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自慰女h文/乱h好大不要了

        

小萝莉是只赚钱机器,来钱快,同样她花钱就像欧美人喝啤酒一样的随意,欧美人喝啤酒一气喝一瓶都不打带嗝的,小萝莉花过千万上亿的钱也不带眨眼儿的。

        

见识到了小萝莉赚钱的速度和花钱的凶残,学霸们默默地将自己被打击得破碎的小心脏收集起来又粘合一起。

        

没办法,与小萝莉做朋友,心理承受能力不强大不行,心脏不好也得自己习惯,反正受打击的次数了,慢慢的也就自然啦。

        

几秒之后,学霸们又生龙活虎起来。

        

毋少说去给小萝莉整吃的,其实就是下厨房热了一点饺子的一碟粉蒸肉,弄了一小碟牛肉酱。

        

迟来的晚餐来了,小萝莉才小手小脚地从美哥哥背上爬下去,端端正正地坐着吃东西,粉蒸肉和饺子醮着酱料,那味道,美滋滋。

        

她饭量不大,在酒店又吃了个半饱了,只吃了八个饺子和大半碟粉蒸肉就九分饱了。

        

余下的原本想等冷凉了再装起来放冰箱明早再热了吃,毋少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余下的几个饺子和几块粉蒸肉给塞进自己肚子里,美其名曰为小萝莉排扰解难。

        

美少年:“……”如果毋少不是个假小子,他就得担心那货拐走自家宝贝妹妹了!

        

目瞪口呆的学霸们就一个想法:打死毋某人!特么的,毋少也太狗了,太招人恨了!

        

又狗又机灵的毋少,成功地拉到了一票仇恨,但是她浑不在意,晚上又也大家嫉妒的目光中与小萝莉同床共枕。 

翌日是周六,也是复活节假即将结束前为数不多的轻松时刻。

        

跑往剑桥找小萝莉玩耍的三金刚和王二少风少等人吃了早饭,也带着简单的行装乘车回他们的学校。

        

美少年和几个学霸将远道而来的一群小学霸们送到车站,等他们上了车,再送小团子去了三一学院。

        

乐同学溜回三一学院,先跑去找了自己的导师默里教授,然后才去研究所的实验室闭关搞实验。

        

复活节假还没结束,默里教授也在休息,不过,对于自己学生的到来那是万分惊喜,愣是逮着学生讨论了半天的学术,又一起吃了午餐才放行。

        

乐小萝莉周六就回了三一学院搞科研,而半上午时,回家乡过复活节的麦克里先生也回了租房。

        

半下时时,于中午时分回到了剑桥的阿米地奥带了一些特产,也跑格林先生家给医生小甜心送礼物。

        

他听说医生小甜心上午刚回三一学院做实验去了,十分遗憾,将东西送到就回国王学院。

        

结果,他刚回到学院,接到米罗哥哥电话叫他一起吃饭,他跑去找了米罗哥哥才知米罗哥哥前几天就来了剑桥,还和小甜心一起吃了饭,差点气哭。

        

米罗才不在意阿米地奥的小幽怨,他和熊孩子一起吃了一顿饭,在剑桥又住了一晚,周日上午和教父、老霍华德先生、温莎家族的先生们一道退了房,也打道回府。

        

史密斯先生和巴蒙德先生也在剑桥休整了一天,于周日才离开Y国。

        

温莎家族、巴蒙德先生回到了自己家,等到周一,立即按照看诊当日欧元与华夏国币的兑率将医药费汇入医生小姐的国际银行帐户中。

        

温莎家族先汇了四亿五千万欧元,四亿兑换了华夏币,五千万欧元以欧元方式存进银行,余下一亿五千万的余额暂留着采购机器用。

        

因为有时差的原因,乐小同学于周一的上午和下午分别收到了银行存款通知,温莎家族上午汇的款项数目正常,下午巴蒙德先生的钱汇到户,发现他竟然将另一份8亿的医药费也预付了。

        

巴蒙德先生提前预付了医药费,可见诚心十足。

        

在实验做前期准备的乐小同学,勾着小手指数了数存款数额的一串零,特别满足,赚到小钱钱的心情,爽!

