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外np强j_过度接触by乔段

       

对于郑建国的行程安排,大约翰当然都记在心上,看到郑建国做了决定,便跟着向会场门口走的时候,开口道:“门口有抗议的人群和记者,不过都被警察控制在对面街道。”

        

默然点了下头,郑建国脚步不停的踩在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发出哒哒声的出了由门童打开的玻璃大门,在对面传来喧哗声的同时,看到了那高举的抗议牌:“反对人类基因组计划!”

        

“这是对上帝的亵渎!”

        

“保护伞滚出不列颠!”

        

“疾病是上帝的考验!”

        

“信上帝得永生!”

        

“反对对试验动物的迫害!”

        

只是扫了对面一眼,郑建国便看到了几个熟悉的字眼,只是在欧美两地待了不少时间,看到这些人站在街对面喊着口号晃着牌子,连个扔臭鸡蛋的都没有,便在安迪等人的护送下上了路虎,一溜烟的消失在了街上。

        

瞅着那群人消失在后视镜里,副驾驶上的大约翰开口道:“这些警察是苏格兰场专门派来的。”

        

脑海中闪过已经成为重点保护对象的安娜,郑建国当然知道不列颠的警察效忠对象是王室,不是她让人派来的也差不多,当即开口道:“记得买点奇异果送过去,这种水果对孕妇比较好。”

        

飞快掏出笔记本记录过,大约翰面带好奇的开口道:“没有产地什么要求吗?”

        

郑建国摇了摇头:“没有,不过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卖的?”

        

发现郑建国连市面上有没有都不知道,大约翰也就没再问下去,而是直接拎起车载电话找过厨师长莱特,放下电话后开口道:“莱特说现在市面上没有奇异果,要到年底时分才会有。”

        

听到没有,郑建国不禁挑了挑眉头,他想起了让寇清凯搞的反季节蔬菜种植,那么再搞个反季节水果也是不错?

        

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郑建国开口道:“那你让人收集下看看世界上的温室大棚栽培技术,蔬菜和水果都行,看看哪里在研究这个。”

        

大约翰飞快拿起电话拨打过,不过让郑建国惊讶的是他又打给了厨师长莱特,很快问过后放下电话道:“莱特说荷兰那边在搞这个,不过和水果蔬菜无关,那边主要搞花卉培育。”

        

醒悟到应季果蔬关系到厨师长的手艺体现,郑建国也就点了点头开口道:“那让人找一下这方面的资料给我,既然花卉都能培育,那么果蔬类也是没什么问题的,不说物以稀为贵的赚钱,咱们随时能吃上也是种享受。”

        

面对郑建国的要求,大约翰只能是掏出小本本记下,直到收起后才面带好奇的开口道:“这个奇异果,对孕妇有什么好处?”

        

奇异果是猕猴桃在欧美的别称,特别是在欧洲这边,郑建国心说叶酸虽然已经被人发现了半个多世纪,可能预防神经管畸形以及红细胞贫血等症状还没人发现,便开口道:“按我家乡的说法没什么科学性,倒是这玩意富含维生素多点,比其他水果要丰富的多,所以多吃点没什么坏处。”

        

郑建国说的含糊,大约翰也就点了点头,他在大学那会儿就学过中国历史,自从认识这货后又找了不少的书看过。

        

可关于没有什么科学性的说法,还是他正式接位管家后才了解到的,好在不论是不列颠还是美利坚,都有类似的这种传统说法。

        

发现大约翰没有再追问,郑建国心中松了口气,好在这时车子已经开进了城堡医院里,看着一辆救护车飞快开出门,他则在车子直接进了地下停车场后,从内部电梯上了楼。

        

大约翰看了眼手腕上的表,开口道:“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35分钟。”

        

这时在委婉的提醒自己别早到了,那会让要见面的人感到失礼,郑建国想起老约翰的话,不禁点了下头示意自己知道这点。

        

不过,这对于库尔特·席姆来说,郑建国倒是不想被生意场人情场上的考量因素所干扰:“我会以医生的身份和他沟通,而不是主人和客人的身份,之所以你没有感受到这位大佬的研究有多么革命性,那是因为你没有被人打开腹腔后割掉阑尾,并且永久的在小腹上留个剖腹产般的缝合伤口。”

        

大约翰满脸好奇:“阑尾切除术,需要在肚子上划个口子?”

