厨房喂奶乳HH_手指潮喷h文

      

纪天铭动静小, 父女俩并没有听见。

        

乖宝宝?

        

纪寒年被宝宝说得一愣,嘴角古怪地扯了扯,揉揉她的小脑袋:“睡吧。”

        

花啾瞄了他一眼, 大黑眼珠像剔透纯粹的宝石, 透着认真。

        

“爸爸,你一定要道歉呦!不要逃避!”

        

不然妈妈会伤心的。

        

纪寒年目光软了软, 颔首答应她:“宝宝放心,睡觉吧。”

        

过于忧虑爸爸妈妈关系的小团子这才松了口气,爬上床。

        

纪寒年帮团子关上灯。

        

儿童房的光线暗下来, 门被关上之后, 就只留下细细的一道缝,等走廊的灯也灭了, 整个卧室就彻底寂静下来。

        

花啾在黑暗中眨眨眼,突然撅着屁股爬下床, 光着脚噔噔噔跑去阳台。 

        

月色下空旷的小花园一片静寂。

        

花啾捧着肉乎乎的小脸蛋,蹲在阳台啃了两颗冬枣, 确信不会再出现人影了, 才乖乖去漱了口, 爬上床钻进小被子里。

        

纪天铭听着他妹啃完枣, 才鸣金收兵。

        

脑子里一时是外卖员不会吃东西妹妹的劝阻,一时是他爸跟宝宝推心置腹的坦诚。

        

……真是魔幻的一天。

        

第二天一早, 王婶准备了早餐,一家四口齐聚于餐桌上。

        

纪天铭眼皮微耷,搔了搔耳朵。

        

花啾被安排进宝宝餐椅里, 戴着餐巾,呆呆地眨眨眼,吸了下小鼻子。

        

她正在丰盛的食物之间徘徊, 小餐盘里突然被放了两颗鳕鱼球。

        

绵密的香味瞬间唤醒了熬夜早起的困倦。

        

花啾兴冲冲地抄起宝宝餐勺,嗷呜一口吞下去,幸福地眯起了眼。

        

“谢谢爸爸!”

        

纪天铭迟缓地眨了眨眼,紧接着便看到他平日里不可一世的老父亲拿过饭碗,给他妈盛了一碗南瓜粥。

        

连秋芸睨了他一眼。

        

纪寒年神色如常地拿过碗,又给小儿子盛了碗粥。

        

……纪天铭差点把粥掀出去。

        

他被父亲异常的反应搞得清醒了,然后后知后觉想起昨晚他跟妹妹的对话。

        

“……”

        

纪天铭撇了撇嘴。

        

纪寒年:“吃吧。”

        

虽然之前不太愉快,但也没人故意找茬。

        

饭后,纪寒年又主动提起:“今天我送啾啾去学校。”

        

连秋芸擦了擦嘴角:“爱送不送。”

        

纪天铭换好校服挎上书包,扫了一眼,见他爸还真准备开车送他妹,一顿,就飞快脚底抹油跑了。

        

开玩笑——

        

几分钟的路程,让他跟他爹挤在一辆车里,还不得闷死!

        

跟哥哥相比,花啾却没有那么多顾虑。

        

她昨晚刚跟爸爸说完话,今天没那么怕他了。

        

刚钻进车里就问:“爸爸你跟妈妈道歉了吗?”

