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奶头好大&公用浪妇荡

     

“是的,的确。”

        

对于谢铭那看似嚣张的话语,维斯考特点了点头:“你是一个各方面都几乎没有缺陷的人。”

        

“如果没有在某方面强压住你的话,你几乎可以和无敌画上等号。”

        

“所以,我们的目标从来都不是杀死你,而是拖住你。”

        

“我的老友们,上吧。这可是过了四十年后,我们三人久违的共同作战啊!”

        

说着,维斯考特撒下了淡灰色的光芒。

        

而艾略特和爱莲身上伴随着他这个动作,散发出了朦胧的光辉。两人都能感觉到,现在的自己前所未有的强大。

        

本就拥有着可以与精灵匹敌力量的两位世界最强,此时再有了始源精灵加成,会变得有多强?

        

“上吧,爱莲。”

        

“艾略特……嗯!”

        

手指连续扣动扳机,铺满视界的灵力光束眨眼间便来到了谢铭面前。但这种朴实无华的射击,在很早以前就对谢铭派不上用场了。 

        

身影穿透空间,根本没有去管艾略特和爱莲,妖刀的刀锋直逼维斯考特的头颅。

        

哪怕那两人再强,也不过是达到了微微超过正常精灵的标准。那种程度,对现在的谢铭来说已经算不上威胁。

        

比起将心思放在这两人身上,不如直接取走维斯考特的项上人头,防止他继续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

        

“果然是直接冲着我来的啊….那么精灵那边,你不管了吗?”

        

“极死祭坛(阿萨谢尔athiel)。”

        

巨大的漆黑球体如同花骨朵一样在维斯考特头顶绽放,无数暗黑粒子徐徐洒落,维斯考特便纵身进入到了这暗黑粒子中。

        

另一边,见到谢铭并没有管自己。艾略特和爱莲也没有去回援维斯考特,而是直逼高挂天空的卡巴拉生命树图录。

        

只要解决了这个图录,让精灵们不再为其提供力量阻挡崇宫澪的轮回乐园,那么胜利就必将的倒向于他们这边。

        

不仅仅是艾略特和爱莲,在短暂的沉默后,崇宫澪的身体也消失在了原地。

        

“混蛋玩意。”

        

之前谢铭之所以那么嚣张的说,叫他们四人放马过来。其目的就是为吸引他们的注意力,不让他们去干涉天空中的精灵们。

        

哪怕只能拖延一点时间,等他恢复一下体内的能量,都是好的。

        

只要恢复些许,他便可以开启赤龙皇状态,强行杀掉维斯考特或崇宫澪,从而彻底奠定战局。

        

但很可惜,在场的几人都没有被他挑衅成功,保持着理智。哪怕是性格冲动的爱莲,都是如此。

        

如果光是艾略特和爱莲过去,那么谢铭可以放心的强杀掉维斯考特,再将这两人解决。因为卡巴拉生命树图录,也并不是完全没有防御能力。

        

这两人想要破开,还是需要花费相当的时间的。

        

可崇宫澪过去的话,所带来的威胁性就完全不同了。

        

虽然她不至于用无之天使将所有人湮灭,但肯定是不会让凛祢用凶祸乐园继续吞噬她的轮回乐园。

        

恐怕她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将凛祢和万由里重新归入到自己的万象圣堂和轮回乐园中,随后接受图录踏上成神阶梯。

        

“只有回援了…..”

        

然而,一道凌厉的喝声打消了谢铭的想法。

        

“暴虐公(nahema)!”

        

“天香?”

        

——————————

        

“怎么办….”

        

看着逐渐接近的几人,精灵们的眼中都出现了些许焦急。现在的她们,除了图录自带的防御机构外,没有任何的力量。

        

所有的力量都已经顺着通道,汇聚到了十香那里,再由十香输送给万由里和凛祢。

        

也就是说,最重要的枢纽是十香。现在唯一掌控着众人力量的,也是十香。

        

十香虽然脑子转的不快,但也明白现在的状况。

        

可问题在于,她控制住力量输送到上面两人身上,都已经是全力。根本不可能再分出心思去对付敌人。

        

就在这时,十香的心中回响起了另一道声音。

        

“十香。”

        

“这个声音是….天香?”

        

“是我。”

        

天香淡淡的说道:“分一部分力量给我,让我去战斗吧。”

        

“哎?天香你能出来吗?”