        

“是的,大概这么大——”

        

探出双手的食指比划了差不多二十厘米的样子,郑建国发现大约翰和安迪以及其他保镖看来时,接着收起其中一个食指后接着开口道:“而用这位医生的办法,切个阑尾只需留两个手指头粗的疤痕,如果你们要切除阑尾的话,你们会选择哪个?”

        

大约翰点了点头道:“那肯定是这位医生了。”

        

瞅过满脸赞同的安迪,郑建国收起手指后看着打开的电梯门,迈步走了出去:“而且,用这个技术第二天就可以下床了,如果采用前者的技术,最少也要三五天才能下地,这可是造福无数外科患者的无上功德。”

        

郑建国丝毫没有掩饰对这位库尔特·席姆的认可,以至于他到了自己在医院里的办公室时,还专门找了件带有医院标志的白大褂,当然工牌就没有了。

        

只是当郑建国早早的到了要见面的会议室门口,没想到对面座位上已经坐了个发际线后移,并且还白了顶的中年人,看到他出现后飞快站起,操着口有些僵硬的英语道:“郑,你是郑医生?”

        

瞅了眼对方身上已经起了毛边的呢子大衣,郑建国不确定的开口道:“席姆医生?”

        

“是!是我,库尔特·席姆。”

        

满脸惊讶的库尔特·席姆打量着面前这张年轻到令人惊叹的面颊,语速却是怎么都提不上去:“西德基尔市,噢,就是在西德北部的,一个港口城市,那里被称为“帆船之都”,是一座非常漂亮的港口城市,只是人数并不多,我就在它的妇科医院——”

        

看到库尔特·席姆说着闭上了嘴后抓紧他手里的包,郑建国点了点头推开会议室的门,便看了眼旁边的大约翰:“去问问范戴琳有没有德语翻译。”

        

打发大约翰去找了德语翻译,郑建国回过头笑道:“席姆医生,请进吧,咱们里面谈。”

        

“好的,好的。”

        

进了宽敞的会议室,席姆又解开了领子上的扣子,郑建国便让他坐在了旁边后隔了个座位坐下,筹措了下词汇的用慢速开口道:“席姆医生,你是怎么想起要赋予腹腔镜新的功能的?”

        

眨了下眼,席姆同样的慢慢开口道:“那是很早了,大概有五六年的时间了,一个才做了绝育手术的患者,突然出现大出血,而原因则是结扎环滑动异位——”

        

脑海中闪过以前听来的病例,郑建国点了下头道:“那需要通过手术手段,重新让结扎环复位。”

        

飞快点了下头,席姆接着开口道:“是的,但是大出血的情况下,没办法再进行剖腹产手术,所以在取得患者家属同意后,我便采用了腹腔镜来主导复位手术,那次给了我很大的鼓励,只是我没想到这么多人——不理解。”

        

发现对方在给反对者们下定义时迟疑了下,郑建国倒是扯了下嘴角,开口道:“我的家乡有一句谚语,说的是只有无能的人才不会被人们所嫉妒,直白点来说,就是发光的金子会让铜铁的暗淡更加显眼。

        

而您现在之所以会被这么多人指责,则是因为您在完成革命性的手术后,没有对这项技术进行总结。”

        

库尔特·席姆摇了摇头,飞快道:“我总结了,我还写了份材料给到了医院,后来又给了市里的医生协会,还有妇产协会——”

        

郑建国靠坐在了椅子里面,摇了下头后开口道:“我发现幽门螺旋杆菌之前,我的导师认为帕尔莫医生对几千个病例的分析没有错。

        

并且以此认为我不会从胃里面找出幽门螺旋杆菌,他那时和世界上所有的消化科医生一样,都认为胃部是个无菌环境。”

        

库尔特·席姆重重的点了下头,白皙的面颊隐隐发红:“是的,郑医生,来之前我拜读过你的研究,你是个颠覆者,你的发现颠覆了所有肠胃病医生的认知——”

        

郑建国摇了摇头,笑道:“那您应该知道,我是怎么颠覆的吧?”

