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那些事/翁熄乩伦小说

     

何止邓左气急败坏。

        

太乙道门上下,都一副吃到死苍蝇似的难受模样。

        

见过宰人狠的,没见过如此狠的!

        

苏奕笑了笑,悠然说道:“不打算再谈了?”

        

邓左眸子盯着苏奕凝视许久,咬牙切齿道:“你说!”

        

苏奕不禁意外。

        

这老东西,竟忍住了?

        

苏奕若有所思道:“看你这模样,是不是我今天提出再过分的要求,你都会答应?”

        

邓左气得笑起来,道:“观主啊观主,你若存心不打算谈,直言便是!我邓左虽不欲把你我之间的恩仇,牵扯到宗门那些小辈,可若你非要撕破脸,我也顾不得这些了!”

        

声音中,已不再掩饰自己的怒意。

        

苏奕一阵哂笑,道:“也罢,我就给你老牛鼻子一个面子,回答我一个问题,今天事情便到此为止。”

        

邓左明显一愣,半响才说道:“但讲无妨。”

        

苏奕道:“你为何要忍?”

        

简简单单一个问题。

        

可邓左眼眸却悄然一凝。

        

事实上,太乙道门上下也都很困惑,不明白邓左老祖为何会选择“花钱消灾”。

        

邓左沉默片刻,道:“两个原因。”

        

“我的本尊前往飞仙禁区冒险,福祸难料,更无法确定能否活着回来。”

        

“你眼前所见的这道分身,便是我留下的一线生机。”

        

说到这,邓左眼神有些复杂,“我不确定,凭借分身的力量,究竟能否把你拿下,也承受不起分身被毁的后果。”

        

一番话,让太乙道门上下皆震动,神色变幻不定。

        

他们这才意识到,连邓左老祖的分身,竟没有把握收拾观主的转世之身!

        

“原来是有所顾虑。”

        

苏奕点了点头,道,“第二个原因呢?”

        

邓左面无表情道:“我已经找到一个能够真正把你镇压的机会!在获得这个机会前,不想节外生枝!”

        

苏奕挑了挑眉,道:“这个机会,莫非是羽化之路?”

        

邓左不由多看了苏奕一眼,道:“不错,登天路上,我不如你,可若我先一步踏上羽化之路,你觉得,还会是我的对手吗?”

        

苏奕想了想,道:“你的想法真不错,我很期待你能踏足羽化之路。”

        

众人:“???”

        

什么意思?

        

邓左皱了皱眉,似终于明白过来般,冷哼道:“你认为,我踏足羽化之路,也不如你?”

        

苏奕笑起来,道:“你想多了,我只是想印证一下,登天之路和羽化之路之间的差距,究竟有多大,是否能在界王境中,把羽化境打趴下。”

        

邓左:“……”

        

他一时无言以对。

        

似认为邓左没有听明白,苏奕认真解释道:“我不是针对你,而是针对任何能够踏足羽化之路的角色。”

        

邓左:“……”

        

他神色变得复杂起来。

        

该说观主太狂,还是该说观主太自负?

        

都不是。

        

作为在很久以前,就和观主敌对的老辈人物,邓左太清楚观主的秉性,自然也确信,观主并非在故意挑衅和夸口。

        

这家伙明显是真的很想试一试,界王境和羽化境之间的

        

差距有多大!

        

而单论这份气魄和胸襟,让邓左都感到汗颜。

        

这就是观主的格局。

        

纵使为敌,都无法不为之感触。

        

“行了,把东西交出来,今日之事到此为止。”

        

苏奕这句话一出,邓左心中的感慨顿时不翼而飞,情绪重新变差。

        

尤其,当亲手把那一块烙印着仙道剑阵奥秘的兽骨,交给苏奕时,邓左的心都在淌血。

        

这可是失传了万古岁月的仙道剑阵!!

        

除此,还有三千颗太乙神晶、八百枚造化灵窍丹等数十丈稀罕的宝物。

        

价值之大,早不可估量。

        

一下子,太乙道门上下一个个都心如刀割,脸色难看无比。

        

因为这些被苏奕点名索要的宝贝,就是在他们太乙道门都不多,是最顶级的瑰宝。

        

可现在,却差点被苏奕勒索一空!

        

很快,沦为人质的月鸿老祖和白河,也被太乙道门交了出来。

        

“观主,你是不是该离开了?”

        

邓左语气冰冷,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

        

苏奕摸了摸鼻子,道:“事情圆满解决,皆大欢喜,不应该请我喝杯茶,叙叙旧?”

        

邓左再沉稳的脾气,这一刹也气得在心中破口大骂起来。

        

狗曰的皆大欢喜!

        

谁跟你欢喜了?

        

还想喝茶叙旧?

        

老子都恨不得敲碎你脑壳!!

        

太乙道门上下更是气得胸口发堵,这他妈……也太欺负人了!!

        

唯独阿采神色古怪,若不是苦苦忍着,她差点都笑出声来。

        

堂堂一方星空巨头势力,却被苏奕欺负到这等地步,还只能捏鼻子忍着,那敢怒不敢言,又委屈巴巴的模样,谁见过?

