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荡娇妻/通房发泄h

        

观云听雷法敏锐的觉察出这些声音来的方向,金龙气在斩须刀的锋芒上乍现,对着那个方向就劈了过去。

        

瞬间,面前是酣畅淋漓的破碎声,大片黑夜叉被荡涤干净,不过,这黑夜叉是从四面八方来的,嚎叫呼啸的声音宛如360度立体环绕声。

        

凤凰毛和猎仙索的声音从身后炸起,哑巴兰和程星河也不是白丁,宛如电蚊拍打上了蚊虫,后面是噼里啪啦坠落的声音。

        

“这怎么回事?”程星河的声音提了起来:“整个金翁宫,就是个苍蝇罩子?”

        

没错,一下把咱们给罩住了。

        

身边噼里啪啦全是大缸倒塌的声音,黑夜叉源源不断往外爬——能把这东西从地狱十九层请出来,不愧是天河主的派头。

        

“先生?”

        

我听到了江仲离的方位,心里一提:“当心!”

        

几道子呼啸而过的声音,对着江仲离的方向就过去了。

        

江仲离没躲——是躲不过,还是不想躲?

        

不对,江仲离的本事绝对不小,当初他以江瘸子的身份,就能斗得过江良他们。

        

可“咻”的一声,一缕元神弓从左侧斜入,宛如一颗流星,直接把那几道子声音,精准无比的贯穿,那个位置上,“吱”的一声惨叫,就安全了。

        

“洞仔的元神箭!”哑巴兰自豪了起来:“在这种地方,还是咱们洞仔管用!”

        

苏寻他爷爷是个魔鬼训练官,以前就为了锻炼他的准头,让他在夜里射树上的鸟,苏寻听力和眼力,都修行成了凡人的极限。

        

苏寻的脚步声靠了过来:“你们躲后面!”

        

话音未落,一串元神弓连环而出,正前方一些黑夜叉还没来得及扑过来,就中道崩殂,跌在了我们面前。

        

这一下,四周围万籁俱寂,那些黑夜叉不傻,知道有苏寻这种人存在,暂时不敢上前。

        

金毛也闻声而至,跟我们凑在了一起,“嗷呜”就是一声。

        

元神弓一掠,虚弱的光线,照在了江仲离脸上,余光就看见,江仲离眼里满是欣赏:“多谢你,不计前嫌。”

        

苏寻没答话。

        

苏寻以前跟我们在一起,其实就是为了当初的“江瘸子”。

        

“江瘸子”为了破开四相局,找到了苏家老爷子去破藏。

        

可是苏家老爷子死在了外头。

        

苏寻一直想给自家爷爷报仇。

        

可是现在,他知道了这一切,居然保护了江仲离。

        

江仲离看苏寻,不光是欣赏,似乎还有些似曾相识。

        

其实,我也有过这种感觉。

        

苏寻老让我想起来贺兰昭。

        

贺兰昭成了翁仲,上次也没来得及去看看他,不知道,这一次,他顺利的离开没有。

        

不,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现如今我们被扣住,最应该想的,是怎么出去,不然的话,我们就成了天河主的瓮中之鳖了。

        

在斩须刀和元神箭准确凌厉的攻势之下,那些黑夜叉全都偃旗息鼓,不光是他们,那个巨大的东西,似乎也及时停手,悄然隐匿在了黑暗的地方,潜伏着,在寻找一个攻向我们的机会。

        

哑巴兰低声说道:“刚才那个大的似乎也挺猛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山魈吗?”

        

“什么山魈,”程星河答道:“我看,是这些黑夜叉的爹,大黑夜叉。”

        

毋庸置疑,那个东西,是这里黑夜叉的头儿。

        

擒贼先擒王,要是能抓住了那个大夜叉,也许就安全了。

        

而且,我抬起了头,盯着头顶那个百断头的机关。

        

一旦把房顶子劈开,阳光一进来,这里的黑夜叉都得成了飞灰。

        

苏寻显然也觉出来了,低声说道:“你要是上去劈开顶子,这里我可以顶着。”

        

那就太好了,苏寻素来靠得住,他亲口应承的事情,就没有不靠谱的。

        

“好,那就指望你了。”我回头看向了程狗和哑巴兰的方向——虽然这里一片漆黑,对着他们,他们也觉不出来——说道:“你们俩在后面护住了洞仔。”

        

“用你废话。”

        

“放心吧哥!”

        

他们俩同时说了出来。

        

刚要动,手被牵了一下,一个声音,带着点哀求:“北斗,不要丢下我……”

        

高亚聪。

        

她的位置在最里面,倒是最安全的。

        

我没一点留恋的松开她的手:“水神环你也攥了这么半天了,一时半会儿死不了。”

        

高亚聪手一颤,就被我甩开了。

        

一颗天花出手,黯淡的光线在远处炸开,果然,四周围的缸全倒了。

        

每个缸上,都蹲着一个小小的,却极为凶恶的东西,有点像是每个华表上都立着的犼。

        

天花虽然有亮,但并不是阳光,这些黑夜叉是有点害怕,但瑟缩了一下之后,觉出来不会伤害到了自己,立马昂扬了起来。

        

程星河啧了一声:“这么多——哎,你说这个能晒成山货吗?”

        

好家伙,你是要吃还是怎么着?

        

而隔着那些数不清的缸和黑夜叉,角落里,蜷缩着巨大的身影。

        

就是那个大黑夜叉了。

        

苏寻已经拉开了元神弓,稳稳当当的对着那个黑影。

        

我看见面前有个假山石,一脚蹬上去,借力就翻到了天井上方。

        

果然,我这么一动,所有的黑夜叉都跟找到了机会一样,翻身对着我就冲了过来,速度极快,简直像是放大了的跳蚤。

        

不过苏寻转身,元神箭连珠炮似得从弓弦上绽放,一瞬间,那些黑夜叉呼啦啦倒了一片,像是下了一场雹子。

        

黑影一看苏寻被牵制住,蠢蠢欲动,可猎仙索和凤凰毛从两侧对着那个方向就过去了,这俩神兵利器的煞气一炸,那个黑影悻悻然就缩到了后面去。

        

太好了。

        

在他们的掩护下,我顺顺当当跃到了头顶的百断头下,斩须刀撩起了金龙气,对着那道子就机关就削了下去。

        

以斩须刀的力量,砍开这玩意儿,必定不成问题。

        

可没想到,锋芒在头顶耀起,居然并不是之前那种摧枯拉朽的痛快触感。

        

相反,手上一阵剧痛,这个顶子,竟然比斩须刀还硬?

        

不对劲儿啊!

        

难不成……果然,我这就看出来,顶子上,隐约有一道旋涡黑影。

        

这上头,镶嵌着九州鼎的碎片。

+1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