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魁H爽文/特殊调教(H)

    

“王壮士,你说到果然没错。”

        

看到穿着一身白色武士服,英武挺拔的连晋走在赵穆的身后,陶方冷笑着说“此人果然是暗中投效了赵穆。”

        

“恶棍总是和恶棍混在一起。”

        

王霄对此自然是无所谓“不管他连晋有多少心机,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忌日。”

        

陶方高兴的笑着“王壮士这么有信心?”

        

“这不是信心的问题,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

        

那边赵穆与连晋走了过来,打量着王霄笑呵呵的说“久闻王壮士大名,听说你箭无虚发,剑术出众。有没有兴趣来为本侯效力啊?”

        

赵穆获封巨鹿侯,在平原君死了之后就是赵王之下赵国的第二号人物。

        

而他之所以能这么牛逼,原因就在于赵穆是赵王的好碰友。

        

有了赵王的支持,赵穆自然是在邯郸城内横行无忌。

        

他赵穆也不傻,自然是知道单纯依靠赵王的宠信是不够的。

        

因为一旦赵王翻脸,抛弃他这个好碰友的话,那他的下场绝对是会比死狗还要凄惨。

        

所以招募有能力的手下,是他一直都在做的事情。

        

面对赵穆的招揽,王霄亲切的笑着说“我这人重情重义,既然已经答应了要为乌家做事,自然不会再改换门庭。巨鹿侯还是去找那些有奶就是娘的狗东西好了。”

        

“你?!”

        

连晋面色极为难看,额头上青筋冒起,恨不得现在就咬死王霄。

        

这时代的人最重主仆情义,作食客者必须对主子尽忠,终生不渝。

        

连晋先是叛逃乌家,之后投效郭家,现在又成了赵穆的走狗。这样的为人处世,那是真的到哪儿都被人所唾弃。

        

至于赵穆,此时虽然依旧是面带笑容,可心底里却是已经给王霄定下了死罪。

        

有机会的话,就要弄死他。

        

转身离开之后,赵穆低声嘱咐身边的连晋“等会比剑的时候,给我杀了他!”

        

连晋心头苦笑‘我要是有这本事,哪里还会弄出来这么多的事儿。’

        

不过面上自然不是这么说“是,请巨鹿侯放心。”

        

连晋心中闪过一抹决绝,下定决心一定要活下去。

        

赵王出来之后,王霄观察了他一下。

        

从气色上来看,赵王明显是酒色过度的样子。而且双目无神,很像是那种心若死灰只想着过日子的样子。

        

众人行礼之后,赵王倒是干脆的很。

        

喝过酒水,赵王直接开口“比剑的事情,现在就开始吧。”

        

那边的连晋,从怀里拿出一颗药丸,一狠心直接吞进了嘴里,和着酒水直接吞下。

        

这个时代的方士很很多,除了炼不出来长生不老药之外,各种各样的东西倒是炼出来了许多。

        

此时连晋吃的药丸,就是一种可以在短时间内提升身体能力的禁药。

        

之所以是禁药,那是因为虽然可以提升身体素质,可事后对身体的伤害很大。就像是某种可以提升特长坚固程度的药物一样,吃多了就会伤害身体。

        

不过现在这种状况之下,连晋已经是没有了别的选择。

        

他自己就是用剑的高手,深知正面与王霄对战的话,几乎没有取胜的可能。

        

所以哪怕知道有后遗症,现在也只能是用尽一切办法了。

        

在万众瞩目之下,王霄与连晋一起走到了宴会场的中间位置。

        

比起神色凝重的连晋来说,王霄就显得轻松了许多。

        

甚至相对而立的时候,他还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的确是无聊,因为这种程度的对决,对于王霄来说实在是太简单了。

        

而连晋这边则是摆开架势,双足弓步而立,坐马沉腰。

        

上身微往后仰,在灯火下烁芒闪闪的金光剑遥指十步之外的王霄。

        

他的剑柄紧贴胸前,使人感到他强大的力量,正蓄势待发。

        

两人对待比剑的态度,那是截然不同。

        

“算了。”

        

当连晋不断提升自己的信心与气势的时候,王霄却是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那就陪你玩玩好了。”

        

‘呛啷’声响之中,王霄拔剑出鞘直指连晋“我要用一套华山剑法,用完之后你还没死的话,那就饶你一命。”

        

如此目中无人的张狂之态,瞬间让紧张的连晋破防。

        

眼前这混蛋实在是太过于目中无人了。

        

他承认王霄比自己强,可却不知道究竟是强过多少。在连晋看来,王霄也就比他强一些罢了。

        

‘哈!’

