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脔高H/乡野小村医

     

半个成年人大小的重量,男人拎起来脸上几乎没什么变化。

        

在星际,大多数是耸立的高楼大厦,很少能看到村落,在这个荒芜之地,却有绵延一片的村落,村落与黄土共存,半截村落扎根在黄土里,房子陈旧,裸露的黄土地面上寸草不生,偶尔看到的设施也是落后了整整一个世纪的。

        

越往里走,便能遇到零星的几个人,那些人站在路边伸长了脖子朝这边看,望见男人时脸上还微微有些惊讶,又看到他手里提着的笼子,大惊失色。

        

“这么瘦的奴隶,恐怕没吸两口就死了吧?”

        

“哎,这不是赔钱货吗?”

        

男人充耳不闻。

        

谁料那群人竟然一直跟着他追到了家里。

        

“把他退了吧,吸不了两口的。”

        

“就是一个低贱 货,退了就退了,小胥,你说你也不小了,不如我们给你说媒…….”

        

“你说这若是到时候新婚,家里有这么个病恹恹的赔钱货也不好看。”

        

那群人你一嘴我一嘴说的起兴,男人自始至终一言不发,等最后一人的最一字落下,男人忽然动了动眉眼,站起来。 

        

他生的高大,乍一站起来极其有威慑力,那群人不由得后退一步。

        

“说够了?”

        

那群人直接像是潮水一样褪去了。

        

男人沉默着将门锁上,一转身,对上笼子里小奴隶那双黑漆漆的眼睛。

        

原来他不知何时已经醒了。

        

男人白日里并不经常在家,一整日地不在家里,晚上回来后,会在人类面前摆上一盘还带着血水的生肉。

        

那块硕大的生肉血淋淋的,散发着浓烈的腥气。

        

一直到第二日男人晚上回来,那盘生肉都一口没动,完整摆在盘子里,有虫子围着它起舞,进行着肉欲的狂欢。

        

男人眉心微微一皱,将那一盘肉撤下来,换上了一盘新的生肉。

        

这一次生肉的块头比上一次更大。

        

人类自从醒来之后便没有说过一句话,总是蜷缩在角落里,那双眼睛漆黑,偶尔露出来的手腕和手指瘦的吓人,几乎就是皮肉包裹着骨头,没有一点肉。

        

又过了两日,每一日面前摆着的都是不同的生肉。

        

在男人将生肉撤下来摆上新的肉时,一直没开口过的人类终于开口说话了。他声音很低,男人起初并未听清,靠近后,才听清他说的是:“洗澡。”

        

在这片荒芜之地,水源极为稀缺,这里的人想要洗澡,甚至要去几十公里以外的地方找水。

        

男人不知从哪弄来了一大桶的水,很快烧开了,等水温整好之后,男人俯身抱起床上的人类。

        

怀里的人轻的要命,像是抱着一片羽毛,风一吹就散了。

        

脱衣服时,人类起初还挣扎了一下,那双眼睛里蔓延开淡淡的水光,有些闪躲,但很快便不挣扎了,任由男人将他身上的衣服褪去,乖的要命。

        

越是往下脱,男人眼底的情绪愈发积聚。

        

他身上的牙印,已经不能用多来形容了。

        

密密麻麻的血窟窿,从脖子一直蔓延到腿,有些甚至才刚刚愈合,一层皮肉就这么挂在骨头上。

        

人类垂下头,修长纤细的脖子拉直了,不知在想些什么。

        

男人最终什么也没说,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人放在浴桶里,整个桶很大,人类一进去便被水淹没了,他神情有些无助地坐在浴桶里,男人找来一个凳子,按了开关,调节了高度,坐在浴桶旁给他洗澡。

        

他动作很轻,洗头时一缕一缕将他打结的头发梳开,然后搓开泡沫,洗干净了。很久没洗,人类的头发也长长了,刘海几乎要遮住眼睛,又不男人拨开,露出那双漂亮的眼睛。

        

人类长得很漂亮。

        

是偏东方的面孔,黑发黑眸,一双眼睛淡淡拉长出去,眼神流转,带着几分无辜。他下巴很尖,几乎没挂什么肉,更衬得那双眼睛更大,脖子细的仿佛一碰就能折断。

        

热水洗刷过他的皮肤,露出脏污掩盖下的白皙,从锁骨往下,男人动作忽然顿了一下,喉结滚动,然后继续若无其事一般往下洗去。

        

他是岔着腿坐的,这么以来,忽然将腿并了一下,朝旁边靠去。

        

纪容与看在眼里,唇角勾了一下。

        

洗的差不多了,男人起身:“我先出去一下。”

        

人类坐在浴桶里,雪白的皮肤被热水熏的有些红,肩膀上密布的牙印红的像是要滴出血来。

        

注意到男人在看自己,纪容与往浴桶里缩了一下,随后点点头。

        

“嗯。”

        

男人出去了没多久,谁知再回来时,人类已经抱着膝盖在浴桶里睡着了。

        

男人慢慢靠近,将人类从浴桶里抱出来,抱出来才觉得不对劲。

        

触手软绵绵的一团,人类就像是一根面条,堪堪挂在他的手臂上。

        

他是晕过去了。

        

医生拿着工具箱匆匆上了门。

        

“没吃东西,饿晕了。”

        

医生低头看着躺在床上紧闭着眼睛的小家伙,将他干瘦的身体看在眼里,叹息一声。

        

“可怜的小家伙,胥,你可别光吸他的血不给他东西吃,看把人瘦成啥样了?”

        

胥北皱眉,“我没吸他的血。”

        

“食物我给他了,他自己不吃。”

        

医生忽然起了点兴趣:“你给他吃了什么?”

        

胥北将昨晚上剩的那盘生肉拿出来,摆在医生面前。

        

生肉还新鲜着,鲜艳的血水流动,肉饱满泛着腥味。

        

医生:“………”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