荡小妖精h/难耐自慰h

次日中午,陈庆独自在大帐中吃午饭,他的午饭和士兵们区别不大,也是一大碗米饭,一条烧鱼和几块咸肉,再加上一碗鸡汤,还有一碟下饭酱菜,江南是鱼米之乡,军队在伙食待遇上确实比西军好。

        

这时,帐帘掀开了,呼延通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统领,我查到王薄的背景了!”

        

陈庆放下碗笑道:“有这么快吗?”

        

“不是快,我三叔查到王涣和王薄的关系后,他委托的人又查到一些情况,三叔以为我不需要了,便没有告诉我。”

        

“说说看,王薄是什么背景?”

        

“王薄的家族和我说的一样,很有钱但地位不算很高,关键是他姑父,竟然是相国秦桧,想不到吧!”

        

这个消息让陈庆愣住了,秦桧的妻子王氏,那个铸成铁人跪在西湖边九百年的妇人,竟然是王薄的姑姑,简直太出人意料了。

        

“那秦桧又为何踩王涣?将他罢官免职。”

        

“我觉得这就是秦桧的阴险之处,一是撇清关系,二是表现自己大义灭亲,我觉得王涣去睦州调查一定就是秦桧的安排。”

        

陈庆点点头,这就是解释得通了,怎么会是王涣来查自己,只能是秦桧的安排,这次张俊肯帮王薄,也是秦桧的人情,看来秦桧很看重这个内侄,一心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心腹。 

        

原以为自己和秦桧不会有什么交集,可没想到居然通过王薄的私怨和秦桧有了交集,他早就盯住自己了。

        

“统领,还有一件事!”

        

呼延通支支吾吾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吧!有什么事?”

        

“我有个小妹,也是喜欢练武,家里人都叫她一丈青,她听说你斩首了完颜娄室,想见一见你,她就在营门外。”

        

陈庆笑了起来,“自己来到宋朝,居然还有女粉丝。”

        

“行!我给她签个名,再送她一支箭。”

        

陈庆也暂停吃午饭,取了一支箭便向大营外走去。

        

此一丈青当然不是梁山女将一丈青,这是大宋很普通的一个绰号,说明呼延通妹妹用的是长鞭。

        

出了营门,只见营门外有一名穿红色武士服的年轻女子,年约十七八岁,骑在一匹白马之上,身后跟着两名骑马侍女。

        

陈庆愣了一下,他以为呼延通的妹妹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娘子,只有这个年龄才会有追星的兴致,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年轻女子。

        

陈庆回头看了一眼呼延通,他有一种上当的感觉,早知道是一个年轻女子,他就不来了。

        

“穿红衣服的小娘就是我堂妹,四叔家的女儿,原本叫做五娘,我祖父给她改名为呼延武娘,练武的武。”

        

呼延通说着,向不远处的红衣女子挥了挥手,红衣女子催马奔了过来。

        

红衣女子长一张鹅蛋脸,面若桃花,一双眼睛很漂亮,就是眉毛稍稍浓黑了一点,嘴也不是樱桃小口,轮廓感很强,皮肤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

        

这三点冲淡了她的柔媚气质,倒显得她英气十足。

        

“武娘,这位就是你想见的陈统领,斩杀完颜娄室的西军大将。”

        

呼延武娘上下左右打量陈庆,忽然问道:“你文才如何?可会填词写诗?”

        

陈庆一头雾水,虽然这位呼延一丈青有些无礼,但看在呼延通的份上,陈庆不想和她一般计较。

        

陈庆淡淡笑道:“我们练武之人起五更,熬半夜,全心练武,哪有时间读书?我不过粗粗认识千把个字而已。”

        

呼延武娘忽然怒视呼延通,“那你为何骗我,说陈将军文武双全,是一名儒将?”

        

呼延通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呼延武娘抱拳向陈庆行一礼,“陈将军,幸会了!”

        

说完她调转马头向城门方向疾奔而去,望着她背影远去,呼延通也长长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陈庆笑问道。

        

“哎!回大帐说吧,一言难尽啊!”

        

两人回到大帐,陈庆把箭扔进箭壶,又继续吃他的午饭。

        

呼延通叹口气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祖父看上你了,想招你为孙婿!”