        

怒喝一声,连晋挺剑直接冲了过来。

        

“白云出岫,有凤来仪…”

        

王霄真的是用华山剑法在对战,一边戏弄连晋还一边不停的说话“我师父是华山派掌门,名动天下的华山剑派气宗掌门人岳氏不群,江湖人称君子剑。”

        

四周听着王霄说话的人,纷纷表示疑惑。这乱七八糟的说的都是什么东西。

        

“天绅倒悬,白虹贯日,苍松迎客…”

        

王霄的轻松将连晋笼罩在了自己的剑光之中,还调侃着他“师父一心重现华山声威,可惜却是遇上了一个白眼狼徒弟。”

        

“金雁横空,无边落木…”

        

王霄没用强大的力量与法力,仅仅只是用剑招就逼迫的连晋左支右绌,狼狈不堪“他本是将那白眼狼当做亲儿子培养,可那白眼狼却是和华山死敌勾结,到处惹是生非,甚至还和XX犯

        

狼狈为奸称兄道弟。甚至发现师门秘籍,也是一心想着自己隐匿不报,简直就是愧对他吃了多年的华山派的饭。”

        

“青山隐隐,古柏森森…”

        

逐渐将连晋逼入死地的王霄开始做总结“好在师父遇上了我,这才有了重振华山的机会。而我这个人有恩必报,既然学了华山派的功夫,那就要为师父扬名万千世界。今天,你就死在

        

华山剑法之下吧!”

        

说完之后,王霄大喝一声“无双无对,宁氏一剑!”

        

王霄闪电般的出手一剑,干脆利落的刺穿了连晋的心口。

        

没有影视剧里那种受了致命伤,还能吐着血挣扎说上半小时话的情节。

        

被击毁了心脏的连晋,当即目光之中失去神采,强壮的身躯颤抖着瘫倒在地。

        

泊泊鲜血流淌而出,将他那一身帅气的白色武士服染成了鲜红之色。

        

抖干净剑身上的血渍,王霄目光傲然的环视四周“还~有~谁~”

        

四周众人皆是震惊不已。

        

连晋的本事这些人都是亲眼见过的,那是真的剑法出众的强者。

        

可是之前在王霄的面前,却是狼狈不堪就连有效抵抗都做不到,完全是从头到尾被生生的控制,最后一剑穿心。

        

“世间竟有如此英雄人物?”

        

赵王大声叫好,亲自斟满一杯酒,离席走到王霄的身边双手递过酒樽“如此精妙剑术,真是见所未见。寡人敬你一杯。”

        

王霄接过酒樽一饮而尽,向着赵王拱手行礼“多谢大王。”

        

“好。”

        

赵王非常高兴,大笑着宣布“从今天开始,王壮士就是我大赵御前剑术都尉!”

        

都尉在战国时期已经是中高级武官了,可将千兵。

        

在其之上就是校尉,校尉已经是一军之长,在往上那就是将军级别的存在。

        

不像是后世那种将军泛滥成灾,战国时期的将军称号,那是非常高级的。

        

而御前剑术都尉,不是说王霄成为了赵王宫的宫卫统领,他还得不到赵王如此的信任。

        

这个职务更多的是荣誉性质,主要是用来教授这些宫卫们剑术的。

        

赵王大笑着转身回到自己的席位之上,整个过程之中再未多看过连晋的尸身一眼。

        

这个时代就是如此的残酷,失败者是不会得到一丝同情的。

        

回到位置上的赵王大笑拍手“上酒,奏乐起舞!”

        

有宫卫上前,直接拖走了连晋。

        

乐师们开始使劲的吹奏乐器,足有上百衣着清凉,颜值在线的漂亮妹子们,穿着舞衣上前来到之前王霄和连晋比剑的广场上,脚踩着连晋的鲜血翩翩若飞鸿的载歌载舞。

        

各种曼妙的舞蹈姿态,吸引了众人的目光。

        

回到位置上的王霄,也是在饶有兴趣的打量着歌舞。

        

当然了,他是纯粹的用欣赏艺术性的眼光去看待歌舞的。就是艺术,绝对不是去看那长腿,那荡漾的XX啥的。

        

“都说赵国男人好慷慨悲歌,喜欢做游侠…就是街溜子。赵国女人妩媚多情,风流窈窕。这话还真是没说错。”

        

王霄欣赏的津津有味的时候,也是感受到了无数道的目光都在打量着自己。

        

有神色莫名的赵雅,有恨不得撕了自己的赵穆,有惊讶不信的赵德,有艳羡敬佩的赵盘,还有目光复杂的乌廷芳。

        

曾经的恋人连晋被王霄弄死了,可乌廷芳此时却并没有太大的伤心。

        

因为这个时代几乎没什么自由恋爱可言,清穿女来到这个时代,那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乌廷芳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来源于乌家。

        

自从连晋背叛了乌家之后,自然而然的也就等于是切断了与乌廷芳的最后一丝可能。

        

所以看到连晋被杀,乌廷芳并没有多么的伤心。

        

她这样的大家族女子,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要为家族付出一切。

        

酒宴结束之后,王霄被乌家众人奉为上宾,簇拥着到了乌家堡。之后又是一轮歌舞狂欢,胡吃海塞。

        

当王霄假装不胜酒力去休息的时候,搀扶他的人不是婢女,而是乌廷芳。

        

将王霄扶到床榻之上,乌廷芳却是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在一旁躺下看着他。

        

很明显,乌廷芳这是得到了家族的示意,用自己来加强王霄与乌家的联系。

        

王霄心中感慨一句‘这是一个没有爱情的时代。’

        

然后他按照自己的睡觉习惯,伸出手握住了某处地方。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