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到爆的年下攻/御书房桌下h

一晃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在迷迷糊糊中,辰风感觉自己身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动。

        

“难道是兔子醒啦?”心里琢磨着

        

因为太困实在不想起来,再加上这种地方也不可能有其他,所以并不打算睁眼一看,任由那东西动作。

        

又过半响,突然感觉后背道道凉意,似乎一双手,正在触摸着自己的身体。

        

心中一惊,这感觉绝不是自己的小宠物。

        

急忙跳起回身一看,差点没把自己吓过去。

        

此刻已是第二天晌午,阳光正盛,而这小小山洞内,因为山体裂缝,头顶上也有少部分的光线照射进来,并不黑暗。

        

此刻辰风被突然惊醒,借着微光,也看清了状况。

        

真想不到,眼前竟出现一位妙龄少女。

        

其面若桃花、明眸皓齿、长发如云,娇小可爱。

        

一颦一笑间,如花似玉、楚楚动人,这般样貌,虽谈不上倾国倾城,但也绝对是沉鱼落雁。 

        

然而这并不是女孩的奇特之处,而是她一丝不挂,居然赤裸着身体,坦诚相见。

        

“我的妈!”

        

辰风吓的差点没背过气去,自己哪见过这般阵仗,下意识的后退几步,忙去翻背包,因为背包里还有一件白色外套。

        

然而刚拿出外套,脑子马上清醒了过来。

        

不对呀?

        

第一,这姑娘哪儿来的?

        

第二,这里不是山洞嘛,她怎么进来的?

        

第三,她为什么没穿衣服?

        

然而疑惑还没结束,心里又是咯噔一声。

        

姑娘的出现太不合常理了,虽说这修炼世界不合情理的事情数不胜数,可一大活人就这么凭空出现,且还一丝不挂,这是老天爷给自己的福利,还是自己做了春梦,还在梦中呢?

        

或者说,自己遇到了什么灵异事件?

        

“啪啪”

        

猛力打了两个耳光,疼痛让辰风确定,此刻不是做梦。

        

回身再看那少女,此时少女还在打量着四周,从那微妙的表情来看,似乎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

        

“姑娘,那个……你先把衣服穿上吧”辰风说着,急忙把手上的长衣,披在了女孩身上

        

虽说美色当头多看两眼也是无妨,可事出无常必有妖,自己可不想因为好色而自毁前程。

        

递了衣服急忙后撤两步,这事出突然,还是先保持距离的好。

        

“姑娘如何称呼?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你怎么不穿衣服呀?”辰风支支吾吾的连发三问

        

然而女孩瞧都不瞧,并没有关注辰风的话,而是漫无经心道:“我从来不穿衣服的”

        

“啊?”

        

辰风错愕,心道难不成是这原始森林里的野人,可野人也没有这样一丝不挂的呀。

        

胡乱的摇了摇头,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胡思乱想。

        

“这是哪里?”

        

女孩突然发问,似乎已经忘记还有两个问题没有回答。

        

“这是山洞”辰风答道

        

又问道:“那你是怎么进来的?”

        

女孩看了看辰风,笑道:“是你带我进来的呀”

        

“什么?”

        

辰风彻底懵圈了,难道自己吃了豹子肉失忆啦?

        

明明记得昨晚被魔兽追赶,也没见到有裸奔的人呀。

        

“姑娘你……”

        

“我饿了”

        

辰风还想询问,却被女孩直接打断。

        

紧接着她看到已经熄灭的火堆上,还架着昨晚剩下的豹子腿,拿起来咬了一口,然后一脸嫌弃的又吐了出来。

        

“哎……真难吃”

        

辰风被这一幕弄傻了,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

        

仔细再捋一遍眼前的变故。

        

首先这不是做梦,少女的出现是事实。

        

然后她不是妖魔鬼怪,她是真真实实的人。

        

最后,她是怎么进来的,难道也和自己一样,碰巧掉到了山洞里。

        

见她肌如凝霜,肤白似雪,哪里像是从隧道里滚出来的,倒像是直接从天上掉下来的。

        

“不对,还有一种可能”

        

辰风瞧了瞧旁边的水池,这水池里的水是从下面涌上来的,那就说明,在下面有暗河,而女孩出现一丝不挂,会不会是从水里游上来的?