        

库尔特·席姆再次点了点头:“您找出了幽门螺旋杆菌,我来之前就听说过您的经历,和您的执着。”

        

郑建国摇了摇头,正色道:“不是我找出了幽门螺旋杆菌,才颠覆了全世界肠胃病医生们的认知,是我把找出它的过程发到了《柳叶刀》上面,才让所有的人接受了我的发现。”

        

库尔特·席姆愣住了,他作为医生,当然明白《柳叶刀》是个什么期刊。

        

只是,他有些不确定理解了郑建国所表达的意义,于是白皙的面色上现出了狐疑之色:“您是说,发到了《柳叶刀》上,才让人们认可了您的发现?”

        

点了下头,郑建国满脸正色道:“是的,您的材料不应该给医生协会,妇产协会,而是应该写成论文,寄给《柳叶刀》的编辑们。

        

或者,是《美利坚医学杂志》和《新英格兰医学》这些杂志,如果它们接受了您的研究,那些医生协会或者是妇产协会,还会要除名您吗?”

        

库尔特·席姆瞬间嘴巴大张,满脸不可置信:“这个,能发到这些杂志上?”

        

看到库尔特·席姆的反应,郑建国好似有些明白这位为什么会落得这个下场了:“您看过这些杂志吗?”

        

“这些杂志——很贵。”

        

迟疑的说了句,库尔特·席姆接着开口道:“我只看些当地的妇产类杂志——”

        

确认了人家压根没想过自己搞的是研究,郑建国也就将先前的计划扔出了脑海,改口道:“那个,你要是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帮你写下论文,您放心将研究材料交给我吗?”

        

“真的?!当然相信!”

        

满脸惊喜的脱口而出,库尔特·席姆虽然没接触过研究,可他来之前是对这位的报道都看了下。

        

什么都不说的单是论文,就已经发遍了《科学》和《自然》这种世界顶级杂志,至于《柳叶刀》什么的更是发了不知多少篇。

        

不过说完后,库尔特·席姆又面现疑惑:“您为什么会这么帮我?我想您不是因为这篇论文吧?”

        

库尔特·席姆虽然没想到自己做的这些可以发《柳叶刀》等期刊杂志,可他对于论文带来的意义并不陌生,特别是发到《柳叶刀》上这种,对于一个医生而言就是达到了人生巅峰。

        

当然,郑建国这种不算,库尔特·席姆认为他的目标,应该是《科学》和《自然》才行,《柳叶刀》这种,应该看不上才对:“这个论文署名,对您也没什么意义吧?”

        

“不!这对我有意义。”

        

郑建国摇了摇头说过,便见库尔特·席姆瞬间愣住,也就继续开口道:“咱们都知道这项技术的出现,可以让患者避免挨一刀,可以降低手术感染并发症,可以缩短患者康复日期,可以降低患者的医疗成本,而且我认为这项技术在外科领域拥有更加广阔的应用空间。”

        

库尔特·席姆瞬间瞪大了眼睛:“您也认为对于患者有着重大的积极意义?”

        

“是的。”

        

郑建国点了下头时,库尔特·席姆双手也就捏住搓了下,不知想到什么的面现迟疑过,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郑建国却没让他开口的接着说了起来:“如果您愿意到城堡医院来工作的话,我愿意聘请您为微创技术中心的主任,负责领导中心就该技术在外科领域内的研究工作。”

        

库尔特·席姆面色大变:“您要直接在人体上开展研究?!”

        

嘴角抽搐了下,郑建国摇了摇头道:“不,当然是先在动物上开展相关研究,比如咱们的近亲,灵长类中的猴子,猩猩,一边研究一边等待合适的患者出现。”

        

库尔特·席姆缓缓的开口道:“那个,实验动物应该不便宜——”

        

郑建国没接他的话,而是发问道:“我听说手术工具都是您自己改造研发的,不知道有没有申请专利出售赚钱的想法?!”

        

满是喜悦的库尔特·席姆满脸狐疑:“这个,我也想过——”

0

更多精彩

攵之女痒小说_乱h伦

2021年9月27日 小羽 0

         在参观完了华腾工业集团的生产线和研发中心之后,张起航又带着这些激动不已的老毛子们来到了新建的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