        

“当然。”意识空间中的天香双手抱胸:“之前我和你说过,我们是从灵结晶中诞生的存在,组成我们身体的,是完全的灵力。”

        

“也就是说,只要有着足够的灵力,那么我们两人便能够同时出现。”

        

“可是….这样对天香你….”

        

“多少会有些影响吧。”

        

天香不置可否的说道:“但现在并不是在意这种小事的情况了。”

        

“谢铭虽然强,但他毕竟只有一个人。不可能在对付敌人的同时,还能保护好这边。敌人,也不会让他这么做。”

        

“所以他现在急切需要的,是能够并肩作战的战友。而现在能够和他并肩作战的,只有我。”

        

“当然,决定权在你的手上。”

        

“……那我去战斗!天香你来替我…”

        

“不可能。”

        

打断了十香的话,天香冷冷的说道:“我是反转状态的精灵,所拥有的灵力都是反灵力。如果由我来执掌,那么生命树会变为邪恶树,所有精灵都会因我的影响发生反转。”

        

“……我明白了。”

        

在短暂的沉默之后,十香闷声说道:“机会,就让给你吧。”

        

“说什么呢,傻孩子。”

        

天香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们现在,也是在帮助谢铭,和他并肩战斗着啊!”

        

“我知道….”

        

嘟囔了几句,十香神色变得认真起来:“天香,我该怎么做。”

        

“那么,就和我一起高喊吧。”

        

““暴虐公(nahema)!!!””

        

漆黑的声音带着无比狂暴的灵力,从十香的身体中飞出,接过了骤然出现在十香另一只手的单刃重剑,挥出了一道巨大的漆黑光刃。

        

“什么!?”

        

“这个波动…反转精灵!?可是….”

        

被漆黑光刃逼退,艾略特和爱莲惊疑不定的看着面色冰冷的天香。而天香,则是再一次挥动武器。

        

“还想躲在一边看到什么时候?”

        

光刃切开空间,崇宫澪的身影缓缓出现。

        

“啊….我想起来了,就是你对吧?”天香冷冷的看着崇宫澪:“在我诞生的时候,不由分说将我给封印住的家伙。”

        

“你…”

        

“也罢,虽然不知道你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才让我诞生的,但至少在这件事上,我要对你说一声感谢。”

        

“但,也仅此而已。”

        

“你们三人….”

        

单刃巨剑微微前举,天香冷冷的宣告道:“如果已经做好死的觉悟的话,那就上前来吧。”

        

——————————

        

“哈哈哈哈,这又是一个意外啊。”

        

尽全力闪躲着谢铭的斩击,维斯考特发出了大笑:“但是可以吗?不回去帮助她?哪怕是反转精灵,也不可能敌过那三人的围攻啊。”

        

谢铭并没有进行回应,而是保持着怒涛的斩击,等待着维斯考特露出破绽的那一刻。

        

当天香出现时,他便明白自己现在需要做的是什么事情。

        

尽快斩杀维斯考特,回去帮助天香。

        

“还差一点点….”

        

体内的能量积蓄还差一点点,再一点点就能够使出赤龙皇状态了。

        

“这样不足以让你回去吗?那么….这样如何?”

        

在思考了一下后,维斯考特露出了笑容,突然伸手直接抓向谢铭妖刀的刀锋。没有任何意外,这根手臂直接被谢铭整个斩断。

        

但伴随着剧痛和鲜血,他的目的也达成了。

        

“永劫瘴狱(贝利亚尔belial)!”

        

“!!!!”

        

象征着轮回乐园的光之树旁,又出现了一颗通体漆黑,散发着绝望气息的暗之树。

        

作为分走了崇宫澪力量的第二名始源精灵,维斯考特的魔王和崇宫澪的天使所代表是完全的两面。

        

而且比起崇宫澪的天使,维斯考特的魔王不管是攻击性还是侵略性都更高。

        

暗之树的树根如网般将吞噬着轮回乐园的凶祸乐园团团缠住,似乎是想一口气将凶祸乐园和轮回乐园一起给吞下。

        

为了对付艾略特、爱莲和崇宫澪三人,十香分出了部分力量交给了天香。但也因此,给予凛祢和万由里的支援也相对应的减弱了。

        

察觉到这一点的崇宫澪,也开始操纵轮回乐园进行反扑。此刻,再加上永劫瘴狱的加入。凶祸乐园一时间,被两者给压制住了。

        

“唔!不行!”

