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团圆结txt_翁公想吃我的奶

       

晚上,王元跟弟弟说起这件事。

        

王威非常高兴,即将可带兵灭赵国,立大功的机会来了。

        

他坚信,兄长立的军功,一定能超越那个韩信。

        

第二天,众将齐集大帐,有李必、骆甲、田集、王虞人、单究、吕马童、张凯、曹斌、王威、唐其、秦勇、宋闻等人,部分没有来的武将,驻守上党郡各地。

        

王元道:“本将军即将要展开秘密行动,我离开后,长平之秦军交由李必将军指挥。”

        

李必领命。

        

其他武将们都云里雾里,没人能明白,主将到底要做什么事情?

        

王元没有跟部将们说具体什么事情,也没必要说,更不能先泄露机密。

        

九月初一晚上,一支五万人的秦军,换成了赵军的装束,配备赵军制式兵器,从上党郡和河东郡的某边境进入赵国。

        

五万兵力要想突破太行山后灭赵,人数肯定是不够,但不能一下子带太多人进入赵地,避免被赵军其他人怀疑。

        

剩下三十万大军留在长平,等候王元的命令。

        

这是由王元亲自带领的部队,部将有王威、田集、吕马童、王虞人、秦勇等人,有骑兵一万人。

        

陈馀就在这里等待王元到来。

        

在某关隘,这里都换上了陈馀的人,他们说是前段时间进入上党郡埋伏的兵马回来,迎接这支秦兵进入。

        

某营帐内,王元见到了陈馀。

        

王元道:“陈将军弃暗投明,史书上必将留下美名。不用多久,我就要叫你代王了。”

        

陈馀兴奋得紧,说道:“很感谢皇帝陛下给我这个机会啊!”

        

短暂寒暄后,两人谈入正题。

        

陈馀道:“河东郡、太原郡各主要城池、关隘,都换上了我的亲信,一旦起事,我能牢牢掌控这两个郡。”

        

王元道:“只要我能掌控井陉,赵国就无险可守,灭亡在即。你我都是大秦功臣。”

        

陈馀哈哈一笑,他期盼着正式起事公布皇帝册封诏书的那天,那时候他就是“王”了,能够有单独掌控一地,包括当地军权、治权的诸侯王,大业皇帝地位如同周天子。

        

在原本历史上,即使秦国攻占长平,赵国依然有屏障可坚守。

        

其中,在华北平原的西边有太行山,太行山有“太行八陉”,包括军都陉、蒲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

        

在邯郸南边,有漳水河北岸的漳斧长城。

        

一旦其中一处被突破,进入地势平坦的平原,赵军只能跟秦军打野战,若是无法在野战中打败秦军,赵国必定灭亡。

        

在嬴政时期的灭赵国,因为赵军扼守各处,又有李牧统领军队,给秦军带来很大的困难,连王翦也无计可施,最后不得不采用反间计,利用奸臣郭开除掉李牧,之后秦军迅速攻占邯郸,灭亡赵国。

        

当天晚上,王元和部下们,光明正大地安营扎寨过夜。

        

第二天,王元率领部下们北上,还带有“粮草辎重”,这其实是秦军制式兵器,在战斗时才把兵器取出来。

        

陈馀跟随北上,确保一路上不会被其他人怀疑这支秦军。

        

王元的目标是太原郡东边的井陉,要先夺取井陉,然后南下邯郸。

        

————————

        

秦国跟西域联合,震惊了天下。

        

其中,匈奴最为不安。

        

冒顿召集臣子们开会,商讨对策。

        

冒顿朗声道:“秦国和西域要联系,要通过羌国,我自当要亲率大军南下,灭掉羌国,切断秦国跟西域的通道。听说,秦军正在东边的长平跟赵军、齐军对峙,暴秦要灭六国,主力必定在东边。我们派大军南下,秦军必无法抵挡。”

        

右都骨侯拖昆木道:“单于,羌王有多个弟弟,他臣服于秦国,引起一些弟弟不满,我们何不扶植一人,篡夺羌王之位。条件是成功后臣服于匈奴,我们在羌国驻军。”

        

冒顿一听,这是好计策,一旦羌国被他控制,紧紧扼守秦国西边,就算打不进秦地,也要抑制秦国跟西边的联系。

        

为此,冒顿下达进攻羌国命令,派出右贤王卜毂拔率军五万进攻羌国,先把在羌国的秦兵吸引过来,才好让其他人篡夺羌王之位。

        

