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调教(H)/翁止熄痒

        

秘书都在心里替南以赫默哀。

        

秦家这位小祖宗,认识下来也五年了,即便没有近一步接触从半心岛,钱大翁案,秦市案,还有绑架案——她的作为,秘书也深知,记仇的很,尤其对家人的事,更记仇。

        

你去惹领导还有回旋余地在,你惹她,还一连动她两个亲人,这仇就算是结下了。

        

他也没有帮原家说情,说啥情,好端端的犯啥贱呢,耽误他回家陪老婆孩子。

        

倒是风国生联系了秦红绯说,“这事错的是许家和南以赫,惩罚他们足够了,如果一旦原家真的下水来,今年这年就不大好过了,我不建议这么大动干戈。”

        

秦红绯说道,“没事,我家不喜欢过年。”

        

风国生:“…………”

        

他道,“你家不喜欢过年,我喜欢过年,就当看在我面上,帮帮忙行吗,别搅的翻天覆地。”

        

秦红绯说道“我没想叫你为难,还是那句话,南以赫承认,这事就结束。我把主动权交出去了,取决于原家的态度,只要南以赫承认当年出轨劈腿,还我姑姑一个公道,这个事就算过去了,够大度了吧?”

        

“他南以赫和原可研犯贱,两个混到一起背叛我姑姑,我姑姑当年离家出走不说是他们故意导致,但他们就是因果之一…搞不好当初我姑姑被绑可能还有他们的手段在呢,啧,背叛我姑姑还为了还人情跑到我姑姑面前来,声势轰动,这也就是刚好遇上我而已,如果换个人,原家恐怕早不知道干什么混蛋事了要南以赫一声迟来十几年的道歉,过分吗?一声该给的道歉都不给,到底谁为难谁?”

        

风国生就哑然无语,“倒是不过分,就是你让南以赫承认这个无疑让他丢了脸…”

        

秦红绯笑道,“关我什么事?丢的又不是我的脸,他干出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有这一天,我这事办的已经够给脸了,我要是不给脸我直接掀翻了他原家,我只针对南以赫,许家犯的错,他们已经得到了惩罚,南以赫犯的,也得还我姑姑一个公道,原家这么死要面子,要了一个这样的女婿进门,我要是他们,我就让南以赫把锅都背下,保全他们所谓的面子,这样子也算补偿了我姑姑十几年来受的委屈…”

        

“这事,也就马马虎虎算过去了。”

        

“如果他们既要面子又要里子。”秦红绯语气稍冷,“那就问问他们有没有那么大的脸了。”

        

秦家,不受这委屈。

        

她秦红绯,也不会让家人受这委屈。

        

放下电话。

        

风国生对秘书说,“听到了,还有什么疑惑?”他就没指望去说情,只是解惑给秘书而已。

        

秘书错愕不已,“秦小姐这么刚…”

        

风国生说道,“这算什么刚啊,这算是留情的了,你是没看到钱大翁和牛博士,那会才是刚…”

        

谁盯她,她就弄死谁,你服气不。

        

“原家人真该去烧香拜佛,那会巴掌没打到秦沁或者秦妃脸上,否则就不是牺牲一个南以赫可以结束的了,多幸运,去和原大震转达吧,原家人脑子要是不坏,就赶紧把南以赫丢出来让这事了结了,真要是脑子不灵活要面子又要里子…”风国生语气也淡了,“那就告诉他们后果自负。”

        

秘书就去办了。

        

而这边——

        

秦红绯联系完风国生,周少安刚好来找她,听到了对话,忍不住说,“我怎么觉得…”

        

秦红绯随手丢了一灌汽水给他:“觉得什么?”

        

周少安在她旁边坐下说道,“你这行事做风感觉好容易得罪人,这也就是现在秦家势大,你有靠山,这万一哪天你犯错了倒了霉,得多少人对你落井下石啊,悠着点吧。”

        

秦红绯就转头看他。

        

周少安说,“干嘛,我不是咒你的意思。”

        

秦红绯摸摸下巴说,“我知道,但你提醒我了…”

        

“我做事这么善良耿直讲道理在这黑不溜漆的社会确实吃亏,保不好以后确实我要倒了,确实怕是少不得有人要落井下石…”太优秀遭嫉妒啊,哎。

        

“我也就说说,你咋还当真了,我靠。”见她反省起来了,周少安反而不习惯了,连忙道。

        

“你这提醒的好…”秦红绯挑眉道,“或许我该考虑找个靠山靠靠,这样我即便出了事,抱紧了大腿,别人也只能干看着没法落井下石。”

        

“…………”

        

周少安就觉得刚才内疚的自己就是个傻蛋!

