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v1双处高H/含她的柔软

        

“你对沃斯塔格做了什么!”

        

霍根激动而恐惧的咆哮着,他是仙宫勇士里唯一一个对魔法略有所知的人,正因如此他才觉得恐怖。

        

他根本没看出来洛基使用魔法的痕迹,完全就像是无法理解一样的‘现象’。

        

“我?我什么都没做。”洛基淡淡道

        

“我只是将他在这段故事里短暂的抹去了而已,不用担心,十二个小时之后他就会重新出现在这里了。”

        

“……你不是我的弟弟。”

        

托尔用低沉的声音说道

        

“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愚蠢的哥哥?”洛基嬉笑道

        

“你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撒谎。”

        

“哈!说的没错,撒谎,那就像是我的本能不是吗?”洛基摇头笑道

        

“当我还是恶作剧之神,还是谎言之神的时候,这神位与我而言更像是一种诅咒。谎言与我而言并非需要,而是本能。” 

        

“可当我抛弃了神位之后才发现,没有他似乎也没什么的。不过可惜的是……我也丢掉了故事之神的位子。”

        

说到这里,洛基的脸上浮现出了叹息的表情,显然他还是很珍贵那个位子的。

        

“……你为什么来到这里?”

        

“为什么?不不不,不是我‘来’,而是被‘送’到这里的。”

        

洛基摆了摆手指纠正了托尔的谬误,眯眼道

        

“有个很有趣的家伙打破了多元宇宙最远端的‘墙’,这件事对我们来说其实也不算特别罕见。只是有趣的是,他在你们这里打破了那面墙。”

        

洛基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便见在他的面前浮现出了一副绚烂的画卷。

        

无数相似的宇宙排成一列,然而唯一却有一颗闪耀的群星独立在宇宙之外。

        

“你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世界。”洛基感叹道

        

“你们所在的宇宙是与所有宇宙都隔离的领域,所以你们不用整天考虑乱七八糟的平行世界入侵者,脑子被驴踢了的未来人,整天想要吞噬宇宙的邪神,还有时不时客串的隔壁片场的家伙……”

        

“不过相对的,你们也十分的弱小!失去了与真正的多元宇宙接轨的机会,你们也就少了这份接轨的力量之源。”

        

“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托尔用理直气壮的态度表达了自己的无知

        

“…..好吧。”洛基似乎是被噎到了,他犹豫了片刻,回答道

        

“总的来说,我被丢到你们这里来是一个巧合。我本人对你们也没有多大的敌意,但你们这块是个安全的好地方,所以我会很乐意在这里度假的。”

        

“你只说了一半的真话。”托尔又如此的说道

        

“你每次直说一半真话的时候都喜欢动脑袋,就算是另一个你这个破习惯还是改不掉!”

        

“好吧。”洛基笑着耸了耸肩

        

“其实我来这里还有一个目的,因为除我之外还有一个主动过来这个世界的危险家伙。他想要搞什么大新闻我并不知道,但说实话我现在也没能力阻止他了。”

        

“我会静观其变,在这里坐看一切发展。所以我不会插手你们的任何事情,嗯…..除了一件事。”

        

洛基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抬手突然将一个女孩丢了出来。

        

那是一个有着精致面容,淡金色微卷的波浪长发披散而下的漂亮女孩。她穿着黑色的皮衣长斗篷,头上戴着缺了一个短角的金色头饰,衬托出了那窈窕的身段,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双腿,堪称危险的尤物。

        

然而纵使再怎么漂亮,托尔这厮也提不起任何的兴趣。

        

因为打一看到这女孩,托尔就有种诡异的熟悉感,还有一种诡异的操蛋感!

        

“希尔薇,你可以这么称呼她,最起码她是这么给自己取名字的。”洛基耸了耸肩

        

“你这个杀人凶手!!!”

        

希尔薇一出来就咆哮着想要给洛基一刀,然而还没刺过去就被吊起来捆得结结实实

        

“你们这个宇宙真奇怪。”洛基摸了摸下巴,有些苦恼道

        

“希尔薇…..我记得在我那边只是我开了个玩笑弄出来的玩意儿才对,怎么在这个宇宙就变成了女性版的我?”

        

“明明我记得我装的女人比你这个黄毛丫头漂亮性感多了——哦抱歉我记错了,那个时候我是抢了希芙转世的身体来着?”

        

“等等等等,你说什么?”托尔瞬间嗓音拉高了八度,似乎还带着一种诡异的兴奋感

        

“就和字面上的意思一样。”洛基露出了恶意的笑容,指着希尔薇道

        

“她是这个独立宇宙中其他世界线的我。”

        

托尔的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至于希芙则脸一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怎么可能,这……”

        

“你六岁的时候被我忽悠的跑去穿了女武神的战甲,还骑着一头骡子跑到奥丁跟前问他你能不能当女武神。”

        

希尔薇冷笑着,开口就是托尔当年的糗事

        

“还有你八岁的时候我变成了一条蛇逗你,结果给了你一刀你哭着去找弗丽嘉告状去了。”

        

“还有你十岁的时候带着希芙跑去了女浴室的门口想要招募人重建瓦尔基里……”

        

“够了够了够了够了!!!!”