        

纪寒年没想到宝宝会主动提起这茬,顿了一下,双手交叉放在腿上,大拇指搓了搓。

        

“还没。”

        

花啾闻言露出“孺子不可教也”的小表情。

        

她又问:“那爸爸,你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

        

回应她的是满车厢的沉默。

        

纪寒年微微眯起眼,似乎在神游天外,显然不知道。

        

“爸爸,你这样是不对的。”花啾严肃地说,“妈妈喜欢你,她一定会告诉你错在哪里。”

        

“你不问,她就不高兴啦。”

        

纪寒年回神。

        

他竟然觉得小家伙这话还挺有哲理:“啾啾说得对。”

        

花啾嘿嘿一笑:“那爸爸一定要问,不能让妈妈难过。”

        

纪寒年突然发现小团子简直三句不离妈妈。

        

因为是领养的孩子,没在身边长大,纪寒年虽然对宝宝有种长辈的容纳与温和,但始终跟她算不上亲近。或者像别人家的孩子,连句重话都不会提。

        

然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的所有人已经跟小家伙亲密无间了。

        

他心中又升起奇异的感觉。

        

“宝宝很喜欢妈妈吗?”

        

“喜欢!”花啾笑眯眯弯起眼睛,谈到妈妈,似乎有说不完的话,“妈妈美美的,香香的,还会亲亲啾啾,给啾啾做小衣服……她好厉害!”

        

“啾啾喜欢妈妈!”

        

纪寒年被宝宝的快乐感染,想到妻子,冷峻的嘴角微弯。

        

花啾说完,小奶音又突然变得遗憾。

        

“但是妈妈最近不高兴。”

        

她继续小声逼逼,又似乎带着点期待:“如果爸爸不道歉,说不定、妈妈就最喜欢啾啾了。”

        

纪寒年:“?”

        

这莫名其妙的危机感……

        

学校很快就到了。

        

花啾想起什么似的跟纪寒年说:“啾啾要考试了。”

        

纪寒年这才注意到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今天好像有点紧张。

        

他安抚宝宝道:“不用紧张,结果不重要。”

        

这话显然跟宝宝期待的背道而驰。

        

花啾瞄了他一眼,小声问:“爸爸,如果啾啾考得好的话……可以有一个奖励嘛。”

        

纪寒年:“当然可以。”

        

他不是什么吝啬的人,见小团子好像不好意思开口,便大方地说:“两个也没问题。”

        

花啾眼睛亮了一下,又一本正经地摇摇脑袋。

        

“一个就够啦。”

        

纪寒年开始对小团子期盼的奖励感兴趣了:“那啾啾想要什么。”

        

花啾没想到纪寒年这么爱好说话,她攥起小拳头,小脸蛋兴奋得通红——

        

“骑大马可以嘛!”

        

纪寒年一愣。

        

团子眼睛亮晶晶地问:“可以吗可以吗?”

        

纪寒年迟疑地问:“就只是……”

        

“骑大马?”

        

团子认真地点点小脑袋。

        

她好羡慕恬恬可以骑大马。

        

那种跟宝宝没有隔阂和客气的爸爸,她很羡慕。

        

纪寒年扶着她的小脑袋往里走,若有所思地答应:“没问题。”

        

纪寒年是第一次来学校送宝宝。

        

他长得高大英俊,很有气势,站在教室外面,即便周围的家长身份不俗,也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小朋友看见传说中的啾啾爸爸,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他就是纪寒年呀!”

        

“我爸爸说他很厉害……”

        

“啾啾爸爸有点帅喔。”

        

“啾啾妈妈也可漂亮了!”

        

花啾听见小朋友们的夸奖,心里美滋滋的,大眼睛弯成月牙。

        

纪寒年看着她进了教室,旁边有家长笑着搭话。

        

“你就是啾啾爸爸吧。”

        

纪寒年回过神,微微颔首。

        

对方家长自来熟,好笑地问:“上次啾啾说完那句话回去是不是挨教训了?我看她这段时间都挺老实的。”

        

纪寒年面露疑惑。

        

对方便提醒他——就是宝宝用爸爸震慑小朋友的那句话。

        

纪寒年这才想起来。

        

他想起上次仿佛是开会间隙,因为有朋友为了跟妻子一年一度的旅行推掉工作,他一时意动,阿芸发过来消息时,也问起她,但她那时候忙着一个项目,暂时拒绝了。

        

一直到现在。

        

幼儿部开始上课了,纪寒年从教学楼离开,点开跟妻子的聊天框,很快翻到那个视频,又看了一遍。

        

笑意渐渐蔓延到眼尾。

        

助理好奇地问:“纪总,您在看什么?”