        

“再这样下去…..”

        

“…….”

        

“这样都没有办法让你动摇啊…..”

        

用灵力简单封住了伤口,维斯考特因为疼痛而显得苍白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无奈。本来按照始源精灵的体制,哪怕是断臂这种级别的伤势,也是可以恢复的。

        

但此刻,他却完全没有感觉到有恢复的迹象。

        

而且因为伤势,他开始有些稳定不住体内的灵力了。继续下去,恐怕他将第一个战死。

        

这….可和他的计划对不上啊。

        

他是想当鹬蚌相争最终得力的渔翁,而不是先被鹬给吃掉的蚌啊。

        

要不,先逃?

        

卖掉爱莲、艾略特和崇宫澪,等到星屑和他们打了个两败俱伤后自己再来收尾?

        

或许看到好友的死亡,自己能感受到更多的愉悦呢?

        

“不行啊….”

        

他虽然是一个恶党,其他人的生死对他来说根本无关紧要,但出卖好友这件事他还是做不出来的。

        

哪怕艾略特背叛了他,但爱莲却自始自终在自己的身边啊。

        

那….就死吧。

        

死之前,给这个世界再多带来一些愉悦(痛苦)。

        

“■■■(凯梅蒂尔qemetiel)。”

        

体内的灵力开始如同风暴一般在周身呼啸,整个世界都仿佛在维斯考特念出这个单词时,化为了静止。

        

■■■所对应的,是崇宫澪的天使0(ain)。

        

其效果,是无视所有法则将事物抹消。

        

而此刻维斯考特的施展对象,是这颗星球本身,是无差别的抹消。

        

这是他最后的挣扎。

        

远在天空的崇宫澪无法赶到,察觉到异常往这里赶来的艾略特和爱莲更是遥不可及。

        

所以,无之魔王的施展是可以成功的。至少,可以带走星屑。

        

维斯考特是这样想的。

        

但很可惜,谢铭并不这么想。

        

“嘶….呼….”

        

双手握紧刀柄,将手中的长刀高举于身体之上。哪怕是不懂战斗的维斯考特都能认出,那是最基本的竖斩。

        

他,想要用这么普通的招式来斩掉自己的无之魔王吗?

        

谢铭用行动回答了他。

        

“尘世刀诀,恒。”

        

闪着寒光的刀锋轻飘飘的挥下,斩破了世界的寂静,斩断了灵力的风暴。也斩断了,维斯考特体内的灵结晶。

        

“……..”

        

噗通….

        

瞳孔扩散的维斯考特掉落在地,溅起些许灰尘。除了刚刚被斩断的手臂外,他的身上没有任何的伤口。

        

最后撇了眼这个扭曲的男人,谢铭转身朝着崇宫澪冲去。哪怕是和他擦肩而过的艾略特和爱莲两人,他都没有搭理。

        

“艾扎克!!!!”

        

爱莲疯狂的扑到了维斯考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扶起了他的身体:“艾扎克!艾扎克!你等等!我现在就用医疗用的显现装置…..”

        

说到一般,爱莲便卡住了。

        

因为她感觉不到怀中的男人身上的温度,感觉不到他身上的生命气息。

        

但因为始源精灵的体质,其实维斯考特现在还活着。就是说不出话,听不到声音,看东西也模模糊糊的。

        

他的生命,如同那微小的,随时可能熄灭的火苗。

        

是什么支持着他努力维持着这小火苗?

        

或许…是想等等自己的两位友人吧。

        

“是….爱莲?”

        

模糊的视线里进入了两道身影,一个似乎是抱着自己,不断的滴落什么东西。另一个,只是默默的看着自己。

        

“啊….是了。”

        

不是或许,是自己的确是想要再见见这两位友人。

        

是想看看他们,在见到自己死后,他们会露出什么样的表情。

        

虽然看的有一些模糊,但维斯考特还是感觉到了。他们现在…一定非常悲伤吧。

        

想到这件事,他的内心就充满了喜悦。

        

原来,他所追求的绝望,居然如此的简单!

        

现在的自己不正是处于绝望的中心吗?享受着周围人的悲伤、哀悼和绝望,这是多么令人舒畅的位置,多么令人雀跃的感受啊。

        

嘴角微微勾起,最后的一丝火苗因为这份舒畅而被吹灭。

        

灾难的源头之一,艾扎克·雷·佩勒姆·维斯考特,就此身死。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