        

陈庆哑然失笑,“就是这位武娘?”

        

呼延通点点头,“我们家女孩子一共只有三个,两个出嫁了,还剩下这一个,整天舞枪弄棒,已经十八岁了,相亲无数,不是别人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别人,反正没有一次成功,看样子今天的相亲也不会成功。”

        

陈庆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刚才在营门口和我见一面,那是相亲?”

        

“当然了,你以为呢?”

        

陈庆忽然有些恼火道:“我警告你,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你要先给我说清楚,我还以为是你十一二岁小妹妹向我索要签名之类。”

        

“今天是我不对,应该让你换身衣服,穿着盔甲去肯定不行。”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现在压根就不想考虑成婚之事,我从前的杨副将成婚后就很后悔,他怕自己有一天战死沙场,让新婚妻子痛苦一生。”

        

说到这,陈庆忽然想起了杨元清,猛地一拍额头,他居然忘记了,他应该去看看韦清,还有杨元清的妻子,他们好像就在临安,可是….去哪里找他们?

        

陈庆目光一瞥,见呼延通坐在那里一脸懊恼,便笑道:“我只是感到有点唐突,没有真的生你的气。”

        

呼延通摇摇头,“我不是因为你生气,我是在生自己的气,我应该让你换身衣服,我明知道,哎!”

        

“明知道什么?”陈庆好奇地笑问道。

        

“我这个妹妹虽然自己喜欢练武,但她却不喜欢练武的男子,她喜欢读书人,喜欢温润如君子那种,你满身杀气,掩都掩盖不住,要是换一身襦衫,或许会好一点。”

        

陈庆笑了起来,难怪呼延武娘问自己会不会写诗填词,原来她喜欢读书人。

        

“恐怕让你失望了,我从小到大虽然练过字,也读过几本书,认识几千个字,但绝不是你小妹喜欢的那种读书人,温润如玉四个字在我身上一点不会体现,我杀人太多,浑身是血腥之气。”

        

呼延通迟疑一下又道:“其实婚姻大事由不得她做主,如果你看得上她,我觉得还有希望。”

        

陈庆叹口气,很诚恳地对呼延通道:“感谢你祖父对我的厚爱,我现在确实没有考虑婚姻。”

        

呼延通不甘心道:“可你现在已经二十四岁了,我虽然没有成婚,但我早已定了亲,包括郑平也有未婚妻,就算你不想成婚,但至少可以定下一门亲事,让一个人牵挂你。”

        

陈庆还是摇摇头,有些伤感道:“富平之战后,我甚至连回家探望父母的机会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死于战乱,呼延,从去年到今天,我还漂浮在乱世的天空,你说我怎么可能考虑婚姻?”

        

陈庆说的是心里话,从去年到今天,他还漂浮在乱世的天空,脚就没有落地过,在宋朝没有家,没有房子,可以说一无所有,至于他前身的父母妻儿,他也想去看一看,至少给他们留一笔钱,让他们能够活下去。

        

呼延通默默点头,没有再劝下去,他有点理解了。

        

……..

        

入夜,陈庆独自一人在校场上慢慢走着,今天的相亲虽然有点唐突,但也隐隐触动了他内心深处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柔弱之处。

        

那就是孤独,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孤独过,父母、家、同事、好友,一切都离他远去,把他孤零零一个人甩在宋朝。

        

他拼命地厮杀,征战,他甚至渴望能战死沙场,或许灵魂能再返后世。

        

他隐藏着最大的秘密,在宋朝虚假地生活着,但在他内心深处也渴望有那么一个女人,隔着千里万里地牵挂着自己,他也渴望在这个世界有一个家,有自己的孩子。

        

可是…..他又害怕那样的情形出现,他就再也回不了后世了。

        

陈庆就这样患得患失,渴望有人爱自己,又害怕承担起那份责任。

        

次日中午,陈庆独自在大帐中吃午饭,他的午饭和士兵们区别不大,也是一大碗米饭,一条烧鱼和几块咸肉,再加上一碗鸡汤,还有一碟下饭酱菜,江南是鱼米之乡,军队在伙食待遇上确实比西军好。

        

这时,帐帘掀开了,呼延通一阵风似的冲了进来。

        

“统领,我查到王薄的背景了!”

