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公又粗又硬/总裁粗喘h

        

“这些是什么人啊?他们冲着谁来的?”

        

孙梦竹紧拽住池劲的手,边跑边问道。

        

“我看是冲你来的!你是大明星,说不定得罪了什么人!”

        

池劲边说边往后看。

        

见黑衣人已经追上来了,急忙松开孙梦竹,“快跑!我拦住他们!”

        

打斗一触即发,孙梦竹松开了手,见四名黑衣人都停下来围住了池劲,心焦不已。

        

这些人大概是冲着池劲来的!

        

是谁派来的!

        

孙梦竹心急如焚,看着池劲被围攻,四下环顾,从地上捡起几块石头,狠狠地朝最近的两个黑衣人砸过去。

        

两个黑衣人被袭击,啊了一声,一脸凶狠地转头,朝着孙梦竹奔过来。

        

孙梦竹一个激灵,边往后退边将剩余的石头掷向他们。

        

“孙梦竹,赶紧往回跑。”

        

池劲一个扫腿,将攻击自己的黑衣人扫到地上,见孙梦竹还在,急急地朝她跑过去。

        

“阿劲,小心后面。”

        

孙梦竹时刻关注着池劲,见一个黑衣人从背后袭击,急忙提醒道。

        

池劲一个侧身,堪堪躲开了黑衣人的袭击。

        

他心头狂跳,一边要应付攻击自己的黑衣人,一边担心着孙梦竹。

        

眼看着两个黑衣人抓住了孙梦竹,他一时分心,被黑衣人的刀砍到了手臂。

        

“阿劲!”

        

孙梦竹看到了池劲受伤,拼命地挣扎着,大叫着。

        

气到极点,她发狠似的一脚踩向一个黑衣人的脚,同时一把抓起另一个黑衣人的手臂,狠狠地咬下去。

        

“啊!”

        

两个黑衣人猝不及防被反击,都松开了孙梦竹。

        

孙梦竹急忙朝池劲跑过去。

        

“臭娘们,找死。”

        

两个黑衣人反应过来,举着刀冲向孙梦竹。

        

“孙梦竹,小心。”

        

池劲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两个黑衣人快要追上孙梦竹,刀锋在月光下散发着冷光。

        

这时,一记寒光闪过,黑衣人快要落在孙梦竹身上的刀被飞射而来的物体击落。

        

哐啷一声落到了地上。

        

紧接着,两名黑衣人如矫健的猎豹,倏地飞奔而来,朝着这边的黑衣人开打。

        

嗯?

        

又来两名黑衣人!

        

是来帮他们的!

        

是方彤请来的保镖吗?

        

不对!

        

其中一人她好像见过!

        

这是,池劲的手下耶!

        

孙梦竹喘着粗气,定定地看着后来的两名黑衣人和池劲三人,将袭击他们的四名黑衣人打到惨叫连连,心头一喜。

        

池劲的手下也找来啦!

        

看来今天他们可以平安了。

        

“快走!”

        

带头的黑衣人捂着脱臼的膀子,急急地招呼几名受伤的同伴离开。

        

池劲的手下没有追,就看着他们狼狈离开。

        

一场打斗终于结束,孙梦竹长长地吁了口气。

        

她顾不上其它,连忙跑过去扶住池劲。

        

“阿劲,你还好吗?你的手臂受伤了!”

        

“不碍事,你有没有受伤?”

        

池劲看着孙梦竹,胸膛还在起伏。

        

“我没事,我们快回去上药。”

        

孙梦竹摇头,看着池劲受伤的手臂,一脸的担忧和心疼。

        

“等一下。”

        

池劲看向两名黑衣人,“两位,感谢你们的出手相助,你们是……”

        

两人的身手不错,看起来很专业。

        

他们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偏远的地方的?

        

“池总,我们是你的手下,你不记得我们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愣了愣,急忙问道。

        

他的手下?

        

池劲拧眉,脑袋里空空如也。

        

“我记得你,你是小武对么?”

        

孙梦竹朝着黑衣人笑笑,“别怪你们老板,他摔下悬崖时磕到了脑袋,失去了记忆。你们应该庆幸,他没摔成智障。”

        

池劲:“……”

        

有这么说话的吗?

        

他怎么听出了一丝取笑的意味。

        

“原来是这样。”

        

小武看向孙梦竹,“嫂子,我们看到新闻了,这才得知你找到了池总。在和你公司的方总取得联系后,我们就按着她给我们的地址找来了。刚刚那些袭击你们的人我认识,是另一个安保公司的保镖,他们是池寂的手下。”

        

居然是池寂的手下!

        

那个阴险狡诈的男人,还想置池劲于死地吗?

        

孙梦竹一脸的忿然,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池寂一而再再二三使坏,这笔账,她一定会记住的!

        

而现在……

        

嫂子!

        

孙梦竹脑海里还浮现着刚刚小武对自己的称呼,顿时心里一阵感叹。

        

这还是池劲之前对自己的认可呢。

        

要是他没失去记忆,她现在就更高兴了。

        

“阿劲,听到你手下对我的称呼没?他们是你安保公司的保镖,是你的亲信,你现在应该相信,我是你的女朋友了吧。”

        

孙梦竹扶着池劲往李家走,不忘给他上眼药。

        

池劲看了她一眼,心说现在是计较这个称呼的时候吗?

        

他们差点就没命了。

        

“你叫小武?池寂是我大哥对吧?我有一间安保公司?你跟我详细说一说情况。”

        

池劲看向小武,开口道。

        

“好的,池总。”

        

小武跟在他身侧,一五一十地将公司的成立以及后续发展情况详细叙述着。

        

门口,秦落刚巧出来,正探头寻找着池劲。

        

见突然来了陌生人,顿时一脸的警惕。

        

“阿诚哥,你,受伤了?”

        

当她看到池劲受伤,一脸的惊讶地推开孙梦竹,扶住了池劲。

        

“是的,秦落,阿劲受的是刀伤,你快帮他治一下。”

        

孙梦竹被推开,也没和她计较,而是示意她快给池劲做治疗。

        

秦落的神情严肃了几分,扶着池劲进了屋,随后去拿医药箱。

        

“嫂子,刚刚那位是?”

        

小武打量着屋子,询问道。

        

孙梦竹看了池劲一眼,挑了挑秀眉,“虽然你老板没摔成智障,但却摔掉了他原本的好品德。你不知道,他想要抛弃我,另觅新欢了。”

        

三人:“……”

        

池劲好笑地瞥了她一眼,总觉得自从保镖出现,她心情变得更好了。

        

难道是因为那一声嫂子么?

        

“你们让开,别围着他。”

        

秦落拿着药箱匆匆下楼,对着几人冷声开口。

        

心里莫名的忐忑,也不知道是因为这两个黑衣人的出现,还是因为池劲受了伤的缘故。

        

这几个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人!

0

更多精彩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