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在朝h/香艳短篇h

       

叶瑞本以为,凌画怎么也会出来迎接迎接他,谁知道,如今连人也没见着,没见着也就罢了,她还不知道他来。

        

他深吸一口气问,“小侯爷是端敬候府的小侯爷宴轻?”

        

“是。”望书颔首,“我们主子的夫君。”

        

叶瑞笑,“这么说,表妹夫没睡下了?”

        

望书默了一下,“小侯爷也睡下了。”

        

叶瑞:“……”

        

若不是站的是这漕郡总督府的地盘,他恍惚还以为是站在天外呢,什么时候他岭山王世子的身份,已让人不看在眼里了?

        

不过,吩咐这话的人是宴轻,他想想他的身份,好像不看在眼里也不奇怪。

        

他问,“表妹真睡下了,真不知道我来?”

        

望书点头,“主子真不知,主子今日在书房处理了一天事情,晌午和晚上都是在书房吃的。”

        

叶瑞点头,“那我就去安置吧!” 

        

他真是有点儿急的,因为她一天不恢复岭山供给,岭山如今就要难熬一天,各种供给都缺,被炒到了天价,他压制都压制不住,实在是日常必需的东西渗透进了民生所用,他弄了几支商队,也不能大面积的解决供需,只能勉强没出大乱子。

        

尤其是他得了消息,推测她不在漕郡,这两个月里,只能按捺性子,半个月前觉得若是按照返程计算,她应该差不多回来了,他才动身来漕郡。

        

他叹气,反正人来都来了,也不差这一个晚上。

        

于是,管家笑呵呵地领着叶瑞,去了给他收拾好的院落安置,管家倒是十分有礼数,对待座上宾,给与总督府来客的最高规格待遇,安排的是最好的客院,同时询问叶瑞用些什么饭菜,把厨房喊起来给做,叶瑞没心思难为人,说简便些,让厨房下一碗面就行,管家连连应是去了,自然不可能只给他下一碗面,除了面外,还让厨房做了几个小菜,叶瑞吃完,又让厨房送来水,叶瑞沐浴后,长舒一口气,觉得还算舒心,很快便睡下了。

        

第二日,凌画醒来后,竟然发现宴轻已起来了,他换了一身天青色织锦,坐在窗前,手里拿着一本黑色的本子在翻看,一目十行,虽然看起来姿态散漫,但眼神却挺投入认真。

        

凌画讶异,“哥哥,你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她跟他一起同床共枕多久了?就从来没见过他早起过,早起看东西,更没有过。尤其竟然还穿着打扮的这么好看,今儿是什么日子?她想了想,没想起来是什么特别的日子。

        

“嗯,醒了有一会儿了。”宴轻头也不抬。

        

凌画奇怪地问,“你怎么起的这么早?看的是什么?”

        

“岭山的资料。”宴轻抖了抖手里的本子,隔空给她扫了一眼,“岭山王世子昨夜来了,那时你已睡下了,我让人安排他住下了。”

        

凌画恍然,“原来是表哥来了!”

        

“你昨夜出去见他了?”她坐起身,纳闷地看着他,“表哥来了,你穿戴的这么好看做什么?”

        

“昨夜我也睡下了,没出去。”宴轻瞥了她一眼,“你觉得我穿的好看?”

        

“嗯。”凌画肯定地点点头。

        

宴轻平日都懒散,随便穿着,但今日从头发到衣裳到配饰,显然都很精心精致,好看极了。

        

宴轻弯唇笑了一下,“那就行。”

        

免得自古以来讨人厌的表哥表妹,总是有那么点儿你瞧着我好我看着你也不错的牵扯。他总不能被叶瑞比下去,听说岭山王世子,一表人才的。

        

凌画自然不知道宴轻所想,以为他是觉得见叶瑞当该认真点儿,她没什么意见,慢悠悠地起身,梳洗换衣,然后与宴轻一起吃早膳。

        

吃过早饭,凌画吩咐云落,“去看看表哥起了吗?”

        

云落应是,立即去了。

        

凌画端起茶来喝,对宴轻讨好地说,“昨儿我睡的早,还没仔细想如何说服他,他来的快,没能给我时间,哥哥不如再给我出个主意?我该从哪方面拿住他,让他动心帮我这个忙?”