        

陈庆放下碗笑道:“有这么快吗?”

        

“不是快,我三叔查到王涣和王薄的关系后,他委托的人又查到一些情况,三叔以为我不需要了,便没有告诉我。”

        

“说说看,王薄是什么背景?”

        

“王薄的家族和我说的一样,很有钱但地位不算很高,关键是他姑父,竟然是相国秦桧,想不到吧!”

        

这个消息让陈庆愣住了,秦桧的妻子王氏,那个铸成铁人跪在西湖边九百年的妇人,竟然是王薄的姑姑,简直太出人意料了。

        

“那秦桧又为何踩王涣?将他罢官免职。”

        

“我觉得这就是秦桧的阴险之处,一是撇清关系,二是表现自己大义灭亲,我觉得王涣去睦州调查一定就是秦桧的安排。”

        

陈庆点点头,这就是解释得通了,怎么会是王涣来查自己,只能是秦桧的安排,这次张俊肯帮王薄,也是秦桧的人情,看来秦桧很看重这个内侄,一心想把他培养成自己的心腹。 

        

原以为自己和秦桧不会有什么交集,可没想到居然通过王薄的私怨和秦桧有了交集,他早就盯住自己了。

        

“统领,还有一件事!”

        

呼延通支支吾吾道:“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你说吧!有什么事?”

        

“我有个小妹,也是喜欢练武,家里人都叫她一丈青,她听说你斩首了完颜娄室,想见一见你,她就在营门外。”

        

陈庆笑了起来,“自己来到宋朝,居然还有女粉丝。”

        

“行!我给她签个名,再送她一支箭。”

        

陈庆也暂停吃午饭,取了一支箭便向大营外走去。

        

此一丈青当然不是梁山女将一丈青,这是大宋很普通的一个绰号,说明呼延通妹妹用的是长鞭。

        

出了营门,只见营门外有一名穿红色武士服的年轻女子,年约十七八岁,骑在一匹白马之上,身后跟着两名骑马侍女。

        

陈庆愣了一下,他以为呼延通的妹妹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娘子,只有这个年龄才会有追星的兴致,没想到居然是一个年轻女子。

        

陈庆回头看了一眼呼延通,他有一种上当的感觉,早知道是一个年轻女子,他就不来了。

        

“穿红衣服的小娘就是我堂妹,四叔家的女儿,原本叫做五娘,我祖父给她改名为呼延武娘,练武的武。”

        

呼延通说着,向不远处的红衣女子挥了挥手,红衣女子催马奔了过来。

        

红衣女子长一张鹅蛋脸,面若桃花,一双眼睛很漂亮,就是眉毛稍稍浓黑了一点,嘴也不是樱桃小口,轮廓感很强,皮肤是一种健康的小麦色。

        

这三点冲淡了她的柔媚气质,倒显得她英气十足。

        

“武娘,这位就是你想见的陈统领,斩杀完颜娄室的西军大将。”

        

呼延武娘上下左右打量陈庆,忽然问道:“你文才如何?可会填词写诗?”

        

陈庆一头雾水,虽然这位呼延一丈青有些无礼,但看在呼延通的份上,陈庆不想和她一般计较。

        

陈庆淡淡笑道:“我们练武之人起五更,熬半夜,全心练武,哪有时间读书?我不过粗粗认识千把个字而已。”

        

呼延武娘忽然怒视呼延通,“那你为何骗我,说陈将军文武双全,是一名儒将?”

        

呼延通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呼延武娘抱拳向陈庆行一礼,“陈将军,幸会了!”

        

说完她调转马头向城门方向疾奔而去,望着她背影远去,呼延通也长长松了口气。

        

“怎么回事?”陈庆笑问道。

        

“哎!回大帐说吧,一言难尽啊!”

        

两人回到大帐,陈庆把箭扔进箭壶,又继续吃他的午饭。

        

呼延通叹口气道:“我也是今天才知道,我祖父看上你了,想招你为孙婿!”