        

一种恐怖的想法油然而生。

        

“难…道…是…水…鬼?”

        

冷汗直冒再次斜眼瞄那女孩。

        

“你的衣服真好看”女孩突然指着正在发愣的辰风,好奇道

        

辰风吓的一哆嗦,女孩的举动打断了自己的思路,同时也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要说水鬼之说纯属虚构,自己怎么会联想到哪里去。

        

再说了,世上哪有这么漂亮的水鬼呀。

        

“对了!难道她是修炼者!”

        

心中猛然想起,如果是修炼者,就另当别论了。

        

说不定她也是参赛的弟子,碰巧和自己一样,也和队伍失散了,然后也是一路狂奔,碰巧又掉进了山洞里。

        

可这么多巧合也未免太多了,还有她为什么不穿衣服,这都解释不通呀。

        

脑子里飞速回想着各门派弟子的容貌,自信只要自己见过一面,肯定能认出来。

        

然而观兽台上六百九十人众,自己见过大半,似乎也并没有这般娇小可爱的女子呀。

        

看着女孩还在盯着自己的蚕衣看,那一副痴傻的样子,会不会是脑子不灵光,掉下来的时候摔坏了。

        

“要不这样吧”

        

辰风心生一计:“你告诉我你是谁,我就把这衣服送给你”

        

“我才不稀罕你的衣服呢”女孩一撇嘴,一副完全不上当的样子

        

这可把辰风弄没招了,心道怎么来到这璇玑阁,处处都是离奇的事呢。

        

看了看头顶的裂缝,心中叫苦,大白天的平白无故扔给自己一个女人,这算是上天恩赐,还是自己福泽深厚呢。

        

苦笑一声,现在呀,只能强颜欢笑了。

        

“我不想呆在这里,我想出去”

        

女孩突然的叫嚷起来,看来她已经觉得这里没意思了。

        

“是呀,我也想出去,可……”

        

辰风看看周遭,水池里不确定能不能通到外面,而头顶裂缝太窄根本上不去,那么也只有悬在半空的破洞了。

        

回想昨晚自己滚下来的经历,那隧道七扭八歪也没那么容易上去。

        

真没想到,一直想找个栖身之地,现在是有了,魔兽也进不来了,也绝对安全了,可自己也出不去了。

        

“不对!”

        

猛然又看了看身前的女孩,还是回到之前那个问题上:她是怎么进来的?

        

“姑娘,你还记不记得,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呀?”辰风无解,还得继续追问

        

“不知道……不记得了,我醒来就在这里,你就在我身边,那就是你带我进来的”女孩指着辰风,呆傻道

        

辰风点头,现在可以确定了,这女孩脑子真的坏了,而且还失忆了。

        

那么最初问的三个问题,还是没有解答。

        

“算了!”

        

再问也是没结果,还是想办法怎么出去吧。

        

摸索着石壁查看石土,辰风想找找有没有松软的地方。

        

想起当初梅岭山石窟洞,就是这样一路挖出去的。

        

然而摸索一番之后,这里石壁坚硬如钢似铁,别说没工具,就是有工具也凿不开。

        

“完了……”辰风抬头看了看隧道口,“看来只能原路返回了”

        

“我不要钻山洞……我不要钻山洞,我要出去,我现在就要出去!”

        

女孩听了辰风的话开始急躁起来,又是跺脚又是乱跳,像发疯了一样。

        

“姑娘……你别激动,这隧道没多长,好爬”辰风劝住着,然而根本不能平复女孩的情绪

        

“我不要呆在这里了,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辰风无语,现在真的束手无策了。

        

想到脑部受伤的人最怕刺激,一定是自己的言语刺激了她,急忙缓和道:“我们能出去,我们就从这裂缝出去”

        

辰风边说边指着头顶,想分散女孩的注意力。

        

可话还没说完,突然感觉一阵地动山摇,轰轰作响,大大小小的碎石从裂缝中滚落下来,一时间乱石纷飞,尘土飞扬。

        

辰风大惊,怎么会突然地震呢。

        

来不及多想,急忙抱住女孩躲到山洞一角,避免砸伤。

        

然而惊险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二人刚躲到角落里,地震便停了。

        

说来也巧,地震消停了,女孩也消停了,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不禁臭骂一声:“这他妈到底是什么鬼地方!”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