————————

        

楚国,彭城。

        

暴秦联合西域,让项羽和臣子们很不爽。

        

这天,章邯进来见项羽。

        

“陛下,暴秦在长平陈兵数十万,或许是有所图谋。臣认为,对于我们来说是好机会,可派彭越将军带兵袭扰三川郡、颍川郡,牵制秦军兵力。还可派一主将北上魏地,做出从魏地向西攻入颍川郡的态势。韩国已名存实亡,不能再让暴秦杀入赵国了,若暴秦真的大举功赵,我们便从北边攻秦。”

        

项羽道:“项邯,你言之有理啊!明日朝会,再看谁是主将人选。”

        

第二天,皇宫大殿,文武百官齐集一堂。

        

项羽道:“暴秦集结数十万大军于长平,其它地方必定兵力空虚。我们从武陵山伐秦虽然失败,但绝不能坐视暴秦做大。暴秦欲跟赵军、齐军决战,正是我们的好机会。”

        

项他出列,说道:“陛下,此时是机会,但还不是最好机会。暴秦征召许多男丁入伍,粮食收成必受影响。臣以为,等暴秦在长平对峙日久,粮草消耗严重,才是我们最佳出兵时机。不过,先派彭越将军袭扰秦军亦可。”

        

朝会讨论决定,由彭越率军对秦国打袭扰战,项羽给五万军队给他。

        

至于从魏国攻秦,等时候到了再说。

        

————————

        

咸阳城西郊,一匹汗血宝马向东疾驰着,奔跑速度很快。

        

大宛国四千匹汗血宝马被带来秦国,三千匹成年战马、八百匹母马、二百匹公马。

        

公马和母马在陇山牧养起来。

        

战马投入军中使用,并未用于骑兵,而是用于斥候、传递消息的士兵,把汗血宝马速度快、耐力强的优势最大限度发挥出来。

        

这匹疾驰的汗血宝马,马背上是传令兵,边关有紧急军情传来。

        

“西边紧急军情!”

        

传令兵来到御书房外,把信函给郎官,郎官把信函给皇帝。

        

子婴接过信函打开一看,是匈奴兵南侵羌国,兵力最少有四万,这是杨喜派人送来的军情。

        

杨喜表示,会全力跟匈奴兵作战。

        

目前,秦国派驻西边的骑兵有四万,三万在羌国,一万在月氏国。

        

子婴把陈平、邹离、钟平、腾其召入商议。

        

陈平道:“陛下,杨喜三万大军对付匈奴数万人,应当没问题。”

        

邹离道:“陛下说过,攘外需先安内,我们的重心在东边,不宜在西边投入过多兵力。”

        

钟平道:“陛下,为了不影响灭六国,若有必要时,可暂时先放弃西边。”

        

腾其道:“陛下,必要时,可把在月氏国的一万骑兵调回羌国支援,还可向月氏国求援。”

        

陈平对他道:“月氏国能自保就算不错了,根本没有余力支援羌国。”

        

对于子婴来说,跟月氏国结盟,连通西域,是为了宣扬国威,为那西域纳入版图做前期准备。要是秦国被匈奴打得需要月氏救援,有损国威。

        

子婴道:“杨喜将军会全力应战,若他抵挡不住,再做计较。关键是东边,不能影响灭六国的计划。”

        

————————

        

绵蔓河,位于井陉西则不远处。

        

在原本历史上,是韩信背水一战之地。

        

当时赵军在东岸建造有壁垒,主将为陈馀,兵力有十万,韩信采取诱敌之计引诱陈馀率大军穿越井陉道,来到绵蔓河作战,韩信派出的伏兵,趁机攻取赵军营垒。

        

当陈馀对背水一战的汉军久攻不下时,赵军士气大幅度受挫,当陈馀率军回到井陉口东侧时,发现营垒已被汉军攻取,营垒插满了汉军旗帜,赵军顿时士气崩溃,汉军趁机追杀,大获全胜。

        

这是历史上著名的井陉之战。

        

一个现代人来到这个时空后,他的军队要再次突破井陉,不再需要大战,只需要用谋略智取。

        

陈馀带着王元以及五万秦军,经过大半个月的行军,在九月十八日来到井陉的西边。

        