        

托尔连忙制止了希尔薇的爆料行为,然后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你真的是——我的妹妹?虽然我一直挺想要个听话的妹妹,但是——”

        

“谁是你妹妹!”希尔薇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

        

“我不认识你,我也认那个独眼龙做我父亲!还有,你与其关注我,不如关注旁边这个混蛋!”

        

“他足足杀了你三十多个‘弟弟’!”

        

在托尔延伸过来的眼神中,洛基微微的点了点头,对自己做过的事情供认不讳。

        

“是的,我的确杀死了‘我’三十四次。”

        

作为阿斯加德王储,接受了全套教育的托尔当然也是清楚平行世界这个概念的。

        

虽然这家伙在课上八成的时间都在睡觉,但理解这个概念并不困难。

        

可是理解归理解,就像托尔在军营中长大的绝大部分的生涯一样,他不是没脑子,他只是懒得拿出来用罢了。

        

但是如此……扯淡的事情在自己的面前上演,托尔还是有种巨大的荒谬和不现实感。

        

啪的一声自己突然多了个妹妹,然后啪的一声自己新的弟弟宰了自己另外三十多个弟弟?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托尔大声质问道

        

“因为他们都是无家可归的幻影。”洛基淡淡道

        

“那个脑子被驴踢了的自以为是的白痴抓了三十多个平行世界的我丢去了一个垃圾场,被他抓去的那些的世界线都已经自我收束了,他们就被关在那里,可悲的度过了不知道多时少岁月,在无尽的蹉跎中可悲的‘活着’。”

        

“他们无家可归,他们的世界线已经成为了湮灭长河中微不足道的一滴。甚至就连出去的能力都没有。既然如此,我很乐意给他们一个解脱——毕竟看着他们,我也会觉得不开心的。”

        

“你明明只是为了夺取他们的力量!”希尔薇激动道

        

“我并不否认你这个说法。”洛基斜眼看着希尔薇,耸肩道

        

“来到这个宇宙对我的伤害也是蛮大的,我那还剩下一点点的故事之神的力量也所剩不多了,如果还想保持,就得收集与我性质接近的古神之血。”

        

“那还有什么能比我自己的血更加合适的呢?当然,一群可悲的‘我’是最合适的了。”

        

洛基轻描淡写的话,却蕴含着无与伦比的血腥味。

        

“我给了他们解脱,相对的,我也拿走了他们永远也用不上的力量。”

        

这下就算是希芙和霍根都被吓到了,他们的确讨厌洛基,但是他们讨厌的那个洛基和眼前的洛基相比简直就是小白兔!

        

有哪个人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说他杀了三十四个自己,只是为了一点力量?

        

“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托尔。”洛基看着愤怒的托尔,微笑道

        

“你早晚会习惯这件事的,那个蠢货的冒牌管理局被我拆了,所以你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看到平行世界的自己。”

        

“对我们那个世界来说,整天没事儿和多元宇宙的另一批自己厮杀简直是家常便饭,在你这里的话,和平行世界的自己厮杀也不会有太大的差别的——相信我,你早晚会习惯的。”

        

洛基轻轻的合上了书本,手掌轻轻的抚过自己的脸庞

        

他的身躯和一切就像是被橡皮擦抹去了一般,缓缓的,消失于无形。

        

“就这样吧,托尔。这个女孩就交给你们了,希望我们还有再见的一天。”

        

“等……”

        

托尔刚伸出手,眼前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托尔愣了好一会儿,才看着被捆绑起来的希尔薇,尴尬的挠了挠头

        

“那个……要不要一起回去呢……妹妹?”

        

……

        

好消息,远征约顿海姆的托尔王储殿下安然无恙的归来了!

        

坏消息,托尔殿下带来了芬布尔之冬确切降临的消息。

        

好消息,托尔殿下已经知道了芬布尔之冬的原因了!

        

坏消息,他们根本就没办法解决这个麻烦。

        

这就是阿斯加德上层面临的巨大问题。

        

是的,他们知道了芬布尔之冬,知道了诸神黄昏即将到来,甚至知道了这一切问题的根源所在。

        

但是……他们压根就没办法阻止。

        

芬布尔之冬的原因是融入世界树的尤弥尔,他们总不能把世界树砍了来阻止芬布尔之冬吧?

        

造成如今九大国度动荡的是啃食世界树根的毒龙尼德霍格,但你找谁去砍了他呢?

        

这不是砍不砍的过的问题,是根本就不知道人家在哪里的问题!

