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子乱h/人形尿壶h

“等会小心点。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只要有人敢动我们兄弟?就用拳头告诉他,没枪!我们也能杀人!”陈汉悄悄把一条数据线缠在拳峰上讲道。

        

阿华、莫哥、公子都点点头,有样学样,用一根数据线绕住拳峰。

        

这时公子反倒镇静下来,扭动了一下肩膀,有些长进。

        

灰熊朝手下抛去一个眼神,趁着工作区预警去抽烟的工夫,带人走到陈汉的流水线面前,大声喊道:“陈sir,好久不见哇!”

        

灰熊一口香蕉味粤语,蹩脚又难听。

        

“灰熊仔。”

        

“学着电影要替兄弟报仇啊?”

        

陈汉将拳头藏在口袋里,扯嘴干笑。

        

“有意思,他们要动手了。”旁边其它囚犯们看热闹不嫌事大,纷纷停住手中的活儿,开始看好戏。

        

一个和记大佬还吹起口哨,催促道:“五分钟,李sir他们出去抽烟不会超过五分钟,抓紧时间呐。”

        

没有一个犯人去报警,更没人去阻拦。相反,大家都很开心。

        

灰熊却挑起狞笑道:“报仇?”

        

“我没有替兄弟报仇的习惯。”

        

“我TM是要替自己报仇!”

        

灰熊抓起一张椅子冲到陈汉面前,椅子是狱警休息坐的铁椅,猛的甩砸而下,卷起风声,杀伤力强。

        

灰熊人如其名,身材雄壮,力大如牛。

        

皮肤透着东南亚人特有的黝黑,是一个高吨位的硬茬子。

        

陈汉一个弯腰扭身,恰到好处的避开铁椅,脸颊仿佛都能感受到铁椅的劲风,微微有些刺痛,但是旋即他一个侧身飞踹便接踵而上,一记就踹中灰熊的脑袋。

        

嗙!灰熊稍稍有些站不稳,连带着椅子的惯性侧身摔倒在一张工作台面,脸上流露出愤怒。十几名赤手空拳的菲仔们喊着猴语,叽里呱啦,一拥而上。

        

陈汉看他们的动作只觉得一群野猴子毫无章法地扑来,但是架不住人多,他们心存杀意,气势很足。

        

“啪!”莫哥表情发狠,挥拳就朝菲仔打去。阿华、公子护在陈汉两侧,鞭腿,洪拳打上,四个人撞上十几个菲仔,一点都不弱下风。

        

莫哥学过的洪拳、阿华练过谭腿,公子曾经拿过警校搏击赛冠军!他们是一组的,能够并肩一起做兄弟,没一个人是废物。

        

陈汉更不用说了,本身“阿敖”的设定就是拳脚强悍的猛人,何况他自由搏击的技能早已升到3级,又有多重天赋、技能辅助,比电影里的“阿敖”只强不弱。

        

别说一些废柴般的菲仔,便是灰熊都非他一合之敌,一脚撂翻灰熊之后,他抓住一个菲仔胳膊,猛得大力向前一扯,瞬间就将胳膊扯断,抬腿接上一记膝击。

        

膝击如同利刺。

        

一击砸进菲仔小腹,菲仔表情扭曲,五官狞成麻瓜,嘴角喷出胃液,五脏六腑翻腾,不知几个器官移位。

        

陈汉丢下眼菲仔一个转身回踢,犀利的腿鞭掀翻一个菲仔,再抬拳一砸,砸的一个菲仔鼻梁暴血。

        

他看见灰熊摇摇脑袋重新站起身,猛的向前踏步,最终脚尖一垫,跃步飞起,扬起一拳直奔灰熊面门…

        

灰熊双手刚刚再度举起椅子,还没站稳,想要故技重施。

        

“轰!”

        

陈汉飞身一拳再度将灰熊砸倒。

        

莫哥、阿华也各自掀翻几个菲律宾仔,四打十几,却是一面倒的压制,绝对是打出凶威了。

        

旁边一大群囚犯们看的都是啧啧称奇:“干!好威风的身手,这四个人好能打!”

        

“开玩笑,荣哥嘛,外面名号最响的刑事督察。”

        

“金牙叔,要不要让兄弟们趁乱上去做掉他们?”一名17K的打手,却在混乱中提议道。

        

金牙炳咧嘴露出一颗金牙,摇摇头:“我们玩我们的,别跟菲仔们混在一起,先看看。”

        

金牙炳侧头看向远处的水王勇,水王勇也是带着批人,脸色阴沉,但却没有急着动手。

        

“嘀嘀嘀!!!”两名狱警回到工作区吹响警哨,拔出警棍,上前拉人。一群警员马上赶到支援,嗙嗙嗙,十几名警员挥棍砸下,展露出凶恶的一面,开始止住混乱,镇压场面。

        

其实,他们在外面有听到一些动静,不过每次狱警出去抽烟,犯人们都变得放肆起来,嬉戏打闹声很大。这是犯人们难得的休闲时间。

        

而狱警在罪犯工作的时候总会出去抽支烟,一抽就是五分钟,一分不多,一分不少,就跟掐着表一样,其实他们真的是掐着表,故意给犯人一些休息的时间,免得囚犯压抑,那就更加危险。

        

仿佛像一点就着的草堆。

        

可以说,这是赤柱监狱几十年积累下来的经验,所以,赤柱监狱里有很多规矩,只要遵守规矩,狱警也会给囚犯行些方便。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一根烟的功夫,工作区的囚犯就展开了群殴。

        

此刻,陈汉等“阿sir”们大获全胜,狱警们上前阻拦,可是陈汉却并没有停手,而是一拳,一拳,又一拳,每一拳都砸在灰熊的五官上。

        

“嗙!嗙!嗙!”陈汉每一拳都倾尽全力,菲律宾灰熊很快就眼眶爆开,面颊浮肿,面目模糊,全是血肉。

        

“停手!停手!”

        

“我TM叫你停手听到没!”一名狱警眼见陈汉还不停手,愤怒的甩起警棍,嘶吼一声。

        

“唰!”一棍就要朝陈汉脑袋砸下,恨不得要打死陈汉,莫哥却猛的起身扑倒预警,陈汉则打下最后一拳,将变成菲律宾灰熊打成菲律宾死熊。

        

工作区里上百名囚犯,全部抱头蹲在地上,抬眼望着他,被他狠劲所震惊。

        

妈的,难怪是敢在工作中打死犯人的警察。

        

赤柱监狱没见过这么狠的人!

        

陈汉就是要打死一个!杀出狠劲!正所谓打得一拳开,免得百拳来,在监狱里最简单的生存办法,就是让别人都怕你!

        

港岛没有死刑,既然有十几年牢等着坐,多杀一个人又怎么样?只要老子不把刑期放在眼里,那些刑期就是数字,多背几十年也不嫌!

        

这时五六名警员都立即扬起棍子朝莫哥打去,转眼就把莫哥打的头破血流,晕厥在地。狱警踹开脚下的莫哥,一名囚犯却趁着混乱时挺身冲出,抓着一个磨尖的牙刷,刺向陈汉胸膛。

        

“大彪!!!”狱警长目眦欲裂,大声吼道。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