        

陈庆哑然失笑,“就是这位武娘?”

        

呼延通点点头,“我们家女孩子一共只有三个,两个出嫁了,还剩下这一个,整天舞枪弄棒,已经十八岁了,相亲无数,不是别人看不上她,就是她看不上别人,反正没有一次成功,看样子今天的相亲也不会成功。”

        

陈庆瞪大了眼睛,“你是说,刚才在营门口和我见一面,那是相亲?”

        

“当然了,你以为呢?”

        

陈庆忽然有些恼火道:“我警告你,下次再有这种事情你要先给我说清楚,我还以为是你十一二岁小妹妹向我索要签名之类。”

        

“今天是我不对,应该让你换身衣服,穿着盔甲去肯定不行。”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我现在压根就不想考虑成婚之事,我从前的杨副将成婚后就很后悔,他怕自己有一天战死沙场,让新婚妻子痛苦一生。”

        

说到这,陈庆忽然想起了杨元清,猛地一拍额头,他居然忘记了,他应该去看看韦清,还有杨元清的妻子,他们好像就在临安,可是….去哪里找他们?

        

陈庆目光一瞥,见呼延通坐在那里一脸懊恼,便笑道:“我只是感到有点唐突,没有真的生你的气。”

        

呼延通摇摇头,“我不是因为你生气,我是在生自己的气,我应该让你换身衣服,我明知道,哎!”

        

“明知道什么?”陈庆好奇地笑问道。

        

“我这个妹妹虽然自己喜欢练武,但她却不喜欢练武的男子,她喜欢读书人,喜欢温润如君子那种,你满身杀气,掩都掩盖不住,要是换一身襦衫,或许会好一点。”

        

陈庆笑了起来,难怪呼延武娘问自己会不会写诗填词,原来她喜欢读书人。

        

“恐怕让你失望了,我从小到大虽然练过字,也读过几本书,认识几千个字,但绝不是你小妹喜欢的那种读书人,温润如玉四个字在我身上一点不会体现,我杀人太多,浑身是血腥之气。”

        

呼延通迟疑一下又道:“其实婚姻大事由不得她做主,如果你看得上她,我觉得还有希望。”

        

陈庆叹口气,很诚恳地对呼延通道:“感谢你祖父对我的厚爱,我现在确实没有考虑婚姻。”

        

呼延通不甘心道:“可你现在已经二十四岁了,我虽然没有成婚,但我早已定了亲,包括郑平也有未婚妻,就算你不想成婚,但至少可以定下一门亲事,让一个人牵挂你。”

        

陈庆还是摇摇头,有些伤感道:“富平之战后,我甚至连回家探望父母的机会都没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死于战乱,呼延,从去年到今天,我还漂浮在乱世的天空,你说我怎么可能考虑婚姻?”

        

陈庆说的是心里话,从去年到今天,他还漂浮在乱世的天空,脚就没有落地过,在宋朝没有家,没有房子,可以说一无所有,至于他前身的父母妻儿,他也想去看一看,至少给他们留一笔钱,让他们能够活下去。

        

呼延通默默点头,没有再劝下去,他有点理解了。

        

……..

        

入夜,陈庆独自一人在校场上慢慢走着,今天的相亲虽然有点唐突,但也隐隐触动了他内心深处一个隐藏得很深的柔弱之处。

        

那就是孤独,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孤独过,父母、家、同事、好友,一切都离他远去,把他孤零零一个人甩在宋朝。

        

他拼命地厮杀,征战,他甚至渴望能战死沙场,或许灵魂能再返后世。

        

他隐藏着最大的秘密,在宋朝虚假地生活着,但在他内心深处也渴望有那么一个女人,隔着千里万里地牵挂着自己,他也渴望在这个世界有一个家,有自己的孩子。

        

可是…..他又害怕那样的情形出现,他就再也回不了后世了。

        

陈庆就这样患得患失,渴望有人爱自己,又害怕承担起那份责任。

        

这种脱离了内心封印的独孤感终于脱缰而出,他抬头望着沉沉的夜空,那种无

这种脱离了内心封印的独孤感终于脱缰而出,他抬头望着沉沉的夜空,那种无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