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水的灌溉跟h&进入嫩花苞h

      

满脑子都是战友兼师傅的模样。

        

当初花姐手把手教他的点点滴滴,不断在曹雷脑海中闪现,整个人处于一种暴走状态!

        

曹雷当然看不见自己现在的模样。

        

衣服下面,浑身肌肉和青筋暴起,将原本合身的衣服都撑了起来,脸上同样有点狰狞!

        

跑动时候速度极快,一脚踩下,地面都微微颤动,他腾空而起,直接跳上一栋吊脚小楼的房顶。

        

木梁咯吱作响,差点被巨大的力量踩断,草屑伴随着灰尘,随风扬起。

        

如果迎着微弱的光线,仔细观察,会发现空气中飘散着一丝丝反光的彩色伽马物质,肉眼很难看清楚。

        

这大概就是巨大蜈蚣,疯狂被吸引过来的原因。

        

而曹雷也在不知不觉间受到影响,然而此刻他丝毫没有察觉,脑海中只充斥着怒气!

        

脚下发力,朝着星龟一号坠落的方向跳去,木梁终于不堪重负,连带着房顶的干草,垮塌一小片,灰尘弥漫。

        

从一栋房子跳向另一栋房子,可惜还是来不及! 

        

等曹雷腾空跃起,却跟坠落的星龟一号失之交臂。

        

眼睁睁看着它从身前坠毁,火光伴随爆炸声传来,他整个人被气浪掀飞出去!

        

螺旋桨惯性转动,砍进曹雷左肩,深入五厘米左右就停止不动,被骨头给卡住了。

        

他想都没想。

        

用力拔出叶片,冲进浓烟中!

        

地上,有幸存者被甩飞出来,却不是花姐。

        

这人小半张脸伤痕累累,身上也一样,还在着火。

        

都是战友,当然要救,曹雷一把撕开仍在燃烧的衣服丢掉,将人带到安全地带,随即再次进入坠毁范围内,这次却没找到其他人。

        

面对眼前大火以及浓烟滚滚,四散开来的残骸里,静悄悄的。

        

他胸口起伏,继续寻找,心越来越凉。

        

终于。

        

在火光下,曹雷看见一具尸体,已经残缺不全,被火光笼罩。

        

沉默片刻后,他紧握拳头,瞬间丧失理智,选择朝着阿瑟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

        

林子里。

        

阿瑟等人正在逃亡,先前被两枚燃烧弹烧到,此刻只剩下四个人,身上还有不同程度的烧伤。

        

白磷附着在身上,真的要割肉才行,剧痛难忍。

        

就在这时。

        

“阿瑟!!”

        

一声大喊传来,阿瑟听见自己名字,转身发现曹雷正狂奔着,距离不断拉近!

        

正在追击的关瑶等人,也听见了。

        

只见曹雷速度极快,一步跨出,落地已经在数米外,从关瑶他们身旁穿过后,笔直向前冲去。

        

关瑶还没来得及提醒,曹雷已经甩开他们。

        

实际上,就算提醒曹雷注意安全,他现在也听不进去,状态就跟伽马物质注射过量差不多,处于一种失控状态。

        

新仇旧恨,梁子结大了。

        

隔着数米!

        

曹雷腾空跃起,右拳紧握!

        

阿瑟身边,一位穿着盔甲的同伴,第一时间试图阻拦,然而却被他这一拳直接打飞,重重撞在了大树的树干上。

        

见到这幕。

        

阿瑟眼睛放光,丝毫看不出惧怕的意思。没了长矛,身上盔甲依然完好无损,就连燃烧弹也只是弄脏它,却没造成任何损坏。

        

曹雷一脚踹向阿瑟,阿瑟抬起双臂硬抗,脚都陷入泥土中。

        

下一秒。

        

这位曾经弱不禁风的科技宅阿瑟,居然以一种惊人的力道回击,猛地一拳,狠狠打在曹雷腰间,将他打飞出去!

        

并且顺势拔出一把暗色的小匕首,反过头来冲向曹雷!

        

曹雷腰间火辣辣的,刚站稳就看见那把匕首,下意识往后退。

        

也不知究竟是什么材质,这把匕首居然划开了他胸口的防弹陶瓷板,简直就跟切豆腐差不多!

        

刀尖顺势还从他胸口划过,留下一条将近十五厘米的伤口,瞬间有血涌出。

        

阿瑟靠得太近,曹雷抓住机会,抬手就是一拳!打在他那盔甲上,竟然震得手指发麻!

        

不顾上疼痛。

        

拳头擦着他胸前的铠甲,往上打去,狠狠一拳头揍在阿瑟下巴上!

