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握着自渎h_翁熄粗大好爽

   

飞机起飞。

        

机舱内只有他们四个人,外加四个提供服务的空姐。

        

不过,飞机刚起飞,林羽就让空姐去了前面,他们没有要求的话,不能进来。

        

“你登机之前给霍布说什么了?他怎么那副表情?”

        

阎蝉跟林羽并排躺着,满是好奇的询问。

        

“没什么,就是……”

        

林羽正欲回答,却见假道士伸手拿起一件国宝,立即起身来到假道士身边,似笑非笑的看着假道士,“怎么,你还想从里面挑两件称心如意的据为己有?”

        

假道士微微一窒,梗着脖子叫道:“胡说!我就是随便看看!”

        

“看可以,但给我小心点!”林羽瞪着假道士,“要是弄坏了,我就拿你的钱来赔!”

        

“知道了、知道了!”

        

假道士撇撇嘴,不耐烦的哼哧两声。 

        

看着他这副模样,林羽就忍不住想抽他。

        

不过,林羽最终还是忍住了抽假道士一顿的冲动,兀自回到阎蝉身边,重新躺下,接着刚才的话题道:“我就是把圣利和光明议会的首脑的真实身份告诉了霍布而已。”

        

“啊?”阎蝉惊呼一声,不解的看着林羽,“你把这个告诉他干什么?让他们自己去胡乱猜疑,难道不好吗?”

        

燕离抿嘴一笑,打趣道:“你真当你男人这么好心啊?”

        

“什么意思?”阎蝉疑惑的看向燕离。

        

“他这是驱虎吞狼!”

        

燕离笑着解释道:“看得出来,霍布这个人对光明议会也非常反感,只要知道了光明议会的首脑是谁,顺着这条线,可以查到很多他以前查不到的东西!”

        

“如此一来,霍布就会有更多打击光明议会的办法,而光明议会肯定也不会坐以待毙!这样的话,他们势必势成水火!”

        

“结果就是,红叶国这边肯定也会乱上一阵,而光明议会也会在一定的程度上遭到打压,但又不至于伤筋动骨。”

        

“如果这事儿没法收场的话,甚至有可能会成为西方动乱的导火索。”

        

听着燕离的分析,阎蝉不由得张大嘴巴,吃惊的看着林羽。

        

就这么一个小事,真的有可能造成这样的后果吗?

        

迎着阎蝉的目光,林羽摇头笑笑,“没他说的这么夸张,最多也是让红叶国和光明议会之间相互消耗一下而已,而且,霍布也不是傻子,只要光明议会不触及到他们的底线,他不会跟光明议会斗个两败俱伤的。”

        

燕离说的情况,是最理想的情况。

        

但他没有将其他人考虑进去。

        

霍布和圣殿那位圣皇,都不傻!

        

他们会有较量,但肯定会掌握尺度,不可能会往鱼死网破的方向发展。

        

燕离稍稍一想,点头道:“这倒是,他们都是聪明人,不会刺刀见红,给我们坐收渔利的机会!而且,如果真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艾琳肯定会出面调解!”

        

“对!”林羽认同的点点头。

        

听着两人的话,阎蝉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一脸异样。

        

同时,还把自己的身体往旁边挪了挪,离林羽稍稍远些。

        

“你这是……干什么?”林羽疑惑的看向阎蝉。

        

阎蝉琼鼻轻哼,一本正经的说道:“就这么个事,你俩就能算计这么多,我得离你们远点,免得哪天被你们卖了,还帮你们数钱。”

        

“……”

        

两人无语,不约而同的相视一眼。

        

突然,林羽一把将阎蝉拉进自己的怀里,大笑道:“你都是我的人了,还想离我远点?”

        

阎蝉象征性的挣扎一番,便靠在林羽怀中娇笑起来。

        

眼见两人当面撒狗粮,燕离不由得向两人露出鄙视的目光。

        

正当此时,阎蝉突然拍拍林羽,又冲假道士那边努努嘴。

        

林羽下意识的看向假道士那边,却见假道士手里捧着一块蓝绿色的玉璧,时而横着看,时而竖起来看,时而又躺下来看。

        

跟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

        

看着他这副模样,林羽脸上顿时布满黑线,好笑的问道:“你看什么呢?”

        

然而,假道士却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依然自顾自的看着。

        

甚是入迷。

        

林羽好奇,轻轻的拍了阎蝉一下,示意阎蝉起来。

        

在阎蝉坐起后,林羽起身来到假道士身边,燕离和阎蝉也跟着走过去。

        

即使三人已经来到假道士身后,假道士依然浑然不觉。

        

“看什么呢!”

        

林羽抬手,轻轻在假道士的脑门上一拍。

        

假道士正是出神的时候,贸然被林羽这么一拍,手上猛然一抖,那玉璧立即往下掉去。

        

林羽眼疾手快,连忙一把接住玉璧。

        

“你干嘛?”

        

假道士回头,不爽的看着林羽,“差点就把我的东西给摔坏了!”

        

说话间,假道士又把玉璧从林羽的手里抢过去。

        

“什么叫你的东西?”林羽指着这些归还的国宝,又好气又好笑的瞪着假道士,“这里哪样东西是你的?”

        

“我……”假道士哑口无言,顿时懒得理会林羽,又拿起那玉璧打量起来。

        

林羽嘴角一翘,抬手按在假道士的肩膀上,“哟,学会装高冷了是吧?”

        

假道士活动一下肩膀,将林羽的手甩开,又不满的看向林羽,哼哧道:“能不能安静点?没见我这里有事吗?”

        

听到假道士的话,三人顿时面面相觑。

        

这话,好像从来都是别人跟假道士说的吧?

        

今天这太阳是打西边出来了,他竟然叫别人安静点?

        

惊奇之余,三人心中更是好奇。

        

林羽凑过脑袋往那玉璧上看去,想看看这上面到底有什么东西,竟然让假道士这个不安分的主突然变得这么安静。

        

直到此时,他才突然发现,这玉璧并非是以玉制成。

        

这应该是一种萤石。

        

上面有着一幅画。

        

不过,这画画得相当的凌乱潦草。

        

至少,林羽是无法从这画里感受到任何美感的。

        

默默的看了一阵,林羽不禁好笑的看着假道士,“不就是一幅山水画吗?至于你看得这么出神吗?我说,你这是打算附庸一下风雅?”

        

有道是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在这方面,林羽绝对是外行,但假道士肯定也不是内行!

        

如果是哪个画家或者鉴赏家,拿着这玉璧看得出神,他倒是可以理解。

        

但假道士拿着玉璧在这里欣赏上面的画,实在有点不伦不类的感觉。

        

“你懂个毛线!”假道士闻言,顿时趾高气昂的看向林羽,得意洋洋的说道:“你再好好看看,这是一幅画吗?”

0

更多精彩

狼兄by&货车上的公憩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李楚看着如此担忧自己安危的三人,不禁有些感动,于是向三人简短描述了一下断碑山上发生的事情。      &nbs […]

公共精壶@奶水太多乳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巴西战舞,最重要的攻击武器就是腿部,腿部的力量是相当的强悍的,还有巴西战舞也会用膝盖作为武器,和泰拳有点相似,但没有泰拳的凶狠的肘法。    […]

丝袜小精壶@皇后奶头好大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 […]

囚禁滚烫H/检查奶头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见长生貌似不是非常理解,张墨又解释道,“真相往往很难令人接受,但真相再怎么残忍也好过被人欺骗,你让他们知晓了真相,他们就会重新审视罗阳子的所作所为,但罗阳子已经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