        

“啾啾在幼儿园的监控视频。”

        

纪寒年难得把手机给他看。

        

助理点开视频,便看到熟悉的小团子正跟人对峙,脸颊肉嘟嘟的,小奶音理直气壮:“我爸是纪寒年!”

        

他笑出了声:“啾啾真可爱。”

        

纪寒年深以为然地点头。

        

助理关掉视频,无可避免地扫见了夫妻俩的聊天记录,一愣,又下意识往下一划。

        

——表情变得呆滞。

        

纪寒年瞧见这一幕:“怎么了。”

        

他跟妻子的聊天没有商业隐私,不怕让人看了去。况且小齐从很久以前就是他的助理,比起普通下属,没那么多规矩。

        

助理简直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嘴角抽了抽,把手机还给老板,欲言又止。

        

纪寒年:“说吧。”

        

助理试探地问:“夫人最近对您的态度是不是不太友好?”

        

何止不友好……

        

都开始翻旧账了。

        

纪寒年在感情上再迟钝,也知道妻子回忆往昔不是个好兆头,他揣摩片刻,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

        

“怎么看出来的。”

        

这还用问?

        

助理深深怀疑,如果不是纪总本人足够优秀,又有权有势,去掉这些硬性条件,他根本娶不到老婆。

        

他斟酌了一下:“比如您约夫人旅行,这是个好事情。”

        

纪寒年“嗯”了一声,深邃的眸子盯着助理。

        

助理硬着头皮说:“但夫人刚拒绝一次,您就放弃了,还转头聊起工作……”简直毁人心情,煞人风景。

        

“夫人不高兴很正常。”

        

“是吗。”纪寒年把聊天记录又看了一次,完全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工作是正事,我总不能耽误她。”

        

助理:“…………”

        

他试图举例:“我女朋友送我东西的时候,我偶尔也会假意推拒,说浪费、或者她应该多给自己添东西,但其实我很喜欢。”

        

纪寒年若有所思:“然后她会不高兴。”

        

助理:“不,她会骂我不知好歹,紧接着我坦诚自己的喜爱,当然……不是被逼的。”

        

纪寒年:……听起来像是有病。

        

助理:“虽然两件事不太一样,但本质差不多,纪总,你应该倾听夫人内心的想法。”

        

“她没再回复您已经说明了问题。”

        

纪寒年陷入思考。

        

也就是说,妻子说她有工作要忙只是客气,其实很期待跟他的旅行。

        

“……”

        

纪寒年突然坐立不安,他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令妻子不愉快的事。

        

但他内心深处又有些不解。

        

父母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相处模式,有事说事,即便旅行,也是母亲提前规划好路线和安排,以适应父亲繁忙的日程。

        

当然,他和妻子不同。

        

但是除了阿芸不用迁就他,又没有太大的不同……

        

纪寒年一时间陷入思索。

        

半个小时后,车子抵达妖管所。

        

助理留在车内,看着老板进了这个神秘的地方。

        

纪寒年问过一次,妖管所说进度堪忧,他便暂时搁置,若不是妻子提起,他这次也不会专程上门。

        

可他这次碰到了钉子。

        

妖管局局长、鹰怪褚江暝也在。

        

“纪总,你还不知道?”

        

“知道什么。”纪寒年皱眉。

        

褚江暝看向那口锅,邀他到休息室谈话。

        

“青铜锅一直不化形,妖管局没办法开展工作,但两个月前,有人意外发现它会在半夜消失。”

        

“后来查了天网,又有人跟着,你猜我们发现了什么?”

        

纪寒年:“嗯?”

