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肉湿/吮咬小核h

    

乌芽芽站在场边, 津津有味地看易岺拍戏。

        

这是一场打斗戏,身为正道魁首的易岺与身为魔教圣女的女主角在现实的逼迫下兵戎相见。他和武替吊在威亚上,手里各自拿了一把剑, 在空中来回穿梭打斗。

        

乌芽芽从未见过武侠剧的拍摄, 不知不觉就看入了迷。演到精彩处,她还会抬起小手,无声无息地鼓掌。

        

“好棒啊!”她小小声地对Tony杨说道。

        

“那当然。为了拍好这部电影,易岺接受了三个月的武术训练。你看他的动作,比那个武替还漂亮。”Tony杨不无骄傲地说道。

        

乌芽芽嘴里“嗯嗯嗯”地应和着,脸上也露出了崇拜的表情。

        

工作中的易岺是最投入也最认真的。无论变成什么样的人, 他身上的某些特质总不会改变。

        

“他一定能再拿一座影帝奖杯。”乌芽芽喜滋滋地断言。

        

“这部戏拍出来就是冲拿奖去的。易岺还处在上升期, 所以我们必须杜绝一切有可能毁掉他事业的意外状况。他还能获得更大的辉煌, 你信不信?芽芽,你想见到那一天吗?”Tony杨意味深长地问道。

        

“我超级想!”乌芽芽用力点头。

        

“那你就不要让任何人毁掉易岺的事业,包括你自己。”Tony杨忽然转了话锋。 

        

乌芽芽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儿才理解Tony杨的意有所指, 然后点头。忽然之间,她失去了全部活力,像个垂死挣扎的人, 带着满身的茫然与颓丧。

        

她会毁了易岺吗?如果她接近易岺的目的是谈恋爱,那么她真的会毁了易岺。他的职业不允许他和任何女人走得太近。

        

乌芽芽慢慢放下无声拊掌的双手,给出承诺:“帮易岺抓到那个变态, 我就会辞职。我不会带给他任何麻烦。”

        

“很好。”这次轮到Tony杨无声拊掌。

        

说实在话,他很少遇见像乌芽芽这种既有能力, 又感情真挚, 还懂得退让与克制的爱慕者。如果易岺不是明星,而是别的什么人, 乌芽芽一定会是最适合他的女朋友。

        

可惜了……

        

当Tony杨暗自惋叹时,拍完一场戏的易岺已解开威亚走了过来。

        

“你不高兴?”他一边擦拭脸上的汗,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

        

“你在问我?”乌芽芽指着自己的鼻头。

        

“除了你还有谁?大老远就看见你拉长着一张脸。”易岺拧眉说道。

        

刚才还很满意的Tony杨,这下竟体会到了心肌梗塞的感觉。

        

什么大老远?你哪儿来的大老远?你不刚从威亚上下来吗?合着你吊在高空拍戏的时候就发现乌芽芽不高兴了?你的敬业人设呢?你的专业精神呢?你他妈会不会太在意这姑娘了?你的心到底是放在拍戏上了,还是放在乌芽芽身上了?

        

Tony杨很想指着易岺的鼻子一句一句这么质问,却又不敢。

        

现在的易岺还不知道他对乌芽芽的关注已经超过了界限。一旦他捅破这层窗户纸,两个人就有可能发展起来。

        

“我没有不高兴。”

        

“她说她想辞职。”

        

乌芽芽和Tony杨同时开口。

        

正在擦汗的易岺忽然僵住了,脸上没有什么表情,眼瞳里却掀起了波澜。他强迫自己继续装作若无其事地擦汗,然后才沉声问道:“为什么要辞职?是我开的工资不够高吗?”

        

乌芽芽摇摇头,“不是,等抓到那个变态,我就会辞职。到时候你也不需要我了。”

        

“怎么会?”易岺扔掉毛巾,用暗沉的眼眸看向乌芽芽,缓慢却坚定地说道:“只要我还是艺人,我就一直需要你。”

        

乌芽芽张张嘴,小声说道:“可是我怕我一直待在你身边,会控制不住自己。”

        

“控制不住什么?”易岺紧迫追问。

        

“控制不住爱上你。”乌芽芽抬起湿漉漉又红彤彤的眼眸,恋恋不舍地看着易岺。

        

她是不会欺骗易岺的,打死也不会,她心里想什么就会说出来。

        

易岺陷入了短暂的空茫状态,过了好半晌才意识到自己听见了什么。然后他严肃的,甚至可以说冷酷的脸庞,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软化下来。

        

他试图隐藏自己的愉悦,却没能成功,于是便勾起唇角溢出微笑。他深邃眼眸里的阴霾都在此刻散去,变作一闪一闪的星。

        

他把毛巾扔给Tony杨,又揉了揉乌芽芽低垂的脑袋,笑着说道:“我去补妆了,你乖乖待在这里。”

        

他没再说什么“公私分明”的话,而是平静地走开了,这样的举动与“默许”有什么区别?

        

如果他真的不喜欢乌芽芽,并且极力回避对方的感情,此刻一定会说,“那你最好现在就辞职,不用等到以后。”

        

十分了解易岺的Tony杨捂住绞痛的心脏,颤巍巍地坐了下来。

        

他指着乌芽芽,好半天说不出话,然后才挤出一句虚弱的喟叹:“乌芽芽,你真行啊!论起撩人,你他妈是专业十级!”