这里不属于太原郡,不是陈馀管辖,但陈馀说带兵回去,守卫这里的赵军不敢阻拦,也没有多问,放秦军进入。

        

王元和部下们进入后,突袭为数不多的赵军,把井陉口西侧控制,然后再率军东进。

        

井陉口由西至东约四十里,王元和陈馀在当天下午来到了井陉口东边入口,从入口处望去,前边不远有个赵军军营,军营不大,只有三千士兵驻守。

        

太原郡、河东郡都没有丢失,没有派驻重兵驻守的必要。

        

王元对陈馀道:“陈将军,我们只要夺取这个营寨,灭赵大计就成功了一大半。”

        

陈馀笑道:“我要进去营寨,赵军中谁敢不从。”

        

随即,陈馀带着王元和秦军们,向营寨方向走去。

        

在前往营寨的同时,王元让弟弟带着骑兵在营寨周边巡视,确保夺取营寨后,没有活着的赵军回去禀报,绝对不能让敌军有人通风报信。

        

守卫营寨的赵兵们,见是自家军队前来,还望见许多骑兵在周边“巡视”,没有丝毫警惕。

        

陈馀走到营寨门前,大声喊道:“我来大将军陈馀,我有事进去要跟你们都尉相商。”

        

王都尉迅速前来,见到陈馀后,恭敬作揖。

        

陈馀道:“我找你有事,进去后详谈。”

        

王都尉没有丝毫怀疑,命人打开营寨门,陈馀、王元、秦勇和数十名秦兵进入营寨,其余人在营寨外等候,离营寨门口很近。

        

刚进入不久,陈馀停下,对王都尉道:“王都尉,我要送你一样礼物。”

        

此时,王元走到王都尉身后。

        

王都尉跟着停下脚步,问道:“大将军,是何礼物?”

        

突然间,一把剑从背后插入他的心窝,王都尉不知怎么回事,眼睛瞪得大大的,稀里糊涂就死去了。

        

王元大喊道:“弟兄们,冲进来!”

        

这时,在站门口的秦军猛然间冲入,见赵兵就杀。

        

赵兵们还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自己人打自己人,稀里糊涂地被秦军斩杀。

        

没有耗费多少功夫,三千赵军全部被斩杀。

        

由王威率领的骑兵,在营寨周边巡逻,发现有少数赵兵从营寨后门逃出来,其中有少数有坐骑,都被骑兵全部击杀。

        

营寨内,所有部将被召集起来,陈馀就站在王元旁边。

        

所有人皆神情兴奋。

        

王元朗声道:“诸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这位是赵国大将军陈馀,弃暗投明,归顺大秦,才带我们一路北上,直至来到这里。”

        

吕马童道:“原先我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原来是要奇袭赵国腹地。”

        

王威向陈馀作揖道:“陈将军,该叫你代王了。”

        

王元公布皇帝册封陈馀为代王一事。

        

陈馀把诏书取了出来,高高举起,朗声道:“等攻陷邯郸,灭了赵国,我便是代王!”

        

此时的他,可谓是得意忘形,心中畅快至极,他以前做梦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当王。

        

井陉已被秦军控制,井陉东边营寨已经易主,赵国所有人都还蒙在鼓里。

        

对于灭赵,陈平有全盘的计策,只要秦军到这里还不被发现,那就已经成功了八成。

        

会议结束后,众将散去,王威留下。

        

王元道:“你立大功的机会又来了,我们这一万骑兵由你统领,让你带骑兵直扑邯郸,清除邯郸外围赵军。陈馀先行一步进入邯郸,带他打开城门后,你率骑兵冲入邯郸。”

        

他把全盘计划说出来。

        

王威兴奋道:“哈哈!我要扬名立万了。这一路上,阻挡我的赵兵杀无赦。丞相真是足智多谋,这样的法子亏他能想出来。”

        

对于陈平这个人才,王元和王威都打心眼里佩服。

        

一天后,秦军的物资全部运抵营寨,那是秦军的制式武器。

        

这天,陈馀带着一万亲兵南下,目标是邯郸。

        

这是陈平之计,能用最快速度、最小的代价灭掉赵国。

        

从井陉到邯郸,全程四百余里,沿途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只要没有军队阻挡,数天就能抵达邯郸。

        

五天后,陈馀和一万骑兵顺利抵达邯郸,又再派人去通知王元。

        

陈馀派出的人,都是他信得过的亲信。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