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奴rou便器h_浪荡的小三h

     

可惜,他是有想法没实力,想要接着喊价,可实在是喊不出来了。

        

“30亿美金第一次!”

        

“30亿美金第二次!”

        

“30亿美金第三次!”

        

“好,恭喜华夏的朋友成功拍到华夏昊天鼎!!!”

        

现场其他富豪,总算是被胖子的大气给折服了,所有人都疯狂的鼓起了掌,唯独天合一郎如丧考妣。

        

这鼎,拍卖公司会负责安保交接,让写收货地址,凌云直接霸气的写了一行字。

        

【华夏历史博物馆】

        

写下这行字,就代表他把这尊鼎直接捐给了国家,也代表着他把这30亿美金直接打了水漂。

        

两人出了拍卖行的大门,胖子有些心疼。

        

“30亿美金啊,这可是189亿华夏币啊,拿到咱们村都能盖一个CBD了,你说国家会给我报销不?” 

        

“报销这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肯定会给你发个证书。”

        

“滚,我……”

        

两人正互相调侃,结果就听旁边的一辆黑色的私家车滴滴滴按了三声喇叭。

        

凌云撇着眼睛看了一眼,立刻惊呼出声。

        

“江局?”

        

私家车里坐着的这人,是凌云做梦都想不到的。

        

“谁啊?”

        

胖子问了一声,也看了这人,同样瞪大眼睛叫了一句。

        

“江雷?江局?”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俩在电视台上班期间,对他俩提携有加的总局局长江雷,后期江雷意外辞职,让凌云好多年都不能理解。

        

此刻,他打死都想不到,竟然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就这么突然的又碰到了?

        

他俩激动的走到车旁。

        

咔哒。

        

车子落锁,显然是让他两上车。

        

上车后。

        

“江局,真巧啊,竟然在这碰到您了。”

        

“不巧,我等了你们六个多小时了。”

        

江雷的一句话,让凌云和胖子又懵逼了。

        

“您等了我们六个小时?您……”

        

话没说完,凌云突然明白过来了,他瞪着眼睛掏出请柬。

        

“这请柬是您给我们的?这么说……其实您一直都知道我们的行踪?”

        

江雷没回答,只是发动了车子,等车子穿越了几条街区后,他才重新开口。

        

“有些事有些话,我暂时都不能告诉你们,而且也没那么多时间了,你们这次能主动把昊天鼎拍下来,我很欣慰,证明我没看错人,而且……这也是国家对你们的一个小测试。”

        

“测试?这能测试什么啊?为什么要测试我们啊?是谁在测试我们啊?我……”

        

凌云此刻真的有一大堆的问题要问,可江雷只是笑着摆摆手,示意让他安静。

        

“你听我说,现在你们的处境并不安全,别以为你们雇了一大群雇佣兵就高枕无忧了,这群雇佣兵在某些力量面前渣都不如,听着,以下是我负责传达上面人的话,并保证安全的将你们送回国。

        

你们的任务完成的很圆满,而且也通过了组织最终的考验,天鼎对国家很重要,这些年国家一直在寻找,你们的功劳……”

        

江雷一边开车,一边叙说着……

        

凌云在后排刚开始还能听清楚他说什么,可慢慢的就发现自己越来越困,越来越困,这感觉让他很熟悉,他又想起曾经第一次见江雷时,江雷和自己谈话那会也好像发生过这种事情。

        

他掐了掐自己的脸,可并没有任何效果,他想去看胖子,结果发现胖子早就已经躺在座位上睡着了。

        

……

        

“凌总?”

        

不知道什么时候,凌云觉得耳边有人在喊自己,他微微睁开眼睛,等看清楚这人的面孔,立刻惊诧的从床上蹦了起来,倒是吓了这人一大跳。

        

“大头?”

        

大头讪讪的笑了笑,挠了挠后脑勺问他。

        

“凌总,你睡好了吧,清秋姐给你做了蛋炒饭。”

        

他指了指桌上的蛋炒饭,炒饭还冒着热气。

        

“我……”

        

凌云张了张嘴,仔细看了看房间,的确,自己的确在天下第一楼。

        

“我……我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我怎么回来的?”

        

“怎么回来的?”

        

大头挠挠头。

        

“您就是打的回来的啊,昨天下午一回来也没和我们说话,直接回房间就去睡觉了,一直睡到现在。”

        

“我自己打的回来的?我一个人?”

        

“不是啊,你和胖哥,对了,胖哥也和你一样,一回来就睡觉去了,这会还没醒呢。”

        

听了这话,凌云立刻起身推开了旁边胖子的房门,果然,胖子正在打鼾。

        

啪!

        

他一个巴掌抽过去,胖子嗷呜就蹦起来了。

        

“我曹,谁特么打我?”

        

胖子捂着脸破口大骂,等看清楚是凌云后,他楞了3秒,然后惊叫起来。

        

“我曹,咱俩特么的穿越了?这这这……这怎么回到天下第一楼了?”

        

胖子指着自己的房间,连声音都变了。

        

“看来这是真的,我还以为是自己做梦了。”

        

凌云无奈的叹了口气,有些颓然的坐在胖子直播的凳子前杵着脑袋,此刻他脑子里一片乱麻,自己和胖子上了江雷的车,然后慢慢的就睡着了,一觉醒来,竟然从万里之外的国外躺在了自己的床上?

        

这特么简直太匪夷所思了。

        

难道江雷会打破时间和空间壁垒,然后把自己两人送到了华夏?

        

还是他在车里搞了什么迷烟,等自己二人迷晕后,再把自己偷偷送回华夏?

        

可是大头又说自己和胖子是自己打车回来的啊……

        

这一切到底怎么解释?

        

此刻,周宣的办公室,江雷负手而立,淡淡给他讲述着国外发生的事。

        

“经过我的测试,他俩人并不具备任何能力,我个人建议,讲他们从备选名单中删除。”

        

“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让他俩回归正常人的生活,他们虽然很聪明,但X项目并不是普通人可以参与的,就算他们再聪明,进入X项目也于事无补,倒不如让他们回归普通人的生活。”

        

周宣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后微微点头,看表情,似乎是同意了江雷的提议。

        

凌云的性格,是想不通的事就不去想,可这件事他实在是想知道答案和真相,但偏偏越想知道越不知道。

        

他联系过秦越,秦越比他还懵逼,甚至一见面就嚷嚷着让胖子赔他那1亿赌注。

        

他也让十二星座调查过自己当初回来的录像,可奇怪的是,上了出租车以后的录像都正常,上车之前便什么都查不到。

        

至于出租车司机他也找到了,可对方显然也很懵逼,根本不记得拉过

0

更多精彩

口h胯下吮/翁熄H文

2021年9月19日 小羽 0

由于长期在香江的缘故,李建辉不是飞太平洋航线,就是飞亚欧航线,这还是第一次体验飞大西洋航线。      &nb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