        

心情倍儿爽,干活有劲儿,当其他学生还在努力奔波各个教室听课时,周二下午,准备充足的乐同学,开启了实验模式。

        

小萝莉假期没结束就钻了实验室,毋少万俟大少陈同学任少和美少年周一回了各自的学院,又开启每天忙碌的学生生活。

        

乐同学开启实验模式的第二天,即周三的上午,默里教授跑实验找自己的学生,硬是等了两个钟,等小学生安排妥当,带她去了学院的接待室会客。

        

小萝莉在酒店急救过的小少年送去医院住几天,观察一切正常才出院,家属打探清楚了救人的少女的具体信息,找到了学院。

        

酒店的经理和侍者在周一那天便给三一学院寄了感谢书函,感谢三一学院的博士生在酒店救人的善良行动。

        

学院也知道了东方小天使善良的救人举措,感到与有荣蔫,将酒店给小天使的感谢书函给交给了默里教授转达。

        

没曾想,周三这一天,被救的病人家属带着孩子也来了学院。

        

学院本身因为知晓小天使于复活节假还没结束就回了学院闭关做实验研究,接受了家属的语言感谢,为了不打扰到小天使做实验,婉谢了客人见小天使的提议。

        

可是,家属提出想见东方少女,请她给孩子治病的要求,学院没法拒绝,只能通知默里教授去找他的学生。

        

来访者坚持要见东方少女,默里教授也只能将小学生从实验提溜出来,带去会客。

        

病人家属苦在等东方少女时,因为知晓那边暂时没空,随接待人员参观了一圈学院,倒没觉得等待是一种煎熬。

        

他们参观了能观的学院建筑刚回到接待室不久,默里教授带着学生姗姗而来。

        

小少年的家属见到东方少女,激动得表示感谢。

        

小少年的母亲是剑桥市人,是位普通家庭的女孩,但她自己很努力,毕业于剑桥大学,后来去了Y国一家外贸公司任职,从而认识了与公司有商业往来的非洲富豪的儿子,最终结为夫妻。

        

非洲富豪趁着复活节假期,带了家少回剑桥市探亲,也是想将孩子送来外祖父母家里,等秋季时让孩子在剑桥接受教育。

        

孩子的外祖夫妻知晓东方少女救了自己的小外孙,一个劲儿的表示感谢。

        

长辈爱孩子的心,天下皆同。

        

乐韵接受了小少年外祖家的感谢,再跟着导师去接待人员那边坐,她是属于学院的学生,也算是主人。

        

小少年的祖父是非洲北部的利比亚国的石油大亨,他的父亲是他祖父的次子,拥有他祖父分配的百分之二十五的财产,大约相当于15亿美元的财富,还有一些不动产。

        

那样的一笔财富,放在在Y国也属于富翁。

        

小少年的父亲叫萨利,也是个胖子,腰圆臂粗,起码得有二百多斤,皮肤比正统的非洲人又略浅些,与皮肤比较浅的埃及国的人皮肤又略深一些。

        

小男孩子的父亲曾在欧洲留学,英方流利,当东方少女坐下,他先表示了感谢,再请教东方小姐有关他儿子的癫痫病是否能治愈。

        

他的哥哥虽然是家族继承人,但是至今为止只得三个女儿,他的一个弟弟也目前也只有女儿,他的姐姐和两个妹妹出嫁了,按照家族传统,男孩子才有继承权,所以他的儿子是第三代第一顺位的继承人。

        

他儿子很早就查出少儿癫痫,他哥哥的一个女儿也患癫痫,另几个女孩儿目前还没有癫痫病发作的记录,不确定是否也患癫痫。

        

因为儿子是家族第三代的第一顺序继承人,他自然希望儿子健健康康,如果不是因为儿子有少儿癫痫,他的父亲只怕早就重新做了财产分配,会确定唯一的孙子为第三代第一顺位承继人。

        

如果他的儿子确定为第三代第一顺位承继人,以后就算哥哥生了儿子,继承顺序也得排第二。

        

小少年的母亲和外祖纯属疼爱孩子,自然也希望孩子的癫痫能够治愈。

        

“这个孩子的癫痫是属于家族遗传,我给他做了针灸,如果以后终生不吃牛肉、不吃鼠肉、蝙蝠和咸水虾,不吃鹅肝和蛤蜊,基本上发病的可能性极低。”

        

乐韵没说能不能治愈,只说了小男孩子目前的状况,她只给做了一次针灸,并没有用药,所以只是控制住了少年的癫痫,并没有治愈。

        