        

乌芽芽满脸无辜。

        

Tony杨艰难地咽了一口气,质问道:“你刚才答应我什么来着?你还记得吗?”

        

“我记得啊!我不是都跟易岺说了嘛,我要辞职,我怕再待下去我会爱上他。我做错什么了吗?”乌芽芽上上下下打量自己,怎么看都觉得自己是清白之身。

        

Tony杨用指头点点她,正准备开骂,却见易岺远远投射过来一个目光。这目光带着刺,也带着冰,直直地打在Tony杨脸上。

        

一起工作了那么多年,两人之间还是很有默契的,于是Tony杨知道,自己不能再说什么了,否则失业的人不是乌芽芽,而是他。

        

“妈的,老子不管了!”Tony杨收回指头,愤愤不平地嘀咕:“把事业折腾没了,易岺你就高兴了!”

        

补好妆的易岺再次回到片场。打斗戏已经结束,武替走了,真女主上阵。易岺用剑尖抵着对方的心脏,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

        

在这里,他要把自己对女主的爱与不舍表达出来。

        

以往拍这种感情戏时,易岺虽然看着女主的脸,却会自动模糊对方的五官。谁也不知道,他其实并不是一个感情充沛的人,他对很多事物都爱不起来。

        

他甚至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是无法融入的。

        

没有感情的他,总是把女主幻想成另一个人才能顺利地表达出自己的爱意。而这“另一个人”,在他的脑海中是没有确切形象的,她只是一团朦胧的影子。

        

然而此刻,当他想故技重施时,他竟把女主的脸看成了乌芽芽的脸。

        

他耸然一惊,然后便转头朝场外看去,那里还站着一个乌芽芽。她才是真的。她在观望他与另一个女人谈情说爱。

        

意识到这一点,易岺握剑的手竟然微微一颤,眼眸里的深情也随之消散。

        

“卡卡卡!”导演举起手大喊。

        

易岺立刻放下剑,重重喘了一口气。他怎么会把乌芽芽的脸代入女主角的脸?他想不明白。

        

“易老师,你的情绪不对,你要这样……”导演招手把易岺唤过来,滔滔不绝地讲戏。

        

易岺心不在焉地点头,却一个字都没听进去。接下来的几场戏,他都吃了NG,因为他不敢把乌芽芽的脸代入到女主角的脸,于是就无法表现出男主的深情与挣扎。

        

他用剑指着女主角时,俨然是个没有感情的杀手。

        

导演都快崩溃了,大声喊道:“易老师,你今天怎么了?你不是这个水平呀!感情戏是你最拿手的,你怎么会拍成这样?”

        

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看着易岺。他今天的表现太反常了。

        

Tony杨跑过来,小声问道:“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真的不舒服,咱们就请假休息一天。”

        

乌芽芽也想跑过去,但是腿一迈就看见易岺远远冲自己摆了摆手,这是让她不要乱动的意思。于是她就真的站在原地不动了,只是踮起脚尖,伸长脖子,努力眺望易岺的方向。

        

见易岺还在看自己,她就举起两条细胳膊,在头顶圈成一个爱心。她的易岺永远都是最棒的!一场戏而已,他怎么可能拍不好。

        

看见这颗爱心,脸色颇为难看的易岺在微微的怔愣之后便情不自禁地勾起了唇角。

        

导演还在责问他原因,Tony杨还在询问他要不要请假,而他已摇着头,愉悦地低笑起来。

        

“我没事,继续拍吧。”他冲导演说道,“刚才感觉不对,现在感觉对了,保证一次就过。”

        

数分钟后,他完美地演完了这场戏。他没有再抗拒之前的幻象。他看着女主角时,眼睛里却浮现出乌芽芽的脸,于是隐藏在心里的爱意与不舍就像熔岩一般喷发出来。

        

如果让他把剑刺入乌芽芽的心脏,他宁愿斩断这只手。

        

导演大声喊卡,夸赞易岺的话不要钱地往外倒,而易岺立刻转头看向乌芽芽,以确定她的情绪变化。

        

乌芽芽拍拍小手,又咧咧小嘴,分明在笑,脸庞却十分僵硬。

        

看见心爱的人与另一个女人谈情说爱,即便是演戏,她也大度不起来。她的心像一个榨汁机,里而塞满了柠檬。

        

“下一场就是吻戏了吧?”她走到编剧身边,小声问道。

        

“对,下一场是吻戏。怎么了?迫不及待想看了?”编剧挤眉弄眼地笑着。

        

“呵呵,想看。”乌芽芽嘴上附和,脸上却露出狞笑。她得离开半小时,否则她会冲进片场,把女主角掀翻。

        

易岺轻易便察觉出了乌芽芽的紧绷和不悦。

        

他收回目光,冲导演说道:“下场吻戏借位吧,我不想拍。”

0

更多精彩

口h下吮_紧致肉肉高H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nbsp […]

bl短肉小文&yin荡NP花

2021年9月15日 小羽 0

蒋含宇:“没想到倒是听了这么一番话,我怀疑他是想要在上场前威胁节目组,不答应他,他就不上台了。”      &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