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浪公/做着跪爬h

    

这样靠脸和身体来获得钱财的女人,最下贱了。

        

管家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一把匕首,蹲下身,捏住秦若仪的脸,毫不手软,手起刀落,旋即,鲜红的血从她的脸上滚滚滴落。

        

之后,他随手指了两个佣人,吩咐道:“把她扔到大街上去,离家里远点,晦气。”

        

已是深夜,入了秋的晚上带着丝丝凉意。穿着睡衣的女人被丢在一条小巷子里,人事不省。

        

翌日早上,巷子里头的王大叔出门去买菜,走到巷子口的时候,看到围了一群人,正聚在一起不知道在看什么。王大叔好奇的走过去,挤到众人中间,这才看到那边不远处的地上躺着一个女人。

        

那女人披头散发,睡衣脏兮兮的,上面还有脚印。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有些青紫。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但周围观看的人明显没有伸出援手的打算。

        

王大叔心底一震,匆匆走过去,扳过那女子的肩膀。

        

被划花的脸映入眼帘。

        

围观的人群发出尖叫声:“啊!!!”

        

在她的脸上,一道长长的刀疤从左边脸上划至右脸颊的下方,因为时间很久了,甚至在她的脸上干涸,皮肉翻滚出来,流着红水,看上去格外骇人。

        

王大叔被吓得手脚发抖,拿出手机颤抖的拨打了120。 

        

——

        

秦若仪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眼皮沉甸甸的睁不开,脸颊有种麻木的感觉,鼻尖充斥着浓浓的消毒药水味。

        

耳边有人在说话。

        

“唉,好好的一个女孩子,脸被划成这样,以后该怎么办啊……”

        

“看下手的程度,一看就是带着恨的,说不准她是惹到了什么人,别人报复她。”

        

“啊?那我们要不要报警?”

        

“她现在还没醒,你报警有什么用?还不如等她醒了,说不定她自己知道谁是凶手呢。”

        

小护士匆匆说了几句,之后把托盘里的东西整理好,便离开了病房。

        

秦若仪费力的睁开了眼睛。

        

看着洁白的天花板,她陷入了短暂的迷茫。随后她坐起身,觉得自己浑身酸疼,脸也麻痹的没有知觉。她伸手摸了一下,但只摸到了厚厚的绷带。

        

秦若仪心底咯噔了一下。

        

病房里没有镜子,她很快冲出去,跑到了卫生间。

        

看到镜子里映照出来的自己,秦若仪倏然睁大了眼睛,“啊!!!”

        

她的整张脸都被厚厚的白色绷带缠住,纵使是这样,还有丝丝的血迹染红了绷带。之后,随着她的一声尖叫,拉扯到了刚刚敷好药的伤口,鲜血更是汩汩的滚出,迅速将绷带染红。

        

秦若仪摔倒在地,她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眼底充满了惊恐和绝望,“啊!!!”

        

接连两声叫声,惊动了整个楼层的人,有小护士注意到她,立刻赶过来,慌张的想要拉她,“小姐,你别激动,你的脸不能再拉伤了……”

        

“滚啊!”

        

秦若仪疯狂的大喊大叫。

        

她从镜子里看到了此时的自己,绝望的,疯狂的,狼狈的,不堪的。她无法接受的抓住小护士,拼命的撕扯她。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