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尿失禁/浪妇求欢

听到赵浪的吩咐,奴毫不迟疑的带着人上前,准备把人架起来。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再也忍不住了。

        

其中一个青年大声呵斥道,

        

“你这人简直就是残暴!撞了人,就算是给了钱财,也不应该如此蛮横!”

        

其他人也纷纷应道,

        

“没错!你已经撞断了对方的一条腿,现在居然还想打断别人的另一条腿!”

        

“就算你给的钱财足够买命,也不能如此视人命如草芥!”

        

“你若是想要打断他的腿,就从我的身上跨过去吧!”

        

很快,周围的人都纷纷站到了那人的面前。

        

一旁的胡亥都快气疯了,想骂人却被赵浪拦下。 

        

赵浪面对群情激愤,没有和他们废话,而是看了众人的后面,老神在在的说到,

        

“你们既然要保护他,那可要抓紧了,再迟一会儿,他可就跑了啊。”

        

听到这话,众人一愣,然后转过头朝身后看去,却发现,刚刚还躺在地上哀嚎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

        

已经跑开了。

        

那矫健的步伐,哪里像是刚刚被人撞断了腿的样子。

        

这要是还不明白,自己是被骗了,那就是傻子了。

        

瞬间,所有人的脸上一片涨红!

        

赵浪看着已经跑远了人,也不想追,自己还有正事,于是淡淡的说道,

        

“他既然没有受伤,那我也就不用给他钱财。”

        

“刚刚我给他的金子,谁抢到,就是谁的。”

        

周围的人几乎是瞬间一愣,下一瞬,所有人就凶神恶煞的朝那人追过去。

        

只有少数几人留在了这里。

        

可以想见,那个骗子的下场不会太好。

        

倒是把一旁的胡亥看得目瞪口呆,刚刚这群人还为了那个骗子不惜生命。

        

现在却又一副要致对方于死地的样子。

        

中间的过程,不过是浪哥说了几句话,用了一颗金子而已。

        

“行了,走吧。”

        

赵浪看着已经让开了的道路,淡然说道。

        

很快一行人就离开了这里。

        

留在原地的几个人中,有一对主仆。

        

仆人对老者主人说道,

        

“族老,这人倒是有几分手段。”

        

老者点点头,说道,

        

“的确,就连老夫也都没有发现,这人居然是假装的。”

        

“罢了,我们还是快进城吧。”

        

“唉,赵歇被杀,赵桀下落不明,而是赵政如今又称病了,大秦大乱在即。”

        

“赵氏的两个分支,都已经危在旦夕!赵氏一族,即将迎来大难啊!”

        

“如今却又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叫赵浪的,想要夺取赵氏正统的位置,老夫这次一定要好好看看。”

        

很快,两人也朝着县城内走去。

        

此时,赵浪已经过了城门,原以为会被认出来。

        

毕竟自己在这边的熟人还是有一些的。

        

却发现城门口的秦军,没有一个认识他的,这倒也是好事。

        

直接回到了县城内的庄子里,让奴去联络张耳,赵浪这才有时间和亥两人说话。

        

会客的房间内,三人坐定之后,赵浪带着几分疑惑问道,

        

“亥,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亥也是军中的人,没那么容易跑出来。

        

胡亥听到问话,也不慌,这些说辞,他来之前,父皇就已经给他说好了,

        

“浪哥,我们军中的几个兄弟,都突然被除职了。”

        

“我爹就偷偷摸摸的让我来找你。”

        

“说,找到你,就知道是什么事了。”

        

胡亥想着出发前,父皇和他交代的话,

        

说的越少,越没有破绽。

        

你浪哥天资聪慧,反而会自己多想。

        

果然,赵浪微微想了一下,很快吸了一口气,带着几分凝重说到,

        

“我明白了。”

        

亥的老爹,肯定是知道出了问题,把亥送到他这里来避难的。

        

胡亥都是蒙了一下,

        

“浪哥,你明白什么了?”

        

赵浪不再迟疑,说道,

        

“我们是反贼的身份,你爹应该已经告诉你了吧。”

        

“我们的事情,出了点问题。”

        

“现在是在和是皇帝合作…”

        

赵浪尽量把事情简短的说了一遍。

        

亥既然这在这个时候,到了自己的身边,那也就是纯纯的自己人了。

        

这些事情,还是要让他知道的。

        

讲完之后,看着满脸呆滞的两人,赵浪也没有太过惊讶。

        

任谁遇到这种事情,都会懵。

        

好不容易等赵浪说完了之后,胡亥才带着几分小心问道,

        

“浪哥,你这事有没有万全的把握啊?”

        

“要是实在不行,咱们就投了吧。”

        

虽然父皇已经告诉过他,浪哥正在做到事情了。

        

但是,这事真从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赵浪口中,亲自说出来。

        

他心里还是极为震惊。

        

看着胆小的亥,赵浪笑道,

        

“这世上的事情,哪有万全的把握?”

        

“但是不去搏一搏,就没有任何希望!”

        

“亥,你别怕,我们终有一天,能兵临咸阳,救出我爹,和你爹!”

        

对胆小的亥,赵浪觉得还是要给对方一些鼓励,所以才把话说的大一点。

        

从那次在辽东草原上的事情,他可以看得出来,对方心里有股子狠劲,逼出来了,有可能独挡一面。

        

他现在就缺这种人。

        

听到这话,胡亥也只能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

        

他无法想想,如果真的有一天,自己和浪哥带着大军,出现在咸阳城下。

        

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行了,你们奔波了这么久,应该也累了,好好休息一下。”

        

说完,赵浪看了一旁的嫚一眼,发现对方完全没有了之前的气势。

        

要知道,嫚可从来不是个好脾气的。

        

只是对这个之前向自己表白过的女子,赵浪虽然没有答应对方,但还是心有怜悯的。

        

于是出声安慰道,

        

“嫚,你也不用着急,只要我们在外面过的好。”

        

“我们的父亲就越安全。”

        

“而且,也不用等太久,一旦起事,三年之内就会有结果。”

        

他也不想在大秦耽搁太久。

        

三年内,不是他带着所有人远遁草原,就是自己带着大军,兵临咸阳!

        

听到这话,嬴阴嫚也只能挤出一个笑容点点头。

        

就在这时,奴进来禀告道,

        

“主人,张耳已经回来了。”

        

赵浪给了两人一个眼神之后,就跟着奴离开了。

        

胡亥到门口看着赵浪的身影完全消失了,才哭丧着脸说道,

        

“以后浪哥发现我骗他,他会打死我的!”

        

嬴阴嫚冷冷的看了胡亥一眼,

        

“你要是不骗他,父皇现在就会打死你。”

        

听到这话,胡亥只觉得悲从中来,抿着嘴说道,

        

“凭什么啊!呜呜呜!”

0

更多精彩

高H限纯肉_医生纯肉H文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 […]

浪妇找爽/短篇(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二五计划完成,艾伦威尔逊就可以放心的离开马来亚,进行下一个阶段的人生了。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