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小妖精h&校霸身体太香软

    

楼易北道:“嫂子呢?”

        

“她娘家有事,回娘家了,估计明后天才能回来。”

        

靳栩泽道:“我还想让嫂子带着沈青在京城逛逛,现在看是指望不上了。”

        

冷媚儿道:“别,可别麻烦人家,我自己会安排,明天我打算给家里安一套安保系统,家里门锁什么的也打算全部换新的。

        

而且就算没事我也不爱出门儿,你别瞎操心!”

        

“安保系统?我有个战友退伍后就做的这个,用不用我给你个联系方式。”

        

“那就谢谢闻哥了,这还真省了我的事儿了。”

        

“加个微信吧,我把他的号码推给你。”

        

冷媚儿拿出手机,通过扫码加了微信。

        

楼易北又冒出来找存在感,“我还是头一次听说女人还有不爱逛街的。”

        

冷媚儿道:“我就不爱逛,怎么,你有意见?” 

        

楼易北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他哪敢有意见?真有意见还不得又挨收拾?

        

好在,服务员已经端菜上来,冷媚儿这会儿是真饿了,也懒得理楼易北那货,注意力全部转移到了饭桌上。

        

靳栩泽道:“不是饿了吗?快吃吧。”说罢,他便用公筷主动的给冷媚儿夹了一只大皮皮虾。

        

他这动作绝对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只是出于礼貌,毕竟怎么说沈青也是过来帮他的!

        

冷媚儿客气的道了谢,直接戴上副一次性手套,开始剥虾吃。

        

殊不知,两人的互动引起了桌上其他三人的怀疑,尤其是闻天临这个结过婚的,真正谈恋爱的小俩口哪像他们这样,太过客气,一点情侣间的亲密劲儿都没有!

        

难不成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猫腻?

        

桌上很快摆满了盘子,龙虾三吃,炒螃蟹,烤生蚝,蒜蓉扇贝,红烧澳洲鲍,清蒸石斑鱼,红烧帝王蟹,一道道菜堆满了整个餐桌。

        

也难怪闻天临会把她带来这里吃东西,老板的厨艺确实不差,配上这些高档食材,她竟是难得的吃多了。

        

吃完宵夜时都快十二点了,冷媚儿已经很久不曾这么晚休息,因此饭后只稍坐了坐,便张罗着回家了。

        

有些面子工夫还是不能免的,靳栩泽将冷媚儿送回了家才自行回去,走的时候开走了厉南风的那辆911。

        

……

        

次日早上,冷媚儿锻炼归来,那位冯姐已经过来,冷媚儿给过她一张门卡,这会儿正在厨房准备早饭呢。

        

半个小时后,一碗香喷喷的小馄饨出了锅,还有两样可口小菜,冷媚儿痛痛快快的吃了饭,冯姐收拾完厨房便自行离开。

        

吃过饭后,她就联系到了昨天闻天临帮她找的那位专门做安保系统的战友,和对方约好,下午过来给家里安装监控。

        

办完这些,冷媚儿直接回了房间开始练功。

        

总在空间中练习,她都不知道自己练到了什么地步,今天正好试试她的瞬移能力在外界到达了什么地步。

        

……

        

靳御和褚怡宁结婚二十多年,两人一直恩恩爱爱,但凡有一点时间两人就要腻歪在一起。

        

今天上午他外出办事,快到十一点的时候便结束了行程,干脆他也没再回单位,吩咐了司机一声便直接开车回家。

        

只是以往安安稳稳的一段路,今天却出了意外。

        

就在路过一个红绿时,一名身着白裙留着披肩长发的女孩子,为了救一个跑到马路上的小孩子意外的摔倒在了他们的车前。

        

看起来就像是他们将人撞到了,女孩子的腿擦伤了一大块儿,被她抱在怀里的孩子却是毫发未损,只不过吓的不轻,这会儿正哇哇的哭着,女孩子顾不上查看自己的伤势,抱着孩子仔细的安抚着,边上看热闹的人对着靳御的车指指点点,说他撞了人连车都不下云云,女孩子又连忙朝围观的人解释:“不是那样的,人家的车子没撞到我,是我不小心摔的。”

        

可惜她解释了几句效果并不太好,好在孩子的母亲终于发现自己的孩子落在了马路上,这会找回来了,她一把抱过孩子,又朝女孩子千恩万谢的这才离开。

        

她走后,围观的人里有心善的,再三询问要不要帮她叫救护车或是报警,女孩儿都拒绝了。

        

眼看着路已经堵了起来,女孩子打算让开路,却在向路边走时,一不小时又摔倒了。

        

靳御的视线不经意的落在那个女孩子的身上,“你去请她上车,我们送她去医院,总这么堵着路也不是办法。”

        

司机依言下车,那女孩子只是迟疑了一下,便在司机的搀扶下一瘸一拐的上了车。

        

只是在她要开副驾的车门时,才发现,车子的后面还坐了一个人,她立刻礼貌的朝靳御道谢:“谢谢先生,给您添麻烦了,你们只要送我到前面车少的地方就行,我可以自己打车去医院。”

        

靳御没吱声,倒是司机说了一句:“医院离这边总共也没多远,送你过去就好了。”

        

“我叫白若音,谢谢司机大哥了。”

        

女孩子的相貌清丽,还有一把好嗓子,出口的话清清脆脆,有如泉水叮咚,听在耳里让人的心情都好了两分。

        

温温柔柔的样子很容易让人产生保护欲,她的脸很小巧,看着就像个十七八岁的高中生,靳御不知怎么的竟是生出两分自己已经老了的感觉。

        

靳御回到家的时候到底还是晚了些,褚怡宁笑着问他一句怎么回晚了,靳御便把中午的事儿简单说了,褚怡宁倒是没怎么放在心上。

        

……

        

冷媚儿在家里整整练了小半天,包括,冯姐在厨房的一举一动都看是一清二楚。

        

现代社会,遍地都是监控探头,如果她瞬移出现在外面很容易被人发现异常,所以,也只能将目标定在别墅的各个房间里,现在她已经能很熟练的运用这种能力。

        

本想再试试是不是能出现在更远的地方,但天碧园周围的监控太多了,现在又是大白天,也只能暂时放弃这种想法。

        

不过她仍然找到了练习的法子。

        

比如在她能控制的范围内将一个不起眼的一个小石子移到旁边的垃圾桶里。

        

一开始,移物,比她自己瞬移要难,一个控制不好就会失了准头,或几次才能拿起,或直接失了准头落在地上。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