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L文h/孽欲

     

独自一人在太阴古城最上层呆了十天,阎淼总共提取出两块一尺见方的暗质玉石块。

        

这期间,太矢和司寇昜都来过此处,阎淼也抽空去了元老那里学习了制箭之法,这并未花费他多长时间。

        

太矢来是说最近时空振荡实验室将会在研究目标上有重大突破性进展,到时会请他前去参观。

        

至于司寇昜,竟然将那石书带来,交予阎淼保管,而她给出的理由却是让阎淼暗地里难以认同——她将在一段时间后离开此界,前往另一方新的世界,而这本石书却无法带走。

        

对两者分别做出相应的回复,阎淼继续在这里工作了五天,其间,从太阴初界各地运送而来的肉石原矿数量逐渐减少,看来是开采即将完毕,阎淼也就放下心来——若是一直按照前面几天那种速度,他即便有十台巨型粉碎机帮助也得累个半死。

        

此时,已经二十多天过去,太矢和司寇昜再次前来,邀请他前往实验室,见证历史性的一刻。

        

时空振荡实验室,二十多天没有来此,这里竟然又独立开辟出一个大型隔间,里面放置着一台阎淼之前从未见过的机器。

        

它高约三米,横宽约五米,纵长约八米,侧面呈现台阶形状,其中一级台阶只有一米多高,二级台阶上是一个全透明的观察创口。还有大量的能量管路从地下延伸出来,从两侧进入这台硕大的机器中。

        

通过这个窗口,阎淼可以清晰地看到其内部的大量能连管路走线,以及一个铭刻着熟悉符文和阵纹的狭长圆柱体。

        

只是一见面,阎淼就认出了那圆柱体是何物——与自己改造的箭矢类似,只是它很明显比自己的全金属羽箭更加精致与精密。

        

它整体采用空玉拼接雕琢而成,中间的“轴芯”则是用阎淼提供的时玉切割、打磨制作,外层大约十公分粗细,壁厚大约三厘米,时玉轴芯只有一公分粗细,内部孔径不足两毫米,精确地按照比例还原了箭矢的内部结构。 

        

“这台机器……就是最终产物吗?”

        

“并不是,”太矢说道:“这只是试验样机,我们即将进行的,是最后一次实验室内的时空振荡测试——根据你提供的阵纹、符文等资料,我们按照比例精确复原了那种金属羽箭的内部结构,并将两部分阵纹铭刻入内,在前面数十次的实验中,激活它们后都得到了不错的效果,因此我们决定,在今天进行最终产物的量产前最终实验。”

        

太矢说到此处,示意已经就位的十多名学着可以开始,此时,司寇昜上前解开了这台机器的最终锁定状态,刹那,阎淼便感觉到有地下有两个能量节点瞬间活跃起来。

        

追寻下去,这两个能量源一个连接着时间能量收集处,一个连接着空间能量收集处,不足眨眼的功夫,两侧的能量管路分别充满了活跃的时间和空间能量,但阎淼很快发现这种设计的问题——没有一个容器作为缓冲,若是操作不当,很容易造成泄漏事故。

        

不过现在这也不是问题,作为最终测试机器,只要能满足需求即可。

        

当管路冲充能完毕,最后一名学着打开了某个开关,时空能量在更多管路的分支结构中导向两个圆柱结构。

        

一时间,整个机器似乎都不存在于这片空间中,而它在众人脑海中的记忆似乎也变得模糊,就要淡去——这,是时间的某种振荡形式。

        

但就在这种趋势将要变得不可逆转之时,太矢再次下达指令:“一百五十号到两百六十三号节点,关闭!”

        

随着操作员的动作,刚才的异象消失,那透明的观察窗口内,狭长的同心圆柱已经变得虚幻,时空的力量在其表面荡漾,似乎随时都会从它所处的时空内消失——这是空间的某种振荡表现形式。

        

此时,圆柱体在能量场的约束下缓缓移动,一只纯机械手臂从机器底部进入其中,机械手中夹持着一块衅兽的活性血肉组织。

        

“第一百次时空振荡破坏性实验开始,准备记录数据。”太矢下达指示,他自己也是取出设备,从自己的角度记录各种读数。

        

阎淼盯着那圆柱体,从中感应到了之前试射羽箭时相似的能量波动,虽说它威能可能比不上自己改造的箭矢,但其品质,似乎要高于那种金色羽箭,是一种不错的参考方案,因此,他也无巨细地记录着。

        

这时候,圆柱体的一端转到正面,机械手夹持着衅兽组织绕到侧面,主动向着圆柱面靠近过去。

        

这时候,原先还没有任何活动迹象的衅兽血肉突然开始扭曲、鼓动,其中似乎包藏着某样活物,正在极力地挣脱机械手的束缚,似是要逃离炼狱的生灵。

        

很快,血肉的活性发挥到极致,一头只有一尺来高的微型衅兽化生出来,却发出如同完全体衅兽的巨大叫声,只是这种叫声在现场诸人听来已经不是威慑,而是惊悚。

        

但这并未持续多久,随着挣扎的微型衅兽触碰到那充满能量的圆柱体,它整个兽体瞬间凝滞,紧接着从肢体末端开始变得灰暗,下一刻,整头衅兽化作一团强光,将整个隔间都照的通透。

        

待强光消失,那衅兽也完全消失,似乎从未存在过,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它被从整个时空中抹去了痕迹!

        

而那圆柱体在这之后,也散去了其中绝大部分时空能量,

        

阎淼凛然,仔细回想自己在之前试射箭矢时捕捉到的数据,与刚才是何其相似,只是为何,自己的箭矢杀伤的衅兽会剩下一堆白沙一半的粉末?难道与箭矢的性质有关?

        

想到这里,他忽然想起来,对那完美箭矢试射后的结果,他还没有进行确认,若是也和这次实验的结果相同,那他大概就不怎么需要实验室的帮助,只需要提高改造的效率和质量便能弥补数量上的不足……

        

这般想着,耳边传来太矢的声音:“实验成功,与前面九十九次相比,王级衅兽血肉组织重新活化并化生出微型衅兽,是一种全新的现象……残留物检测……完全没有残留,也是全新的进展……”

        

一连串阎淼听着都新鲜的表述方式此时爆发出来,让他理解了很多——刚才使用的衅兽组织竟然来自于一头王级衅兽,而且先前的几十次实验中并没有出现过血肉化生为微型衅兽的情况。

        

“阎淼,你对这个结果如何看?”司寇昜看上去非常满意,趁着太矢和下属去做总结的间隙和阎淼交流,道:“为此,我亲自前往北方战场捕捉了一头王级衅兽,测试实验装置的极限能力。”

        

“的确很惊人,”阎淼说道:“也为我提供了一些新的思路,不过……真实情况中,我们不可能使用时玉和空玉作为材料制作泛用性武器,这样成本太高,不知道你们的替代材料方案是什么?”

        

“这一点,太矢已经有了规划,”司寇昜说着,取出一枚弹头形状的物体,它只有食指粗细,长短也相近,但其内部也拥有一套完整的时空阵纹,而在认出这个物体的材质之后,阎淼也是有些惊讶:

        

“这是……被我提取后的肉石?”

        

“不错,”司寇昜将之交到阎淼手中,道:“太矢这个人想法丰富,先前,连吾都没有想到这种矿物可以作为代替品,不过具体威力,还要进行实体实验后才能确定。”

        

阎淼点头,道:“这个确实,我也学到了!不过实体测试应当不用,肉石在太阴初界的储量巨大,哪怕单个的实体弹威能不足,也可以大量生产,用数量的优势取得胜利。”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