        

褚江暝挑挑眉,点了根烟:“这只据说威胁性S级的妖怪去学校隔壁的果园摘水果,大半夜的送到你家……已经持续两个月了。”

        

纪寒年眼皮一跳。

        

褚江暝吐出一个烟圈,摇头道:“纪总,你别怪我不厚道,但被人盯着,还算在可控范围之内……万一真离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办了。”

        

“普通妖怪可不能凭空从房间消失。”

        

纪寒年眯起眼:“凭空消失?”

        

“对,房间的监控没有捕捉到任何影子,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在果园了。”

        

……

        

跟上次考试不同,花啾这次拿到卷子,略一沉气,唰唰唰地就把题目做完了。

        

跟班里的学霸宝宝也没差太远。

        

她还提前交卷了呢!!

        

花啾交完卷子就飘了,美滋滋地背上小书包冲出教室。

        

司机看宝宝这么高兴,也被她喜悦的心情感染到。

        

“啾啾要放假了?”

        

“是呀叔叔!”

        

过几天再来一次学校就彻底结束啦!

        

校园生活结束的花啾彻底开始了她的幸福生活。

        

奶奶离开了,但因为有聪明到仿佛成了精的金毛在,花啾依旧可以在小区里乱跑乱玩。

        

但乐极生悲,放假第一天她就因为溜到结冰的水池上被摔了一跤。

        

花啾疼得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可怜兮兮的,但为了防止妈妈不让她出门,她忍着没说。

        

但事情还是在妈妈给她洗澡的时候泄露了。

        

圆嘟嘟的奶团子坐在澡盆里,白色的泡沫盖满水面,只露出一颗小脑袋,她细软的头发沁湿了,贴在头皮上,大眼睛乌溜溜的,奶膘白软,像个小和尚。

        

宝宝刚才一过来就蹿进了澡盆,快得很,连秋芸隐约看到什么。

        

她狐疑道:“搓搓胳膊。”

        

花啾埋在泡沫底下搓了搓,乖乖眨眼。

        

“抬起来搓搓。”

        

花啾慢吞吞地抬胳膊,唰唰搓了两下,迅速埋进水里,溅了连秋芸一脸水珠。

        

连秋芸抹抹脸,气笑了:“怎么洗澡的?”

        

说罢直接抓住宝宝的小胳膊,拿出来细看。

        

这一看笑脸就没了。

        

宝宝藕节似的小胖胳膊上,还真有两块淤青,宝宝骨头细,奶肉又软又白,青了两块,就显得尤其吓人。

        

连秋芸脸色一沉,像是要兴师问罪:“啾啾。”

        

花啾觑了妈妈一眼,突然鬼兮兮地抬起小胳膊,在脑袋上比了个心。

        

连秋芸一滞。

        

宝宝比心看着她,大眼睛眨眨。

        

连秋芸瞬间破功。

        

她想笑没笑出来,心疼地捏过宝宝胳膊:“跟谁打架了?”

        

小团子立刻为自己辩解:“宝宝乖乖!不打架,摔到了,疼疼。”

        

连秋芸:“在哪摔的?”

        

花啾怕妈妈不让她出去玩,咕哝一声,没回答上来。

        

连秋芸轻轻地拍了一下她的小胳膊:“那妈妈去问狗狗。”

        

花啾缩起脑袋,不情不愿地说:“水池,冰上……”

        

小区里的水池很浅,只有几十厘米,到东西只剩下薄薄一层被冻成冰,调皮捣蛋的孩子最爱去。

        

团子说完,连秋芸果然下了禁令。

        

“以后不许去了。”

        

花啾小嘴一瘪,却又听妈妈说:“摔出个好歹还想帮妈妈拍照?想得美。”

        

连秋芸说着,把宝宝转了一圈,在她小屁股上也看到一团淤青,顿时气得抬了抬手……没舍得拍下去。

        

她屈起食指在宝宝脑壳上敲了一下,恨铁不成钢。

        

“怎么这么捣蛋!”