“仍然有发病的可能,是吧?”孩子的父母急切的问,少女只说发病的可能性极低,没有说不会再发病。

        

“自然,毕竟癫痫也是神经类的疾病,没有根治好,难免会有发病的一天。而癫痫医治起来极为麻烦,费用也非常昂贵。”

        

“医生小姐,治好我家孩子需要多少?”孩子的父亲精神大振。

        

“先生的孩子是属遗传性的癫痫症,即有来自基因方面的病因,也有在发病时磕碰损伤了神经从而加剧了病情,导致发病时间的间隔距离拉短。

        

如果要根治,需要根据孩子本身的情况有针对性的配药,需要很多珍贵药材,总体来论,大约是九千七百万欧元的药材成本,我本人收取五百万欧元的报酬。

        

因为这是个孩子,我降低了收费标准,换成成年人,至少得一亿五千万的医药费,少一个子儿我都不愿接收这类疾病的病人。”

        

乐韵计算了一下,报价一亿二千万欧元,除去药材成本,盈利大约三千万欧元,是扣除去成本和辛苦费的纯盈利哟。

        

“可以,我能接受这个价位的医药费。”萨利的眼里尽是精光,花一亿二千万治好了儿子,回头父亲若立了儿子做第三代顺位继承人,所带来的利益将翻十几倍,甚至可能是几十倍。

        

孩子的母亲和外祖也无异议,他们在酒店打听到消息说东方少女专治疑难杂症,收费昂贵,但,她接诊的病人个个药到病除。

        

据说,少女那天去酒店也是给人治病,据说那位病人花了将近二亿的治疗费,已经痊愈。

        

比较起来,东方少女开一亿二千万的价确实比较低了。

        

默里教授和学院的接待人员全程镇定脸,听到高达一亿多的费用,暗中砸舌,小天使太厉害了,这一开口就是上亿的收费,简直像是一台吞钞机!

        

萨利接受了医药费,也等于愿意请东方少女给儿子治病,接着就是商谈什么时间治疗。

        

小萝莉需要配药,给出两个时间,最早是元月份,最迟是明年暑假结束后的秋季开学那段时间。

        

萨利同样无异议,谈妥了付款方式,记下了当天的国际货币的汇率,互相留了了联系方式。

        

谈妥了,萨利一家告辞。

        

送走了那一家子,乐韵转头就问导师要了学院的银行帐号,捐赠了一百万欧元,为学院的经费添砖加瓦。

        

默里教授和接待人员知晓小天使给学院捐赠经费,异常惊愕,外加惊喜,小天使医学天赋高,善良又仁爱,这是真正的白衣天使,人类健康的福星。

        

乐同学给学院转了一笔捐款,麻溜的又溜回实验去闭关搞研究,她会捐钱,也是因为刚刚那笔生意能够谈成,学院也出了点力,如果学院拒绝外人来打扰她,那笔送上门的生意就做不成啦。

        

学院给她提供了便利,她投桃报李,捐点经费,学院得益,领导们和学者们对她印象好,有些事办起来更顺利。

        

学院是不差她那点捐赠,但是,蚊子再少也是肉,有总比没有强是不是?

        

何况,她还是学生,学生赚钱了,时刻不忘母校,也起到了立榜样的作用。

        

未来将有小钱钱进帐的乐同学心情美滋滋,至于曾与学霸说这两年不接活的话,嗯,她的意思是不接活也不愁钱用,并没说不再接诊。

        

再说了,病人找到了学院,院方没有明确表示支持或反对她接诊,但院方留下了来访者,并让教授去找她,潜意思其实是希望她接收患者,如果治好了病人,对学院的医学学术方面有积极的宣传作用。

        

院方不说,她懂其中的意思,大家心照不宣。

        

可以说她与病人达成协议,也是院方乐见其成的结果,她与院方也在无形中完成了一次合作。

        

有默契的结果,皆大欢喜。

        

事情搞定,乐同学不再多费心,只管安心做实验。

0

更多精彩

寂寞少妇自慰p/放荡的岳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面前名叫柳柳的女生身穿白色的长袖衣服,淡蓝色的短披肩外衣和同样颜色的百褶短裙,一条白色的腰带系在腰间加短短的流苏。    &nbs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