        

可以清楚看到,阿瑟的下巴瞬间错位,骨头裂了,刺破皮肤,露出白色骨刺。

        

不同于曹雷流出的血液,这家伙的血,呈现出一种诡异的暗蓝色,瞬间让曹雷联想到之前腹部被洞穿的那家伙,受了那么重的伤,身上也没有血迹。

        

就这么一愣神的功夫,阿瑟再次抬起匕首,直接戳进曹雷的大腿!

        

曹雷则是往后仰头,对着阿瑟的鼻子,狠狠撞了过去!顺势还搂住他的头,朝着脖子处,接连两拳头!

        

颈椎骨明显承受不了这种巨力。

        

当碎裂声传来时候,曹雷却看见阿瑟还在笑。

        

可能是被疼痛感刺激着,理智正不断恢复,索性一把抓住阿瑟喉咙,就跟捏泥巴一样,甚至将气管和血管一起拽了出来。

        

就在曹雷以为他完蛋了的时候,阿瑟有同伴帮忙,背后一刀刺穿曹雷的胸口,刀尖穿透而出!

        

短短几秒钟而已。

        

关瑶刚来就见到这幕,她立马失声大喊:“曹雷!!”

        

剧痛袭来。

        

身前的阿瑟都这样了,头部居然还能活动,往后仰起,狠狠撞在曹雷脑门上!

        

那头盔实在太硬,力气也惊人的大,曹雷脑门都略微凹陷。

        

眼前一黑,当场没了意识……

        

——————————————————

        

等再次醒来,人已经躺在病床上。

        

周围黄光昏暗,显得十分老旧,还能听见机器声音,滴滴作响。

        

记得自己胸口被刺穿,曹雷伸手摸摸受伤的地方,上半身没穿衣服,伤口也即将愈合,似乎没有大碍。

        

随即再摸脑门,同样已经完好如初,用力按时候,稍微有点痛而已。

        

此刻,关瑶声音传来:“别乱动!知不知道,你差点就死了,幸好身体强到变态,刀子都割开你心脏了。”

        

侧头看去。

        

关瑶也受伤,躺在床上,胳膊用东西固定着,腿也一样。

        

曹雷短暂回忆完,隐约已经猜到什么,不死心询问说:“阿瑟他们呢,跑掉了?”

        

“嗯,能救下你已经很不错,这真不怪我,他跟一位穿盔甲的家伙跑了。现在我总算知道,那身盔甲不是装模作样,真的非常管用,子弹打上去连痕迹都不留,简直像是缩在龟壳里的老王八,试试这把刀,看你能不能掰弯。”

        

关瑶说完,补充句:“之前这把刀就插在你胸口,救援队预计你要半天才能醒,这才昏迷半个多小时。”

        

伸手接过匕首。

        

曹雷试了试,完全掰不动。

        

就拿之前那把开山刀来说,以他力气想掰弯很容易,这把匕首却不同,而且格外锋利。

        

于是他问道:“跟盔甲的材质相同?到底是什么东西?还有,我们现在在哪,能找到阿瑟下落么,我感觉恢复得差不多了,可以去帮忙。”

        

“歇歇吧,找到线索会通知你,我们正在收割者的老巢,地下居然有地道和军火库,应该是二战时候留下的,墙上还有日文。”

        

关瑶说话声音无精打采,这任务还算比较成功,找到不少人和线索,却跑掉了阿瑟这个重要人物。

        

她接着告诉说:

        

“这地方还有些锻造工具,材质应该是碎壳,加入了一些合金,目测跟我们当初找到的那些碎壳一样,那杆长矛也已经拿回来。他们躲在这里做些秘密研究,在人体内融入了其他动物的基因,就跟之前从碎壳上发现的黏液类似,只不过用在了人身上,并且似乎还成功了。”

        

“人和动物基因结合?这怎么可能,那还是人?”

        

曹雷诧异道。

        

虽然还没走出失败阴影,却也认同那番“老乌龟”的观点,并不认为自己就彻底输了,阿瑟那身坚硬的铠甲,确实让他没法全力出手。

        

关瑶继续说道:

        

“怎么不可能,被你用石槽压住的那位,直到现在还活着,待会儿就要把他运走,你可以先去看看。艾拉小姐猜测,他体内融入了章鱼基因,构造已经跟人不一样,脑子不仅长在脑袋里,肺部退化以后,胸腔里又多长了个小脑仁,等于有两个脑子,心脏也不止一个。我刚才看的时候,他肚子上的大洞,已经快要愈合……”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