        

花啾捂住脑袋,嘴皮子忽然利索起来。

        

“啾啾不捣蛋了!妈妈,啾啾可以去帮你吗?”

        

连秋芸好气又好笑:“先好好洗澡!”

        

花啾闻言乖乖地沉进了热水里,看妈妈皱着眉检查她身上的伤口,还搞怪地捏了下小鸭子。

        

噶——

        

她也跟着奶呼呼地叫:“嘎嘎。”

        

连秋芸没忍住笑出了声。

        

使出浑身解数卖乖讨巧后,第二天,花啾终于如愿跟着妈妈去了她的公司。

        

嘴上说着“帮妈妈拍照”,其实花啾还有个小心思——

        

她要看看是哪个小朋友勾走了妈妈的心!

        

怀揣着这样的想法,花啾气势汹汹地窝在妈妈怀里,大眼睛偷偷瞄出去,想要寻找小朋友的身影。

        

结果妈妈直接把她带到了“小朋友”身边。

        

连秋芸把宝宝放到地上:“啾啾,珞珞要跟你一起拍照哦,她比你大半岁,叫姐姐。”

        

花啾惊呆地看着这个比她大半岁的姐姐,小嘴张成o型——

        

她好瘦好高啊!

        

跟小学生一样高!!

        

花啾后退一步,准备宣示主权的想法立刻蔫了,没出息地放缓了小奶音:“姐姐你好,我是啾啾。”

        

毛珞珞看了一眼这个连腰都没有的小奶球,视线在她肉乎乎的小脸蛋上停留片刻。

        

“……嗯。”

        

毛珞珞的母亲是时尚圈名模,身高足有一米八,受遗传影响,她个子也高,不到五岁就一米二了。

        

虽然年龄小,但她入行已经一年,拍起照片游刃有余,一分钟换了好几个姿势,衣服也换得极快……

        

花啾看得一愣一愣的。

        

她终于感觉到自己就是来凑数的!

        

拍照间隙,花啾忍不住跟在毛珞珞屁股后面询问。

        

“姐姐你为什么这么高呀?”

        

“遗传。”

        

“那你为什么这么瘦?”

        

“管住嘴。”

        

花啾小声嘀咕:“可是啾啾不吃也没瘦。”

        

说着她啃了一口巧克力。

        

毛珞珞:“……”

        

她扫了一眼小家伙,想起妈妈让她跟团子交好的话,提醒道:“反正你如果吃这么多的话就永远不会瘦。”

        

花啾呆了一瞬,低头看看巧克力,然后突然小嘴一张,理直气壮地把它全塞进了嘴里。

        

毛珞珞目瞪口呆地看着她。

        

花啾两腮鼓囊囊的,像只小仓鼠。

        

她边吃边解释:“我吃完就不吃啦。”

        

毛珞珞:……鬼才信。

        

毛珞珞休息的时候,花啾就上了。

        

现在入冬了,但拍的宣传照是春装。

        

花啾小脑袋从米色衬衫里钻进去,外面穿上皮质的棕色小马甲,下装是棕色主调的格子长裤,往黑色小皮靴里一扎,又酷又可爱。

        

造型师给她配了一顶皮质画家帽。

        

搭配完欣赏着自己的成果,满意之余打趣道:“宝宝你的脑袋怎么跟身子一样大呀。”

        

花啾瞄了一眼毛珞珞苗条的身材,头是头,腰是腰,腿是腿,再看看自己的小圆腰,悲愤地否认三连。

        

“不是!没有!姐姐你别乱说哦,啾啾头不大!”

        

造型师笑出鹅叫。

        

旁边的人也都跟着笑出声。

        

花啾有点羞恼,趁造型师姐姐走开的时候,她偷偷对着镜子照了照。

        

哪有一样大呀……

        

宝宝脑袋不大!

        

真的不大!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