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全肉bl甜文&后进h趴下

        

戚鸿想起来, 数月之前便听妹妹说过,文心坊看起来只是长阳县城里一间书墨铺,背后其实不简单, 现在的宗平和他们比起来无异于蚍蜉撼树。

        

虽然只是稍微提了一下, 这给戚鸿的印象深刻。

        

毕竟当初宗平可是因为这个被迫向金家妥协了,别看他们如今混在一起, 其实有罅隙的。料想宗平只是暂时隐忍不发,目前同金家绑一起对他来说有好处,就这么着,将来的事将来再看……

        

戚鸿估摸他心里得有个疙瘩, 迟早要讨回那一笔, 哪怕不彻底闹翻,也得做出什么事让当初对他不客气的金老爷膈应一下。

        

但这是将来,或许还是挺远的将来,毕竟宗平自己说了——金氏本家的, 是能和周家比一比的豪富。

        

虽然他这么说, 戚鸿也没直接把人往家里带, 他寻思了下,说:“你也知道我妹讲究……”

        

一听这话宗平直接点头:“当然, 我也是讲道理的,既要麻烦敏姑娘肯定一切照这边的规矩。就麻烦你给看看她什么时候方便?”

        

“总之今天不成,今天的两个是昨儿就说好的, 不可能让你们。明儿下午可以,你让他明儿个下午来,我这儿给你记上, 这样明天就满了。”

        

……

        

这个时代什么都落后,根本不存在突然接到消息出了什么事必须要耽搁的可能。要是其他家的姑娘正常都在后院待着, 收拾打扫做针线。戚敏走这个路子比较野,她隔些天就在收礼收信,每天还要和前来算命的见面,即便这么与众不同,她的日程通常也是可以提前几天就确定好的。

        

反正正常不会出去,出去要不是想亲自挑点东西,就是去做客吃席,哦,还有逢节出去赶热闹。 

        

这些也不是突然通知,往往都早有准备,所以说,只要确定了正常每天见几个客人,戚鸿就不需要逐个去问,他能知道怎么安排。

        

没任何事的时候每天两个。

        

有其他安排稍微要花点功夫,但不会耽误太久的话,可以放一个人。

        

有麻烦事,或者身累或者心累的那种,就暂停一日两日的。

        

这个规律戚敏适应得很好,非常舒服,毕竟对她来说看一个就一两眼的事,加上沟通以及传达也就一盏茶的事,每天看两个差不多,既不会因为看得太多显得自己很随便,也能持续发展。这种生意就是要持续,要一直做,看的人多了信的才多,一个带动一家子,积累下去她就算足不出户也能名传整个禹州也不一定。

        

就这样,宗平预约到次日下午的时间,说到时候会亲自领金子熔过去。

        

“金子熔?”

        

“没错,本来明天也要介绍的,先告诉你也没事。这次过来的人姓金,单名一个炀,表字子熔,是火旁的炀和火旁的熔。”

        

金子熔……这名字听起来就不吉利,金子融了不就没有了吗?

        

得有多缺火才能连名字带表字火都这么旺呢?

        

戚鸿在心里嘀咕着,又见宗平一拍脑门:“差点忘了,我们重阳推出的诗九首,本来做的九十九册,想着通过抽奖回馈给客人,等活动结束一清点居然还有剩,想到时常要来麻烦敏敏姑娘我就捎过来了。”

        

“……”

        

要是没有提前知道,这时应该被宗平拿出来的菊纹布封面的册子吸引去注意,当下应该是顾不上人的。

        

可因为提前太多天知道,知道得太清楚了,就导致戚鸿只看了一眼诗册又看向宗平。

        

这一看就发现他一拍脑门好像才想起这事的反应根本就是演出来的,至于为什么不知道……猜测可能是想更清新自然的把东西送出来,这样显得自己一点儿也不功利,真把人当朋友在处。但这也只是宗平胡乱的猜测,他自己都感觉不一定对,毕竟他脑袋和宗平那脑袋里想的事情相差挺大的,哪怕都是俗人都有功利心,两人还是大不一样。

        

不过咋说呢?

        

宗平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他做的书都非常好,之前的小李杜诗选就不说了,这次的重阳诗九首看过的都说好,诗是真好,宗平这人也是真坑。

        

现在很多读书人对宗平的态度都很复杂。

        

一定要说就是——

        

不知道他走了什么狗/屎/运,能接触到隐世大儒的圈子,拿到他们的诗词文章还得到代为发表的许可……他拿到这些诗词文章是真好,每篇都好,哪怕人都有偏好有更喜欢的几个作品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不偏好的也都是上乘之作,他拿出来的诗里面最差就是上乘之作,更多的是让人眼前一亮的杰作,能流传千古的杰作……这些诗词好到令读书人只要听说宗平推新书了就忍不住心潮澎湃,立刻要蹲点抢购。

        

但相应的,东西质量有多好,销售策略就有多坑。

        

照宗平说的,他不是来卖诗,他是来给老顾客们送福利的,只要参加抽奖就可能中,抽中直接带走,不需要哪怕一文钱……

        

当时这套说辞还感动了不少人,现场的纷纷称赞文心坊是良心老店。但就算是第一次见识这招,只要用出来了,总会有聪明人悟出点东西。

        

最先看明白的还不是掏空家底去抽奖的读书人,而是其他铺子里一些生意头脑不错的。

        

都是做生意的,他们深谙一个道理——永远不要听卖东西的人吹嘘这啊那,他说亏本卖贴钱卖了,可能吗?做生意就是为了挣钱,不挣钱凭什么天天熬着?

