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文/h硕大粗喘bl

“哦哦!”楚泽元听闻这仗还有得打,这小脸又绽放笑颜。

        

“小傻瓜。”钟毓秀伸手在他额头上弹了个爆栗道,“你爹这么辛苦就是为了不想咱们再受战乱之苦。”眸光温柔地看着他说道,“果然是男孩子,就喜欢舞刀弄枪的。”

        

“那没有仗可打了,爹爹要干什么啊?”楚二少仰着纯真的小脸看着钟毓秀好奇地问道。

        

钟毓秀闻言看着童言童语的二小子,却提出最为质朴和现实的问题。

        

“我知道。”楚三少仰起红扑扑的小脸看着她说道。

        

“你知道?”钟毓秀诧异地看着自家小儿子道。

        

“让大家吃饱穿暖。”楚三少奶声奶气地说道。

        

钟毓秀闻言一愣,随即笑着点点头道,“对!说的对。”

        

“这还不简单啊!大家都种地呗!”楚二少童言童语地说道。

        

“小傻瓜哪有那么容易。”钟毓秀目光温柔地看着他们说道,“这可不是一两年就完成的事情,这需要十年,甚至十多年,上百年,才有可能。”

        

“师父一直在努力。”楚泽元板着小脸黑亮的双眸看着钟毓秀严肃地说道。

        

“你师父在试验,还得向天下推广,这更加需要时间和耐心。”钟毓秀沉静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咱们有的是时间。”楚泽元快人快语地说道。

        

“一个人的生命是有限的。”钟毓秀星眸看着他哭笑不得地说道。

        

“娘亲,愚公移山,子子孙孙无穷匮也。”楚泽元透着机灵的双眸看着她笑眯眯地说道。

        

钟毓秀闻言错愕地看着他,随即笑着说道,“元儿说的对。”

        

&*&

        

楚九率领了二十万兵马一路是势如破竹,将吴王给打的落花流水。

        

攻到了苏州城下,将苏州城如铁桶似的,围了起来。

        

将吴王给困在了中间。

        

银安殿内,吴王坐在龙椅上,脸色煞白,一脸的惊恐,手指哆嗦着指着外面道,“他……他怎么打过来了。”

        

殿内的文臣武将,你看我,我看你,大眼瞪小眼,这他们哪里知道。

        

这刚和南汉王合计好了,水陆两面夹击,做着拿下金陵,一切都是自己的美梦,转瞬间人家就将自己给围的水泄不通。

        

“现在怎么办?”吴王惊慌失措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等了半天不见人反应,冲他们吼道,“说话呀!你们平时不是挺能说的。”

        

这让他们说什么,说什么都没用。

        

“王爷千岁,咱好好的跟楚千岁说说,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对对对!天下义军是一家,他不能这么无缘无故帅兵围了咱们。”

        

“能这样让他退兵最好了,可是人家既然打过来,就不可能随随便便的退兵。”

        

“钱,给他们钱,这府库里有钱。”吴王急吼吼地说道,他啥都不多,就钱多,富甲天下不是吹的。

        

“王爷千岁,人家都到咱家门口了,这苏州城的一切都是人家的了。”

        

言外之意还用得着吴王你给啊!人家不客气直接拿岂不更好!

        

“那怎么办?”吴王急得满头大汗地看着他们说道,“他楚九不能这么做,我们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

        

“王爷千岁,这借口还不好找吗?”

        

“你跟南汉王私下见面,商量如何攻打金陵来着。”

        

“是谁泄露了消息。”吴王拍着龙椅的扶手咚咚作响,气的火冒三丈。

        

“这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王爷千岁前脚回来,后脚人家就杀到了。”

        

“现在别管这消息谁泄露的,怎么让他退兵是关键。”

        

……

        

苏州城墙上,吴王看着护城河外,帐篷连着帐篷,像海浪一般,望不到尽头。帐篷四周,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左一道战壕,右一道鹿角。还筑有几道石墙,把交通口封了个严严实实。

        

整个这南山口外,全是金陵兵的连营,那真是星罗棋布,密如蛛网。那里共设有十八道防线,全长三十余里,真可谓“戒备森严”啊!

        

被围的吴王的兵马他们是插翅难飞。

        

此时中军大帐内好不热闹,帐下鼓乐喧天,奏着得胜乐。

        

楚九的桌案前摆着山珍海味,美酒佳肴。侍从进进出出,送酒送菜。

        

楚九居中而坐,神采奕奕,满面春风,看着在座的文成武将,招呼道,“吃菜,吃菜!”

