侮辱糟蹋h&玉米浓汤po年下

    

小安按照地址找到盛辉中介的时候发现果然已经不在了,小安给泰宁打了一个电话“泰局长呀,帮我查一下这个盛辉中介,看看什么时候开业的,什么时候关门的。”

        

泰宁“这个容易,你稍等!”说罢泰宁那边传来了电脑打字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很快泰宁说道“盛辉中介已经注销了,是去年五月十二号开业的,但是六月二十一号就注销了!”

        

小安“啊?就开了一个多月?”

        

泰宁“这也正常,很多店面都是这样的,刚开没几天就倒闭了,正常的很!”

        

小安“那老板叫什么?”

        

泰宁“老板叫……张三?哎?张三?”

        

小安“你认识?”

        

泰宁“认识,这个张三是个无业游民,而且因为吸毒经常被我们打击,平常连饭都吃不起的人,他怎么会有钱开店呢?”

        

小安想了想又问“能查到这个中介一共做了几个生意么?”

        

泰宁“这个查不到……”

        

小安“我知道了!”说罢小安有无奈的赶回了小区,可是这次老头和老太太都不在!小安正要离开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是又不是明确的知道哪儿不对,于是小安就去物业查了一下老头叫什么,得知老头叫张富贵,小安赶紧给泰宁打了电话让泰宁查了一下这个张富贵,结果按照物业留下的老头的信息根本就查无此人! 

        

正在此时,小安见到了老头提着一兜子菜和老太太俩人正往回走呢,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静儿在意识里问小安“你怎么了?”

        

小安“我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

        

静儿“什么可能?”

        

小安“这个老头可能是白小燕的父亲!”

        

静儿“你的意思是白小燕雇人开了一家中介,然后把自己的房子低价转给自己的父母?”

        

小安“非常有可能!”说罢小安给泰宁打了电话,得知白晓燕的父亲叫白钢,于是小安再一次来到了老头家里,站在大门口想了想,于是干脆就站在门外就喊了一声“白钢!”

        

只见老头在里面影了一声“哎!”说罢就打开了门,看到是小安老头还没反应过来,看了小安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你……”

        

小安一笑“白小燕在什么地方!”

        

老头也知道自己暴露了,只能摇摇头“我不知道……”

        

小安“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在替你的女儿隐藏,还有意义吗?”

        

此时老太太也出来了“我们真的不知道,我们已经好几年没有见到女儿了,最近一次联系还是打电话,让我们买房子,说很便宜就能买下来,这不嘛,我们才买了这里的房子。”

        

小安“那你们的女儿还跟你们说过什么吗?”

        

老头“没有了,没有了!”说罢抬头看向小安“警察同志,所以你们现在要收回这个房子吗?”

        

小安摇摇头“不会的,这所房子的上一任主人就是你们的女儿,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她要把房子给你们。”

        

老头惊讶“我女儿的?我女儿我知道,不学无术,而且心眼极小,怎么会能买得起这么大的房子呢?这一定不对劲!”

        

小安“这……”小安也不好意思把话说白了,再怎么这也不能告诉老两口你们的女儿给人家当情妇了吧,所以小安转移话题“那你们的女儿有没有给你们寄过什么东西,或者传过什么话?”

        

二老都表示没有,小安又问了几句,但是一点儿关于她女儿的线索都没有,最终小安也只能无奈的离开,回到案发地,小安紧皱眉头,毫无线索,此时静儿说道“咱们最好屡屡已知的所有线索,说不定就有头绪了呢?”

        

小安“有道理!那最先开始的知道的线索就是最后一个接触死者的是白小燕,白晓燕之前还住在这里,但是后来失踪了,应该是躲起来了!而且还把情夫给自己买的房子过给了自己的父母!可能是为了怕被什么人发现,白晓燕还隐藏了她父母的身份!但是白小燕究竟在害怕被谁发现呢?她的操作完全就是多余的嘛,直接给他父母也合理合法啊?”

        

黑龙此时说道“那个情夫是真的有钱,随便就送出去一套房!”

        

黑龙的这句话一下点醒了小安“她在躲那个情夫!”小安突然想明白了,于是张口说出了这句话,此时痕迹专家刚好过来听到了小安的这句话“情夫?”

        

小安回头看向痕迹专家“对!情夫,这个白小燕一定是为了防止情夫要回这所房子所以才费尽心思通过这么复杂的手段把房子转给她的父母!”

        

痕迹专家点点头“其实想知道也简单,你直接去问问本人不就行了?”