        

内疚个锤子哦。

        

他瞪了秦红绯一眼,“你现在都爬到这位置了,能做你大腿的还有几个啊…”

        

秦妃和君紫宁走进来问道,“什么大腿?”

        

周少安就把话题重复了一下。

        

君紫宁就说道,“现在比秦家粗的大腿,有啊…唐家?”

        

周少安吐槽道,“唐家怎么算,唐家和秦家好的就差一家人似的,这都早就算抱上了…”

        

君紫宁就说道,“是抱上了,但是真要抱的话想长远点,唐女士其实再过十几年退休了,再想一下,她到底是长辈了,活再长到时候肯定也要提早退的,唐家也要有人接手的,那时候这大腿就有点抱不住了,找唐今南就不一样了,他是唐女士的儿子,自身成就家族成就就不用说了,现在唐女士在,可以护着,等到以后唐女士退了,他也足够强大了,到时候他也可以护着,所以……你要抱大腿的话,对唐今南好点,这叫长远投资。”

        

秦红绯给她举起拇指,“你牛…”

        

不愧是堂伯母的女儿!这算盘打得响啊。

        

君紫宁微点下巴一副这才哪跟哪:“还有更牛的,我说你们年纪相当,要不结个亲,关系加亲,这大腿抱的更牢固,以后就算秦家倒了有唐家,唐家倒了有秦家,强强联合谁也弄不死你们。”

        

秦红绯挑眉:“可以,优秀。”

        

君紫宁:“我也觉得。”

        

秦妃乐不可支。

        

周少安也目瞪口呆,“这么玩的话,估计不少人都得去跳楼。”转而问道,“我说,你不会真这么干吧。”

        

秘书都在心里替南以赫默哀。

        

秦家这位小祖宗,认识下来也五年了,即便没有近一步接触从半心岛,钱大翁案,秦市案,还有绑架案——她的作为,秘书也深知,记仇的很,尤其对家人的事,更记仇。

        

你去惹领导还有回旋余地在,你惹她,还一连动她两个亲人,这仇就算是结下了。

        

他也没有帮原家说情,说啥情,好端端的犯啥贱呢,耽误他回家陪老婆孩子。

        

倒是风国生联系了秦红绯说,“这事错的是许家和南以赫,惩罚他们足够了,如果一旦原家真的下水来,今年这年就不大好过了,我不建议这么大动干戈。”

        

秦红绯说道,“没事,我家不喜欢过年。”

        

风国生:“…………”

        

他道,“你家不喜欢过年,我喜欢过年,就当看在我面上,帮帮忙行吗,别搅的翻天覆地。”

        

秦红绯说道“我没想叫你为难,还是那句话,南以赫承认,这事就结束。我把主动权交出去了,取决于原家的态度,只要南以赫承认当年出轨劈腿,还我姑姑一个公道,这个事就算过去了,够大度了吧?”

        

“他南以赫和原可研犯贱,两个混到一起背叛我姑姑,我姑姑当年离家出走不说是他们故意导致,但他们就是因果之一…搞不好当初我姑姑被绑可能还有他们的手段在呢,啧,背叛我姑姑还为了还人情跑到我姑姑面前来,声势轰动,这也就是刚好遇上我而已,如果换个人,原家恐怕早不知道干什么混蛋事了要南以赫一声迟来十几年的道歉,过分吗?一声该给的道歉都不给,到底谁为难谁?”

