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接触by乔段_bl高H文软受

大春关心问道:“刚才和你那本尊一战,你有没有受伤啊?”

        

“区区一战……”

        

妖虎的目光猛然盯向了传送阵!

        

卧槽!她这次是望准了!

        

大春心下一颤急忙改变话题,喷懵她:“这就是你做的仙舟?你是不是傻?浪费!”

        

妖虎恼道:“你懂什么?”

        

果然好话十句不如喷人一句!见成功的转移她的注意力,大春急忙催动腾蛇飞奔登上传送阵!

        

大春心神狂跳:“行,我正忙着回去打仗,下次慢慢听你谈——”

        

话音刚落,大地在缩近,大春再度化风……

        

终于晃过去了!不得不说,因为是“熟人”突然出现,她有点懵,甚至也不一定有“造反”的想法,但其实她要不了多久就能破这个阵!若是是换成她不认识的,她第一反应肯定不会是现在这样子。 

        

大春便问大家:“你们看懂了那个树干没有?”

        

妖龙沉声道:“没看!我一直在盯她!”

        

腾蛇象也说道:“我也是全力防她!”

        

白虎却说道:“旁边有个小东西,不简单。”

        

大春讶道:“什么东西?”

        

“没仔细看,我一直在盯她!”

        

卧槽!算了,不问。虽然晃过去了,但感觉真的心累,以后不能这么凶险下去了,自己一定要变强!

        

然后大春越来感觉归心似箭,那是离躯体越来越近的感觉……终于,前方灵气聚集,秘境中的象兵营到了,看见象灵塔了,看见守塔的象三了……

        

大春两眼一黑,全身立刻变得沉重无比!这种踏实的感觉,回来了!

        

——系统提示:您的元神经历了长时间的脱离躯体的历练,您大幅度领略了“通幽”的境界。

        

好饿,渴,无力,全身动不了,连睁开眼都是那么的困难!

        

原来这就是头象说的元神离开久远后就有的麻痹,比拉屎蹲坑太久起不来都严重!

        

正挣扎间,门外传来象三的声音:“回来了?”

        

大门打开,象三笑道:“果然回来了,刚才我就感觉一阵风!”

        

大春只能眼皮狂跳表示回应了。

        

象三说道:“我带你去见夫人……”

        

于是大春被背走,这一背,大春竟然极度犯困!想想也是,自己去的这一天半,也就是那里的半个月就没睡过觉……

        

终于,耳边传来亲切熟悉的声音:“大春!”

        

以及充满母性魅力的火热柔软气息……这种感觉……

        

大春被掀开眼皮,正是祝融夫人,自己正被她搂在怀里,一旁的侍女端上香喷喷的肉糊汤。

        

祝融把木勺伸到大春嘴边笑道:“你饿的太久,我喂你补补。”

        

大春真是感动啊!感觉为她做了这么多事都值了啊~~当然,其实也不全是为她,主要还是为自己,还是惭愧啊。

        

大春激动的想说什么,但这一激动,感觉嘴巴都在抽筋,喉咙都有点闭气。结果这肉汤居然喝不下去。

        

祝融笑道:“别说话,你看看你像个小孩子一样——”

        

于是端过碗,自己喝了一口肉汤,然后——一嘴给大春灌上!

        

卧槽!

        

大春瞬间融化,就感觉一口香气吹通了喉咙……这感觉~~~大春的思想瞬间升华,为她就是为自己了,这一生都值了啊……

        

但愿长醉不复醒,但愿卿心如朕心,但愿情长越千年,但愿苍生俱饱暖,但愿这汤喝不完!

        

但终究还是喝完了,大春却是神游天外不复醒!

        

白虎笑道:“不错不错,够味道……”

        

祝融武将符提醒道:“想什么呢?”

        

额……大春不得不回过神,正对上祝融那温情的目光:“好多了啊!”

        

大春终于能说话了:“多谢夫人!”

        

祝融笑道:“谢啥子嘛,你进步越大,对南中的助力最大。”

        

不愧是夫人,我的进步都被她看在眼里了。

        

大春说道:“我有一块吕绮玲给我的令牌,这也算是我和吕布的交情,我想找吕布谈谈。”

        

祝融欣慰道:“也好,我们能想的办法都去试一下。你现在需要安心休息睡觉,等我们找到吕布军的行踪,你可以去试一下……你先睡吧……”

        

说话之间,拍拍大春的后背,大春还真是抵挡不了这份温柔,心满意足疲累交困之下,真就睡着了。

        

……

        

但是大春蛐蛐分身却是笑醒。

        

抬眼一看,前方一片洋汪,东海的日出霞光万丈!此景此情,大春好想振翅高歌一曲啊。

        

甄姬说道:“你刚才的内丹运作很有进步,是高级象语么?”

        

果然进步了啊?大春欣喜道:“我的本尊进步很大,这分身也会跟着进步吧,这是出海口吴郡吧?”

        

妺喜说道:“嗯,那个……乌骓还在后面,但距离拉的很远,它应该也是休息。或是吃点什么补充体力去了。”

        

吃点什么?大春立刻就想到吴郡的松江鲈鱼!说起来现在是二十四号,还是可以进食为天的啊,但这里没有火蝉——那就问问左慈是怎么找到那个“鲈鱼精”进的食为天!但是,城隍号施完祈福后太困,醒不了啊。

        

那就不急,自己先去吴郡看一看!

        

大春便对妺喜说道:“这乌骓找东西吃,你也去找,这松江是在哪里?鲈鱼很多吧。”

        

妺喜笑道:“正有此意呢!”

        

甄姬说道:“松江是太湖汇入长江的一段支流,在战国时期很不稳定,夏季汛期太湖涨水就漫盖周边,秋冬枯水就彻底断流,吴越百姓苦不堪言。于是战国四君子的春申君黄歇就开凿河道,治理好了松江,于是松江又名春申江。鲈鱼喜欢生长海水淡水交际之地的黄河长江入海口,但产子的时候会洄游到内河。南方鲈鱼的产子期是在四五月,现在去松江必定能找到大量鲈鱼。”

        

妺喜笑道:“不愧是河神,懂的真多啊!”

        

是当皇后懂的也多啊!

        

大春猛然想起一事,如果是妺喜这种级别的鲶鱼找到了松江的鲈鱼老巢,那“鲈鱼精”会不会现身?总之,先去松江,大概也就是后世的黄浦江嘛。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