        

小安一听愣了一下,大喜“难道你……”

        

痕迹专家哈哈一笑“是的!我也是无意间看到了有一个女人,她的体貌特征和我分析的相似,我就尝试性的叫一声,结果她撒腿就跑!就被我抓住了!我分析她应该就是白小燕,但是……”

        

小安“但是什么?”

        

痕迹专家“但是这个白小燕也太丑了吧?那个情夫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要给这么丑的一个女人买房子呢?真是不理解!”

        

小安“审一下就知道了!走走走!带路!”

        

小区临时审讯室内,一个面容丑陋,一头黄发的女人正被铐在审讯椅上,女人低着头,一脸的惧意,浑身颤抖,小安看了看女人问道“名字!”

        

女子颤颤巍巍的没有说话,小安再次加大音量“名字!”女子被小安的声音吓到猛地抬起头,这下小安被吓了一跳,女子面无血色,眼圈发黑,鼻子歪斜,嘴巴好似肿了似的变得的厚!

        

小安虽然惊讶了一下,但是还是问道“名字!”

        

女子“白小燕”

        

小安看了看手里的文件,问道“十八号晚间到十八号凌晨你在什么地方?”

        

白小燕“我……我在睡觉!”

        

小安“那为什么我们在小区后门的发现了你的脚印?”说罢小安看向白小燕,但是白小燕就不再说话了,问死不说的那种,小安无奈只能留白小燕一个人在审讯室里,然后出来准备给泰宁打电话,正在这时小区突然停电了,审讯室里的白小燕突然大喊一声“别过来!”然后就开始尖叫!“别过来!别过来!啊!”

        

痕迹专家也大概听说过小安的事迹问道“别是闹鬼了吧!”小安摇头,自己再弱也是地府的公职人员,有没有鬼自己还是非常清楚的,但是女子的叫声听得出来是非常的恐惧的,小安赶紧打开门,此时电力也恢复了小安问道“你喊什么?”

        

白小燕“救命!他来找我了!他来找我了!”此时的女人已经处于癫狂状态了,双手不断的用力抓拽自己的头发!小安赶紧问“谁来找你了?”

        

白小燕“他来找我了!那个被杀了的孩子来找我了!”说罢双眼一翻,晕了过去……小安眉头一皱“被你杀死?”

        

小安看到此时白小燕已经昏死过去了,痕迹鉴定专家也出去叫救护车了,小安直接查看了白小燕的记忆……可是白小燕的记忆早就是混乱不堪了,什么都看不清,但是可以看清的是一个浑身沾满鲜血的小孩儿一直向着白小燕爬来!还不断的撕心裂肺的哭嚎!血淋淋的小手向着白小燕伸出!

        

小安放开了手“我去!什么情况?”

        

很快120就来了,带走了白小燕,被带走的时候物业的人也在,小安便问道“这是你们的住户么?”

        

物业“是住户!是住户!就是在鸟笼里住着的那个奇怪的人?”

        

小安“住在鸟笼里?”

        

物业“哦不是,鸟笼只是我们对小区里最小最便宜的那个别墅的称呼,因为相似一个鸟笼,所以我们叫她鸟笼。”

        

小安掏出证件说道“带我去!”

        

物业不敢怠慢,将小安带了过去,小安进入了屋内,屋内到处都是一股发霉的味道,窗户紧闭,窗帘也拉着的,屋内的东西也是杂乱无章,小安打开了窗户和窗帘,屋内的光线这才好了很多,小安想寻找一下屋内有没有什么类似日记的东西,可是很可惜什么都没有,家里只有杂乱的衣物和已经发臭了的便当盒,以及吸血带血的布条,屋内毫无线索。

        

小安大概看了一便,就出来了,打电话告知了泰宁,泰宁也很快派遣了警员前来勘察现场,小安现在一头雾水,此时小安的电话响了起来,是那个痕迹鉴定专家“喂?怎么样了?”

        

痕迹鉴定专家“人没事,就是有点虚弱,而且医生说她刚刚生产完,所以有点虚弱。”

        

小安“什么?”小安检查过屋内,根本没有婴儿啊?那孩子……小安突然产生了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想法“你现在就联系一下,给死者和白小燕做一个DNA检查!”

        

痕迹专家“你的意思是说……”

        

小安“对,她很有可能是自己将自己的孩子杀死的!”痕迹鉴定专家也不敢怠慢,立刻去从尸体身上取样了,正在小安一筹莫展的时候,勘察人员前来报告“报告赵督查,我们在屋内找到一台笔记型电脑,需要带回去检查吗?”

        

小安点点头“嗯,带回去吧。”小安现在满心都是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没有在意,但是小安不知道,这一切的谜团全都是由这台电脑解开的……

0

更多精彩

bl高全肉短篇/催奶药h

2021年9月16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