        

风国生就哑然无语,“倒是不过分,就是你让南以赫承认这个无疑让他丢了脸…”

        

秦红绯笑道,“关我什么事?丢的又不是我的脸,他干出来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有这一天,我这事办的已经够给脸了,我要是不给脸我直接掀翻了他原家,我只针对南以赫,许家犯的错,他们已经得到了惩罚,南以赫犯的,也得还我姑姑一个公道,原家这么死要面子,要了一个这样的女婿进门,我要是他们,我就让南以赫把锅都背下,保全他们所谓的面子,这样子也算补偿了我姑姑十几年来受的委屈…”

        

“这事,也就马马虎虎算过去了。”

        

“如果他们既要面子又要里子。”秦红绯语气稍冷,“那就问问他们有没有那么大的脸了。”

        

秦家,不受这委屈。

        

她秦红绯,也不会让家人受这委屈。

        

放下电话。

        

风国生对秘书说,“听到了,还有什么疑惑?”他就没指望去说情,只是解惑给秘书而已。

        

秘书错愕不已,“秦小姐这么刚…”

        

风国生说道,“这算什么刚啊,这算是留情的了,你是没看到钱大翁和牛博士,那会才是刚…”

        

谁盯她,她就弄死谁,你服气不。

        

“原家人真该去烧香拜佛,那会巴掌没打到秦沁或者秦妃脸上,否则就不是牺牲一个南以赫可以结束的了,多幸运,去和原大震转达吧,原家人脑子要是不坏,就赶紧把南以赫丢出来让这事了结了,真要是脑子不灵活要面子又要里子…”风国生语气也淡了,“那就告诉他们后果自负。”

        

秘书就去办了。

        

而这边——

        

秦红绯联系完风国生,周少安刚好来找她,听到了对话,忍不住说,“我怎么觉得…”

        

秦红绯随手丢了一灌汽水给他:“觉得什么?”

        

周少安在她旁边坐下说道,“你这行事做风感觉好容易得罪人,这也就是现在秦家势大,你有靠山,这万一哪天你犯错了倒了霉,得多少人对你落井下石啊,悠着点吧。”

        

秦红绯就转头看他。

        

周少安说,“干嘛,我不是咒你的意思。”

        

秦红绯摸摸下巴说,“我知道,但你提醒我了…”

        

“我做事这么善良耿直讲道理在这黑不溜漆的社会确实吃亏,保不好以后确实我要倒了,确实怕是少不得有人要落井下石…”太优秀遭嫉妒啊,哎。

        

“我也就说说,你咋还当真了,我靠。”见她反省起来了,周少安反而不习惯了,连忙道。

        

“你这提醒的好…”秦红绯挑眉道,“或许我该考虑找个靠山靠靠,这样我即便出了事,抱紧了大腿,别人也只能干看着没法落井下石。”

        

“…………”

        

周少安就觉得刚才内疚的自己就是个傻蛋!

        

内疚个锤子哦。

        

他瞪了秦红绯一眼,“你现在都爬到这位置了,能做你大腿的还有几个啊…”

        

秦妃和君紫宁走进来问道,“什么大腿?”

        

周少安就把话题重复了一下。

        

君紫宁就说道,“现在比秦家粗的大腿,有啊…唐家?”

        

周少安吐槽道,“唐家怎么算,唐家和秦家好的就差一家人似的,这都早就算抱上了…”

        

君紫宁就说道,“是抱上了,但是真要抱的话想长远点,唐女士其实再过十几年退休了,再想一下,她到底是长辈了,活再长到时候肯定也要提早退的,唐家也要有人接手的,那时候这大腿就有点抱不住了,找唐今南就不一样了,他是唐女士的儿子,自身成就家族成就就不用说了,现在唐女士在,可以护着,等到以后唐女士退了,他也足够强大了,到时候他也可以护着,所以……你要抱大腿的话,对唐今南好点,这叫长远投资。”

        

秦红绯给她举起拇指,“你牛…”

        

不愧是堂伯母的女儿!这算盘打得响啊。

        

君紫宁微点下巴一副这才哪跟哪:“还有更牛的,我说你们年纪相当,要不结个亲,关系加亲,这大腿抱的更牢固,以后就算秦家倒了有唐家,唐家倒了有秦家,强强联合谁也弄不死你们。”

        

秦红绯挑眉:“可以,优秀。”

        

君紫宁:“我也觉得。”

        

秦妃乐不可支。

        

周少安也目瞪口呆,“这么玩的话,估计不少人都得去跳楼。”转而问道,“我说,你不会真这么干吧。”

        

秦红绯挑眉,“别把我想的那么缺德,我还是有点道德心的,唐小今多好一人,我不对自己人下手…”顿了下,她道,“除非真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不过还是别到那地步好。”

        

秦红绯挑眉,“别把我想的那么缺德,我还是有点道德心的,唐小今多好一人,我不对自己人下手…”顿了下,她道,“除非真到了逼不得已的地步,不过还是别到那地步好。”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