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妃紧窄H/娇艳婢女h

       

陆明玉笑容一顿,看向赵瑜。

        

赵瑜性子鲁直了些,却不是傻瓜。借机说出这样的话来,是为了表明心意。她用诚恳的眼神和陆明玉对视:“我说的都是真心话。”

        

你是真心这么想。

        

奈何,秦妃四皇子母子两个未必这么想。

        

陆明玉心里暗叹一声,脸上露出笑意:“这都是日后的事,说他做什么。我倒是盼着你留在京城,我们妯娌两个性情相投,我哪里舍得你离开。”

        

赵瑜也不再多说,很快扯开话题:“珝哥儿瑄姐儿都会走路了。”

        

珝哥儿瑄姐儿一日日长大,十个月的时候能迈步,如今快满周岁了。两个淘气包会走路之后,不肯要人抱,自己迈着小胖腿走来走去。

        

东宫里铺着厚毯,兄妹两个又穿着厚实的丝袄,偶尔摔一跤,一屁股坐在地上,也不哭闹,自己爬起来继续走。

        

陆明玉和赵瑜闲话,两个孩子就在她们身边转悠。

        

赵瑜心思一移开,笑眯眯地冲孩子们招手:“快些到四婶娘这儿来。”

        

珝哥儿咧着小嘴,含糊不清地喊了一声“婶”。 

        

瑄姐儿最爱争宠,立刻冲了过来。

        

陆明玉眼疾手快,抢先一步将瑄姐儿抱进怀里:“瑄姐儿,四婶娘怀着身孕,你不能冲撞到四婶娘,听见了没有?”

        

陆明玉难得绷着脸。

        

瑄姐儿半懂不懂的,就知道亲娘凶自己了,撇撇小嘴就要哭。

        

陆明玉虽然疼孩子,从来不娇惯,立刻沉声说道:“不准哭!”

        

瑄姐儿抬眼看着亲娘,豆大的泪珠啪嗒啪嗒掉了下来。

        

珝哥儿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不过,兄妹两个一胎双生,朝夕相伴在一起,要哭当然是一起哭。于是,珝哥儿也扯着嗓子哭了起来。

        

赵瑜比陆明玉还要心疼,嗔了她一眼:“孩子这么一点大,能懂什么?又不是成心要撞我,你这么凶做什么!”

        

然后伸手将瑄姐儿抱了过去:“瑄姐儿乖,别哭。四婶娘在这儿呢!你娘凶你了,四婶娘替你揍她。”

        

作势虚虚打了陆明玉一拳。

        

瑄姐儿顿时破涕为笑,搂住赵瑜的脖子,将小胖脸凑够去蹭来蹭去。

        

蹭得赵瑜眉开眼笑,捧着瑄姐儿的小胖脸,吧唧吧唧亲了两口。

        

珝哥儿也不哭了,走到四婶娘身边,将小胖脸也递了过去。

        

瞧瞧这谄媚的德性!

        

陆明玉好气又好笑,瞪了两个孩子一眼。赵瑜被乐得不行,低头重重亲了珝哥儿两口。心情愉悦地说道:“他们兄妹两个,真是机灵可爱。以后不管生儿子还是女儿,能有他们兄妹一半机灵,我都心满意足了。”

        

陆明玉笑着叹道:“机不机灵的,看不出来。反正,兄妹两个淘气得很。小一点的时候,整日抱着。如今勉强会走路,倒是不要抱了,整日走来走去。得不错眼地盯着看着,不然随时就会摔一跤。兄妹两个,还会趁着大人不注意的时候打架。你捶我一拳,我踹你一脚的。”

        

赵瑜听得直乐:“他们还打架啊!”

        

“那可不。”陆明玉笑着接了话茬:“别看孩子小,心里什么都明白。娘亲先抱谁,祖母喜欢谁,谁吃第一口饭,谁先走一步,谁被第一个夸赞。总之,什么都要攀比。”

        

正说着话,就见珝哥儿奋力拉扯妹妹的衣服。等拉扯出空档来,将自己的头钻过去。

        

赵瑜被逗得咯咯直笑。

        

陆明玉心里不踏实,将两个淘气包都抱了过来:“你孕期还浅,还是小心为好。两个孩子力气都不小,可别伤着你的肚子。”

        

赵瑜笑着点头。

        

……

        

待赵瑜走了之后,陆明玉将孩子们放下,让他们兄妹并肩站好。

        

“你们两个都听好了。”陆明玉略略沉下脸:“以后走路要小心,不要横冲直撞,更不能碰着你们四婶娘,听见没有?”

        

珝哥儿瑄姐儿一起点头:“嗯。”

        

一副乖巧又听话的模样,瞬间让人的心软成一池春水。

        

实际上,一转头就会将亲娘的训斥抛在脑后。

        

陆明玉很清楚他们两个的脾气,继续绷着脸说道:“我今日说的话,你们都记着。要是不听娘的话,我就揍你们。”

        

兄妹两个继续点头:“嗯。”

        

绮云早看得心疼了,咳嗽一声说道:“孩子还小,娘娘说这些,他们哪里听得懂。等大一些再教训也不迟。再说了,四皇子妃娘娘今日什么事都没有嘛!”

        

陆明玉笑着白了绮云一眼:“真惹出祸来就迟了。”

        

绮云陪笑:“是是是,娘娘说的是。”

        

一边陪笑,一边伸手拉过孩子:“奴婢带小主子们出去反省,免得他们在娘娘面前打转,尽惹娘娘生气。”

        

珝哥儿和瑄姐儿最熟悉的人,除了亲娘,就是绮云了。

        

绮云一伸手,兄妹两个高高兴兴地拉住,迈着小腿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陆明玉无奈地一笑。好在乔皇后没在眼前,不然,以乔皇后护短的脾气,连这两句教训也别说了。

        

……

        

椒房殿里。

        

乔皇后忽然打了个喷嚏。

        

“也不知谁在背后说本宫的不是。”乔皇后用帕子擦拭嘴角,一边随口说笑。

        

彩兰抿唇笑道:“皇后娘娘贤惠宽和,宫中上下无人不说娘娘的好,哪里会有人说娘娘的不是。”

        

明知是奉承话,听着也顺耳。

        

乔皇后笑道:“就快正午了,令御膳房备膳。对了,送个口信去东宫,让太子妃带着孩子们过来一同用膳。”

        

乔皇后真是一日都离不得孙子孙女。这才半日没见,已经念叨三四回了。

        

彩兰笑着领命退下。

        

过了小半个时辰,陆明玉领着瑄姐儿珝哥儿来了。

        

两个孩子不会喊皇祖母,只会说单字:“母!母!”

        

乔皇后乐得眉开眼笑:“诶,祖母的乖孙乖孙女,快些过来,让祖母抱抱。”

        

瑄姐儿珝哥儿自己迈步走到皇祖母身边,然后,一左一右扯着乔皇后的衣袖撒娇,小脸上露出委屈,还一起回头看了亲娘一眼。

        

这是在向皇祖母告状哪!

        

陆明玉:“……”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