        

“大哥哪儿能只吃菜啊!大哥应该喝酒,喝酒。”唐秉忠端着大碗酒道。

        

“等拿下苏州咱们再喝庆功酒,到那时再一醉方休。”楚九满面春风的看着他们道,“现在就这些酒,意思意思就行了。”

        

“大哥,咱知道,就这一碗。咱还怕吴王那老小子,偷袭呢!”唐秉忠嗞流抿了一口酒。

        

“警醒着呢!敢来就让他有去无回。”郭俊楠夹了颗油炸花生米放进了嘴里,越嚼越香。

        

“嘿嘿……”唐秉忠大嘴一咧桀桀笑道,“唉……真是不容易啊!也轮到咱们围攻人家了。”

        

“呵呵……”李道通满脸笑意地看着他们,夹着菜往嘴里塞。

        

这一路打来实在太顺利了,超乎他们的想象,真是势如破竹,直接兵临城下了。

        

“难得李先生笑得这么开心,这一路过来眉头都没松过。”郭俊楠微微歪头看着他调侃道。

        

“我是真的担心。”李道通笑呵呵地说道,“这三年多没有正经的出征过,战斗力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我真的担心战斗力会下降。没想到……”

        

“李先生,咱们平日里操练可不是白练的。训练的强度一点儿都不亚于战时。”唐秉忠看着他严肃地说道。

        

“知道,现在知道了。”李道通笑着点头道。

        

“兄弟们几年没有打仗了,都憋坏了,一个个如饿狼似的,嗷嗷……”唐秉忠双眸冒着绿光看着他说道,“咱也一样。”

        

一句话逗笑了大家,李道通举起酒杯大声地说道,“主上洪福齐天,那吴王已经是瓮中之鳖,想怎么料理他主上说了算,真是可喜可贺!”

        

楚九闻言哈哈大笑道,“进攻时,谁第一个攻上苏州的城墙,赏白银五千两。”

        

“那些小子们还不嗷嗷叫着冲上苏州的城墙啊!”唐秉忠放下就酒碗乐呵呵地笑道。

        

“主上,咱明儿就进攻吗?不给吴王那老小子反应。”郭俊楠卷着袖子说道。

        

“看样子俊楠也憋坏了。”楚九皂白分明的双眸看着他微微勾起唇角道。

        

“可以好好的活动、活动筋骨了。”郭俊楠放下筷子双手握的噼里啪啦作响。

        

“主上,不知道吴王怎么选择?”李道通目光看向他们说道。

        

“什么意思?”唐秉忠挑眉看着坐在对面的李道通道。

        

“投不投降。”李道通缓缓地说道。

        

“咱可不希望他投降,那老子还打个屁呀!”唐秉忠手指着外面的城墙道,“吴王争气点儿,千万别给老子投降。”

        

“呵呵……”楚九闻言摇头失笑,夹着野鸡肉放进了嘴里。

        

“大哥别笑,这吴王到底啥意思?”唐秉忠着急地问道,生怕自己的希望落空。

        

“这我又不是吴王,我哪儿知道他心里想什么?”楚九轻笑着摇头道。

        

“我倾向于他会投降。”郭俊楠闻言开口道。

        

“为什么?”唐秉忠挑眉看着他说道。

        

“因为这里是苏州啊!上有天堂、下有苏杭。”郭俊楠精致漂亮的眉眼看着他们说道。

        

“这又扯上什么关系了?”唐秉忠一脸懵圈的看着他说道。

        

“温柔乡,英雄冢,很容易让男人失去血性的。”郭俊楠看着他们直白地说道,“太安逸的生活,失去冲劲儿。”

        

“听明白了,你是说吴王会苟且偷安。”唐秉忠了然地点点头道,忽然啊的一声道,“那他要投降了,那咱岂不是没得打了。”一脸的沮丧。

        

“大哥,咱能不接受他投降吗?”唐秉忠忽然又精神百倍的看着他说道,“围而不歼。”

        

“围而不歼的话,不知道要围到什么时候了。不知道苏州城内的粮草是否充足。”楚九闻言看着他琢磨道。

        

“还有一点儿就是吴王他要投降,不知道他这手下的文臣武将是个什么想法?”李道通黑漆漆的双眸看着他们说道。

        

“李先生,这吴王都投降了,他们那些人还能成什么大器。”唐秉忠闻言一撇嘴轻飘飘地说道,忽然大笑道,“不知道现在南汉王知道吴王这般惨,会是个什么样子?”

        

“应该瞠目结舌,不敢相信吧!”李先生笑得如绽开的菊花似的,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

        

“肯定骂他废物。”郭俊楠想也不想地说道,“本来还想着用吴王拖住咱,没想到,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这一下暴露咱真正的实力了。”楚九轻蹙着没退看着他们说道,“对付南汉王要加倍小心了。”

        

“不知道南汉王会不会出兵,长生能否顶得住。”唐秉忠有些担心地说道。

        

“放心吧!长生贼精、贼精的,南汉王能在他手里沾到便宜,那真是见鬼了。”郭俊楠对此非常的有信心。

        

“可是南汉王擅长的是水战,咱家长生行吗?”唐秉忠担心地看着他们说道。

0

更多精彩

抽搐h跪趴_握着学长h

2021年9月17日 小羽 0

兆本执大汗淋漓的捂着手,另一只手依旧被林羽抓着,在林羽的强势逼迫下,兆本执不得不几乎以跪立的姿势缓解痛苦。     &n […]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