贯穿求饶h/销魂丫鬟h

    

老顾仔细一想,笑道:“还别说,这四家公司,还真是与女的息息相关,就是邱德铭的中原公司差点意思。”

        

白手严肃的说道:“老顾,你错了。俗话说得好,在一条的条件下,一根稻草也能把骆驼压死。千万别小看邱德铭老婆那百分之五,这也是掌握着邱德铭生死的百分之五啊。”

        

老顾笑了笑,“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说万一邱德铭的老婆靠不住,邱德铭就会失去对中原公司的控股权。”

        

白手摇头喟叹,“这个邱德铭,怎么能把生死的阀门交给自己的老婆呢?”

        

老顾忙问,“怎么,邱德铭的老婆有二心了?”

        

“怎么说呢。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老顾,邱德铭那是二婚老婆,与邱德铭的儿子女儿水火不容,而且邱德铭的老婆原来是个八线小演员,现在重新出山,还有了点小名气。这样的女人,与年长自己将近二十岁的邱德铭,是很难保证白头偕老的。”

        

老顾点了点头,“有道理,有道理。演员么,接触的人都有点那个,邱德铭又不能随时陪着……老白,你要不要提醒邱德铭一下?”

        

白手摇了摇头,“算了,但愿我是在瞎担心。对邱德铭,我帮他的已经够多的了。”

        

“老白,还有一个情况。”

        

“什么情况?谁的情况?”

        

“你的情况。” 

        

白手愣了一下,“我的情况,我的什么情况?”

        

老顾有点意外,“你真不知道?”

        

白手有点懵,“老顾,我很正常啊。有什么情况,你就直接说吧。”

        

老顾微微一笑,“你这也算是灯下黑了。据我老婆还有乔教授和丁小洁她们说,你身边的几个姑娘有点不对劲了。”

        

白手挠挠头,笑道:“这我还真没注意到。”

        

“原因当然是假未婚妻的事。据乔教授她们分析,你要找一个人当假未婚妻,当时小于小艾小尹三人推辞,小安接受。但事后呢,小于小艾小尹三人都有点后悔。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小安尴尬,小于艾小尹也是尴尬。”

        

白手还是不明白,“反正是假的,这有什么好尴尬的呢。”

        

“你啊。”老顾说道:“以前呢,她们四个是平等的,她们亲密无间,是同事是闺蜜。现在不一样了,一个是你的未婚妻。即使是假的,但大家都以假当真,把小安当成了老板娘。你说说,让另外三位怎么接受并转换角色,怎么摆正自己的位置?”

        

“可,可这是假的啊。”

        

老顾笑着说道:“你认为是假的,可她们不认为是假的。即使她们认为是假的,但心里别扭啊。”

        

“老顾,你认为应该怎么处理?”

        

老顾早有考虑,“把她们三个调开,正式任命小安为董事长助理。你这里需要的人,可以调新的来。”

        

白手犹豫了,“老顾,需要这么做吗?是不是太激烈了?”

        

老顾又严肃起来,“我的董事长,你身边的人,甚至比我更了解你。如果你身边的人不可靠,就是严重的隐患。”

        

白手点了点头,“让我考虑考虑吧。”

        

老顾嗯了一声,起身而去。

        

白手当然重视老顾的提醒。

        

吃过午饭,白手先把小安叫来。

        

现在的小安,与以往有所不同,为了扮好假未婚妻这个角色,她照白手的吩咐,也学会了美容和化妆。

        

美容去美容店,化妆自己动手。

        

人靠衣装马靠鞍,现在的小安更加漂亮了。

        

所以,白手多看了几眼。

        

要搁以前,小安会很淡定,但现在身份特殊,白手一看,她就脸红起来。

        

“哎,你脸红什么?我不说过了么,你要适应现在的身份。”

        

“什么时候结束呀?”小安又是这个问题。

        

“快了,快了。”白手说道:“据可靠消息,那个姚晨有新目标了。”

        

“真的?”

        

白手点了点头。

        

小安小声说道:“今天是愚人节,你不会是骗我吧。”

        

白手举手发誓,“我骗你,我是小狗。”

        

小安笑了,“信你了。哎,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白手问道:“你有没有觉得,小于小艾小尹她们,与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小安脸上立即没了笑容,“嗯,我觉得,我觉得她们三个疏远我了。”

        

“还有呢?”

        

“别的,别的倒还没有。”

        

白手又问,“你自己是什么感觉?”

        

小安垂下了脑袋,“怪怪的,别扭,别扭死了。”

        

白手沉吟了一下。

        

“我想把她们三个都调走,你看怎么样?”

        

小安吓了一跳,“别,千万别呀。”

        

“为什么?”

        

“小于你是知道的,她家经济条件不好,她是主要经济来源。她待在你身边,没别的目的,就是为了多赚钱。你要把她调回到保安部,她的收入至少要减少三分之二。”

        

这是事实,在保安部当一个普通保安,一年也就两万块。就是保安部主管郑小平,一年的收入也只有三万五。

        

而留在白手身边,除了正常的工资收入,主要是白手以私人名义给的钱。去年年底,白手就给了四个姑娘各三万块钱。

        

平时白手也给钱,还有一些别人送的购物卡和美容卡,大多也送给了四个姑娘。

        

还有因为住在一起,一早一睌两餐的开销,花的也都是白手的钱。

        

一年下来,七七八八,每个人都有十万以上的收入,高于公司中层。

        

这还不包括股份分红。

        

不管怎么说,小于都不愿离开。

        

“那小艾和小尹呢?她俩愿意离开吗?”

        

“也不愿意的。”小安摇着头说道:“也是为了这份收入。这份收入,在别的岗位上,三年也挣不到,谁愿意离开呢。”

        

白手皱起了眉头,“那就没办法了?”

        

“也不是没办法。我们的合同都签到二零零五年,三年以后,你不跟我们续签合同,就可以把我们赶走了。”

        

白手哭笑不得,“臭丫头,这还用你说啊。”

        

小安说道:“反正,反正我反对把她们调走。她们走,我也走。”

        

白手笑了,“哟,威胁我啊。”

        

小安不吭声了。

        

“好吧,你把她们三个叫进来,我有话说。”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