        

“真是小气,罢了,既然不欢迎,我走便是。”

        

苏奕摇了摇头,转身而去。

        

邓左唇角抽搐了一下,小气?

        

杀了我太乙道门那么多界王、勒索了那么多奇珍异宝,并且还搭进去一座剑道仙阵,这……叫小气!?

        

望着苏奕那渐行渐远的身影,邓左都恨不得一剑将其活劈了!

        

“老祖,此事真就这么算了?”

        

李寻真太不甘心了,满脸的阴霾。

        

邓左冷冷扫了李寻真一眼,道:“灵韵是我关门弟子,她死了,我都只能忍着,你有什么忍不了的?”

        

面对邓左那可怖的冰冷目光,李寻真浑身发僵,低下头去。

        

噗通!

        

掌门翁濮直接跪下,满脸羞愧道:“老祖,是我无能,以至于今日令宗门遭受如此惨祸……”

        

邓左面无表情打断道:“忏悔有个屁用!告诉我,你们究竟是如何惹上这家伙的?”

        

翁濮心中震颤,他意识到,老祖分明已震怒到极致,根本不打算拖延,要在此时直接问罪!

        

他不敢遮掩,把事情原委说出。

        

“当初,你们曾在裁缝的提议之下,和画心斋、九天阁、星河神教一起联手,杀向玄黄星界?”

        

邓左眉头皱起。

        

翁濮低着头,苦涩道:“不错,当时我们派遣了数位界王和一众顶尖层次的皇者前往玄黄星界,本以为拿下只有皇境修为的观主,当不在话下,可谁曾想……”

        

不等说完,邓左已铁青着脸打断道:“糊涂东西!被裁缝那老阴货利用,犹不自知!”

        

众人噤若寒蝉。

        

邓左似犹不解气,破口骂道:“我早说过,我和观主之间的恩怨,让你们不要掺合,你们却偏偏不听!”

        

“别说观主当时只有皇境修为,哪怕他就是转世成凡俗武夫,也不是你们能去敌对!”

        

“否则,当初那老裁缝为何不自己亲自动手?为何还要拉上各大势力一起行动?”

        

“那老东西难道不想独占轮回奥义?”

        

“因为他不敢!”

        

“他比谁都清楚,无论转世前还是转世后,只要那人是观主,就注定不好惹!”

        

“你们呢,一个个猪油蒙了心,还妄想趁机抢夺轮回奥义,简直就是自己作死!”

        

这一番痛骂,响彻太乙道门上下。

        

翁濮、李寻真这些大人物们,皆被骂得耸拉着脑袋,霜打茄子似的蔫儿了。

        

内心更是惶惶不安。

        

谁也没想到,老祖竟暴怒到这等地步。

        

“看看你们干的那些蠢事!何止是丢人现眼,简直丢人丢到家了!列祖列宗的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

        

邓左气得都恨不得拍死这些混账。

        

直至许久,邓左才渐渐消气,咬牙切齿说道:“那狗曰的老裁缝,竟算计到我太乙道门头上了,以后定要和他算算这笔账!”

        

说着,他目光一扫翁濮等人,一字一顿道:“今天的事情,无论如何也不能泄露出去,听明白了吗?记住,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

        

众人皆忙不迭答应。

        

邓左眸光闪烁,语气冰冷,“观主这家伙归来,肯定会找裁缝、画师、渔夫他们算账,我们都吃了这么大的亏,他们不付出一些代价怎么行?”

        

“只要我们守住秘密,不让观主的行踪泄露,那些得罪过观主的家伙,一个个别想好过!”

        

李寻真禁不住道:“老祖,在千机星界,我们的确可以保证今日之事不传出去,可万一观主那边自己泄露……”

        

邓左冷冷道:“你觉得,观主是那等自吹自擂的人?以他的性情,今天的事情在他眼中,就是小打小闹,根本不值一哂!”

        

太乙道门上下完全傻眼了。

        

他们宗门今天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在观主眼中,竟只算不值一哂的小打小闹?

        

“忍一时风平浪静,我的本尊踏足羽化之路之日,便是去跟观主做个了断之时!”

        

邓左轻语。

        

眸子中尽是冷意。

        

关门弟子顾灵韵被杀,他岂能不怒?

        

宗门遭受今日之惨祸,他岂能无动于衷?

        

仙道剑阵被迫送出去,他又岂可能不心痛?

        

“到那时,无论成败,起码……不会再牵累到你们……”

        

邓左一声轻叹。

        

一时间,众人心绪翻腾,皆愈发羞愧了。

        

远处,阿采将这一切尽收眼底,也不禁感慨,邓左无愧是和观主同处一个时代的神话人物。

        

想的太明白了!

        

而目睹邓左的态度和举动,也让阿采人生第一次深刻意识到,“观主”这个称谓所代表的分量,何等之重!

        

0

更多精彩

首长开荤h&少妇荡娃

2021年9月25日 小羽 0

       余连觉得这人设依稀是在什么地方听说过,顿时便想要仔细寻思一下。而这时候,却听大师兄又道:“一个未成年人,没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