

贾蔷无言以对,上前抱了抱黛玉、子瑜,又亲吻了下,才在二人推搡啐笑声中离去……

        

……

        

延禧宫,东殿。

        

贾蔷到来的这样快,显然出乎了宝钗的预料,湘云、宝琴都还未走。

        

不过还是惊喜,忙见礼请了贾蔷上座。

        

贾蔷落座后,看了看周遭俱是出自内造的陈设,笑了笑后问湘云、宝琴道:“这样晚了,你们俩怎还不去就寝?”

        

湘云也不知想到了甚么,看了宝钗一眼后,起身就走。

        

走到门口见身后没动静,顿住脚回头瞪宝琴,道:“还不走?让人嫌碍眼?”

        

宝琴无辜道:“云儿姐姐你先回罢,姐姐肚子里有宝宝,我要留下来照顾!”

        

话虽如此,一张清丽无双没有丝毫瑕疵的俏脸,却红润了起来。

        

“……”

        

湘云闻言气个半死,只当这丫头疯了。

        

只是宝钗都没说甚么,她更不好多说甚么,只一跺脚,扭身离去了。

        

等湘云走后,宝琴才有些后悔,她就是想多和贾蔷待会儿,说说话,可怎地湘云走后气氛忽然那样古怪……

        

不过想到宝钗大着肚子,不会有甚么,就稍稍放下心来。

        

可再转过头来,看到一双明亮的眼睛审视着她,目光炙热乃至让她感到身上一阵灼烧……

        

一瞬间,宝琴只觉得连腿都软的走不动了。

        

好奇怪,这是为甚么……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