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腿架开h/乳妾(宫廷H)

   

曹玲玲对着空气踢了几下脚,捂着自己的脸。

        

该死的。

        

刚准备不理这个人了,结果凌珩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怎么了?”曹玲玲语气轻松,依旧捂着自己的脸,太害羞了呀。

        

“嗯,我怕你不理我了,所以打电和你说。”

        

“说什么。”

        

“说说小情侣之间正常调情啊。”

        

“凌珩!”曹玲玲气急败坏。

        

“在呢,不过玲玲,现在我都是你男朋友了,你还叫我名字吗?多生分呀。”

        

“那我叫你什么?”曹玲玲没反应过来。

        

凌珩沉吟了几秒说,“你们粉丝平时都是怎么叫我的?”

        

曹玲玲差点把老公脱口而出了。

        

然后说,“叫好大儿啊,妈妈粉不都是叫你儿子吗?”

        

凌珩一脸黑线,突然被占便宜了。

        

“那你是什么粉?”

        

曹玲玲咬了一下唇,小声的说,“事业粉。”

        

“得了吧,你平时没少喊老公,还撒谎。”

        

曹玲玲很心虚,平时都是给凌珩发私信或者评论都是老公老公的叫啊,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也没干过这事啊,凌珩怎么知道的。

        

可一时间也没想那么多,又回到,“女友粉。”

        

“那你该叫我什么?”

        

曹玲玲觉得自己没那个厚脸皮把老公叫出来,所以犹豫了很久,才喊了一句,“哥哥。”

        

凌珩满意了,心满意足啊。

        

虽然妹妹就只有宋欣洛一个,但是弟弟多啊,从小就被叫哥哥的,但是那种感觉和现在听到曹玲玲叫哥哥那不一样啊。

        

曹玲玲声音软软的,听的凌珩骨头都酥了。

        

走的时候应该多亲两口的啊,亏了亏了。

        

凌珩现在就想买机票折返回去,把人按在怀里来个法式热吻。

        

舌头勾舌头的那种。

        

亏了亏了,肠子都悔青了。

        

……

        

“辅导员跟你说什么?”

        

宋欣洛趴在桌上,心情郁闷。

        

“他说要等到大二才能搬出去。”

        

“那煜哥呢,他不是都已经搬出去了嘛,你真的让他独守空房啊?”

        

“那要不然呢,我也不能翻墙出去是吧?晚上还要查寝呢。”宋欣洛叹了一口气。

        

只得如实的把消息发给了楚煜。

        

楚煜也没得办法啊,现在已经三月了,六月底放假,也没多久,楚煜就算要等也等不了多久。

        

宋欣洛他们现在每天的训练也都加强了,早上要晨跑。

        

教官带着大家跑,一个都不能少。

        

天天早上五点多苦逼的就要爬起来跑步。

        

她们专业实在是太累了。

        

宋欣洛发现自己的长头发越来越麻烦了。

        

身边爱美的同学挺多的,但也受不了,都把头发剪短了。

        

宋欣洛很倔强,觉得自己还能坚持。

        

但是被教官喊去谈话了。

        

“宋欣洛,这头发呢太长了,你自己看看。”

        

即便是扎起来,还是个高马尾,也已经到了腰了。

        

“我觉得不太影响,我长这么大都没怎么剪过头发,平时都只是剪个发梢,舍不得。”

        

“舍不得也得剪啊,这每天打理多费时间,天天训练出一身汗,你是不是还得洗你这个头发?洗澡都比别人慢。”

        

教官劝了半天,压根没用。

        

宋欣洛十分的坚持,就是不应。

        

但是,天天晚上洗头中,宋欣洛自己先崩溃了。

        

短头发冲一下很容易。

        

她这个太费时间了,得洗两遍,还得抹一遍护发素,洗完了得抹发膜,然后还要吹干,不然没办法睡觉。

        

这么多一折腾,要一个小时的时间。

        

星期天,懒洋洋的窝在了沙发上。

        

楚煜任劳任怨的站在了她的身后给她吹头发。

        

嗡嗡的电吹风声音已经响了快二十分钟了。

        

宋欣洛这头发还没干。

        

本身头发就多,还这么长,从上朝着下面吹也确实太费时间。

        

突然嗡了一声之后,电吹风罢工了。

        

宋欣洛睁开了眼睛,回头看了一眼楚煜。

        

试了几下电吹风依旧没什么反应。

        

“好像坏了。”

        

宋欣洛抓着自己的头发看了看,还没干透呢。

        

“头发还没干,不能睡觉,不然明天会头疼的,去阳台吹一会儿吧。”

        

宋欣洛站在了阳台上吹着夜风,三月底了吹夜风竟然还凉嗖嗖的。

        

没吹几分钟宋欣洛自己先受不了。

        

“我明天要去剪头发。”

        

楚煜笑着,“行了,明天我再去买个大功率电吹风就好了。”

        

“不行,我就要剪头发,天天洗头,麻烦死了,洗完了还要慢慢吹干。”宋欣洛像是赌气一样。

        

楚煜压根没放在心上,但是没想到,第二天天一亮,宋欣洛就拽着他说要去剪头发。

        

楚煜还没清醒就被他这话给吓得清醒了。

        

看着面前的宋欣洛一本正经的样子,然后问,“你认真的?”

        

宋欣洛点点头,“认真认真的,快点起来,吃完早饭我们就去找找发廊,今天剪短一点,剪个齐肩短发。”

        

楚煜怕她后悔,连忙说,“不用剪这么短,就修一下发尾就好了。”

        

“不要,要剪就剪多一点,你快点起了,都几点了你还不起,楚煜你怎么这么懒呢?”

        

吃完早饭,宋欣洛真的兴致勃勃的拉着他去了街上。

        

看到了好几觉发廊,然后找了个环境最好的,也就是最贵的进去了。

        

“一进去,托尼老师就笑着问,“烫还是拉啊?这头发这么多,烫个明星同款吧。”

        

“剪掉。”宋欣洛坐在椅子上。

        

“剪掉?”理发师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嗯,剪掉,就剪这么短吧。”宋欣洛指了指自己的脖子。

        

“不是,姑娘,你这头发养了不少年吧?剪了多浪费啊?没必要剪这么短,要不然简单的修一下,然后我们做个头发,你条件好,随便做个都保证美美的。”

        

“不用,就剪掉就好了。”宋欣洛很认真,下定决定要剪头发的。

        

“太可惜了吧?”理发师还看向了一旁的楚煜。

        

楚煜探着头问,“喏喏,要是真剪了,没有七八年长不到这么长,你真的舍得吗?”

        

“快点剪吧,趁我还没有后悔。”宋欣洛是下定决心的,但是她也心疼啊。

        

其实剪个头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宋欣洛自己安慰着自己。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