        

世界树的根部在哪?这个问题对绝大多数阿斯加德人来说都是个谜。

        

他们知道世界树,认知世界树,甚至可以说崇拜世界树。然而他们从没有过任何一个人真正的见到过世界树。

        

那东西本身就可以说是一种虚妄的象征,一个极特殊的异维度魔神,一个在物质宇宙可以有也可以没有真身的玩意儿,或许就只有勘破本质的奥丁才知道尤克特拉希尔到底存在于什么地方。

        

所以在这个时候,阿斯加德人便无比的怀念他们无所不知的众神之父。

        

奥丁或许是个十分有阴谋的,也十分冷酷的国王,但最起码他是所有阿斯加德人最大的后盾与挡箭牌,有他在,所有的问题都只是时间问题。

        

这些不可思议的问题他总是能处理干净,而不是现在托尔这样知道问题,却解决不了的样子。

        

所以对托尔来说,他马不停蹄的任务又多了一个。

        

“我要去地球找回父亲!”

        

托尔坚定的对弗丽嘉说道,这些问题在他眼里也只有他无所不能的父亲能够搞定的。

        

“托尔,你其实只是想逃避那些繁复的文书工作吧?”

        

弗丽嘉看了一眼背后堆积成山的文件,对着自己的儿子似笑非笑。

        

“我,这……”托尔一脸的尴尬

        

“好了好了,你不擅长处理这方面的问题就暂时不处理吧,学习可以慢慢来,但是有些事没有第二次。”

        

弗丽嘉笑着摸了摸身边女孩的脸蛋,满脸爱怜道

        

“你说是不是啊,洛基?”

        

“我叫希尔薇,我不叫洛基!”

        

倔强的希尔薇不满的反驳着,不过从她那猫一样的态度来看,她显然并不排斥弗丽嘉的亲昵举动。

        

天后就是拥有这样的魔力,似乎在他面前,即便是最残忍最酷烈的暴怒战士也会变得无比平和,变得听话起来。

        

“你其实可以加冕阿斯加德公主,我一直很想看看父亲收藏间那个空置的女性王冠……”

        

“闭嘴,托尔!”

        

来自妹妹的呵斥让下一代阿斯加德神王毫不犹豫的闭上了嘴。

        

就像托尔说的,希尔薇的到来让他一下子就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想想看吧,一个傲娇的,嘴硬心软的,可爱的妹妹,和一个爱撒谎的,糟心的,总是恶心自己的弟弟相比,哪一个更招人喜欢?

        

洛基?什么洛基?我托尔·奥丁森唯一的妹妹就是希尔薇·奥丁森!

        

“但是托尔,阿斯加德现在还离不开你,你可以将这些文书工作交给我,但是其他地方仍然需要你。”

        

“……又出什么事了吗?”托尔的表情立刻变得肃穆了起来

        

“瓦特阿尔海姆的矮人们请求阿斯加德的援助。”弗丽嘉轻声道

        

“那些自称燃烧军团的恶魔军团与灭霸手下的亡刃将军带领的黑暗教团的舰队在他们星域旁边交战了,虽然没有进犯瓦特阿尔海姆的宙域,但我们必须确保那里的安然无恙。”

        

对于阿斯加德而言,他们在九界中真正的也是最紧密的两个盟友就只有华纳海姆与瓦特阿尔海姆了。

        

前者几乎相当于阿斯加德的延伸,而后者则相当于阿斯加德的军工厂。

        

瓦特阿尔海姆的矮人拥有九界最强的锻造技术,他们对乌鲁金属的锻造研究配合上阿斯加德的符文科技才是锻造了那无数神器的由来。

        

托尔的雷神之锤,奥丁的冈格尼尔,海拉的夜空之剑,灭霸的无限手套,这些武器全都是来源于矮人强大的锻造技术。

        

甚至不仅仅是如此,彩虹桥的主体构造也是源于矮人的技术——那些矮人将他们的星球变成了巨大的锻造炉,利用引导恒星的力量为他们锻造武器。

        

虽然在这和平的千年以来,阿斯加德已经很久没有在矮人这里要求打造神器了,但他们的重要性依旧不言而喻。

        

阿斯加德人决不允许瓦特阿尔海姆的陨落,对于矮人之国的保护等级在九界之中也是一等一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雷神三里阿斯加德被炸了,灭霸的部队刚到达瓦特阿尔海姆就会被彩虹桥给直接射爆。

        

“你要提着锤子去保护那些一点都不矮的矮人了。”希尔薇幸灾乐祸的笑着。

        

“托尔,带着狂战士军团前往华纳海姆吧,阿斯加德遗留的舰队已经准备就绪了。”弗丽嘉轻声道

        

阿斯加德也是有着属于他们的远航舰队的,只不过那些巨大的符文战舰是不会存储在阿斯加德的。

        

原因吗,也很简单——阿斯加德太小了。

        

虽然作为九界之冠,但是阿斯加德的大小在九界都是最小的。这也很正常,毕竟其他八大国度都是正常衍生的星球,唯独阿斯加德是神祇用力量强行创造出的平面世界。

        

“没有人能够侵犯阿斯加德的威严!”

        

托尔的拳头重重的捶打在胸前,严肃认真道

        

“至于你,希尔薇。再等一段时间,陪我几天吧。”弗丽嘉抚摸着希尔薇的脸颊,柔和的笑道

        

“等到可怜的洛基疗伤好了,就让他和你一起去地球找你们的父亲。”

        

“奥丁不是我的父亲!”

        

希尔薇气嘟嘟的反抗着,当然,毫无意义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