        

宴轻瞥了她一眼,“你倒是不客气地使我。”

        

凌画放下茶盏,嘻嘻一笑,拉住他袖子,晃了晃,软声说,“哥哥若是有用得着我的地方,也可以可着劲儿的使我,你也别跟我客气。”

        

“我有什么用得着你的地方?”

        

凌画眨眨眼睛,“多了吧!”

        

“那你说。”

        

凌画掰着手指头数,“比如你晕船,抱着我解晕?比如你爱喝酒,我正好会酿酒?比如自从娶了我,太后对你十分放心,不再隔三差五絮叨你?比如你爱吃鹿肉,不用自己辛苦狩猎了?比如……”

        

凌画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

        

宴轻静静地看着她。

        

凌画说完,又重新拽他的袖子,脸皮很厚地说,“虽说哥哥用我的地方都是小事儿,但若是哥哥有什么大事儿用到我的话,我也会二话不说的。”

        

她又晃他衣袖,“哥哥?”

        

宴轻心里叹了口气,他有几年没动脑子了?自从来了江南,跟她去凉州开始,就一直在动脑子,没歇着,难为他还记着自己是个纨绔,他扯出自己的袖子,板着脸说,“你就对宁叶说,云深山的七万兵马呢,若是他能收服,就都给他了,你看他乐意不乐意?”

        

凌画“哈”地一声,“不好收服吧?”

        

“那就是他的事儿了。”宴轻道,“比起来跟宁叶联手,是不是不如吸收兵马?反正岭山的军饷也靠你供给,再多七万兵马,又有什么关系?你总归是钳制着岭山的,岭山与你,至少比宁家与你,更让你放心不是吗?”

        

“倒是这个理。”凌画道,“若是我这样说,表哥有五成能答应。”

        

她话音一转,考虑道,“但是得罪碧云山,表哥虽不与之联手,怕也是不愿。”

        

“那你就让他岭山的兵马披上漕郡兵马的外皮,说是剿匪不就得了?到时候功劳给江望,江望对你也算忠心,你将他的官职提提?就算不提官职,向陛下讨个封赏,总是能让他对你更死心塌地。”

        

凌画眼睛一亮,腾地站起身,一把抱住了宴轻,搂着他欢喜地说,“哥哥你太好了。”

        

这样一来,叶瑞十有八九能答应他,得罪碧云山的事儿,让她漕郡的兵马来,暗中下手的人,却是岭山,叶瑞虽然废了辛苦,调兵遣将,但也能得了好处反而不让碧云山记恨,他岂有不应的道理?

        

宴轻每日抱着温香软玉入怀,已忍的十分辛苦了,如今被她这么直白的欢喜的抱着,软软的,香香的,他深吸一口气,不客气地伸手推开她,“说话便好好说话,动手动脚做什么?”

        

凌画早已习惯了他的不解风情,顺着他的话松开他,“哥哥你帮了我,今日我给你亲手下厨吧?”

        

宴轻挑眉,“也让你表哥尝尝你的手艺吗?”

        

凌画倒是没想过这个,“那、也算他一份?”

        

宴轻哼了一声,“不行,等回了京城,你若得闲,每日亲手给我下厨。”

        

他补充,“不给别人。”

        

凌画笑,为着他这份独占的霸道,答应的十分开心,“行,听哥哥的。”

        

云落很快就回来了,禀告,“主子,小侯爷,叶世子起了,正在吃早饭。”

        

“让人去告诉他一声,稍后表哥吃完早饭去书房吧,就说我去书房等着他。”凌画觉得这么重要的谈判,还是要在书房这等要地谈,她就不去他住的客院了。

        

云落点头。

        

凌画起身,拉着宴轻一起,去了书房。

        

他们二人来到书房时,崔言书、孙明喻、林飞远三人已到了,正在各自处理各自的事情。

        

崔言书因住在总督府,消息最是灵通,见凌画来了,问,“听说昨夜来了贵客?”

        

“嗯,我表哥。”凌画道,“稍后他来书房。”

        

林飞远睁大眼睛,“你表哥是谁?”

        

孙明喻若有所思,“岭山王叶世子?”

        

凌画点头,“是他。”

        

孙明喻问,“需要我们避开吗?”

        

凌画摆手,“不必。”

        

处理完这件事情,她就要赶回京城,到时候漕郡的诸事,都要他们配合。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