        

捂住耳朵不去听他们嚷嚷着喊出来的宣传口号,只看事情经过和结果。

        

经过是很多人在大奖吸引下买了很多当下用不上的东西,正常来说他们不可能这样买的。结果是,开张至今从没清过仓的文心坊居然清仓了。

        

要说卖吃的哪天做得少半下午就售空了有可能,卖文房四宝外加书籍的店怎么可能清仓呢???

        

一个地方的读书人就是那些,读书人在一段时间内能用掉多少笔墨纸都是有个大概的,哪怕一年的不同月份之间会有浮动,绝没有酒楼客栈的浮动大。就这种铺子能一下把库存都卖光光,还能不是使了狠招,联系清仓的结果去看转盘抽奖的事,什么错过抱憾终身……赶上了才要后悔不已。

        

这个活动里面最高明的是哪怕人人都知道抽中大奖的机会渺茫,他们还是抱有希望,会觉得我虽然是奔着诗九首来,要是没抽中,能中个三五百文钱之类的也很好,他们觉得抽到个好东西的机会还是不小的,加上陆续有人在兑奖,自然会引来更多人想赌赌看。

        

想通了关节的商户马上记起曾经听说过,戚敏给这个姓宗的看过相,说他不是一般人,很有机会干出厉害的事,就是本人重利、唯利是图,为成事说他不折手段也不为过……

        

应验了,现在应验了。

        

这种捞钱的手段真是见所未见,他还给许多生意人做了个示范,让大家明白了拿出人们都想要的好东西来钓着,搞这种抽奖很能发财……

        

不能说抽奖本身就很缺德,这只是逐渐发展出来的一种促销方式,但是作为第一人,在赚很大的同时肯定是要挨骂的。

        

钱被你赚去了,骂你几句不合理???

        

反正下次他再出新的隐世大儒作品集读书人也还是冲,冲和骂他之间并不冲突。

        

戚鸿看到这个重阳诗九首就想到最近的确只要出门就会听到针对宗平的议论,本镇好一点,没骂得很难听,但不认同的声音总是有,还有嘟哝说他一口气把仓库清了然后呢?之后很长时间读书人不就不缺笔墨纸了?他铺子里生意不还是会受影响?搞了半天不就是把后面的东西提前卖了?……

        

会纠结这个纯粹是不知道戚鸿之后还准备继续搞,甚至还要方案升级。

        

替他操心简直多余。

        

当然操这个心的还是少数,多数人还是那些言论——

        

不敢相信仅一年宗平就变了这么多。

        

不敢认啊,现在真是不敢认了。

        

戚敏说他不折手段,真说中了……你们不知道外面有多少痛骂他的。有些家底不算厚的,就为了拿一本那个花了很多钱,结果还没抽到,现在想把买来的东西转出去拿回来钱,却没人要。大家都买太多,谁都不缺。

        

……

        

这两天全在说他,他却淡定,人在进了茶馆之后一直有人在嘀嘀咕咕,哪怕没伸手比划看也知道是在说他,但宗平表情都没变过,这心态,难怪敢那么搞。

        

戚鸿收下了诗九首,客套了两句,又提醒了一次让明日午后来。之后宗平就先行告辞了,人离开之后不久,戚鸿和茶馆掌柜交代了声也拿上册子要出去。他准备拿上这个回去和妹子一起品读,读好了再给老爹送去,家里真正对这感兴趣的就是秀才爹。

        

结果还没走出去,有茶客注意到宗平给戚鸿递了册子,问他:“那个就是用转盘抽的大奖啊?”

        

话头一起,本来没往那方面想的都兴奋起来。

        

“是吗?”

        

“真的假的?”

        

“戚鸿你别急着走,给我们看一眼,看一眼嘛。”

        

……

        

茶客不光拜托他,还纷纷起身走过来,大家对这个引起巨大话题的诗册都有着不小的兴趣,其中有一些只想看看样子,还有的马上问茶馆掌柜借了笔墨,想把内容誊抄下来。

        

都已经被围了,当然是拿出来大大方方给他们看,反正敏敏也不着急,她对这些一直就不是太有兴趣,稍微晚一点回去应该没什么问题。

        

后来的事实证明,戚敏的确对那什么诗不感兴趣,她很随意翻了下就请老哥把这拿去学堂那边给秀才爹了,自己则回房去对着镜子看了一下。

        

其实清早起床看过的,这会儿是重新确认来着。

        

面相上说,她最近可能会结交新朋友……既然是朋友肯定不是客人这种,之前戚敏就在寻思,听哥哥说明天要来一个,该不会就是他吧?

        

0

更多精彩

最爽亲伦小说_古代高H公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陆地键仙第887章烟消云散原本一直轻松心态看戏的徐福脸色终于变了,他刚刚之所以不急着出手,是因为察觉到嬴政的实力十不存一,根本对自己构不成威胁。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