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高H_h含着异物上课

     

昨晚跟江煜发生了不愉快,厉双儿很晚才睡着。

        

她又梦到了桑桐。

        

她浑身是血的躺在地上,拉着她的手,让她以后不要轻信男人。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厉双儿心口疼得厉害。

        

她在床上发了许久的呆,才起床到楼下吃早餐。

        

经过昨晚的事,江煜那个公私不分的狗逼,应该不会选让她跟阳光度假村合作吧!

        

算了,厉双儿也不想强求了!

        

“学妹,好巧。”

        

厉双儿回头,看向站在她身后的男人,笑着点头,“学长,你也来吃早餐?”

        

季梓安点头。 

        

两人拿了餐点,厉双儿发现,他们喜好都差不多。

        

坐到靠窗位置,季梓安拿出一张名片。

        

“学妹,我现在在帝都一家房地产公司工作,听说你做室内设计,有机会的话,我们可以合作!”

        

厉双儿接过名片看了眼。

        

“我听说过安成公司,这半年来发展势头很猛啊!”

        

季梓安谦逊地道,“才刚起步,学妹过奖了。”

        

两人一边吃早餐,一边聊工作上的事。

        

接触后,厉双儿发现,季梓安不仅饮食上喜好跟她差不多,工作上的理念也有很多异曲同工的地方。

        

跟这样的人聊天,厉双儿觉得很轻松。

        

餐厅门口走进来两道身影,江煜和燕舟过来了。

        

江煜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落地窗前边,和男人有说有笑的厉双儿。

        

江煜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

        

燕舟也看到了厉双儿,以及坐在她对面的季梓安。

        

“啧,不会吃醋了吧?”

        

江煜挑了下眉梢,“我有病?吃她的醋?”

        

燕舟,“你就死鸭子嘴硬吧!”

        

江煜没有再搭理燕舟。

        

拿了早餐,江煜坐到厉双儿斜对面的位置。

        

只要长了眼睛,一抬头,就能看到他。

        

可厉双儿,愣是没有朝他这边看过。

        

“帮我查下那个男人是谁?”

        

燕舟拿出手机,捣鼓一番后,说道,“安成公司的老总,背靠季家,听说是季家流落在外面的私生子。”

        

“他回到季家才半年,就已经开始掌权了,不可小觑!”

        

江煜微微眯了下浅棕色的眼眸,唇角勾起冷戾的弧度。

        

“难怪她跟他相谈甚欢。”

        

燕舟,“撇开身份不谈,人家长得不错,温文尔雅,女人有好感也不足为奇——”

        

燕舟话还没说完,就被江煜在桌下狠狠踹了一脚。

        

燕舟疼得俊脸扭曲,“我去,你这么暴力,难道厉双儿不喜欢!”

        

江煜眸光阴嗖嗖的扫向燕舟,燕舟立即识趣的闭上嘴巴。

        

江煜拿出手机,跟厉双儿发了条信息。

        

——厉双儿,你皮痒了是么?

        

厉双儿听到手机响了一下,她看了眼信息。

        

又看了眼斜对面的男人,她冷下脸,直接将江煜的号码拉黑。

        

像是没有看到他似的,她继续跟季梓安聊工作上的事情。

        

江煜拿着手机,直接拨打了她的电话。

        

结果,提示打不通。

        

他喉骨里发出一声冷笑。

        

呵!

        

居然敢将他拉黑!

        

燕舟看到江煜一副要杀人的样子,他劝道,“江哥,你冷静点,女人都喜欢温柔的男人,不喜欢阴晴不定的!”

        

江煜懒得告诉燕舟,就算他温柔,厉双儿也不可能喜欢他。

        

他们之间有道很深的鸿沟,难以跨越!

        

吃完早餐,厉双儿回到楼上房间,准备收拾下东西离开。

        

她打开房门,刚进去准备关上门,突然一只大手伸过来,抵在了门框上。

        

厉双儿吓了一跳。

        

抬起眼眸,看到江煜抵着门框,她拧了拧眉。

        

“你干什么?”

        

江煜俊秀的脸上勾着玩味的笑,“将我的话当成耳边风是么?”

        

“江煜,你有病吧!我们已经说好,私下里互不干涉!”

        

江煜扯了下唇角,“我答应你了?”

        

厉双儿一怔。

        

趁她怔愣的瞬间,江煜用力推开房门,他径直走了进来。

        

厉双儿看着如此不要脸闯进她房间的男人,气得不行。

        

“江煜,你给我出去!”她拉住他手臂,想要将他推出去,但下一秒,她被江煜甩到了玄关的柜子上。

        

江煜一手反扣着她手臂,另只手撑到她头顶。

        

她被禁锢在他胸膛与柜子之间。

        

他身子颀长,像张大网般将她笼罩。

        

厉双儿的呼吸紧了紧,在他富有侵略和压迫性的目光下,她头皮发麻的回视着他。

        

两人注视着彼此,半响都没有说话。

        

厉双儿不知想到了什么,红唇勾起妖艳的笑,“江煜,你现在的表现,好像爱上我了?你不会还想被我甩一次吧?”

        

原本以为她说出这句话后,他脸变脸的,但他并没有。

        

俊美秀致的面上,带着让人琢磨不透的笑弧。

        

“厉双儿,有自信是好的,但太过自信,就成自负了!”

        

言下之意,他不会再爱她,更不会再被她甩。

        

厉双儿挑了下眉梢,“既然如此,你总缠着我做什么?”

        

江煜掐住厉双儿下巴,似笑非笑,“你不会真以为,我跟你领证,只是为了应付家中长辈吧?”

        

厉双儿扯唇,“不然呢?”

        

“自然是你这具身体,对我还有吸引力!”

        

厉双儿抬起手,就要朝他俊脸上甩去,但还没碰到他的脸,就被他用力攫住了手腕。

        

他将她的手腕扣住后,压至她头顶。

        

颀长的身子朝她靠近,几乎紧贴着她。

        

“厉双儿,我们一天没有离婚,你始终是我妻子,你若再敢在外面跟别的男人有说有笑,信不信我剥了你的皮。”

        

他眼里闪过阴戾的冷鸷,并不像在说笑。

        

厉双儿手臂上的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

        

“江煜,人要脸,树要皮。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快别再来恶心我了,怎么,昨晚周总秘书没将你伺候好?”

        

江煜面色沉了沉,“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昨晚我特么胃疼得要死,电话错拨到你手机上,你倒好,刚和周总秘书运动完,去洗澡让她接你的电话,你还好意思管我?我再怎么恶心,也没你做的那么恶心!”

        

听到厉双儿的话,江煜不怒反笑了。

        

看到他脸上的笑,厉双儿抬起脚,用力朝他踹去。

        

0

更多精彩

乱亲H女/人妻的奶水h

2021年9月22日 小羽 0

在萧林身前百丈之外,正站着一个数丈大小的石头人,之所以说是人,是因为其四只身材俱全,足有七八丈高。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